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7章 乍到2
    ……锵!!!

    短兵再次相接,三点寒光交相映照,明明白白晕开了顾柠脸上的阴霾。

    ——这阴霾看的陆苍颜跟吸了霾一样。

    按理说,顾柠的招式,现如今的陆苍颜应当很了解的。

    当初他为了装十三,可是专门给各种配角都安了个名字吊吊似乎很有内涵的武器,而顾柠的武器便设定为可远可近的归阳刃。

    两刃碎星,一箭穿云。

    ……呵呵。

    不仅如此,他为了配合各种装十三的武器,还给武器们都顺带赠送了一波装十三的招式。而顾柠的招式就是可轻可重的雨声繁。

    变幻无端,细雨骤来。

    ……呵呵。

    麻痹当初为了给主角找trouble,如今trouble全都落自己头上了……

    虽说陆苍颜如今被迫开着联机模式,不用自己真正上阵肝。可那忽重忽轻忽急忽缓毫无节奏的打法,还是明明白白反馈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手上一阵脱力。

    ……当!!!

    说话间,又是一次看似极重却轻如鸿毛的迫刀斜劈。陆苍颜的一腔拦截用劲悉数落了空,不由整个人由着带速往前倾去。

    他神色一正,剑尖瞬间一点虚空,趁着对方虚晃后猛攻过来的真正杀招,竟是轻飘飘间借力躲过了险之又险擦来的一刀,极其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地又回了一个卷风霜过去,看上去简直淡定的不能再淡定。

    ——感谢面瘫支持,感谢大神辅助。

    这厢陆苍颜兀自在心底疯狂打call,那厢倔强青铜顾柠,便就只有看着面前的白衣青年无悲无喜无波无澜的装逼份了。

    于是顾柠忍不了了。

    他猛地收刀还腰,嘴角微挑,一点点沁出一丝冷仄仄的讥笑来。

    这讥笑来也汹汹,竟是一股脑儿破开杂音万丈,径自撞到陆苍颜的耳膜上,让他整个人内心的尬舞团瞬间被人掐了音响。

    (′-ι_-`)……卧.槽……

    Σ(゚∀゚ノ)ノ……要完……

    ——只要反派一笑,主角定要倒霉。

    而只要主角倒霉,作者一定飞升啊啊啊!!

    来不及再多想一丝,陆苍颜满头冷汗,立即下意识一个停顿拧过身去,挽苍剑斜挑就往顾柠手上刺去。

    顾柠脸上笑容顿失。他反手用归阳刃挡过陆苍颜胡劈砍来的剑刃,另只手却是浓浓聚起一团火红的灵气,化作一只缩小版的朱雀,就往地面上一个方向狠狠挥去!!!!

    下方猛地传起一阵惊呼,陆苍颜急往下方探去,就看到苍白着脸的方既白,正好出现在那一团火鸟飞往的方向,手无寸铁地呆立在原地。

    果然,哈,哈,哈。

    ……

    我去主角你躲躲啊!!!

    陆苍颜内心一片空白,只记得当年自己写文时好像并没有偷袭这一段落。

    好像干脆也没有陆苍颜跟顾柠打这一段吧???

    ——所以怪我自作主张便宜行事,男主这是要被蝴蝶掉了么?

    ——啊一本大好的种马文竟然要以这种惨烈的方式完美坑掉了么?

    ——我会被读者骂得更惨吧……

    ——如果没有主角了这本小说的存在意义是否就要被抹杀了?

    ——舒心度他喵能跌到负无穷吧……

    ——跌到负无穷后我会被系统neng死吧……

    ——死法按那傻.逼系统槽点满满的尊重原著侵权必究果然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变动吧……

    ——……那我……

    ……我……

    ……

    ——卧.槽!??我可以求个极限么!??……

    若是补丁5.0此时没掉线,想必它是会很欣慰的。

    因为,就在这主角生死关头的一瞬之间,它看好的宿主陆苍颜已然是英魂不息,烈士附体,为了挽救大纲果断关机断网,挺身而出了!!

    只见他飞转起一剑,整个人就好似那翱止顿落的惊鸿,便那么似风般拦在了那滚滚赤光咆哮而往的路上。

    如同融冰见日月现云失,那人影轰轰烈烈间,便那般点点消散在了滚滚火光之下。

    衣袂翩飞,发丝染火。

    义无反顾,万死不辞。

    不过只是为了救一个弟子。

    不过只是救下了一个弟子。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哦呀呀,”顾柠一怔,忽地阴阳怪气、打破了这一地沉寂道。

    “贵宗的山主还都真是……”

    “顾柠!!!”

    谭梦惜脸上血色尽失,骤然恨道,元婴后期的威压因这一席情绪波动爆发而出,直叫顾柠面上一白,差点没被掀下天空。

    他浑身颤抖,气得声音都变调了:

    “谭梦惜!你是想杀了我吗???”

    谭梦惜压抑着,一字一句阴冷道:“若是可以,定取你狗命!”

    顾柠大怒:“不过就是死了一个元婴期,难不成你胜寒连这点损失都受不得!!?”

    “哈,”谭梦惜冷笑,“不过一个元婴期???”

    “他是我师弟!师弟!这两个字难不成还抵不过你那狗屁元婴期吗???”

