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16章 跋城2
    于是等到众人七手八脚救人靠岸停脚打理一连串事毕。

    孙小姐陆苍颜,孙大少楚彦轻,落汤鸡司徒跃,以及一众服饰整齐的司徒家弟子就终于在伙计们只针对陆苍颜的感激涕零声中默默上了岸。

    楚彦轻今儿个一整天都跟吃了□□包一样。

    此时此刻,看着陆苍颜头上的纱帽,他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气火攻心道:“摘了摘了!!”

    陆苍颜撇撇嘴,自觉不应跟问题青年计较,便顺手掀了纱帽。

    那头司徒跃可是没见过陆苍颜尊容的。好奇之下,他竟是冻得哆哆嗦嗦之余还不忘瞅陆苍颜一眼。

    这一看震撼比较大。众人只见他眼角一僵,嘴角一抽,终归还是没能忍住低声嘟哝道:“女扮男装还像回事。”

    他随即又目光下挪看了看陆苍颜胸前,刹那眸底鄙夷十分明显。

    陆苍颜:……我招谁惹谁了!!

    他也懒得解释,将纱帽往须弥风露存里一扔,就瞬间切换到了正色上道:“……这是到哪了?”

    这一番话自然是对着楚彦轻讲。玄衣青年不动声色往前走了几步,继续坏脾气:“我怎么知道到了哪。”

    陆苍颜诧然:“你不知道?不是一直你带路吗?”

    楚彦轻修长的手指在背后猛攥成拳,青筋直跳:“……带劳什子路!!只要不被顾……

    ……所以还不是四处瞎走!!”

    陆苍颜惊了。

    感情他一直跟着个路痴在千里大逃杀??!

    他是不是要感谢楚彦轻起码没有带路带回胜寒宗去??!

    显然暴露了一个呆萌属性叫楚彦轻更加暴躁,他转过身,黑着脸就朝那一堆鸡仔似的司徒门人问道:“你们谁知道这是到哪了??”

    一个还算平稳的声音接口道:“看不出特征……总归不是我们回来的饶州。”

    陆苍颜闻声望去,就见鸦青劲衫的弟子中缓缓站出了一个带些病容的青年。

    陆苍颜觉着他的神态样貌有点熟悉。

    “你是?”

    那青年一脸平静,不卑不亢道:“孟简重。”

    ——果然!!

    陆苍颜一句了然,对这个未来黑化男主为数不多的同盟稍稍上了点心。

    他敲开系统,得意洋洋道:“捕捉到孟简重一只,看现在魔王不过十七的样子,那这位仁兄应该也就二十五吧?”

    系统对于自己被强制下线仍有些耿耿于怀,干巴巴道:“等他四十多了大大就轮你玩完了。”

    陆苍颜一噎,内心偌大的沧桑感又被唤了起来。

    ——这一切到底怪谁啊艹!!不提这档子会死吗???

    他平静脸再一次关掉补丁,紧赶几步追上楚彦轻,低声问道:“这次你打算住哪?”

    “什么?”楚彦轻恶里恶气道。

    陆苍颜尴尬:“带这么多人……再住那种地方会不会……而且这里估摸着顾家……”

    楚彦轻一挑好看的眉头,突得心情好似宽泛了些:“防患未然,总该懂得吧?”

    “呃……”

    ——难道真要带不过十七的魔头去青楼?他被嘲笑了然后怪罪到咱们身上怎么办???

    楚彦轻状似愉悦绽然一笑,伸手抛给孟重简一钿银元,还算客气道:“栓着你们主子的宠物自己找地方住吧,别弄死了。”

    司徒跃惊觉:“那我怎么办??”

    楚彦轻一把揪住司徒跃的后领,带着他就往大道走:“自然跟着我兄妹二人了,难不成这位公子爷害怕不是?”

    司徒跃徒然挣扎两下,突然伸手指着孟简重道:“叫他跟着!!否则别怪本少爷不客气!!”

    楚彦轻一把把他扔到地上:“不客气?一群辟谷一个筑基能对我怎么不客气??”

    他冷冷一笑,径自前走。

    陆苍颜目送走路痴楚,就见司徒跃眼底翻江倒海间,还是碍于强压咬紧牙关跟着前去。

    他猛地回头杀气盎然看了孟简重一眼,青年低着头,将细软交付旁人,便默然跟了上去。

    心底不由给孟简重点蜡的陆苍颜:……

    因为楚彦轻的住宿目标是楚馆青楼,而陆苍颜又打死不肯白天过去,四人便只能在这城里一通乱转。

    走了一街又一街,陆苍颜有些惊呆,没想到随便靠了个城市,就是如此一座天大的繁都!!

