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点化江湖 > 第156章 血案
    “放开她!”就在苏剑即将得逞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极其冰冷的声音。

    那个声音他也很熟悉!

    有些人的声音,哪怕你只听过一次就终生难忘!

    他记得自己十岁时,就已经对天下的易容术了如指掌。

    魔教的武林秘典当中,对于这种旁门左道之术,无不是阐述得极为详尽而精确。

    但当他听到身后这声音时,就忽然发觉自己的猜测又错了!

    那正是花万树的声音!

    这人就像是戴着一幅永恒的面具。

    无论世界上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都无法击碎他那神秘而坚硬的外壳。

    苏剑甚至好多次都想扑过去撕下花万树的面具。

    这人不是来追杀他的吗?为什么还不动手?

    他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苏剑从司马芳龄身上狼狈的爬了起来!

    如果花万树趁着他意乱情迷的时候,在他身后突施偷袭,后果难以想象!

    他为什么要放弃这个绝佳的机会?

    又为什么要救司马芳龄?

    还有这人的目光,就好像有着某种奇异的魔力,让你情不自禁的就冷静下来,变得清醒!

    苏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正在偷吃糖果的孩子,忽然被大人发现。

    一种负罪的心虚感,使他苍白的脸不自觉染上了一抹红晕!

    司马芳龄更是感到劫后余生般的欢喜,她连忙掩上自己的衣衫。

    又匆匆拾起掉在地上的长鞭,翻身上马落荒而去!

    “你来做什么?”心虚过后,就是一阵懊恼。

    无论哪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心情都不会很好的!

    “你当然不希望我来,”花万树冷冷道,“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高冷,却也会在背地里,干些禽兽不如的事!”

    “你不服?”苏剑忽然握紧刀柄,他很想一刀劈开花万树的假面。

    但他也清楚,自己一刀下去,就绝不止劈开假面那么简单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花万树避开苏剑的锋芒忽然反问道。

    “难道你肯说?”苏剑本也想问问司马芳龄,为什么会出现在万剑堂的?

    “是白堂主在找你,萧二郎和慕容无双都死了!”花万树的话,让苏剑心里不由得一惊!

    ……

    慕容无双死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和他带来的那四名锦衣少年全都死了!

    这位江南第一快剑,甚至连剑都还没有拔出来,就死在了别人的快刀之下!

    萧二郎惨死在苏剑的房门外,是被人一把捏碎了咽喉而死的。

    那种功夫,一定是比“鹰爪力”更恐怖的“阴煞碎金爪”!

    这种功夫据说早已经失传多年,没想今日又重现江湖?

    而且,他的眼神中透露着愤怒与不甘,即使死了也不肯闭上自己的眼睛。

    死者的尸体全都摆在会客厅,每个死者尸体下都铺着厚厚的白垫子。

    大厅里每个人都是面色凝重,白香亭脸上更是寒若冰霜!

    “苏大侠!你可知道我万剑堂今晚经历了什么?”一见到苏剑,白香亭就冷冷的问道。

    “我看到萧二郎死了!慕容无双也死了!”苏剑只能说自己看到的事情。

    “今晚不止他们六个人死了,万剑堂还死了五百条狗,一千六百三十七只鸡!”一提到死的这些鸡狗时,白香亭的表情,显得更加激动和悲愤!

    是不是在他心目中,鸡狗的命,要比慕容无双和萧二郎重要得多?

    “杀它们的确不容易,”苏剑淡淡的说道。

    他指的它们自然是那些鸡狗,它们的数量太多,又很分散,能在极短的时间,就将这么多的鸡狗杀光,也真难为凶手了!

    “凶手当然不止一个人,”白香亭阴沉着脸说道。

    “也许,”苏剑点点头,除非凶手会分身法。

    否则无论谁在短时间杀这么多的人和鸡狗,都是不可能的。

    “苏大侠可知凶手为什么要杀这些鸡狗?”白香亭忽然问道。

    “哦?为什么?”苏剑奇怪的反问。

    其实他现在有些心不在焉,刚才和司马芳龄的遭遇,一直让他心绪烦乱。

    “这叫**犬不留!”白香亭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白堂主的仇家的确不少,”苏剑叹了一口气说道。

    “苏大侠可知这些人死在什么地方?又是如何死的?”白香亭逼视着苏剑问道,他的目光就如同鹰隼般锐利!

    “慕容无双五人都是被一刀致命,看来慕容无双的剑,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快!”苏剑又扫视了一眼萧二郎说道,“听说此人也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不但勇力过人,金钟罩的功夫,更是有了七成火候,全身上下硬如钢板。能一把就捏碎他的喉骨,有这种指力的高手,江湖中绝不会超过五个!”

    苏剑当然不清楚这些人死在什么地方,他知道白香亭一定会给他答案的。

    “苏大侠说得一点儿不错,”白香亭点点头道,“就连鹰爪力铁砂掌之类的功夫,想要伤萧二郎都不容易。这种功夫,据我所知,一定就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阴煞碎金爪”,而这种毒辣的功夫,正是出自于魔教!”

    “白堂主到底想说什么?”苏剑冷笑道。

    “而苏大侠正是出身魔教对不对?”白香亭厉声问道。

    “白堂主怀疑我尽管直说,又何必绕弯子?”苏剑漠然道。

    “萧大侠就惨死在你的房门外,”白香亭直言道。

    “而慕容无双五人也是死在快刀之下,这群人中,除了我,好像再也无人用刀!”苏剑补充道。

    “不错!慕容无双五人虽然死在他们自己的屋中,可那并非第一杀人现场!凶手在杀死他们后移动了他们的尸体!”白香亭的语气,冷冽而激愤。

    “白堂主是想说,他们本来也该死在我的房门外对不对?”苏剑冷哼道。

    “我只想知道,苏大侠方才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有谁能够证明?”白香亭质问道。

    “我若是不想说呢?”苏剑并非耍无赖,他是真的不想说。

    难道他会当众说出,自己遇到了司马芳龄,并想要非礼她?

    花万树也在一旁冷笑,好在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