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22章 患难4
    一名看着五十上下的老妇人从隔间钻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冯昭红着眼往里冲的样子。

    “阿六?”她匆忙喊道,“这是怎么了,又被欺负了?”

    冯昭刹住步子,诧异道:“妈妈你没事啊?……屋里怎么这么大药味?我还以为……”

    冯岁莲脸上一松气,双手在围裙上一抹就拉过冯昭道:“就你想得多,今天楼里不是又送来一批孩子嘛……其中一个病的实在重,二姑姑便交给我,叫带回来先养养了。”

    冯昭不满道:“又有一批进来?”

    冯岁莲无奈:“在梅子酒里,若是上不了五楼,说到底还不就是那些官老爷的消耗品……阿六也是个聪明的,等阿妈攒下碎钱了,便送你去院口上女学,日后一定要干干净净的,别再在这种地方打杂了。”

    冯家二人聊了半天,冯昭才想起门外还站着两个人,不由亮了眼睛笑着道:“不说这些了……妈妈,今天我可是带了客人回来的。”

    冯岁莲笑:“就你这脾气还能认识下别人?”

    听着屋内两道脚步声逐渐逼过来,完全一心刷任务,根本没考虑跟来怪不怪的陆苍颜这才觉着尴尬了。

    于是在大门拉开的那一瞬间,他就一把把方既白推了过去。

    陆苍颜面色淡淡,颔首示意道:“小辈非要来朋友家坐坐,叨扰了。”

    方既白被出其不意的出卖弄得脸色极难看,终究还是顾及状况抬脸问了安。

    冯岁莲愣住,看了看小的再瞅了瞅大的,这才羞惭道:“……家里实在邋遢的紧,两位……”

    她拽了拽冯昭的衣服,眼底满是责怪。

    冯昭于是不虞道:“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嘛!!我能看得上那种嫌贫爱富的骚包做朋友吗??人家既然跟来了就说明不在乎啊……快去把桂花糕拿出来,昨儿答应给我做的不会忘了吧?”

    冯岁莲眼底颇为窘迫,赶忙转过头赔笑道:“从小野着长大,给二位添麻烦了。”

    陆苍颜一笑:“算不了什么,小姑娘天性天真,倒是我们不告而来惭愧了。”

    几人客套几句终于进了屋,冯岁莲急忙拿出几件发白的长布往椅上一铺,仔仔细细掸过才肯叫二人坐下。

    她歉意道:“实在不巧,因为照顾病人耽搁了,糕点还没蒸上,恐怕需要等等了……”

    陆苍颜本就对于幻境内的食物无甚好感,巴不得这句,于是也不觉得有什么,还好自疏导了她一番。

    冯岁莲于是吩咐冯昭照顾好客人,转身便进了厨房。

    而这一边,陆苍颜看着冯岁莲捣鼓起灶台,心中莫名就想起了种马男主必备的撩妹金手指,自觉刷好感度的时间又到了:

    “听闻你食物做得不错?”

    方既白本来正垂着头思索旧事,此刻冷不丁听到有人说话,不免怔了怔才反应过来。

    他看着青年沉在昏黄灯光的半面容颜,心中一冰,不动声色道:“……师尊从何听说。”

    冯昭坐在一旁嗑着瓜子,没好气道:“就他那一副金金贵贵黑心黑肺的模样,饭能做得出就怪了。”

    眼瞅着自家男主闻言垂头不语,陆苍颜就感觉心底咯噔一声。

    ——他咋忘了方既白这一手好饭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要不是在原陆苍颜的无声示意下,他能吃不上饭不得已自己动手么???

    ——这算是回忆杀吧???啊啊啊啊果然还是赶快做些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啊啊啊!!!要不然搞不好真就被杀了啊啊啊啊!!!

    自觉莫名戳到死点的陆苍颜浑身尬癌发作。

    作为补救,他一脸决绝义无反顾,立即就掐起桌子上刚刚还遭自己冷落的点心,直接就往方既白嘴里送去!!

    而一侧方既白本来还闻言兀自冷笑着。

    陆苍颜此人注重虚名道貌岸然,不挑明说了他便权做不知,但此刻自己一副明显有口难言的模样,他绝对就不可能放任手下那些贱.人敲磨自己了。

    思及此他目光愈发凉薄深寒 ,正待他准备调整好表情继续牟取利益时,一块冰凉的点心便被死死塞进了他的嘴里。

    他神色大变便要把东西吐出去,可那只手却硬是不放过他,趁着他抬头的一瞬间就把点心抖进了他喉咙里。

    方既白脸色黑白交加,竟是忘了眼神便猛地完全抬起头来,整个人被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冯昭还在一边说风凉话:“就说是金贵大的,啧啧,看着竟是连我家的点心都吃不下去。”

    ——这哪是金贵啊!!!……我咋忘了凭空捏出来的食物味同嚼蜡啊啊啊啊啊!!!!

