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点化江湖 > 第十二章 藏宝之地
    众人淋成了落汤鸡,躲在寒冷的山洞中瑟瑟发抖。

    苏剑逼视着游魂。

    无需他多问,游魂也应该知道他要问什么?

    “苏少侠到底想问什么?”游魂却偏偏装出一幅无辜懵懂的样子。

    “凭你和海大富,想必弄不出如此大手笔,就算海大富恨我,也绝不会花费巨资请来战师中期高手助战的,我只想让你说出背后的主谋是谁?”苏剑淡淡的问道。

    “苏少侠还是杀了在下吧!反正在下现在武功尽废,活着已感受不到任何乐趣,还不如一死了之,”游魂竟“噗通”一声给苏剑跪了下去。

    他的身体抖得就好像寒风中的木叶——他当然不仅是因为寒冷而发抖。

    更不是成心求死,一个怀着必死之心的人已经无所畏惧。

    “好吧!我也猜到会是这种结果,那人的神通无法想象,你们只不过是他掌心的蝼蚁罢了,”苏剑心思电转,蓦地灵光一现,他似乎想通了这件事。

    又觉得没办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我要去外面洗澡!”海大富仍在胡闹,被几个刺客死死的摁在地上,”我要去找爹爹苏剑,就说你们欺负本宝宝,我爹最是护犊子,非打你们这些兔崽子屁股不可!哇!宝宝疼死了!“

    苏剑就在海大富面前不远处。

    可海大富现在又好像完全不认得他了。

    但依旧咬定苏剑是他爹,哭着喊着要找爹。

    苏剑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说这家伙是在装疯卖傻吧!可他又看不出什么破绽。

    孙昊正在贼眉鼠眼的偷看夏雪儿。

    被雨水淋透的美人更是美得一塌糊涂。

    只不过当着苏剑的面,孙昊的态度收敛了好多,不再如刚见面时那么肆无忌惮和嚣张。

    他也怀疑刚才发生的灵异事件与苏剑有关,这子身上有股邪气,最好还是莫要招惹。

    夏雪儿并不反感孙昊偷看自己,心里反而很得意。

    苏剑是有些邪乎,但在她看来也不过是这些旁门左道,登不了大雅之堂。

    和血雷宗这种大宗门相比,就好像萤火与皓月争辉,非常可笑。

    所以她不得不做两手准备。

    至于夏南山的反常,夏雪儿心里始终有些忐忑不安。

    ……

    悲风胡同。

    夏南山的三合院。

    “孩子们回来了!好啊!很好!”夏南山看着几个人平安归来,捋着白胡子满意的微笑道,“想必星河已经安葬,只是天公有些不作美呀,肯定都把你们淋成了落汤鸡,哈哈!”

    “爹!我们确已安葬了师兄,可您老人家怎么还笑得出来?”夏雪儿嗔怪道。

    他们在乱葬岗每个人都经历了生死大劫,其凶险紧张程度说出来简直令人发指,父亲居然还笑得如此开心。

    “怎么了丫头?你们厚葬师兄,大功德一件呀!不就是淋了点儿雨吗?年轻人如果连这点儿苦都吃不了还如何成大事?”夏南山爱怜的埋怨道,“这想必也是天公对你们的一场考验吧!”

    “想必连师父也在考验我们吧?”苏剑忽然道。

    他仔细观察着夏南山的反应,希望自己的猜想能够得到印证。

    第一次孟星河杀他,夏南山就说是对他们的一种考验。

    而且这老家伙好像早已窥破天机,什么事情都了然于胸。

    故此这第二次乱葬岗之行,夏南山是否也早已料到其中凶险?

    亦或者本就是他导演了这一切。

    若果真如此,这老家伙的心就未免太狠了,连女儿的死活都不顾了。

    如果海大富和游魂真的得手,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李鹰三人自然明白苏剑的意思,一个个默不作声,静候夏南山的反应。

    他们可不认为那几个战师境的高手会受海大富那头猪的支配。

    尤其是那些人全部能够隐藏自己的真实修为,若说这场阴谋背后没有大能参与,说出来连傻子都不信。

    “剑何出此问?”夏南山面不改色的说道。

    “师父难道真不知乱葬上的发生的凶险?”苏剑道。

    “师父承认自己料事如神,可毕竟不是真的神仙,莫非有人刺杀你们?”夏南山笑道,“那些刺客一定倒了大霉对不对?你们毫发无损,死的当然是他们。”

    “其实我们本来必死无疑的,”夏雪儿道,“但就在我们生死攸关的刹那,发生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

    夏雪儿干脆将经过对夏南山说了一遍,她觉得夏南山应该能给她答疑解惑。

    她更想知道苏剑身上的秘密。

    “怪哉怪哉!”夏南山摇头晃脑掐了半天手指喃喃道,“你们得罪过巨商海大富,他联合别人报复你们并不奇怪,但若说人死之后还能复生,这关系到天道轮回,不可测不可测也!或许这就叫天助你等吧!”

    夏雪儿有些失望,师父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咳咳!夏前辈可还记得先前的承诺?”独眼龙仗着胆子问道。

    别看在乱葬岗遭遇危险的时候,李鹰三人发誓如果能活下去,决不再惦记什么倒霉的剑谱了。

    可现在他们平安脱险,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天龙剑谱就好像一只无形大手,已经牢牢抓住了他们的灵魂。

    何况他们本就是为了这个任务而来的,就此空手而归他们也害怕会遭受重罚。

    “哈哈!三位不说,老朽差点儿忘怀了,法不传六耳,李贤侄你附耳过来,”夏南山对着李鹰爽朗大笑道。

    李鹰欣喜若狂,他凑近夏南山,众人只见夏南山的嘴巴张了张,并未听到一点儿声音,李鹰却是如获至宝般兴奋的直点头。

    独眼龙和孙昊看着眼馋,好似百爪挠心一般,可惜他们连一个字都听不清。

    李鹰欢欢喜喜的领着两个兄弟离去。

    夏雪儿心里着急,她觉得自己与大宗门就此失之交臂真的可惜了。

    “你们两个难道不想试试?”夏南山的话让夏雪儿眉头一展,如果他们也去藏宝地,岂非就有了再次接近血雷宗弟子的机会??

    “师父直接将剑谱交给雪儿岂非更好?”苏剑对什么天龙剑谱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而且他觉得夏南山如此故弄玄虚怕又没憋什么好主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