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萌仙下凡之百鬼缠身 > 第150章 两全其美
    我看了看逍遥,拍拍他的鬼爪子笑道:“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说完我来的唐穆跟前,拉起他的大手,把我的手放进去。唐穆立刻握紧双手道:“宝贝儿,我们回家!”说着就要带我走。我笑了笑把手抽回来道:“好好照顾唐李和媛媛。”然后转向一旁的箫凌和威陵,笑道:“既然大家都在,不如今天我们就做个了断,我现在自断仙根,打碎魂魄,这样我就把灵气还给了佛祖爷爷,你们大家如果想立功就要准备好来抢啊!”说完我回到逍遥面前,拉起他的手问:“如果我没自作多情的话,你是肯帮我攒聚魂魄让我新生的对吗?就像当初佛祖用灵气攒聚了我的残魂我成了灵气之源,或许用你的阴气帮我攒魂我可以成为你的阴气之源,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逍遥宫,没人能打扰我们了!”

    逍遥一听就急了,瞪着通红的眼珠子吼道:“胡说什么?不许胡来,逍遥叔叔没有能力帮你攒魂,如果有的话,当初就不用逼你练百鬼缠身去救冥盐了!”

    我的天!我以为逍遥那么牛逼一定可以帮我攒魂,可当着这么多人话都说出去了怎么好再收回来?让我自断仙根没问题,早就不想当这个窝囊神仙了,可是让我自己打碎魂魄自杀,而且是永久性的自杀我还是有点儿害怕。正不知如何是好,威陵突然走了过来,看了看逍遥和我道:“陵哥哥帮你攒聚魂魄。”

    对呀,这四个人里面也就只有威陵修为最高,我看了看逍遥,逍遥摇摇头,示意我不要听威陵的。箫凌也阻止我道:“兮兮,千万不要干傻事,万一出了纰漏可就完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箫凌这个“渣男”,心里百感交集,曾几何时,我的情绪完全被这个渣男左右,高兴是因为他,沮丧也是因为他。看着箫凌,一种心灰意懒的情绪袭上心头,顿时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觉得世界好灰暗。于是意念飞进自己的心界,一把扯断了那根令人生厌的仙根,随后,一掌拍在自己的心脉上,然后看着自己如同蝴蝶般飞散到空中,直至失去意识。

    不过我失去意识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一些细碎的声音,像做梦一样,不是很清楚。那些声音忽远忽近,好象听得清又好像听不清,身体轻飘飘的,像是飘在空中。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灰飞烟灭吗?现在这个状态要持续多久?如果一直这样就悲催了,因为我——我——我想去厕所。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我忍到了极限,可总不能随地大小便啊!强打精神睁开眼,顺着那细碎的声音走去,走了很久也没找到声音的来源,也没发现什么人,更没找到可以解决问题的地方。我急的都快哭了,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冒了出来:这里又没人,我干嘛找厕所?想到这里绕到一个土丘后面去小解。刚绕过去,突然感觉自己好象脚下的地面一直在往下陷,手本能地四处乱抓,身体失重一样迅速下落,几秒之后,随着一声不大的闷响,伴着屁股上的剧痛,我着陆了。

    他娘的,灰飞烟灭这么麻烦,早知道就不死了,我象把折尺似的一节一节地撑起身体,看了看四周,好眼熟,哦!是**大学,我的学校,这里是唐穆咖啡厅前面的草坪。

    这是唱的哪一出?难不成真的跟我外婆说的似的,人死后要把生前去过的地方都去一遍,把留下的脚印都收回去?正想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视野——是学长CC。他捂着脑袋咧着嘴骂道:“干嘛?你以为你是仙女就可以随便从天而降啊?砸死人要偿命的!”

    我看了看他,笑问道:“姐,你怎么死的?不至于跟我一样,也灰飞烟灭了吧!”

    cc一指头戳在我额头上骂道:“臭丫头片子,这是从哪儿掉下来的?见面就咒我?郑重地警告你,以后不许再叫姐,本少爷就快订婚了!顺便通知你,下礼拜天来观礼!”说完站起来就走了。

    我自己坐在地上,理了理事情的头绪,看cc的样子不象死人,那也就是说我没死,当然也没灰飞烟灭。可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把仙根扯断了,还击碎了魂魄。唉!不管那么多了,没死就没死吧,兵来将挡,见招拆招吧!

