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太上剑尊 > 第1章 通天魔君
    四月初七,天降血雨!

    这一日,魔道巨擎,通天魔君孤身上道凌山,以一己之力强夺道凌天宗至宝昆吾剑,虽然身死,可却也破了道凌天宗不败的神话。

    当然,这些跟白乐都没有任何关系。

    相比于道凌天宗,灵犀剑宗实在太小了。

    天下宗门分为,天,地,玄三等,道凌为天下第一天宗,而灵犀剑宗,即便在玄级宗门中,也不算强大,至于白乐……只是灵犀剑宗的一个小杂役而已。

    天降血雨,这是足以影响整个修行界的大事,可对于白乐来说,他的生活依然只是砍柴担水,负责监管的管事不会因为天降血雨而允许他少砍一捆柴,或者少担一桶水。

    “啪!”

    才刚一愣神,身上便挨了狠狠一鞭子,本就单薄的衣服瞬间被抽出了一道口子,留下一道紫青的於痕。

    “白乐,滚过来给胖爷揉揉肩。”

    翘着二郎腿,胖子靠在躺椅上,手腕一晃就是一鞭子,这种教训杂役的手段他早已练的纯熟无比,作为一个被放逐到这里的外门弟子,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只有在教训这些杂役的时候,才能让他感受到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被打的浑身一哆嗦,可白乐却连惨叫声都不敢发出,他太熟悉这该死的胖子了,这混蛋根本就是以折磨杂役为乐,你叫的越惨,他打的就会越起劲。

    心中咒骂不止,可表面上,白乐却依然还是不得不陪出笑脸来,“葛师兄,我笨手笨脚的,可不会干这种活,可别弄疼了你,我还是挑水去吧。”

    “站住!”看着白乐转身想跑,胖子眼中透出一抹冷色,寒声说道,“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过来给我揉肩,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在这里做管事好几年了,其他人都已经被他收服了,唯独这个白乐,表面上笑嘻嘻的,可实际上,骨子里却傲气的很,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正好要煞煞这小子的锐气,让他明白,这里谁才是大爷!

    听到胖子的话,白乐沉默了片刻,心中也明白,今天是说什么也躲不过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白乐盯着胖子缓缓开口道。

    “葛师兄,我是宗门的杂役不错,可却不是你的奴隶,你可以让我干活,却不能如此羞辱我。”

    “啪!”

    一抬手又是一鞭子,胖子盯着白乐冷笑道,“行啊,小兔崽子敢跟胖爷炸毛了!就知道你不服气,不过是小小一个杂役,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行啊,胖爷今天就捋一捋你的毛!”

    一鞭子又一鞭子的抽在白乐身上,转眼之间,白乐就被抽的浑身青紫,可无论胖子怎么折磨,白乐都始终死死咬紧牙关,不肯屈服。

    平日被逼着做各种粗活,也就罢了,自己本身就是杂役,多吃点苦也没什么,毕竟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可如今胖子逼着他去揉肩捶腿,却是要把他当奴隶使唤,白乐却是说什么也不肯的,他性子飞扬跳脱,一些时候也不介意服软装傻,可骨子里却依然有着自己的骄傲,即便是死也不愿退缩。

    看看那几个跪在胖子身边谄媚侍奉的家伙,连起码的骨气都丢了,这样的人,即便是日后得了机会,又凭什么能够得道?

    他来到灵犀剑宗,是为了求道修行,绝不是践踏自尊来给人做奴隶的。

    一连抽了数十鞭,即便是胖子也不禁有些发憷,他可以随意收拾这些杂役没错,可若是真的打死了人,他也同样会受到宗门责罚。

    眼看着白乐摆出了一副宁可被打死也不屈服的架势,胖子喘了口粗气,没好气的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别以为这样就算了!滚去砍柴,今天砍不回一百捆柴,你就别想睡觉。”

    尽管被抽的浑身是血,可白乐却依然还是默默的拿起斧子向后山走去。

    势比人强,即便再恨,白乐也清楚,面对葛志扬这位外门管事,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只是,这一刻,白乐心中也不禁有些动摇了。

    灵犀剑宗不是正道宗门吗?为什么胖子这样的人渣,偏偏能成为灵犀剑宗的弟子?!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才获得这个杂役的身份,真的值得吗?

    拎着劈柴的斧头一路小跑,白乐气喘吁吁的钻进了后山的林子当中,奋力向着面前的树砍去。

    虽然只是一个杂役,可白乐从十岁起就已经进入灵犀剑宗了,算起来,也已经有六年了,这六年间,白乐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像往常一样一斧头下去,在树干劈出一个豁口,白乐眼前却陡然闪过一道血影,血影之中包裹着一把古朴的青色长剑,如同流光一般落到白乐正砍的树干前。

    转眼之间,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紧随着那一抹血影落了下来。

    苍天为证,白乐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

    尽管脸上充满了疲倦之色,也无法遮掩住她那动人的容颜与曼妙身姿。无论是淡淡的柳眉,明静清澈的眼睛或是琼玉一般的鼻子,都犹如最精美的艺术作品,没有半分瑕疵,鼻子下那淡淡的红唇,更是将她的五官点缀的完美无瑕。

    最重要的是,女人身上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圣洁的气质,不染半点人间烟火,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一种亵渎。

    “云梦真,你追了本君数万里,莫非当真以为本君奈何不了你?”

