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8章 乍到3
    哐!!!!!

    一柄软剑突兀甩来,缠住刃尖往左一带。竟是在这万钧一发之际,反应神速救人一命。

    方既白脸色乍就变了。

    “洛师姐!”他一声大喝,声嘶力竭,连滚带爬就要站起身冲出去。

    顾柠脸色顿沉,一脚将方既白踏回了地面,转过脸就是批头臭骂:

    “又是什么人???一个一个都是想找死吗???”

    “手下留人。”

    一道清越的女子声音,却是不顾顾柠想要吃人般的语气,蓦地插进来。

    众人抬头去看,便见一名青衫女子如皎如月,已是迅速毅然地挡在了顾柠与方既白之间。

    “洛无鸢!!!”谭梦惜大急,忧虑地看了一眼许吝秋,就直直冲上前去想要把人拉回来。

    洛无鸢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就是因为顾桓出言不敬,方师弟才气不过出手教训了他一番,他自己道行不够输了阵,难道也算是我胜寒弟子的不是吗?”

    顾柠脸上青白交加,伸手就要同对洛无鸢施压。

    谭梦惜急忙一剑卸去了顾柠的力道。

    她用灵力揪住洛无鸢的胳膊,死命就要把人拉出顾柠的攻击范围:

    “你还嫌青杏不多事吗??快给我回来!!”

    洛无鸢美得惊心动魄的脸上一派决绝,竟是用不过筑基巅峰的修为挣脱了谭梦惜的桎梏。

    “谁都不许动他!!”平日里如同高岭之花的女子,此时竟是孤贽执拗如斯,死死挡在了方既白身前。

    “既然他没错,那就不应当受此惩罚!!”

    方既白瞳光已是有些涣散了,他一遍遍重复道:“洛师姐!洛师姐!!!……我不是叫你别跟来吗???”

    洛无鸢回头,给了他一个冰凉而温柔的笑。

    方既白眼底的疯狂更甚了。

    顾柠手上滚滚灼华突得凝聚,竟是趁着所有人议论纷纷之际,毫无预兆地再度出了手!!

    “既然也有你的份,那就一同去死吧!!!”

    全场再度惊呼顿起,谭梦惜眼中一派仓皇,大吼一声“不”便已经脱身而上,想要把人都救回来。

    ——却是太晚了。

    她心中冰如冷水,心跳都仿佛静止在了那一刻。

    ——洛无鸢绝不能死!!绝不能死!!

    ……都是方既白这小杂种的错!!!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事情怎会闹到这种地步!!!

    ——既然救不回两人,那就舍一个好了!!

    她心念急转,眼底冰冷与杀机一闪而过,竟是直接用剑气将站位靠后的方既白朝前一抽,生生把人推到了洛无鸢身前!!

    洛无鸢不可思议道:“……师尊!!”

    谭梦惜一声大吼:“还干愣着做什么?给本座回来!!!”

    洛无鸢还想再挣扎着将方既白摘到身后,谭梦惜已是咬牙切齿将她打出了十余米远。

    此时,攻击已至。

    ……轰!!!

    一阵热浪层层叠卷而起,纹裂了方圆百米的玉砖。

    一道影子却是突兀之间拼死插了进来。

    方既白眼底一缩,默默收回了暗中运作的右手。

    于是乎,现在的场景就是——

    陆苍颜站在风尖浪口,挡在可怜可悲的弱鸡男主跟前,狂霸酷炫拽地捂着心口,暗中麻买皮一口一个。

    卧.槽就能不能叫他好好当一个为救人英勇就义的典型正面形象啊?

    卧.槽就能不能叫他好好退出镜头吃一盒便当啊?

    知道当他一睁眼就看到谭梦惜一剑拐子将男主抽出女主的□□下,他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吗???

    卧.槽吓得本宝宝差点现场《呐喊》了啊啊啊!!

    “哟,没死啊?”

    顾柠眼梢的泪痣一颤,眼睛眯得很危险。

    陆苍颜虽说外壳还是一副光风霁月随时奉陪的凛冽模样,但内心的跑马依旧片刻不停。

    ……其实我也挺想死一死的啊哈哈……不过就算我真死了都能被你们吓活了好吧??

    他自给自足呵呵两声,默默摆正了手里的挽苍剑。

    顾柠脸色一沉:“滚!!”

    陆苍颜站着不动。

    ——这敢走吗?啊?这能走吗?

    ……先不说你叫我滚我就滚,那我多没有面子,光是冲你这一副拆骨扒皮的态势,我一走你干脆就能就能叫这世界game over吧???

    所以,为了仙侠世界的和平,为了黎民苍生的安逸,这锅,我是不得不背了!!!

    就在陆苍颜依然在此不吐不快之时,一旁的许吝秋却是眉脚一缩,不思议道::“陆山主?”

    陆苍颜颤巍巍回过头,给了许大长老一个脆弱凋零的浅笑。

    仁兄,你可算看见我了。

    “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的??”他一掀袍角,冷冷斥道。

    “还不赶紧跟谭山主回来!!莫不是你这当师长的也欲包庇这重罪之徒吗??”