    话说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过家了,不如现在回家看看我妈,想到这里,就想用法术回趟家。可念了半天咒语,连半厘米都没动。哦买噶!我好象没法力了,试着看了看四周,平时那些穿反季节衣服的怪人一个都没有,这就是说,我没了法力,也看不见那些小鬼,我已经断了仙根,是一个正常的凡人了!

    如果是在刚上大学那会儿,我变成一个正常的凡人也许我会高兴地跳起来,可现在居然有点儿失落,再也见不到逍遥了!

    我看着渐渐远去的cc,站起来跟了上去。cc回头看看我问:“跟着我干嘛?不用上课吗?”我这才发现cc是去他们设计学院,跟我们学院方向相反。于是转身又往回走,听到cc在身后取笑道:“摔傻了吧!午饭去四餐厅,我在那儿等你!”

    我头也不回地朝他摆摆手,哦了一声。

    好陌生的教室,好陌生的教授,好陌生的书。好象我的世界里除了法术和妖魔鬼怪从来没有过其他东西,好想逍遥,好想胖师兄,好想哭!

    说来也怪,人就是这么容易适应环境,我很快就习惯了没有逍遥的日子。今天是周末,下午的课一结束我就飞奔去了学校门口,钻进一辆出租车奔了T市——我的家。

    车子停在我家楼下,我伸手去包里拿钱,可手伸进包里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手里不是钱包,而是一条细长的类似蛇一样的东西,冰凉的手感,貌似还有鳞片和脚……说时迟那时快,只一碰,我就采取了行动,而且是最丢人的举动——把包和那个渗人的东西一同扔给了司机。

    司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哆哆嗦嗦地指着包道:“那里面好象有蜥蜴!”

    “蜥蜴?”司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伸手进包,拿出了里面的东西——钱包,辣条,书,钥匙,还有一个黑色的小木牌项链。

    我伸手抓过小木牌,我的天!它是水精!我在司机莫名其妙的目光中逃回了家里,还好爸妈还都没回来。

    我把水精放在茶几上,坐在沙发上定了定神儿,拿了一根辣条在嘴里嚼着,这样可以让我思路清晰。嚼了两根辣条,我拿起水精问它道:“水精,你怎么来了?”问完就泄气了,水精从来不跟任何人说话,只有石头和小米能看见它的想法。可石头不在,小米也不在,正不知如何是好呢,水精居然说话了:“石头!”

    石头?石头怎么啦?这时的水精又变成了手掌大的小蜥蜴。我慢慢地把它托在手里问道:“石头怎么啦?”

    水精道:“找你!”

    找我?石头找我?难道就只有石头找我吗?水精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封信递给我。看来石头知道这货不说话,早有准备。

    我接过信,打开一看,信不是石头写的,是逍遥写的,大概内容就是我断了仙根,但魂魄没被击碎,因为我的灵气本能地护住了我的魂魄。

    现在我被灵气保护,神鬼不侵,他们谁都接近不了我,只能让水精来试着找,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他还得想其他办法。

    闹了半天逍遥是拿水精当漂流瓶用啊!这个烂鬼!心里着实心疼了水精一秒钟。我从冰箱里拿了一袋小鱼干递给水精,很想问问它是怎么找到我的,可看它那张嘴比陈叔陵还懒得说话就作罢了。

    水精吃完小鱼干就要回去,我又拿了一袋递给它说:“回去干嘛?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安顿下来,没准儿还可以找到杰哲呢!”

    水晶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慢慢地变成了那个黑色的小牌子。

    刚把水精戴在脖子上,我的电话就响了,拿过来一看不认识,接通电话就听里面一个苍老的男声:“小兮!”

    小兮?只有逍遥和大蓟阿姨这么称呼我,可这个声音我不认识。

    电话那边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就听到逍遥的声音:“小兮!是我,你现在被灵气裹成了一个小太阳,我看不到你,只好一路跟着水精,还好水精找到了你。”

    我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的,说话差点咬到舌头:“逍遥叔叔?你在哪儿?”

    “往窗外看!我就在楼下小广场这里。”

    我把头探出窗外,没看到逍遥,只看到那棵高大的银杏树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看来刚刚那个苍老的声音应该是这个老人的,不用问,逍遥这货一定是上了老头儿的身,借老头儿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我真的好想念逍遥,转身冲出屋子,冲下楼,冲到逍遥身边,一把抱住他:“逍遥叔叔!”

    逍遥一个趔趄,笑嘻嘻地责备我道:“小心点,别摔倒了!”