    因着地处中部,此城既揉着北方的大气磅礴,又沾着南处的精致华丽,打眼看去真是亮瞎狗眼。

    靖河水在这城被引了内外两道银带出来,沿水街肆华灯,异彩纷呈,好不热闹明快。

    陆苍颜只想四面好好极尽观望,但端着身份的他却又只能表现出一副不慕繁华冷淡平静的架子,此时内心怎一个累字了得。

    于是在走到一家酒楼底下时,陆苍颜停脚了。

    司徒跃的声音恰巧荡过来:“吃饭吃饭!!你们是想饿死我不成??”

    陆苍颜内心一赞“好助攻!”顿时用一个妹子应当的温柔与体贴对楚彦轻道:“他也不过小孩子,总该吃饱。”

    楚彦轻眼角一抽,上上下下看了陆苍颜一遍,终于还是熬不过两道一冷一热的灼灼目光,抬脚率先进了酒楼。

    立即有勤快的跑堂跟过来道:“四位公子想吃些什么?要大堂还是上房?”

    司徒跃明显是想进上房,可惜楚彦轻更快,吩咐把茶水布到大堂临窗的长桌上。

    跑堂的答应一声,手脚麻利引着众人坐了过去,便得楚彦轻点选布菜去了。

    陆苍颜终于得空休息一番,一时间好不轻松快活。

    他乐呵呵拿起茶水呷了口,结果只觉一嘴子黄连干苦的味道,只得装逼一半就尴尬放了下来。

    幸好没人注意到他的动作。一旁司徒跃显然不怕两人,又嫌弃又无奈间自顾自喝干了茶水,便蹙着眉头问道:“你们真是兄妹?长得一点都不像。”

    楚彦轻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不说话。

    陆苍颜只得硬着头皮答道:“我孙言是嫡女他孙衍是我庶兄,长得不像也不奇怪。”

    楚彦轻猛地回头:“……你!”

    司徒跃脸色明显不大好:“……一个庶子?你们是哪个孙家!!果真好大的胆子!!”

    陆苍颜呵呵一笑不做声,恰好第一道炸酥鱼已经摆上了桌,立即吟吟抬筷就往楚彦轻碗里夹了一大块。

    楚彦轻黑着脸:“我不吃这个!!”

    陆苍颜用一种由不得你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一筷子将鱼捅进了他嘴里。

    ——嘿!!不爱吃鱼的设定不是!不爱吃鱼还点鱼!!让你再在你爸爸跟前占便宜!!

    楚彦轻脸色一变,冷汗涔涔,立即用手捂住了嘴角,砰地站起身冲出去了。

    陆苍颜洋洋得意,扔了筷子往椅子上一靠,不顾身边另俩俘虏的表情,自听周边人聊天去了。

    ——论一个看过《伪x者》《悬x》《胭x》《旗x》以及《潜x》的写手的素养。

    ……

    旁边一桌明显坐着一堆文化人,吃饭都文绉绉的。

    “……霍兄,听闻你此次大考同进士哪,恭喜恭喜。”

    “……哪有的事……不过一篇拙文,恰巧入了主考的眼,殿上对答恰又逢是好回的题目……”

    “哎……客气做什么……咱们绵州一行也就霍兄有可能一飞冲天了。”

    “哈哈,少年英杰莫过于此,未来还待提携啊哈哈……”

    陆苍颜听不出什么,便转过身去笑问道:“敢问几位,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那对酒斟饮官话一套的四人转过身去,显然都被陆苍颜周身气派惊了一跳。

    正对的那年长些的接话:“……此处是尊城,不知……您……”

    他支吾了半天竟是找不到词来称呼对方。

    陆苍颜检索了一下《不疯魔》大纲,发现自己好像完全没提过这地方,不免有些失望,微微颔首权当谢意了。

    ——自己没提过那男女主肯定也没从这里经过了,那岂不是离攸都还有段距离?

    陆苍颜犹在此兀自失落,那边被打搅了的四人显然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神,不免又聊起其他风俗打诨了。

    “……咳咳……子岚是第一次来尊城吧?那曲水流觞定是没去过吧?”

    “……久闻雅名,听得那里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红袖添香极是风流呐……”

    “哈哈……年轻人去凑凑热闹也好,美人伴侧也是妙事一桩不是?说不得诗兴大发吟作两手还可得那儿的姑娘弹上半月,名头博得了,雅号也博得了。”

    陆苍颜嘴角一抽,为此地读书人的豪气感到由衷的佩服。

    此时桌上的菜已然上了大半,见楚彦轻还没有回来,而司徒跃端着的矜持与傲气也已经被那花花绿绿一堆美食打击得七零八落,陆苍颜于是用筷子轻敲碗沿,道:“饿了就吃,少不得一路上有时要挨饿。”

    司徒跃收回了巴巴的目光,恨恨剜了陆苍颜一眼,便抽起筷子就着小碗就是一大块回锅肉。

    陆苍颜表面遗世独立内心内牛满面地看着对方颤悠悠将肉块吞进嘴里,真的很想也来一块。

    ——当了元婴修士就不能吃饭了吗??揣着架子活得不累吗陆大佬???

