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点化江湖 > 第160章 扑朔迷离
    “或许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够掌控武媚儿,这女人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苏剑道。

    “在黎明时分,白香亭即将向你出手时,武媚儿却忽然出现为你担保!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对自己的丈夫,都很少露出笑脸的女人,在看向你的时候,俏脸上的表情,却似冰河解冻,流露出脉脉柔情?莫非她认得你?或者她对你一见钟情,喜欢上了你?”春绮梦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桃花般绽放的俏脸上,竟是流露了浓浓的嫉妒之意。

    “她或许认得我,可惜我并不认得她,”苏剑这句话,听起来模棱两可。

    “是不认得她,还是你不想认她?”没想到春绮梦不依不饶,穷追不舍!

    “你问得已经够多,话也说得太多了,告辞!”苏剑显然不想再继续这场对话了,他身形一晃,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闪就蹿出了花窗。

    窗外忽然阴云密布,星月的光辉已经完全消隐,天地间就像是蒙上了一道无边的黑幕!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一道利闪划过苍穹,一声惊雷猛地在苍穹深处炸响,大雨倾盆而下!

    闪电一道接着一道!

    有闪电的时候,必然伴随着恐怖的雷霆!

    一支马队,约莫十一二个人,正在冒着暴雨,身披蓑衣,头戴雨笠,在万剑堂一条荒僻的街道上进行巡视。

    没有得到白香亭的许可,他们就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

    无论多么恶劣的天气,他们都必须在自己值班的时辰进行巡查,就算是天上下着刀子,也不可因此懈怠缺席!

    正因为万剑堂有着铁一般的纪律,才能支撑着它屹立百年而不倒!

    “谁?”天空中一道闪电亮起,那支马队的头目,突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一道人影,连忙警惕的喝问道。

    “我!”闪电划过,黑暗和暴雨重新吞没世界,但那声音,却是让得马队头目松了一口气。

    “哦!原来是……”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刀光忽然迎面扫来!

    那刀光就像是一道利闪!

    追魂夺命的利闪!

    照亮了漆黑的雨夜,也照亮了巡逻马队,十几张惊恐苍白的脸!

    好快好恐怖的刀!

    就像是从地狱中劈出,被万千魔鬼诅咒过!

    刀光现,人头落!

    一刀就已割下十几个高手的人头!

    拥有如此快刀的绝世高手并不多,江湖中也绝不会超过三个!

    风雨中又传出数十声甚至上百声健马的悲嘶。

    可惜雷声太响,雨势太急,这阵悲嘶,很快就被淹没在暴风雨当中!

    闪电再闪!

    透过高高的窗户,同样映照在诸葛玄恐怖苍白的脸上!

    他刚刚从噩梦中惊醒,脸上大汗淋漓,衣衫都已被汗水湿透。

    诸葛玄很少做噩梦,今晚却是噩梦连连。

    是不是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担心恶鬼来敲门?

    诸葛玄没有看到恶鬼,却抬起头就看到了花万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诸葛玄着实吓了一跳!

    这张脸给他造成的恐惧,似乎并不亚于看到一只厉鬼!

    “花公子,你……你怎么来了?”诸葛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可他的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我睡不着,就过来看看你!”花万树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

    “是呀!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那噩梦太可怕了,”诸葛玄连连擦着头上的冷汗说道。

    “你杀了自己的好朋友萧二郎,当然会睡不好觉,是不是梦到萧二郎的鬼魂,来向你索命了?”花万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风淡云轻。

    可在诸葛玄听来,却无异于晴空霹雳!

    “不!我没杀他,他不是我杀的!”诸葛玄恐惧到了极点,反复喃喃的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萧二郎虽然并非你亲手所杀,可你也不能否认,他是因你而死,”花万树的语气平和舒缓,没有丝毫情绪上的变化,“若非你从背后偷袭他后脑,使他受惊回防,昆恶那一爪是根本伤不了萧二郎的!”

    “阴煞碎金爪虽然威力无穷,招式发动起来却稍显缓慢,你当然知道昆恶武功上的缺陷,所以便配合他的进攻,使萧二郎腹背受敌,最终被尔等所杀!”

    “是呀!我们为什么要杀他?”诸葛玄抱着脑袋懊悔不已。

    “因为萧二郎发现了正在屠狗的昆恶,你们就不得不杀了他灭口,”花万树悠然道,“你表面上听命于我,暗地里却与春绮梦为伍。因为春绮梦早就知道她得到的剑阁闻铃是假的,她怀疑真的剑阁闻铃还在万剑堂,故此想要制造混乱,寻到那真铃的下落!”

    “凭她一个女流之辈,又怎敢在万剑堂装神弄鬼,搅风搅雨?”诸葛玄并不否则自己的身份,也不否认他偷袭了萧二郎。

    “她敢!”花万树冷笑道,“若白万剑还在,她自然不敢,可现在万剑堂已经易主,白香亭手下离心离德,正是万剑堂最为空虚的时候,她只要联合别人,还是很有把握撼动万剑堂的!”

    “她想联合谁?”诸葛玄颤声问道。

    “这个,或许是云行空,或许是薛雷,亦或许是万剑堂别的高手,否则昨夜,又怎么会发生鸡犬不留那样的血案?”花万树道。

    “你是知道,还是不想说?”诸葛玄问道。

    他指得是春绮梦到底联合了谁?

    “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花万树漠然道。

    “那什么才对我重要?”诸葛玄木讷的问道。

    “重要的是,你还听不听我的话?”花万树的语气,忽然温和了下来。

    “当然听话!我一直都是忠于花公子的,虽然为春绮梦做过一点事,但那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诸葛玄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下来。

    “好!既然听话,那么现在我正有一件事要你去做,”花万树笑了,从他的语气中,能够听得出愉快之意。

    “要我做什么?花公子尽管吩咐!”诸葛玄诺诺连声。

    “要你去死!”花万树掌中突然多出了一柄剑——一柄极尽奢华的长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