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点化江湖 > 第271章 变故陡生
    紫檀木盒中装着一张huag s的纸。

    那张纸还被精心裱过。

    可见原主人对其多么的重视!

    黄纸是卷着的。

    用一根红绸绳打了一个蝴蝶结系住。

    苏剑心翼翼的解开红绸绳,打开那张黄纸,便看到一副极其繁琐的暗器草图。

    若是目力不佳的人,看到这幅草图,一定会感到头疼。

    即便是苏剑这样,对各种暗器颇有研究的大行家,亦是看得一头雾水!

    他研究暗器,也只是重点研究怎样收暗器,各种暗器的性能和特点,以及怎样对付暗器。

    对暗器的内部构造,怎样拆装暗器?则显得有些生疏了。

    “这的确是一幅极其珍贵的暗器草图,”苏剑赞叹道:“我想老镖头的雇主,一定是处心积虑才得到了它,现在又心甘情愿的将宝图送与别人,想必此人定是个怪人!或者他另有目的。”

    “苏少侠莫要多虑!”苗震笑道:“实不相瞒,这位雇主,本想让老朽将它护送到庆丰镇的,因为庆丰镇来了一位铸器大师!可惜镖银半路被劫,那位铸器大师又被人谋杀,所以雇主认为:天底下恐怕再无人能造出如此精密的暗器了,他也就对这张宝图丧失了兴趣!”

    劫镖银一事,本就是一个阴谋,苏剑对此已有了解。

    只是他还不能确定:苗震与裘无财是否是一伙的?

    至于苗震所说的铸器大师被杀,苏剑倒并不怀疑。

    正因为雇主心里清楚:他空拿着宝图,却很难制成,所以才将这包袱甩了他。

    雇主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两个。

    一就是:如果他能找人制成了暗器,那么雇主就会第一时间派人来抢。

    但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后一种:若雇主将这消息在江湖中散播开去,那么势必引来众多各路江湖高手,来拼命争抢这张宝图。

    尽管大家并不清楚,就算抢到了宝图,又有多大希望,将它制成真的呢?

    就在苏剑想要委婉拒绝苗震好意的时候,外面忽然一阵大乱!

    砰砰砰!

    随着几声惨叫,一共七名镖师被扔进了苏剑三人所在的会客厅。

    因为这七名镖师被扔的力道太大,连房门都被撞飞了!

    这是谁?好大的胆子!

    竟敢来震威镖局闹事?

    苗震刚想发作,却见外面一名赤金瞳的年轻人,大摇大摆昂然的走了进来。

    “总镖头!就是这子蛮不讲理硬闯镖局,还打伤了我们!”有一个镖师龇牙咧嘴的怒指赤青年道。

    “好了!你们先出去好生调理伤势,”苗震朝着七名镖师一摆手道。

    因为来人,他最熟悉不过了。

    这位爷每次都是不容通禀就硬往里闯,真当他震威镖局无人了吗?

    “原来是金大侠,别来无恙!”苗震站起身抱拳道。

    “有恙!”金童气哼哼的说道。

    “却不知老朽又哪里得罪了金大侠?”苗震强压怒火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金童没好气的说道。

    “老朽年事已高,老迈昏庸,还望金大侠赐教!”苗震说话客气,可语气却是冷若冰霜。

    “你说过,只要我帮了你的忙,就会将女儿嫁给我,难道你真的忘记了?”金童毫不客气的用手指着苗震道:“没想到你堂堂震威镖局总镖头,事情过后就不认账,卸了磨就杀驴!”

    “哼!老朽虽然上了几岁年纪,这点儿记性还是有的。好像是金大侠主动找上门来要帮老朽,并且还提出了那个非分的要求,老朽又什么时候答应你了?”苗震气得浑身直抖,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匹夫!休要在这里撒野!”紫丁香也是气得娇躯轻颤,豁然站起身形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爹早已经将我许配了苏少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紫丁香这话一出口,倒是吓了苏剑一跳。

    但随即他便明白:这不过是紫丁香在拿他做幌子,企图使金童知难而退罢了!

    “什么?老匹夫!你竟然将女儿许给了别人?真当我金童是好欺负的么?”金童大怒,“上次就算是我金童说过的要娶紫丁香那又怎样?我说要娶她,这件事就已板上钉钉,无人能够阻止!谁敢阻止都得死!”

    “金童!老夫已经忍你很久了,真当我震威镖局无人了吗?”苗震气得白胡子都翘起老高,他一个箭步就窜到了金童面前,怒斥道:“老夫就是不将女儿嫁给你又能怎样?”

    “噗!”

    没想到金童突然单钺出手,钺尖一闪,便刺入了苗震的胸膛!

    这一变故,连苏剑都绝对没有料到。

    他本来还在怀疑苗震送他宝图的动机,却不成想苗震冲动之下,居然冲到金童面前去送死!

    金童的双钺快得就像闪电,绝非一般高手可比。

    在他动攻击时,就算苗震想要躲闪还击都根本来不及。

    “爹!”

    紫丁香痛叫一声,她不顾一切的就从墙上摘下一柄长剑,发了疯般,飞身扑过去猛刺金童!

    紫丁香的武功虽算不上是什么高手,却也绝不算弱。

    就见她长剑一颤,便抖出无数个剑花,这一剑刺过去,就好像是凌空洒下一片剑雨。

    “老匹夫!今天我就先杀了你,再抢走你的女儿,我金童做事,就是这么霸道!”

    金童连看都没看紫丁香一眼,他的左手钺看似随随便便反手一挥,就听“叮叮当当”几声雨点般密集的脆响,紫丁香那漫天的剑雨便立刻消失了!

    她的长剑断成了七八截,整个人也被金童挥出的一钺,所产生的巨大力道,震得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那般,打着跟头倒飞了出去!

    金童的正手钺只要在苗震胸膛内一搅,苗震的五脏六腑,便会登时被搅个稀烂绝气身亡。

    实际上,金童也正在这样做!

    但就在金童准备行凶的时候,突有一道刀光,如一轮弯月般斜斜的劈了过来!

    那一刀快捷无伦,似是已经突破了度的极限。

    这一刀,不知已斩下多少宵之辈的人头?

    它是死亡的诅咒!

    它是终结生命的丧钟!

    金童当然正在密切观察着苏剑的一举一动。

    他杀死苗震也正是要激苏剑出手。

    在看到苏剑拔刀的时候,他的左手钺早已横扫而出,企图阻止苏剑的进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