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754,小白:陪我睡觉【更新完毕】
    ♂<bs; “我看看。”苏婠婠过来拿过内衣,检查一番,“还好这次没有咬坏。”

    听到这句话,霍竞深一张俊脸顿时黑成锅底。

    刚要走,被霍竞深拉住胳膊,“以后洗澡记得把卧室的门关上。”

    因为傅子炀已经搬过去和傅栖一起住了,霍竞深把佣人也都派过去照顾他们,平日里,除了定期会过来打扫卫生,其他时间佣人都不在别墅。

    一是不喜欢家里有那么多人。

    二也是为了能方便和姑娘亲热。

    可现在……

    自从苏婠婠开始祛除了恶犬恐惧症,k好像就越来越放肆了。

    而且苏婠婠也很放任它,从来不拴项圈,随便它整个院子自由的跑,刚才居然还看到了她的裸体。

    霍竞深突然怀念起以前苏婠婠怕狗的日子……

    果然,苏婠婠问道,“家里又没有其他人,这么麻烦做什么?”

    “是没有其他人,但是……”霍竞深听着外面k扒门的声音,只觉得太阳穴跳得厉害,“家里有一只色狗。”

    苏婠婠立刻说道,“那色狗还不是你养的!”

    霍竞深:“……”

    “狗随主人,听过没?”苏婠婠又补了一句。

    霍竞深呵呵一声,“狗随主人?”

    “对!”

    霍竞深眯了下眼,突然伸手就把她抱了起来,“那就随一次让宝贝看看。”

    “啊啊啊啊啊啊!”

    苏婠婠尖叫着被他抱到大床边,把她放下的同时,男人的身体也很快压了下来。

    一股浓郁的烟酒味瞬间侵袭而来。

    苏婠婠眉头一皱,立刻将脸歪了过去。

    薄唇亲在了她的脸颊上。

    “臭死了!”苏婠婠很嫌弃,边说还边伸手捏住了鼻子,“浑身都是烟味,你赶紧去洗澡,不洗澡不准碰我!”

    “嫌弃老公?”霍竞深有点不悦。

    “我都洗过澡了,你快点去!”苏婠婠拼命推他,坚决不让他碰。

    一身的烟酒味,难闻死了,好像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她立刻说道,“你晚上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去找姐了?”

    霍竞深低笑一声,“家里有你,我还找什么姐?”

    “那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苏婠婠用那双凤眼使劲的瞪他,“快点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霍竞深捏捏她的脸颊,“行了,乖乖躺着等老公,我去洗澡。”

    说完,直接起身离开。

    苏婠婠:“……”

    卧槽。

    让洗澡不去洗澡。

    让解释,立刻就去洗澡。

    这特么的……心里有鬼啊!

    **

    等霍竞深洗完澡出来,苏婠婠却没有在床上,正趴在茶几前看剧本。

    “在做什么?”

    苏婠婠拿着笔,一脸认真,“这是言阿姨给我布置的工作,今晚要看完,明天去公司给她讲内容。”

    “今晚看完?”

    “对啊,现在才看三分之一。”苏婠婠拿起剧本晃了晃。

    霍竞深:“……”

    “所以你先睡吧,我今晚估计要加班。”不顾某人黑沉的脸色,苏婠婠继续埋首剧本。

    大一时有上过剧本赏析课,不过只是皮毛,经验也有限,言舜华给的这一部剧本是剧情片,看起来还是有点费劲的。

    而且这是上班后,言舜华第一次给她布置任务,苏婠婠想要认真完成,哪怕加班都要完成。

    还好霍竞深似乎也接受了,他转身,“我去把k拴起来。”

    推开房门。

    “嗷呜!”k兴奋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苏婠婠惊讶的看了过去。

    卧槽。

    居然霍竞深洗澡的时间它一直在门外等着吗?

    k看着苏婠婠,拔腿就冲了进来,只是还没碰到苏婠婠的腿……

    “k,回来。”

    k刹住脚步,回过头,看着霍竞深,“嗷呜!”

    “不要打扰你妈工作。”

    霍竞深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k又回头看了看苏婠婠,乖巧的转身离开。

    一人一狗离开后,苏婠婠安静的看着剧本。

    几分钟后,桌上的手机响了。

    苏婠婠立刻拿起手机,“唯一。”

    “婠婠,你今天去的是一号公馆吗?在软件园那一块?”

    “对。”

    “你还记得是几号房吗?”

    “不记得了。”苏婠婠问她,“怎么了?你是不是查出什么了?”

    “我爸在那没有房子,但是……”墨唯一说,“我爷爷有一套,是9号别墅。”

    墨老爷子?