    陆苍颜这次真是被吓了个魂飞魄散。他整个人一个箭步冲将过去刚打算扶起对方,却一眼就撞进了方既白未收的阴翳如海的目光。

    他一哆嗦间立即松了手,整个人不由后退几步,直接带翻了旁边摞着的陶土壶。

    “……方既白?”陆苍颜试探出声,差点没被那个眼神吓cry。

    方既白一面被噎得难受,一面心底咯噔间明白自己眼神暴露了。

    他内里一沉,同样往后快退几步,眸子往打翻的水壶上一转示意,随即便转过身往对里虚掩着门的房间冲去。

    冯昭在一边喊道:

    “诶!!旁边还有一壶水啊!!”

    方既白充耳未闻,阖上房门对着门板便暗自垂眸。

    他眼底有千般诡谲澎湃,自叹一句失策 ,不免思索起来这说不得就是姓陆的的试探。

    他眼中深色更重。

    ——看来计划可能要加速了。

    “是……谁?”一道微弱的呢喃突得从身后传来,方既白混身一震,在一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里转过了身。

    ……

    ——砰!!!!!

    房内突兀传出的混乱直直让屋外两人傻了眼,陆苍颜倏得冲过去,一把拉开了大门。

    “方既白??”

    冯昭举着烛台紧随其后,摇晃的光源下,陆苍颜便看到方既白抽出佩剑半跪于内,明显扼着什么人的喉咙。

    冯昭大叫:“你做什么啊??还不快下来!!!”

    冯岁莲也闻声匆匆赶来,看到此憔悴的脸上满是恐慌:

    “这位……公子!!别……别……”

    陆苍颜快走一步挑开方既白的长剑,便见床上此刻正蜷着一名形容枯槁的女子。

    ——苏幸!!!???

    他猛地一震,提起方既白就往后退去。

    本来设想中女子的狞笑与漫飞的黑线俱是未尝出现,女子在被提走了重压之后便是爬在床头一阵干呕,生生拗出了一地的血迹。

    “你究竟做什么???杀人放火啊???”

    冯昭大怒,挤开方既白就往苏幸那里靠去,坐在床头帮忙顺气。

    陆苍颜搂住方既白的肩膀。对方懵怔了片刻,纠结间也是伸手同样环住了那偏瘦的腰身。

    陆苍颜看着整颗头都快埋进他外衫的一团,一面手忙脚乱让开伤口,一面反手将他拍了拍安抚:

    “到底怎么了?你认识她?”

    方既白自是没漏掉陆苍颜在看到苏幸时同样泄出的紧张,他反问道:

    “师尊……见过那个人?”

    陆苍颜噎了噎,在吓到小孩子和和盘托出之间摇摆了一阵:

    “……她……就是破阵的关键。”

    方既白眉头一舒:“……是傀儡?”

    陆苍颜道:“……不知,不过不必担心,先静观其变,总之我们……”

    两人打太极间,那边极为凄惨的苏幸已然止住咳嗽缓过了劲来。

    只见她虚虚靠在床头,一双因为干瘦而显得极大的眼睛毫无神采。

    方既白微皱眉头,趁着陆苍颜闻声松手的刹那闪身而出,站到了他身后。

    床头冯岁莲递过净布帮苏幸理了理嘴角的血迹,颇有些不知所措:

    “……姑娘可有好点?”

    苏幸怔怔抬头,用极哑的声音问道:“……我……是……在哪?”

    冯岁莲道:“你病得太重被我带回来养身子……哎呀姑娘还是赶紧躺下来吧……吐了这么多血,果然还是叫个郎中来看看吧。”

    苏幸无力地摇摇头,被冯岁莲架着重新躺倒在床。

    她半掩着眼睛继续问:“我是……被……卖了吗?”

    冯岁莲说:“姑娘就别管这些了……总归不会放着你不管的……阿六!”

    她转头唤道。

    “你去跟二姑姑说一声,还是请个郎中吧!”

