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点化江湖 > 第170章 魔教中人
    “可惜你永远也扒不了他的皮,倒是有可能让他扒了你的皮,”白香亭在薛雷的搀扶下,慢慢的站起身形,讥诮的看了一眼司马芳龄说道。

    “哎呀!二叔!您胡说什么呢?”司马芳龄的俏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

    因为她真的被苏剑“扒过皮”!

    “你呀!没什么事不要总在万剑堂晃来晃去的,这对你父亲很不利,”白香亭语重心长的说道,“姑娘家要深居简出,或者干脆找个人嫁了,过平平淡淡衣食无忧的日子,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二叔难道还怕我嫁不出去?”司马芳龄笑道,“再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好不好?”

    “你能做什么?”白香亭淡淡的问道。

    “杀苏剑呀!只有杀死苏剑,阻止他继续向我爹寻仇,这才是目前最为重要的事情!”司马芳龄挺起胸脯说道。

    “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既以试过,何苦再自取其辱?”白香亭叹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我杀不了他就嫁给他,同样也能阻止他杀我父亲,二叔觉得这主意怎么样?”司马芳龄忽然咬着薄薄的嘴唇,鼓起勇气说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单是白香亭,连薛雷都瞪大了环眼怒张着大嘴。

    那种吃惊的表情,简直和听说母猪要上树,也差不了多少。

    “嘻嘻!两位叔叔不必惊讶,其实我这是一计,”司马芳龄嘻嘻笑道,“你要杀一个人,只有接近他,经常在他身边才有机会对不对?我也知道那禽兽未必会娶我,但他也一定是个好色之徒,想要白占我的便宜。只要他有这种龌龊的想法,我便有把握趁机致他于死地!”

    司马芳龄越说越激动,她的美眸放射着异彩,简直对自己这主意满意极了。

    仿佛苏剑已成了她砧板之肉,只等着她去屠宰一样。

    薛雷在旁边听得傻了眼。

    “咳咳!”白香亭也干咳了两声说道,“乖侄女!你千万莫要这么想,否则,咳咳!吃亏的只是你自己!”

    “白叔叔不相信我?”司马芳龄被白香亭当头泼了一瓢冷水,感觉很无趣,她娇嗔道,“只要白叔叔将你手中那剑阁闻铃借给我,我就有十分的把握杀死苏剑!”

    嘶!白香亭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忽然觉得:司马芳龄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单纯!

    绕来绕去,终于还是绕到了剑阁闻铃上。

    “实话告诉你吧!我手里的剑阁闻铃也是假的!”白香亭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司马芳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以为二叔就不想杀死苏剑吗?”白香亭忽然问道。

    “二叔是觉得自己没把握,所以根本就不敢对他出手?”司马芳龄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问道。

    “他岂止自己不敢出手,连我要出手,都被他强行阻止了呢!”薛雷也不满的冷哼道。

    “我说过,我只是不想你送死而已,”白香亭早就坐在了一把舒服的太师椅上,他看着薛雷和司马芳龄,眼眸中浮现出深深的忧虑。

    “可我还是不信,那剑阁闻铃若是假的,怎么可能抬手间就杀死了云行空,重创了雁留声?”司马芳龄仍旧不死心。

    “若是真的金铃,就算十个雁留声,都休想在金铃下逃生!”白香亭冷笑道,“我让你看一个人,你就相信二叔的话了!”

    白香亭的左手,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某个位置轻轻摁了一下儿,大厅左侧的一面墙壁便徐徐打开,就如同墙上的一个暗格,竟然在里面藏着一个人!

    当司马芳龄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顿时感到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一股冰冷寒意,自她心头升腾而起。

    她的手脚变得彻骨冰凉,柔荑般的手掌心里,已被冷冷湿透。

    在墙壁的暗格里,有一张漆黑的精致八仙桌,八仙桌上,摆着一个很大的白玉瓷盘,在白玉瓷盘上,摆放着一个人的尸体!

    那已经不算是一个完全的人了!

    就见他的双臂双腿都已被人齐齐砍下,头顶是秃的,双眼被剜去,双耳被削掉,舌头也被人割了,牙齿被人拔光!

    如果不注意看,你都很难分辨得出,这是一个人!

    无论谁看到这样一个,被凶手活活折磨而死的人时,都会产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

    以及愤怒于那凶手令人发指的杀人手段,简直禽兽不如!

    但这尸体,似乎已被什么特殊的药物处理过,到现在仍旧没有变色腐烂干瘪!

    “这是谁?又是谁将他残害成了这样?”司马芳龄怒不可遏的问道。

    “这就是看守万剑堂宝库的高手之一一鹤冲天何冲,”白香亭黯然道,“在宝库暴动事件之后,他就带着另一只仿制的剑阁闻铃逃出了万剑堂,却不幸在路上遇到了魔教中人,是那个魔教高手将他折磨成了这样!”

    “那禽兽就是为了逼何冲,说出金铃的下落?”司马芳龄气得娇躯轻颤,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了!

    “若非我及时赶到,击退了魔教高手,这金铃也早就落到了魔人之手,”白香亭唏嘘道,仿佛还沉浸在那一场惊悚的回忆当中。

    “他已被断手断脚,剜眼割舌,又是如何告诉你金铃下落的?”司马芳龄有些不信的盯着白香亭问道。

    “他是趁着最后一点力气,在地上滚出了几个字,”白香亭语气悲壮的说道,“何冲虽一时糊涂背叛了万剑堂,但他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总算幡然悔悟,做了一件无愧于万剑堂,无愧于天地良心的大事,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

    薛雷一边听着白香亭慷慨激昂的讲述,他本来就黑得发紫的一张方脸,已变成了猪肝色!

    眼神中更是流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但司马芳龄并未注意这些,她的心地本就是单纯直率的!

    “看来魔教中人,真的是心狠手辣罪孽深重!”司马芳龄咬碎银牙恨恨的说道。

    “苏剑正是魔教中人,所以我才建议侄女你不要再去招惹他,一旦将他灵魂深处的魔鬼唤醒,我真担心侄女你……”白香亭没有再往下说,也似乎不忍再往下说。

    “二叔越这么说,我便越不会放过那个禽兽了,”司马芳龄的眼神已无比坚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