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论暴力输出的成长性 > 第58章 树下红茧
    单以灵巧敏捷而言,羲丹比起舒姆要差上一些,但悄无声息的在树间窜动前进完全不是问题。

    天目蛇女的第三只眼天目是它们的日常使用器官,战斗时下方双眼就会睁开扫射敌人。

    【隐秘】既然被称作高级符文,效果绝不会只是让敌人看不见,气息也会被一同隐藏,只要当事人不作死的大喊大叫,以蛇妖的感知能力很难发现。

    随着游弋的蛇女,羲丹不远不近的坠着,不多时它们钻进了一颗巨树的底部,米昭拍了拍他的肩头,鼓励他不要怂赶紧贴过去,擦着最后一只蛇女,羲丹挂在通道的上面攀爬,总算在通道消失前进入了底部。

    这颗巨树不过是蛇女大本营的一个入口,满是奇异甜腥味的昏黑通道中,他们走了很久,最后眼前豁然开朗,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山谷。

    “没猜错的话,这就是苍霭的蛇源谷了。”紧贴着青年的耳尖,少女轻声低喃,温热的吐息让他有些分神,一个不趁前面的蛇女蓦然回头,两人僵在了原地,那蛇女游过来转了几圈,好几次险些碰到他们,最后前面的同伴嘶了嘶,蛇女回去了。

    之后,两人不再对话,山谷中的雪魄丝更加雄壮高耸,不知有多少条蛇女藏在树里,一个不慎被发现他们绝对会死的很猎奇,一想到可能会被一群怪物围着日,羲丹行事越发小心。

    等出了巨木丛生的集结地,高入天穹的巨型雪树独占在最中心,周围的低矮树木弯曲着身体向它臣服,那树心里居住着天目蛇女的王,它盘踞在制高点俯视自己的臣民,但那树太大了,蛇王到底窝在哪里是个问题。

    仔细观察了四周,米昭换了个姿势骑在了羲丹脖子上,青年一脸麻木,这麻木不是针对少女,而是作呕于巨树周围的蛇女包围圈。之前就说过了蛇好~淫,被抓来的男子即使已经被种入了蛇子处于昏迷状态,也被蛇女强行弄醒神志不清的与其交~媾,蛇女们充分利用了雪魄丝的药用价值,不断为男子们充能。

    一边不停的被绞榨,一边又不停的服下药物,这群男子的生命已经走向了尽头,实在受不住的就会被蛇女们包在红丝围绕的大茧里挂在树梢间,巨树会为他们供上一些能量维持到蛇子出生的那一刻。

    “你说,这一个人的身体里埋了多少蛇子?”羲丹只觉得胆寒,荒~淫不堪到了极致便只能让人生畏了,十几只蛇女围着一两个男人,偶尔白花花的尾巴下会露出男人青白的脚掌,下一秒,更多的蛇尾就缠了上去。

    “这个我们以后再研究,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进入巨树里,实在是无从下脚。”不是夸张,到处都是一团一团的蛇女,还有从这一窝跑到另一窝的,根本没有空地过去,如果使用飞行魔法飞过去【隐秘】就会失效了。

    那个被运来的女兵已经疯了,她看着眼前的画面,看着恋人被拖进了蛇堆,任那群怪物糟蹋,她却连动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连哭泣都是那么奢侈。

    狩猎归来的蛇女并不急着把食物运到巨树里,它们拖着新的男人游进了蛇堆里,这样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失去对拟人异种的桃色幻想,羲丹觉得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搞不好下半辈子都振不起雄风了。

    “要是我们被抓住了,杀了我。”半响,他只能希望米昭能在最恐惧的结果出现时给他一个痛快,那群男人的脸是扭曲的,欢愉的亢奋混合着惊颤的恐惧,他们还残留着意识,亲眼看着自己走上末路。

    少女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真到那个时候,她会为他留下最后的尊严。

    她见过比这更可怖的景象,那一次为围住的是自己的同伴,是前一夜还俏生生靠在她肩头的小姑娘,然后她紧捂着嘴,一点点后退逃走了,她救不了她,而那个小姑娘是为了救下其他队员主动跳下去的。

    “队长,队里只剩两个女人了,可你不能死,我也无法想象你被怪物玷污的场景,让我来吧,带着他们活下去,因为,你是队长,你是我们的领袖。”小姑娘说着就忍不住留下了泪,但她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为他们争取撤退的时间。

    米昭记得,当时自己背着队员逃跑时好像回了一次头,看见了姑娘倒在怪物身下的样子,可具体什么样子,她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似乎有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东西糊在了一起。