    顾柠脸都气红了:“……放肆!大吵大嚷真给仙家长面子!!”

    “我呸!到底谁不要面子!!!”

    谭梦惜冷啐一口,腰间方寸已然骤起而出,直向顾柠杀去!!

    顾柠大惊,连叫骂也顾不得了,整个人就空一个筋斗,被划破了衣口却也卸去了攻击。

    看着白皙手上渐渐渗出的血珠,顾柠脸色万般精彩。

    他骤然大骂道:“反了反了全都反了!!!谭梦惜你这贱.人婊.子……”

    ……刷!!!

    谭梦惜又是一剑飞速挂角而过,顾柠一句话被打断,脸上同样又是添了一线血淋淋的伤痕。

    他一手捂脸,一手归阳已是撕砍而上。

    谭梦惜丽色一寒,嘲然笑间正欲将这一击杀回去,从侧里却是猛地打过一柄淬寒的冰刃,瞬间打落了方寸剑上积攒的灵气。

    剑气受挫,谭梦惜脸色大变。

    她当机立断,整个人立时一个转身画弧而过,险险将自己的喉咙从归阳刃下摘了出来。

    四面惊呼激起一片,而那冰魄凝就的长棱去势不减,轻而易举入地三分,颤音铮然。

    谭梦惜步伐错乱间,拼了一口逆血才刹住了步子。

    她脸上杀气一闪而过,拿着方寸剑的右手不由往死里缩了缩。

    “……许师叔……。”

    她闭上眼睛,毫无波澜道。

    一名鸦色道袍三十左右的男子闻声转出身来。一身未能卸去的灵气余波荡漾而开,生生冰封了身边一圈枝叶草木。

    “尔等在做甚。”

    许吝秋眉头一缩,淡淡道。

    顾柠见许吝秋出来,微不可查松了口气。

    嗤笑声后,他冷冷一把抹去脸上的血迹,将双刃合回弯弓斜挎在臂弯间,便回了谭梦惜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山野村妇,毫无教养,”他收回眼角,突而嘲意道,“想必胜寒所谓六寒士,也就差不多都是这两下子吧……”

    谭梦惜寒气四溢:“大胆!!!你顾家教出的弟子,难不成都如此厚颜无.耻出言放肆……”

    “谭山主。”许吝秋冷冷一声低喝,硬是打断了女子的咬牙切齿。

    他阴沉着脸同谭梦惜递了个噤声的眼色,便极快转过身去,对着顾柠交接道:

    “柠公子,受惊了。”

    顾柠一扬下巴,毫不受许吝秋这暗地的讨好,冷冷清清阴阳怪气道:“许长老,过分了。”

    许吝秋眼神一暗,竟是回过身再度给了谭梦惜一次严厉的警告。

    谭梦惜不忿:“许师叔!!分明是他顾柠……”

    许吝秋不耐道:“谭山主!此次是顾家贵客来我胜寒致邀,这难道就是你青杏的待客之道么??……不是说淮止山主也在么?他没同你讲么……陆山主呢?”

    谭梦惜压下怒气,悲意道:“师弟他……”

    眼看顾柠脸上不耐渐显,许吝秋不欲耽搁,伸手立即打断道:“……罢了罢了,这也不算什么要紧事……那个伤人的弟子呢?……惹出这么大乱子,是想反了天吗??”

    谭梦惜隐怒,还欲再争论几句时,便看到顾柠已是狰狞笑着,如同捉小鸡般将方既白隔空摄了起来。

    毫无预兆,他竟是猛地用力一甩,便叫方既白翻滚间擦出了近十米远。

    谭梦惜气急:“顾柠!!你……”

    顾柠大笑:“我?我怎么了?”他转身,“徐长老,同是四宗之人,我教教这位小道长何为为人之道,应不算僭越吧?”

    许吝秋两袖微拢,权做旁观:“有何不可。”

    “哦呀。”顾柠清浅一笑,伸手再度将方既白提弄了起来。

    “那我就得罪了。”

    他猛地一股元婴气劲灌输过去,方既白顿时浑身一僵,长长一口鲜血便溅过了几阶白玉板!

    顾柠嫌恶地看了看。将襟上沾血的方既白随意往地上一撇,就如同扔掉一团垃圾一样。

    他远远问道:“得意否?”

    “快意否?”

    “恣意豪气年少轻狂?”

    “感觉自己很厉害是么?”

    他笑容森森,一刃瞬间划过方既白的脸颊,隔空一挑,便又将少年揪到了自己身前。

    顾柠慢走几步,蹲下身死死锁住了方既白的喉咙,毫不在意放开声音道:

    “虽说不知陆苍颜陆山主今天发什么疯,不过既然他一没替你找下场子,二没时间教你什么叫做低三下四,那就只好由我辛苦代劳,教诲几点好了。”

    他说着,手下就是重重一巴掌扇了去。

    方既白生生受了这一击,偏着头毫无表示。

    顾柠不满,又是一掌回扇了过来。

    方既白依然淡淡,一句痛哼都没有。

    于是顾柠脆弱的神经又被刺.激到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

    他状若疯狂,“还当自己对着顾桓那垃圾么??”

    方既白不语。

    “你倒是说话啊??”

    顾柠脸上狰狞闪过,一言不合,竟就这么猛地站起身来,拔出归阳刃,作势便要拼力一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