    女子身前的血影转瞬之间化为一个中年,森然开口道。

    “通天魔君,你被紫霄神雷毁了身躯,只剩一缕神魂逃出道凌山,纵然有通天之能,如今又能剩下几分?我既然敢追你,就没想活着回去,昆吾剑乃我道凌天宗镇教之宝,纵然是死,我也不会让它落到你这种邪魔外道手中。”

    白衣女子目光之中透出一抹冷冽之意,寒声开口道。

    “邪魔外道?哈哈,不错,本君便是邪魔外道!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落到我这种魔头手中,你以为不怕死就行了吗?”口中发出一阵大笑之声,中年目光陡然落到了白乐的身上。

    “云梦真,你瞧这少年做你夫婿如何?”

    瞳孔猛然一缩,云梦真心中顿时一寒,身为道凌天宗的圣女,她并不怕死,可这世上有些事情,却远比死亡更可怕。

    “什么人?敢在灵犀剑宗放肆!”

    白乐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牵扯到自己身上,反手直接抓住了砍柴的斧子,故作镇定的大声呵斥道。

    “你是灵犀剑宗的弟子?”

    双手负于背后,中年转过身来淡然开口问道。

    由血影所化,中年的面庞显得有些模糊,可身上透出的气质却让人印象深刻,仿佛只要他站在那,就是天地的中心。

    尽管只是淡淡扫了白乐一眼,可这一瞬间,白乐却陡然感受到一股恐怖之极的压力,浑身都在颤抖,白乐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恐怖,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越发要咬紧牙关。

    “是!”

    灵犀剑宗的弟子,或许对方还会忌惮几分,可若只是一个杂役,杀起来只怕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当着我的面还敢撒谎,倒也算有几分胆色。”

    眼中透出一丝笑意,中年悠然开口道。

    心中一凛,可表面上白乐却不得不继续嘴硬下去,“谁撒谎了?”

    “哈哈哈!”闻言中年却是顿时一阵大笑,“连一丝灵力都没有修出来,灵犀剑宗是收不到弟子了吗?”

    “……”

    眉头猛然一跳,白乐当即意识到,遇到高手了,这谎话自然是无论如何也扯不下去了。

    一念至此,倒是激起了几分光棍气质。眼皮一翻,白乐没好气的说道,“不错,我就是一个小杂役,什么灵犀剑宗的弟子,不过是给我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不过,此处乃是灵犀剑宗的地方却不假,等我灵犀剑宗的高手到了,必然打的你魂飞魄散!”

    “灵犀剑宗的高手?哈哈,小小一个灵犀剑宗,也有人敢在本君面前自称高手?”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通天魔君傲然开口道。

    “……”

    这一刻,白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了。

    小小一个灵犀剑宗?!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来?

    只是通天魔君却全然没有再搭理白乐的意思了,冷眼瞧着云梦真,中年眼中满是讥讽之色,“你道凌天宗的圣女不是冰清玉洁,眼高于顶吗?今rb君便偏要让这低贱的杂役破了你的身!”

    听到这,云梦真终于色变,转身想要逃,只是却又哪里还来得及了。

    身影一晃,通天魔君手掌一翻,骤然化为一片血海,瞬息之间便将云梦真吞没!

    之前云梦真能够一路追着通天魔君不放,并不是通天魔君真的奈何不了她,只是不愿舍弃自己的性命而已,如今被云梦真追上,却是彻底激起了通天魔君的凶性,彻底放弃了恢复的希望,强行催动神魂之力反击。

    片刻之间,云梦真体内的灵气便被魔气侵蚀,修为尽失。

    于此同时,通天魔君单手一抓,白乐顿时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吸力扑面而来,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便直接被扔入了血海之中。

    “哈哈,此乃道凌天宗圣女,世间不知多少天才为之倾倒,说一句颠倒众生也绝不为过!更难得的是,此女还是处子之身,送你取她元阴,让你享尽艳福!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美事,却便宜了你这小子,你还不谢我吗?”脸上透出一抹狂傲之色,通天魔君大笑着开口道。

    “放屁,我白乐大好男儿,岂能趁人之危,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口中发出一阵惊怒的呼声,白乐拼死挣扎妄图逃出血海的笼罩,这可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一心抗拒!

    不是云梦真不漂亮,而是白乐心中始终有自己的骄傲,纵然是喜欢一个人,也绝不愿以这种下作的方式得到对方。

    何况,听听通天魔君话里的意思,低贱的杂役?!在他眼中,自己不过只是一个羞辱那女子的工具而已!

    你愿意做一个工具吗?白乐不知道其他人愿不愿意做这种工具,单至少他是绝对不愿意的。

    只是凭白乐那点力气,即便拼尽全力又如何能够挣脱半分。

    呼吸之间,白乐顿时感到一抹血色涌入自己体内,瞬息之间,便彻底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

    ps:偷懒了两个月,咱们从今天开始,从新开始新的故事!

    新书期间,最需要大家的支持!收藏,推荐票,打赏,什么都好,咱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拜谢诸位兄弟姐妹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