    半掩住眼,她甩去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回忆,对于和异种厮混她一向是极度厌恶的,为什么要和那些天生就忍不住噬人的怪物搅合,没有上过战场的家伙永远不知道异种的残忍与疯狂。

    “或许可以从上面试试。”冷静的观察了四周,她忖了片刻便发现了突破口。

    被榨干的男人卷进了红茧被吊在树上,那密密麻麻的红茧形成一片蛛网,外围的蛇堆还没那么密集,他们可以从上面走,接近巨树后直接上平台,不必与底下的蛇女纠缠。

    “记住,”她拥了拥脸色一直不太好的青年,轻轻拍打温声安抚,“无论你在那红茧里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冲动,忍住。”

    他主动贴近了她,埋在她的颈肩深吸了一口气,一语不发的背上她朝着红茧而去。

    这红茧是半透明的,远远的还看不清晰近了后羲丹只望了一眼就紧咬牙关不愿再看,米昭不能逃避,她仔细观察这茧中消瘦的人皮架子,判断他们所处的位置。

    愈是靠近中央,愈是那些被早早捕捉来的男人,他们不似外围那样骨瘦如柴青筋遍体,像个大气球一样涨了起来,细薄的好像一触即破的皮肤下不时有黑影游过,一个“父亲”无法养育全部的蛇子,所以它们会自相残杀只余最强的几条。

    渐渐的深入了红茧区,羲丹的心稳了下来,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原本仿徨的心在身后少女冷静周全的指挥下静了,极致的恐惧与作呕后便是归于黑暗的寂静,感受着米昭的安抚,他突然想通了,就算被抓到,比起让她浪费力气杀他,不如孤注一掷牺牲自己让她逃出去,他对自己这方面还是蛮有自信的,一定能留下那些发情期的蛇女为她争取逃跑的时间。

    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她用下巴顶了顶青年柔软的发旋,“别多想,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让我们活下去的。”

    那记忆太过灰暗,她已经无法承受同伴的又一次牺牲了。

    密集的红茧区被甩在了身后,茧子越来越少他们的面色越来越严肃。

    到了这上头,蛇女到是少了起来,王的领地不容侵犯,找到了一队押送男人和食物上去的蛇女,两人绕过密密麻麻的通道,进入了一处巨大的树穴。

    说是树穴但光照条件很不错,四壁都是白莹莹的,中间的圆润大台上白发垂地的女人背对他们不停耸动着,米昭看到的是对方头上崎岖弯绕的白色长角,这怕就是蛇王了。

    羲丹的注意点就不太一样了,他头皮发麻的伸手向后抓了把米昭的屁股,不是意图猥琐,而是提醒她注意躺在雪白巨尾间的男人,他在笑,是一种喝醉了酒似的迷醉,身上并没有青白的迹象,这个人没有中招,他是清醒着与蛇王欢愉的。

    蛇王猛地一坐,身下男人发出了喟叹声合上了眼,它收缩巨尾立了起来,腹部下面的穴~口还有浊液流出,米昭看清了蛇王的脸,一张挑不出刺的美人脸。

    那眉眼,那嘴鼻竟与人类无差,若不是头上的天目和双角,但看上半身它就是一位裸身美人,那雪色长发盖住了双~乳,若遮若掩的很是诱人,让米昭心头一跳的是,蛇王天目下的那双眼也是睁开的,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

    下一秒它却是转过了头,任由蛇女把昏迷的男人拖下去,让蛇女惊讶的是蛇王竟然让它们把送上来的食物也带了下去。

    蛇女们退了下去,蛇王盘踞在中央清理身体,最后当米昭自己都自欺欺人刚才是错觉时,蛇王开口了,沙哑魅人的女声吓住了想要逃跑的两人。

    “你们大概不理解,但他对我说过人类见面时应该干净整洁一些,”它,或者说是她看向了缩在角落里的两人,“我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能闯到这里来的人类了,你们能让我找回当初的感觉吗?”

    自知已经暴露,米昭解除了符文,她把羲丹护在自己身后,生怕蛇王会突然冲过来把他拆吃入腹,事情大条了,这是一条变异的蛇王,一条有着正常思维还会说话的异种。

    出乎米昭意料,蛇王比起身后的羲丹似乎更在意她,少女粉饰太平的撩起唇角,“你叫它们把食物拖下去是因为可以拿我们当替代品吗?”

    知道人类的戒备,蛇王吐着蛇信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了许久,到底没有接近,“虽然是生物本能,但当着你们的面食取人类会让你们更害怕,我已经厌倦了,你们知道吗?刚才那个人也没有让我找到他的影子,那种让我浑身颤栗的欢快什么时候才能再出现呢?”

    “那么请问,你口中的他,是谁?”拦住欲进攻的羲丹,米昭危险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