    “呸呸呸!!!什么鬼东西!!!”

    陆苍颜一句悲叹还绕在脑海,那边司徒跃却是已然脸色一变,撇了筷子横眉冷对。

    ……看看人家,一看就是常年吃着米其林五星级别美食被养叼的典范。

    典范再一扔小碗,就着绢帕擦了擦嘴就恶狠狠看着陆苍颜。

    “……此地比不得贵家的黄金窝,能吃还是吃些为妙。”

    陆苍颜微坐正身子,摆了个贴合的笑容颤巍巍安抚道。

    司徒跃不忿:“呸!!嚼蜡都比这有味道!!你们果真就是拿我撒气不成???”

    他这句话声音比较大,四周桌边的客人纷纷都转过头来看。

    那先前被陆苍颜搭话一桌的左座年青人一拍折扇,微摇说道:“这位小公子好生嘴刁,萃八方即使不算尊城里最出挑的酒楼,约摸也能占上一段江山了。”

    司徒跃眉头跳动,赤霄在腰间嗡鸣作响。

    陆苍颜不敢叫这位祖宗在麻瓜面前亮招子,立即抬手打断他的灵力并转头问道:“那不知何处饭菜最为可口?”

    右座的白面文生道:“刚不是说到曲水流觞了?那儿的菜品都是极精致的。”

    陆苍颜嘴角一歪:感情这年代高标准消费也玩一条龙啊?

    左侧那青年缓缓一笑,继续饶有兴致道:

    “而且听闻,今夜梅子酒的四仙之一可是要被赎身娶了呢。”

    背着陆苍颜坐的白袍年轻人奇道:“……此事从未听说,四仙哪位?”

    摇扇青年答:“便是素广仙了。”

    正座的长须儒士道:“啊,原得是那位,倒是好福气,早早赎了身。”

    “是啊是啊……而且这事儿之所以沸沸扬扬,不仅是因为被赎身的是四仙之一……要真论起来,替她赎身那位才真真是叫人瞩目呢。”摇扇青年一合扇面,半直起身子笑道。

    文生道:“听闻是本次探花?”

    “确是那位公子。”青年颔首。

    “萧瑾思?”白衣青年一惊,“怪不得你们这般热闹着要去曲水流觞看看。”

    陆苍颜也听不来谁跟谁的,不由好奇问道:“他很有名?”

    白衣青年转过身,无可奈何地笑道:“……可能对您来说算不得什么,此人文韬武略均作上等,相貌好,又赚得一份好前途,小姐们都拿他做梦中情人的。”

    左侧进而插嘴:“不就你那宝贝妹妹迷他迷得死去活来,看看你这番话说的。人家在朝中也是极有名的好吧?”

    白衣青年讷讷:“也是家妹任性,都叫我宠坏了,上次当着晋初你的面都能喊出非萧君不嫁的话,她以后还要不要出门了……”

    “……咳咳。”正座的年长者轻轻一咳,有些尴尬:

    “年轻人话多,几句就跑题……这位萧念萧瑾思,当初一篇《上游都》惊才绝艳,近日写的《连城赋》不过一两日功夫也是名满全城了……那文章写的是真好,如今只不过时日尚短,所以才是只有尊城知晓的多,哪怕如此,听闻曲水流觞那边已有阁馆配上曲谱叫清倌弹唱了。”

    “传闻这《连城赋》便是给那素广仙写的,惊鸿一笑,笑倾连城哪。”左座笑嘻嘻插嘴,进而摇头晃脑佯作陶醉道:

    “笑兮不见我忧,盼兮不见我愁,连城婉婉兮踏歌,倾心不过回眸。”

    陆苍颜通地一声站起来。

    那一桌四人连带司徒跃孟重简都是一脸莫名其妙。

    陆苍颜暗暗擦去冷汗,艰难一笑道:“……没什么……去看看家兄怎么还没回来。”

    “啊……刚刚黑衫那位么?好像看着出了门的。”

    “……多谢。”

    陆苍颜僵着脖子拉起司徒跃便朝门口走去,一出大门就撒丫子跑了起来。

    ——他喵的这不是那位“水妖娘娘”念的那句么??这是要牵扯到作者未曾写出但依旧存在的神马惊天大案的意思么??

    ——qiao!!!!楚太太酷爱回来保护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