    谭梦惜却是两手锁着刚暗出口气就要冲回来的洛无鸢,神色淡淡道:“徐师叔,青杏此次款待有失,我着实无颜面见诸位,还请告退。”

    洛无鸢急急挣扎着:“师尊……你!!”

    许吝秋松了口气,自觉少一个执拗的也算安慰:“你知晓就好,以后管教严些。”

    他摆摆手:“此处也无谭山主之事了,连带之失容后再议,山主妙手回春,还是先去看看桓公子吧。”

    谭梦惜僵硬地一点头,拉着女主转身就要走。

    陆苍颜看见方既白小心翼翼缓了口气。

    ……死种马!!!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刚刚还跟我为了个月见草小心翼翼危言危行来着,这转头就又换了个让你忧心的朱砂痣是吧??

    第一次发现你的爱情竟是如此廉价!!

    —— 必须响应国家号召!响应净网行动!!就按你这“我究竟有几个好妹妹”的花心性子!!我就算再救你八十次都把你救不回来吧啊啊啊!!!

    “站住!!本公子准你们走了吗??”

    顾柠猫着嗓子懒懒一声道,手中归阳刃对天一划,四面瞬间就围上来一群身着苍墨色长袍的顾家人来。

    他竟是趁众人僵持之际,把帮手悉数唤来了。

    谭梦惜脸色青白交加:“顾柠!!你当自己是在哪?”

    顾柠看了许吝秋一眼,许吝秋便接口道:“不过不得已之计,谭山主多加包涵。”

    谭梦惜大气:“许师叔!!!他顾柠不过一介外人!!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许吝秋干冷麻木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眼睛一吊就翻脸道:“什么外人不外人!!大家□□正道,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你……!”谭梦惜大气,拂袖转身就走。

    四面顾家人立时围堵锁死了去路。

    顾柠慢吞吞踱着步子走向胜寒一行,脸上表情似笑非笑:“不过给个交代罢了,大家何必闹这么僵。”

    许吝秋颔首道:“我两宗素有姻亲,说来也是情分不少,此次顾桓之事确是我胜寒招待不周,赔罪是应当的。”

    谭梦惜仗剑长立,声音冰寒:“你说怎么赔。”

    顾柠手底翻过一面淡青的光碟,眼底飞速略过行行讯息。

    他一笑,温良道:“算你们便宜,我那没出息的弟弟性子软懦,只叫你这洛姓女弟子嫁去给他做个填房,再把这英雄救美的小道长废了修为,便作罢了。”

    陆苍颜看到,方既白的脸又一次煞白。

    谭梦惜斥道:“绝无可能!!我的弟子还没那么好揉搓!!”

    顾柠道:“那谭山主是打算不给交代了??”

    周围的顾家人缓缓前逼了一步。

    感受着人群里隐隐约约的一道高阶气息,谭梦惜脸色数变,咬牙切齿间却也不敢发作。

    “别叫我来硬的。”顾柠一扬手,一名看上去五十上下、佝偻着背的刀疤脸老者便从人群里闪烁出来。

    他浑身死气沉沉,散发出的气势却是凌厉之至,正是那唯一一名化神。

    “余老。”顾柠眼底戾色一顺而过,那老头咳嗽一声,干枯黑瘦的手便向着谭梦惜师徒一把抓过!!

    谭梦惜浑身僵直,不敢大意,心神瞬间收敛,收回腰间的方寸便刷然亮剑而起!!

    那被叫做余老的老头桀桀怪笑两声,枯手一个倒翻,看不清动作便一把拿住了谭梦惜的剑身,向下一压便又探出另一只手来,直向谭梦惜两眼掏去!!

    哐!!!

    陆苍颜着实看不下去,同样展剑顿起。那余老头也不回,探向谭梦惜的手飞速倒撤,便拿捏住了挽苍,朝后一带便同样轻松写意化整为零。

    他一舔干裂的嘴唇,嘿然笑道:“什么胜寒,嘿嘿……竟是连我个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老骨头都扛不住……”

    谭梦惜沉蕴,方寸再度绽出一抹凌冽的光华刺杀而去。

    方既白趁机敲开系统,一通乱翻找出了挂机模式。

    “……叮咚。

    确认开启挂机模式?”

    陆苍颜心内三连:“确认确认确认!!”

    “声纹确认,挂机开启,正在联机……”

    余老两手作鹰爪状,一推一挪便让开了谭梦惜的细剑。

    “联机25%……”

    “桀桀桀!!!小丫头出剑还蛮狠的嘛!!”

    他一指弹在谭梦惜的方寸上,直让那如水的剑身颤抖哀鸣。

    “联机50%……”

    将方寸往侧一拽,那余老脸上挂过一丝阴翳的干笑,伸手便将突兀间窜长了半尺的花白指甲,直直朝谭梦惜丹田剜去!!

    “……联机1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