    这回连苏婠婠也想不明白了。

    不至于吧,墨老爷子都多大年纪的人了咳咳咳。

    “我有点想不明白。”墨唯一说道,“除了司机,佣人和保镖,你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没有。”

    墨唯一:“……”

    **

    丽水湾别墅。

    墨唯一刚挂断电话,书房的门被敲了两下。

    她低下头,继续看着电脑。

    高大冷峻的男人走了进去。

    他已经洗过澡,穿着居家服,一股淡淡的薄荷沐浴露的味道也跟着传了过来。

    “还没看完。”

    “快了。”墨唯一看着电脑屏幕,手指按了下鼠标。

    看着认真无比。

    萧夜白看了眼时间,“快10点了。”

    “恩,我看完就上楼。”墨唯一的声音并没什么异样,“师父让我今晚必须看完,不看完明天要骂我了。”

    萧夜白看着她,镜片后的黑眸眯了又眯。

    墨唯一突然抬起头,“怎么了?”

    萧夜白淡淡的开口,“我有点困。”

    墨唯一愣,“什么?”

    萧夜白没有说话,直接伸出手,就这么将她从座椅上抱了起来。

    墨唯一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圈住男人的的脖子,“你干嘛?”

    “陪我睡觉。”萧夜白说的很直白。

    俊美的脸庞斯文冷峻,戴着无边框的眼镜,无端有种禁欲的感觉。

    性感又迷人。

    墨唯一抿了抿唇,伸手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吧。”

    就这么被他抱着上楼了。

    进入卧室,墨唯一说道,“我要洗澡。”

    “恩。”男人的声音淡淡的,“要帮你放洗澡水吗?”

    “好呀。”墨唯一抬起头,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口。

    萧夜白原本冷峻的轮廓稍稍软化,将她放在床上,便转身进了浴室。

    墨唯一坐在那,听着浴室里传来影影绰绰的水流声。

    她拿起手机。

    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分。

    刚才容安说十分钟后会给她查到的信息。

    ……

    当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墨唯一迅速接通,“容安。”

    “公主,已经查出来了,萧少爷在依云山庄的确是有一套私人别墅,是一年前的时候买入的,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住过。”

    一直都没有住过。

    听到这句话,红唇忍不住讥讽的勾起。

    所以只有给田野和她母亲住过吗?

    墨唯一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田野对于萧夜白,应该真的是具有某种不一样的意义吧?

    也可以理解。

    毕竟是除了她和萧知微外,第三个认识他那么多年的女人,而且两人还是研究所的同学,同窗五年的时间,也是她触摸不到的那五年时间……

    “公主?公主?”

    “我知道了。”墨唯一回过神,“容安,你记一下门牌号。”

    “好的。”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墨唯一抬起头。

    萧夜白走了出来,身边隐约围绕着一层氤氲的热气,让他整个人似乎有种神秘的气息。

    墨唯一抿了下嘴唇,“挂了。”

    “好的。”

    放下手机,萧夜白的声音即刻响起,“这么晚了和谁打电话?”

    “容安啊。”墨唯一起身来到衣柜前,拿出自己的睡衣。

    萧夜白站在那,幽深的目光始终落在她安静的脸颊上。

    他实在太了解墨唯一了。

    每次只要有什么不对劲的,就会立刻在脸上反应出来,哪怕她极力的假装没事。

    墨唯一不对劲。

    从下午在会议室的时候就不对劲。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陆谌禹的关系,但明显不是。

    ……

    等墨唯一进入浴室,将门关上,萧夜白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题外话------

    **

    那些说男主恶心的,还骂我三观不正的,我劝你们别看文了,忍着恶心看文还要发出来膈应我?图什么呢?

    霍总做什么了就恶心了?

    他不过把事实摊开让霍折析看到,霍折析和白如薇两人本来就不适合在一起,因为白如薇不喜欢他,只想利用他。

    虽说分开对双方都好,但的确是他们自己看透,选择分开的,霍总并没有让他们分开,最后还点化了白如薇要把心思摆正。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白如薇没有多坏,难道霍总就要祝福她和霍折析好吗?不然就是恶心?

    文也快结局了,真的这是我写过最纠结的文,从开文第一天,纠结到现在。

    数据不好,票上不去,能力体力都跟不上,还每天看各种恶评,写主角说没意思,写配角说我怎么不写主角,写主角又说只看配角……

    这本写完我估计要老二十岁。

    写说死路一条这句话,我现在真的觉得说的很对。

    赚不到几个钱,天天压力那么大……

    吐槽完毕,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