    我指了指那个老头儿笑道:“你是不是上了人家的身?”

    逍遥捧起我的脸道:“你现在被灵气围绕,放射着耀眼的光,就像一个小太阳,逍遥叔叔根本看不到你,只好借这个人的眼睛看看我的小兮。”

    我的天!看着这个老头儿,听着逍遥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来,怎么感觉很象变态呢!

    这时身后一声怒吼:“干嘛呢?老流氓,你还要不要脸?敢占我女儿便宜,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老棺材瓤子!”随着声音我妈就朝逍遥扑去。

    逍遥操控着老头儿的身体闪身躲开,我妈扑空了,扭头诧异的看着老头骂道:“老不死的,还挺利索!”说着又朝老头儿扑去。

    我赶紧拽住我妈道:“妈,误会了,这个老爷爷是个受害者。”说着朝老头的方向一努嘴。

    趁着这个机会逍遥已经把老头儿放在长椅上,现身跟我妈打招呼。

    我妈一看是逍遥,也许是觉得刚刚有点失态了,恼怒道:“搞什么?”

    逍遥示意我赶紧带我妈回家,我拉着我妈离开了小广场,留下逍遥在这里善后。

    一边往回走,我一边回头,想看看逍遥是不是跟来了,可刚刚那个老头儿和逍遥都不见了。我“咦”了一声站住脚,我妈疑惑地问:“怎么啦?”

    “逍遥走了!”我有些失落。

    我妈没说话,牵着我的手往家走,就像小时候去小广场玩儿,不情愿地被我妈拉回家一样。

    吃饭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宝儿啊!有件事妈不知该怎么跟你说。”

    我心里直打鼓,以我妈的性格没什么事能让她这么小心翼翼的跟我说话,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儿。我忐忑地问:“什么事儿?”

    我妈眨巴眨巴眼,好像很为难,犹豫很久才吞吞吐吐地说:“你干娘和我上个月八号去了趟民政局。”

    “干嘛去了?”我不以为意地问。

    “帮你和叔陵领了证!”我妈的眼神儿有些怯。

    我一听就急了:“什么?你们真的自作主张?可是……可是……”我一急就开始结巴。

    我妈见我太激动,朝我一瞪眼骂道:“闭嘴!我都怀疑当初在医院把你抱错了,我怎么会生了个结巴!”

    我站起身去冰箱里拿了杯冰可乐一口气灌了半杯,被可乐的碳酸气顶出两个嗝,深深地吸了口气把情绪压下去,对我妈道:“可是我还不到法定年龄!”

    我妈淡淡地说:“你干娘找了熟人。”

    我真是无语了,把剩下的半杯可乐放回冰箱,坐回餐桌旁继续吃饭。我妈见我没什么反应继续说:“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刚刚领完证,你干娘就接到飞鹰大队的电话说陈叔陵晕倒在办公室了。”

    “我知道!”我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吃着饭。

    “你知道?”我妈诧异地问。

    “我还知道他再也醒不了了!”我平静地说。

    “不许胡说八道,医生说还是很有希望的。”我妈白了我一眼。

    “你是信医生还是信玉帝?他被玉帝召回天庭了,医生说了不算。”我把碗里的饭拔进嘴里去洗手。

    我妈愣了一下,马上追过来,很无助地道:“宝儿啊!这就是妈为难的原因,咱总不能就这么跟一个植物人过一辈子吧?”

    我看了看我妈那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禁好笑:“谁让你手欠呢!不跟植物人过一辈子怎么办?”

    “你干娘说了,让你们离婚,不过妈就是觉得对不起你,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弄了个二婚。”我妈叹了口气。

    我也叹了口气,并不是因为二婚,而是因为逍遥。以前逍遥象影子似的跟着我总觉得他很烦,现在不知为什么很想他,可我们现在真的是人鬼殊途。

    就目前的情况看我十有八九会跟陈叔陵守一辈子活寡,且不说我不会因为陈叔陵是植物人就离婚而伤了干娘的心,就是离了婚我又怎么可能嫁的出去?这世上还有比这四个混蛋好的男人吗?

    我妈见我叹气,转而安慰我道:“别想太多,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点点头道:“我想去看看干娘,顺便看看陵哥哥。”

    第二天,我妈和干娘陪我去了趟医院,干娘抹着眼泪跟我说:“兮兮,干娘对不起你,干娘没有娶儿媳妇的命!”