    冯昭凶狠瞪了方既白一眼,哼一声便跑出去了。

    由于是剧情,所以真正的岐黄之术对这些傀儡也是没有作用的,陆苍颜只能带着方既白站在一边,眼看着不一会儿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带着一个老头悠悠进了屋门。

    那妇人一脸嫌弃地用手掩了口鼻,没好气道:“你快些看,怎么这些天全是这种找事的烂货。”

    那老头唯唯诺诺应一声,放下药箱,也不避讳什么就直接上手号了脉。

    他转头对那对襟金钏的妇人道:“二娘,这丫头看来是伤了心肺啊,不太好调养……”

    云二娘啐了一口:“晦气,能吊条命就吊着,半月后就叫她赶紧接客去,别浪费了我三块碎银。”

    冯岁莲急慌慌跟上去,脸上颇有些不忍:“二姑姑,这不大好吧……她伤的这么重,进了楼也做不得什么,不如还是把人放了,也算积德……”

    啪!!!

    云二娘反手就是一巴掌,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冰寒:

    “积德?我留下她给她份工作叫她活着就已经是积德了……买她不花我的钱么?放了放了!我的损失谁来赔啊??”

    冯昭气了:“哎,好好说话,你怎么能打人啊??”

    看着自己妈妈被打,她急急赶到云二娘跟前,一把就拽住了对方高高扬起的手。

    “嘿!小贱.人!!别给脸不当脸!!!”

    云二娘气急败坏,一把揪起冯昭的头发便要把人往桌角上撞去。

    ——哪怕知道只是傀儡在走剧情,这场面哥也看不下去啊啊!!!

    陆苍颜大感头疼,只得一步跟过去,伸手挡在揪打的二人之间,把冯昭直接摘了出来。

    云二娘黑着脸转过身,看到挡架之人后先是一震,随即更是怒火中烧。

    “好啊冯阿六!你有胆啊!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往我梅子酒的地带里带!!!别家阁的下作人你都当客人请着哪!!”

    冯昭脸红脖子粗:“你你你……你胡乱说些什么!!!脑子里成天恶心吧唧的还当别人跟你一样啊!!!”

    云二娘理直气壮:“就你嘴里一套套骂街骂的漂亮,小畜生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番!!!”

    陆苍颜无奈道:“还有病人在屋里,二位……”

    云二娘尖叫:“你少跟我说话!!!不干不净的谁知道被多少人糟践过!!!”

    陆苍颜脸都黑了:“我不是……”

    “呸!!!哪个不都说自己不是!!!不是不是那你跟这小混账一家厮混什么!!!”

    ……

    几人正在这吵得热火朝天,屋外却是突得响起一阵坍倒毁坏的声音。

    陆苍颜急忙喊道:“有人来了!!”

    云二娘管都不管这明显不对劲的状况,上手就往陆苍颜脸上挠:“来就来!!!姑姑我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

    ——真是说也说不通。

    陆苍颜无奈,不想跟个假人一般见识而打算让让之时,房门却是扑通一声就被踹了个四分五裂。

    一道黑色的人影飞掠而过,不由分说一把就钳住了云二娘的胳膊。

    ——如此标准的身法,如此熟悉的装束……

    陆苍颜的脸在看清来人之时就更黑了:

    “楚……!!!”

    楚彦轻顺了口气,容色比云二娘还难看,生生打断了陆苍颜的大呼小叫:

    “你去哪了!!!”

    云二娘于是作势喊道:“还说不是干那行当的!!!你上头那位都来了!!!”

    陆苍颜崩溃:“都说了不是了!”

    楚彦轻道:“什么上面?”

    陆苍颜直直就把人往边上推:“没什么没什么就是……”

    云二娘挤眉弄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是谁厉害谁在上头喽!”

    楚彦轻朗目一舒,嘴角挑起笑意:“那自然我比他强上一筹。”

    陆苍颜一拳砸在楚彦轻腰口,对方浑身一僵,扶了把墙才没当众跪地上。

    他满脸忿忿:“你……!!!”

    陆苍颜给他狠狠使了个眼色,对着一旁呆滞的冯昭急忙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位其实是我……”

    “这……是贱内。”楚彦轻突然插嘴,声音端的是咬牙切齿痛快淋漓。

    ——妈耶大哥你饶了我吧!!!!

    方既白原本一脸的平静终于绷不住了,小小声说了个:“什么……?”

    陆苍颜恨剜了方既白一眼,看到对方闭了嘴,便赶忙转过头给楚彦轻摆出一副可怜模样。

    楚彦轻心情似乎好了些,于是给他传音道:“……怎么,师兄这下知道什么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了吧。”

    陆苍颜:……

    ——哎哟不就是叫你当了个庶子嘛!!!又不是真的激动什么!!!你叫我扮孙小姐我都没这么大反应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