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红锦笙歌 > 第52章 相拥
    这雨淅淅沥沥落至傍晚,重昭往那山坡走后,林轻瑶觉得可能这是入梦最惨的一次,没地方躲雨,而且也不知何处藏身,还必须看着那两人,不能让他们消失了,现在的怀玥和尤芸儿不一样,前者根本没有生前之后的记忆,相当于再次经历一次,只有这个幻境的记忆,相当于只是停留在慕扶朗梦境之中相遇前的记忆。

    走后的林轻瑶两人在慕扶朗他们远处的一棵枯树背后,将那些枯枝全部扔开以后,以后发现一个只能勉强容两人挤下的壁洞,不是特别深,只是能稍微避一下雨,而且刚好从这可以看到怀玥他们那个雨棚的影子。

    昏入半没,大雨将至,林轻瑶的布履以及那裙摆早已被浸湿,上面也都被雨泥染的脏乱不堪,被风一吹,她冷的双脚开始发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下意识的往重昭背后躲,想让他挡去一半的风雨。

    重昭露出的那只眼斜睨林轻瑶的身形一眼,手往外一伸,壁洞前一丈内的雨就停了,也没有风再吹过来,林轻瑶躲在重昭他身后,没看到这变化,只是感觉风意弱了些,比刚才来说好了些,但她归功于是因为躲在其身后的原因,所以当重昭走了出去,她有些慌了,看着他的背影问道:“下雨你要去哪”

    待看到外面一丈内的雨都没下了,只余地上几处水潭告诉她刚刚这里却时有雨,也明白定是重昭设了结界才会这样,可他为什么一开始这样做,非得淋了雨才这样,但一时埋怨之后,也恢复过来,毕竟至少现在没有吹风淋雨了,稍微暖和了些,重昭出去后,林轻瑶才坐在了洞里的干枝上,将袖口的水给揪干,本还想将鞋子脱下来,但重昭万一马上就回来看到就不好了,遂打算还是忍忍。

    本就在外不远的重昭,在坡下拾了些未被雨淋到的干枝扔在洞口,掌心生火,飘至柴堆之中,立马火就燃了起来,林轻瑶立马往火堆处靠近,驱除身上的寒冷,重昭也进来,站在她的面前,轻声道:“把鞋袜脱下来。”

    林轻瑶被他吓了一跳,自己虽不是那在乎这礼节之人,但将脚在他目光下露出来,也是有些难为情的,所以也没有动手,只是将他望着,目中显得有些氤氲,自己将双脚抱着,一脸的拒绝。

    重昭笑了笑,蹲下身来与她平视,温声道:“如果你想要我来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动手。”

    林轻瑶仿佛受到巨大的惊吓,随着重昭压低身后,她往后挪了几步,从来没听过他这样的语气说话,更别说笑着对她了,没有直接给他一巴掌,已经是她最大的忍耐了,谁知他还靠近自己,还说帮她脱鞋,他疯了吗?

    林轻瑶虽是那么想,但迫于万一他的讲的是真的,自己还是默默盯了盯自己的鞋子,心道:不就是脱靴吗,脱就脱!

    重昭见林轻瑶已经将那湿透的布履脱了下来,脱鞋袜之前还瞪着双目盯着他,遂才坐在一旁背对着她,说道:“听话才对。”

    要不是碍于此时这个境况,林轻瑶实在是想将手中的布履扔到他头上,按捺住跳动的眉头,才将布履放在火堆旁,再也不吭声,只是她总觉得刚刚重昭的语气和那人很像,是自己幻听了吗,林轻瑶突然想将他面具摘下来,看看他的样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仿佛知道林轻瑶所想,重昭回头看向了她,本打算偷偷瞄一眼的林轻瑶,好像被人抓了现行一般,有些做贼心虚的別开了眼,将自己的脚缩回了衣裙之下。

    两人这边有结界护着,还有火堆生起,也就没有那么寒冷,而那边陋棚之中的二人却有些凄惨了。

    大雨来袭,这陋棚有些支撑不住这风雨的吹打,四处开始漏雨,缝隙中也吹进冷风,没有多余衣裳的慕扶朗本就有些体弱,此时更是觉得自己身上开始发冷,到后来牙唇轻颤,抵御不住这冷风,怀玥见此将自己包袱中的衣物盖在他身上,但依旧没有好转,把所有干草铺在漏雨的地方后,怀玥自己将顺手捡的蓑衣脱下,但身上还是被打湿一些,她怀中护着的干柴只是沾了些雨水,还未湿透。

    可试了半天,这火怎么也生不起来,怀玥看那躺在一旁的晏朗已经开始迷糊起来,嘴里不知道念叨说着些什么,她就摇头叹息着道:“也不知道是哪的乞丐,被打的这么惨!”

    要是慕扶朗现在醒着定会骂回道:对本太子来说,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

    可惜他现在已经辨不清梦和此时了,怀玥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发烫,听着晏朗嘟囔说道:“我不要,不要,母后为何要这样,可不可以原谅辰弟弟,他不是故意的!”