    我看看着睡在病床上的陈叔陵,眼一闭心一横对干娘道:“妈,以后别再说什么没儿媳妇的命,难不成您希望我出点什么事儿?”

    我妈和干娘都是一愣,干娘看了看我妈,对我妈说:“你没和她说离婚的事儿?”

    “说了!”我妈显然被我惊住了。

    我绕过愣住的两个人,来到陈叔陵床边,低头吻了一下他的脸颊道:“陵哥哥,你虽然不回来了,但干娘不能没有儿子,我会帮你孝顺她。”

    我直起身,帮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转身要去拿剃须刀,打算帮他刮刮胡子,就在我转身的刹那,陈叔陵抬起手抓住我的手,我惊异地转回身,发现他正看着我笑。

    我一激动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结结巴巴地喊干娘:“干娘,干娘……”

    干娘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可见到陈叔陵醒了居然跟我一样结结巴巴地喊道:“大夫,大夫……”可是光站在那儿喊,就是不动地儿。

    我妈见状赶紧出去把医生喊来,医生一通检查,折腾了差点儿两个小时医生扔下一句“明天可以出院了!”就走了,干娘喜极而泣,拉着陈叔陵的手哭开了。

    我妈在旁边劝道:“叔陵没事儿就好,咱别光顾着高兴,他这些日子没吃什么,光靠输液,快吃午饭了,咱们去买点饭菜,中午就在这里陪叔陵吃顿饭。”

    干娘被我妈拉着出去买午饭,房间里就剩下我和陈叔陵,我看了看他道:“你不该回来,刚刚你也看到了,干娘激动的差点爆血管,如果你再昏迷一次估计她会崩溃。”

    陈叔陵看了看我吃吃地笑着,我不禁有点儿生气道:“有什么事儿赶紧交代,一会儿干娘该会来了!”

    只见陈叔陵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一道红光把我包裹住,逍遥的声音从那道红光外飘进来:“是我!”

    这一声不大但足以震破我的耳膜!刚刚眼前那个人到底是谁?那道我思念逍遥产生幻觉了?

    逍遥的声音又道:“不是幻觉,我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

    我推了推那道红光道:“你真的是逍遥?先把我放出来!”

    逍遥笑道:“不行,放你出来我就得回到师兄身体里,不然根本看不到你。”

    “可是这样我看不到你啊!”

    慢慢地,红光退了,‘陈叔陵’笑吟吟的站在我面前,没错,这个人是逍遥,因为陈叔陵的脸上不会有这样的笑容。

    刚刚见到逍遥的喜悦已经被理智取代,朝逍遥吼道:“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啊,呆会儿你玩儿够了一拍屁股走了,干娘怎么办?”

    逍遥不慌不忙的作了下来,倒了杯水递给我道:“不着急,逍遥叔叔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接过杯子问:“什么办法?”

    逍遥指了指自己问我:“我是谁?”

    “逍遥!”我白了他一眼。

    “你干娘看到的是谁?”逍遥又问。

    “陵哥哥。”我突然恍然大悟道:“你是说你要霸占陵哥哥的肉身?”

    逍遥不以为意地说:“什么叫霸占?这样的话我可以帮师兄照顾父母,还可以跟我爱的人朝夕相处,你干娘也不会遭受丧子之痛,你也不用忍受相思之苦……”

    我朝他屁股就是一脚:“胡说八道,谁忍受相思之苦了?”

    陈叔陵一下栽倒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

    我的天呐,逍遥走了,如果干娘回来看到这个情景不犯心脏病才怪。

    向四周看了看,连逍遥的影子都没有,我急的冲着天花板央求道:“逍遥叔叔,你先当一会儿陵哥哥,把干娘这关过了,你那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咱们再从长计议。”

    逍遥并没离开,他显身站在门口,慢腾腾地回到屋里道:“你以为我愿意当师兄的替身?你自己也当过别人的替身,什么滋味儿不清楚吗?”

    看着逍遥又变成了活蹦乱跳的陈叔陵,我不禁笑道:“逍遥叔叔,如果陵哥哥知道你这么无耻他会不会杀了你啊?”

    逍遥瞪了我一眼道:“是我吃亏了,抱自己老婆要用师兄的手。”

    “你赚大了,不用投胎,白捡这么好一个肉身!”

    “这个肉身很好吗?连笑都不会!”

    “总比飘来飘去的鬼强吧?”

    逍遥瞪了我一眼没说话,示意我有人来了。我朝门口看去,我妈和干娘正有说有笑的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饭店服务员,提着好多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