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霸气女配逆袭记〔修仙修真〕 > 第226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二日,七十九个少年少女,分成了几队,和云帝告别了之后都踏上了行程,云帝目送着他们渐渐远去,转身收了那洞府的阵法,将那地方恢复了原样,也御剑离开了。

    云帝没有跟着他们护送着,就算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麻烦,若是云帝看见了也是不会出手帮助的,所以跟着护送他们,还不如去寻那些苍元派修士,用自己吸引他们的注意,不让他们发现这些个少年少女。

    如此一来,要怎么做才能引起苍元派的注意呢?

    云帝想了想,当看到紫玉儿整理好的储物袋中的那些代表苍元派弟子的身份的玉简,有了主意。

    云帝向着泉城御剑而去,待两个时辰后落在距离泉城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开辟了一个洞府,将那十二个苍元派弟子的玉简放在面前,随后向其中一个打入一道灵诀,让它因此破碎。

    待过了一刻钟,云帝又依法弄碎了一个玉简,如此以往。

    一个时辰之后,云帝感觉到洞府外有了些动静。

    在这个洞府中云帝没有布下阵法,但却因此让外面的人不敢贸然进来。

    外面的那三个修士都是筑基期的男修,拍了个隐匿符和敛息符,云帝全力施展开《移星步》,一闪身便消失在洞府中来到那三人面前,但云帝的《移星步》连同《衍生诀》的速度,他们区区筑基期还无法捕捉,只是感觉一阵风吹过,待有所防备时却是被定住了身形。

    “大胆狂徒,你可知我们是何人?我们是东部区四大门派之首苍元派中人,你敢拿我们怎么样?”其中一个蓝衣男子厉声喝道。

    “哦,苍元派是四大门派之首么?我怎么不知道?”云帝淡笑着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你是凌霄派的云帝!你怎么还活着!”另一个玄袍男修看着云帝现出来的身形,瞳孔一缩大声道。

    “我怎么还不能活着?”云帝唇角勾起,摩挲着手中一块玉简,反问道:“你们苍元派还好好地活着呢!我怎么能死呢?”

    “你,是你杀了,我们苍元派的十二个筑基期修士?”那紫袍修士掩去眸中的错愕与难以置信,出声问道。

    云帝点点头,眼中带着天真道:“不过你们苍元派修士真不禁打,我没费多少吹灰之力,他们就被我一锅端了!”

    “那,那些有灵根的孩子呢?”此番他们被长老派出来便是寻那些个有灵根的孩子的,之前他们曾得了消息,其中有几个灵根不错的孩子,更有一个还有纯阴体质的丫头,长老命令他们不管那十二个修士的死活,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些孩子特别是那纯阴体质的女孩带回来。

    “啧啧啧,你们还有关心那些死人的心思啊!”云帝咋了咂嘴,“只可惜,那些个小孩子都死了!我嫌他们太吵,让他们闭了嘴,却没想到我忘了凡人是要吃东西的,结果被我活活饿死了,只可惜我还想带几个灵根不错的丫头小子回宗门呢!没想到他们这么经不起饿,没几天就这样死了!”

    “你这个魔鬼!”那紫袍修士脸色变了又变,冷喝道。

    “哈,魔鬼?”云帝凉凉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苍元派要做什么!纯阴体质的丫头?炉鼎?呵,对于他们来说,你们才是魔鬼,而我,只不过是让他们早点投胎罢了!”

    那三个修士眼神缩了缩,显然他们不知道云帝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这样吧,你们这些筑基期修士我也不想杀,给你们个机会,用你们的身份玉简把你们的同门给吸引过来,当然如果吸引到了金丹期修士或者是元婴期修士,你们也会有些好处。”云帝凉凉看着他们三个,“不过好处嘛!看我的心情而定了,不过你们也可以选择拒绝,也可以选择逃跑,但是,你们会有怎样的下场,我就不知道了。”

    虽说听了那几个修士说的,如今齐曼悠在凌霄派的处境,但是云帝却不觉得,敌人的敌人会是朋友,更何况,在原书中,云家正是灭于苍元派之手。

    这些个苍元派筑基期修士,若是没有惹到她她也就不计较原书中,追杀她数年的落魄了,现在她只想杜绝苍元派的行动。

    用自己门派中的女弟子来做炉鼎提升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的修为,云帝不觉得苍元派这样做会没有其他什么阴谋,再者,云帝还未曾忘了,在原书中,苍元派灭了云家之后,将夜家林家归为自己的附属家族,之后一直压制其他三大门派,成为东部区第一大派!

    云帝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依旧笑着看着他们三人问道,“怎么样?这个交易不错吧!”

    那玄袍修士呸了一声:“哼,你这个邪魔,我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云帝抿了抿唇,转而去看其他两个修士,见他们均闭口不语,微微一笑:“好,反正我有得是时间,便给你们看一场好戏吧!”

    云帝扬起一只手,一股细小的黑色藤蔓便从她的手心渐渐张开,最后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如桶一般粗细的巨型藤蔓。

    见着那三人一副不屑的模样,云帝勾了勾唇:“你们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什么吧?”

    “这可是噬魂藤哦!”

    见着那三人突然睁大的双眸,云帝掩嘴轻笑,小易这家伙被她的精血喂着,如今已经是五阶的噬魂藤了,只要她允许,它可以瞬间便吸完面前三人的精血和修为。

    “不可能,那噬魂藤是魔藤,早在数万年前便被斩尽杀绝了,又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中!”

