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拯救男主的破记性 > 第20章 纸上谈兵
    柳上挽将九张纸平成一张平铺书桌的大纸。

    她先在纸上画了三个圈,分别写上前卫冲锋,后为防守和侧边接应。

    “既然匪患三大巨首都出动了,我们做出的对策就不止针对某一个,万一他们集体来犯呢。”

    白渊看着纸上分据三个点的圆圈,道:“保守战法?”

    柳上挽点点头,补充道:“这不是普通的保守作战,这里还有点佐料。”

    她在前卫冲锋那个圆圈里三向分了三个箭头,并添上说:“前卫里的冲锋要有三部分组成,需要他们分别熟练三种武器,弯刀,铁刀和鞭子。”

    白渊恍然明白:“你是让他们各自迎战与自己相同武器的敌人?”

    短时间内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几乎是不可能的,她只需要士兵能够最大化三种武器的伤害就行。

    “一一对应,我们赢得几率不大,我要的是铁刀对战鞭子,鞭子对战弯刀,弯刀对战铁刀,打破对方逢遇兵器同行的优势,攻其劣势,大胜的几率很大。”

    “还有这三类一共需要六只队伍,两两一种武器,出战是需穿戴不同的盔甲,与后卫防守轮流交替,彼时六只队伍全上以混淆敌人视线。”

    两军交战途中最忌视线混乱,因此作战时都会在身上绑一个丝巾以便作识。要想在混战中不误伤自家军队,这种打法需要多次练习。

    “那周边策应如何安排?”

    “周边策应分两翼,每翼分两支队伍,共四支队伍,两翼各安放十五名弓箭手,其余为普通士兵即可,他们充当前后卫的眼睛,看到敌军漏网之鱼便是发挥他们作用之时。”

    “多族混战必会出现很多无法预测的情况,各族都想争得头拔,以显自我勇功,所以我们到时可以先灭掉柠蓝。”

    柠蓝人擅鞭,久不迎胜之貌,必会心烦气躁,使用鞭子章法无度,破绽百出,是最好剿灭的。

    “只要集中精力灭掉一个,其余的都会心生顾忌,毕竟他们不是大国,兵力不足,长久耗下去对自身没好处。”

    “这时不能让他们一个人逃跑,两翼的策应此时也应发挥作用。”

    “但是这些人中,我最担心的是你,副将军和沈故,你们官职高,和你们迎战的必是对方不好对付的首领。”

    稍有不慎,忧患既出。

    “不用担心我。”白渊说,他看着短短一炷香的时间,空白纸张泼墨似的画满了各种军队布局和战法讲解他自己也想过将军队分为三个部分,但未想过这么细,他只认为大不了是一场苦战,我军候补充分,必能大获全胜。

    “到时候的城墙应该都听你指挥了。”白渊打算将权力放给她,再派三伍精兵护她周全,她那么聪明,调动自身兵力远程救援都不用拿到台面上来说。

    “你放心我?”

    柳上挽还以为上次的事发生过后,白渊应该禁止自己再入城墙了。

    白渊拿过柳上挽手上的笔,在三个圆圈外画了一只眼睛,说:“你不一直想当军师吗,你看,你站在了天神的角度。”

    他已经接纳认同柳上挽了,从一开始就接纳了,从他帮助她逃离白统时,从他没有硬下心来赶走她时,难道一切都还不能说明?难道还不能说明某个人在他心中的分量超过了整个霍城岭。

    霍城岭不仅是被他守护的江山,更是他要守护的天|朝。

    柳上挽从来没有认真看过白渊的眼眸,她以前不想接触,因为里面都是冰渣子,看上一眼刺的心疼,但此刻她想疼,却惊叹地发现白渊的深渊似的瞳孔盛满了一江柔水。

    心划过剪水,芳心荡漾。

    “白渊,如果这一仗胜了,你能给我什么?”

    这也好像是柳上挽明目张胆第一次向白渊要东西。

    “你想要什么?”

    柳上挽想了想:“沙漠一日游吧,你和我。”

    白渊点头:“好。”

    他心甘情愿。

    *

    之后,柳上挽带着些许疲倦离开主营的时候,推开门框,她没有回头,站停了脚步,轻声问:“白渊,今天离你二十五生辰还有多少天?”

    白渊道:“一个月,下个月月尾。”

    听完答案,柳上挽继而踏门出去,灰黑色的裙摆很快消失在庭院。

    时间过得比想象中的快,三族联合侵|犯比预算的时间要短。

    城门大开那一刻,除了卷起的沙土,还有几千将士呐喊迎敌谱成的乐章。

    柳上挽登上城门,拿着望远镜,看着几百米外火热交战的敌我双方。

    她知道这场战死伤必然,但这场战事在人为。

    她又看见他们的军队变幻着不同战法不同队形,切断敌人之间的交谈对策,她也看见一个士兵用鞭子困住了另一个士兵手上的铁刀,他更看见帅衣掩盖下白渊浴血的身躯。

    他不会死,她知道,因为时间还没到。

    过了很长时间,有多长?长到柳上挽自己看着望远镜里面的图像视线逐渐模糊……

    西头的太阳落山,风沙卷带起无数啸凉,柳上挽什么也看不见,脑子里一时间短路,后来才听到了胜利的号角。

    这次交战,我军伤亡只有三百人。

    “对不起。”柳上挽后来对白渊说。

    白渊摸着她的脸,温柔地说:“跟你没关系。”

    停战休养过了五天左右,又来了一批小族,是之前得知却没深探的那些人,被打败之后,撤离霍城岭,转而欺向周边的小城,都被拿下。

    白渊答应陪柳上挽上沙漠里玩一天,两人各骑一匹马,从绿林出发,向沙漠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