    怀玥也没听清说了些什么,他声音太小,更何况外面雨声狂作,遂又向他靠近,耳朵凑近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晏朗眉目紧皱,额头已冒出些许汗意,凑近的怀玥才听清一句,他有些痛苦道:“不痛,不痛,以后我不会与你为敌的。”

    怀玥也摸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心想可能是有人打他吧,自己从他身上的拿的东西应该是偷的吧,然后被人发现了,才挨了一顿打,他还真是仁心把钱财都给了她,还不予她计较,想到这怀玥觉得他更加可怜了,将自己的外衫又给他披上。

    但是晏朗一直叫着冷,可怀玥也没了衣物再给他,只好将一些干草铺在他身上,然后将他上半身抱在怀中,她小时候发冷时,没钱去找大夫时,小青也是这样的抱着她,稍微会好一些,她将晏朗抱得久了,手有些累了,也就躺在干草上将他上半身抱紧,头枕在他胸口之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翌日。

    林轻瑶是在一阵尖叫声中被吓醒的,不过这声是从远处传过来的,睁眼先是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是否凌乱,,但映入眼帘的是一件黑衣,上面还有些紫线绣的羽毛在衣襟处,林轻瑶竟有些发怔,这紫色羽毛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抬眼就对上了没有着外袍的重昭,连忙清醒过来,将衣袍递给他,有些不自然说道:“多谢!”

    重昭没有犹豫,接过衣袍穿上,回道:“你不用如此拘谨。”

    林轻瑶只能干笑两声,心道:怎么可能!!!

    二人寻声前去察看,看到也被慕扶朗吼声震醒的怀玥,正在捂着耳朵说道:“你干什么!我好心救你,你还推我!”

    慕扶朗有些没搞清楚情况,自己眼睛一睁就看见这个女人躺在自己怀中,还没有穿外衣,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场景,但一般是在自己的府里,软香玉怀之中,哪像现在在这荒郊野外被一素未蒙面的女子这样对待,也不知她做了些什么,内心有些无法接受,慕扶朗有些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一样。

    但怕把她吓走以后,自己真就横尸野外了,于是慕扶朗脸上却带着一丝红晕说道:“那姑娘也不用抱小生这么紧吧,男女……有别。”

    林轻瑶听到慕扶朗说这句话没忍住笑出了声,慕扶朗这样的反应是怕怀玥丢下他一人在这,所以才这样表里不一,要不是以前听过太子的作风,她都快相信了慕扶朗的说的话,好一个

    俊俏的落难公子。

    谁知怀玥根本不在乎,理了理自己发髪,将他身上那件外衣拿回来穿上后,又将他腿上的药换了下来,才回道:“不就是抱了一下,没什么的。”

    慕扶朗突然觉得她一定是一个久经风尘的女子。

    怀玥却认为此人一定是一个事多的麻烦精。

    此后的几个时辰,更加让双方觉得自己的认知是对的。

    怀玥见雨停后又去捡了些草药给他其他伤包扎了上去,谁知那晏朗竟然扭扭捏捏红了耳朵,将他大腿的伤口又重新包扎了一下,然后又扔给他几个新找得野果,因这个地方荒成这样,根本没什么好吃的果子,所以能找到的野果必定也十分涩口,晏朗说了一口又吐了出来,问道:“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吃了吗?”

    怀玥没好气回道;“没有。”

    晏朗不死心,又继续问道:“就没有野鸡……鱼……飞鸟……什么的吗?”

    怀玥勾起了嘴角冷笑一声,说道:“闭嘴。”

    待到午时,白日浮了出来,虽与烈日不同,还好有了些热意,怀玥将头发散开,去往河边洗了洗 ,同时将那湿透的外衣也洗了,回到雨棚时,只剩一件外衣,青丝齐腰,还光着脚站在慕扶朗面前,他有些恍惚,差点以为这是送上门的肥肉,定了定神,看向怀玥的清容又多了些警惕。

    慕扶朗心道:果然是风尘女子,千万不能再这被这人骗了过去,不然自己的清白都没有了。

    林轻瑶看到此处,转头看向重昭也正看向怀玥的方向,遂咳了一声。重昭听到动静后就转了过来盯着她,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疑惑说道:“可是感染了风寒?”

    那重昭的手放在她头上是,林轻瑶只觉得他手冰冷刺骨,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重昭好像意识到自己的手冷,赶紧将手拿开,说道:“抱歉。”

    林轻瑶觉得他手如此之冷,因与昨晚脱不开干系,心中也有些愧疚,连忙回道:“无妨。”

    重昭不知为何,听到她这声回话笑了一下,叹了口气后,又道:“把手给我。”

    林轻瑶迟迟未反应过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回了一声:“啊?”

    重昭深知等林轻瑶把手放在自己手中是不可能了,遂直接抓起她的手合掌。林轻瑶有些错愕,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当掌中传来微微热意,身体中的寒气被逼了出去,才知道原来他只是驱寒而已。

    不知是他传来的热意,还是自身的原因,林轻瑶觉得自己脸颊有些温热。

    有时瞎想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