    那紫袍修士显然是个有些见识的,当下便反驳道。

    “是吗?你想试试它的滋味么?”云帝挑眉,看着他。

    而那紫袍修士明显就是一缩,显然是不愿轻易尝试的。

    云帝依次将他们仔细地看了个遍,连眼中不时露出的或恐惧或鄙夷也不曾放过。

    “那便先从你开始吧!谁让你说我是邪魔呢!对这个称呼,我可是不怎么讨厌呢!”云帝淡淡一笑,莲步轻移来到那玄袍修士身前,向着小易勾了勾手。

    见着玄袍修士瞳孔中渐渐放大的恐惧,云帝唇角微勾,只是淡淡说道:“小易,要慢一点吸哦,不能让他死哦!”

    听着识海中传来的回应,云帝在旁边看着,神色没有丝毫波澜。

    “啊,不,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的!我是苍元派的弟子,你不可以动我的!”

    小易的藤蔓在玄袍修士的惊呼中不断靠近,缠上了他的身体,如同依附在他身上一般,随后露出数根细小的藤蔓,突然露出几根细小的利刺扎入那玄袍修士的肉体中。

    “啊!”绝望的吼声回荡在树林之中,不过可惜的是,云帝在周围布下了阵法,这里的动静丝毫都不会被传到外面,所以那玄袍修士叫得再大声都没有用。

    小易的藤蔓在不断地耸动,那是玄袍修士的一股股精血在向它流去,小易的藤蔓在不断地涨大,而玄袍修士的肉身在不断地萎缩。

    似是被疼痛麻痹了一般,又或是没有了呐喊的力气,那玄袍修士萎靡地低着头,神色空洞木讷,但他还在跳动的心脏和缓缓的呼吸却还显示着他还活着的事实。

    “小易,够了,如果他死了,我的目的可就达不到了!”云帝出声制止了小易,小易听言,将那带刺的藤蔓从玄袍修士如今只剩下皮骨的身体上拔出缓缓回到了云帝手心,变成了迷你的可爱藤蔓的模样。

    “怎么样?可以答应我的交易了吧!”云帝依旧淡笑着看着他们三人。

    在他们眼中,云帝单纯稚嫩的模样如今已经同嗜血的恶魔一模一样了。

    “我们愿意答应你,唤同门的师叔前来。”

    三人低着头,言语中早没了最初的傲慢,特别是那玄袍修士,那样的滋味,他不想再来一次。

    “好,我最喜欢识时务的人了!”云帝轻笑一声,收了他们身上的定身符。

    见着他们三人乖乖地从储物袋中拿出苍元派弟子的身份玉简向其中打出一道灵力,云帝收了阵法,收了他们的储物袋又在他们身上拍了定身符和噤声符,随后便在自己身上拍了隐匿符和敛息符,收敛了身形消失无踪了。

    半个时辰之后,又三个人接收到了消息来到原先的那三个人身旁。

    “吴师兄,你们怎的在此?”

    见着那玄袍修士瘦骨嶙峋的模样,后面来的那三个修士惊了一惊忙问道。

    但他们三人被云帝拍了噤声符和定身符,自然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这时后面来的那三人才有些奇怪,开始警惕着周围,可是饶是他们再小心也没用,云帝只是身形一闪,他们三人身上便被拍了定身符。

    照例如先前来的那三人一般,后面来的那三人也对云帝进行了一番威吓,云帝懒得与他们多说,直接放出了小易,在再一次经历过那样的场面之后,六人都安静了许多,后面那三人又开始拿出玉简向门派修士求救。

    这倒是便宜了小易了,之前能吃了一餐,现在又送来一餐,它倒是希望,后面来的修士都这么不听话就好了,虽然这些人的精血不如云帝的浓郁和纯粹,但若是一直能这样饱餐一顿的话,它突破六阶就指日可待了呢!

    六个人的数量多了些,云帝便在空间中寻了一个封闭的房间,布置了个禁灵阵法,将先捉到的那三人敲晕丢了进去。

    后面三人见着云帝将那三人不知弄到何处去了,在想到云帝身边的噬魂藤小易,一时都有些担惊受怕起来。

    而云帝才不管他们呢,依旧在他们身上拍了定身符和噤声符,而自己也隐匿到一旁去了。

    如此做法,又换了几个地点,云帝用这些小鱼终于钓到了大鱼!

    来了一个金丹期修士,而且还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就在那些被捉住的人以为有希望的时候,云帝直接丢出小易,直接将那金丹修士的精血灵力吸个半死,那些个筑基期修士才终于乖乖不动了。

    待那金丹期修士用自身的传讯玉佩向同门修士传了讯息,云帝神色一凉,小易直接将那金丹期修士洗了个干净,金丹破裂,精血全无,没多做挣扎便死了个透彻,其他筑基期修士见此,吓得险些失了三魂七魄了。

    “你们得庆幸自己只是筑基期,若是金丹期以上的修为,那就只有死的下场。”云帝凉凉一笑,看着他们说道。

    原书中,云家的高阶修士,月淑漓,还有南凌轩还有许多自己在乎的人,都死在苍元派的这些高阶修士手里,她,又如何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