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23章 梅酒1
    云二娘脸上鄙夷十分明显,扭着眉头环顾一圈,终于还是冷哼着迈出了房门:

    “管你们如今做什么,半月后反正我定要在梅雨苑看见她。”

    她招呼一声,带着那老头头也不回便走了。

    冯昭立即迈过一地的门板碎渣,捂着冯岁莲的脸心疼道:“妈妈……”

    冯昭摇摇头,擦去嘴角的血迹,对着陆苍颜一行便是连连道歉:“……二姑姑一直就这个脾气,倒是连累诸位了。”

    陆苍颜现在实在不想说话,反而楚彦轻一副睥睨的姿态:“世上多小人,要是各个都值得我生气,我哪还能活到如今。”

    他言辞一落,目光便毫无遮拦死死锁着方既白。

    方既白只得挪过去,小声叫道:“师叔。”

    楚彦轻不睬他,一脸凛厉的传音陆苍颜:“还杵在这做什么,想一辈子困这么?”

    陆苍颜呵呵两声,同样挪到楚彦轻身边,在对方一脸防备的表情下勾过对方脖子咬耳朵:

    “……实不相瞒,我现在灵力被锁,也只能杵这了。”

    楚彦轻将信将疑,捉过他搭肩头的手探了探。

    “罹玄散?”他面色一变,“你何时招惹临邛的人了???”

    陆苍颜一甩手:“就是咱们扣下的那一群人呗 ,之前和布置这鬼城的鬼修撞上了,他们一动手被我看出了端倪,这不杀人灭口啊。”

    楚彦轻道:“所以刚刚那波动是你们在动手?那鬼修修为如何?”

    陆苍颜继续拍拍他肩头:“总之不是师弟你这小身板消受的起的,放弃吧。”

    楚彦轻眼角一抽,继续低声道:“……姓方那……方既白怎么在这?”

    陆苍颜忍住吐槽的冲动白,嘴角一抽道:“还不是他笨!!别人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还好碰上我了,不然死都够他死几回!!!”

    楚彦轻不置可否,见陆苍颜又转头去看苏幸,眉头一蹙把人又掰过来:

    “那女人怎么了?”

    陆苍颜斟酌了一番:“……和那鬼修长得很像,恐怕有关联……”

    陆苍颜一句话还没哆嗦干净,那边楚彦轻已是眉头紧锁,一身灵力悉数倾出,直直朝躺下床上的苏幸探去。

    陆苍颜呆了一秒,随即才反应过来惊悚道:“师弟你!!……”

    楚彦轻灵力一收,淡淡道:“查不出什么,依旧一个壳子。”

    陆苍颜则松了口气:“……别轻举妄动,虽说只要那鬼修不作为,这些傀儡便攻击不了你我,可小心点还是没错的。”

    楚彦轻冷笑一声,声音冰冷起来:

    “没想到受了次伤师兄倒是把胆子受小了,要战便战要杀就杀,我倒要看看这鬼怪能奈我何???”

    这句话刚一落音,楚彦轻手中破万寒便陡然出现。

    陆苍颜眼前一花,楚彦轻便已经将枪狠狠点出,竟是直接连人带床捅了个对穿!!

    陆苍颜:……(;OдO)……

    “楚彦轻……你!!!!”

    陆苍颜一番痛心疾首正当头上,从那被洞穿的“苏幸”身上却是猛地吞吐出一片浓浓黑雾来。

    陆苍颜无奈停下追上楚彦轻的脚步,反手一把捉住规矩站在一侧的方既白,保证主角千万别弄丢。

    楚彦轻的声音从前方悠悠传出:“场景要换了。”

    他话音刚落,浓雾便急急退去,一团温歌细语立即就灌入了耳朵。

    ——竟然又回了梅子酒!

    ……从没料到苏幸的壳子还能起到跳片的作用啊草!

    陆苍颜心道。

    ……话说回来,楚太太你这么淡定真的好么???

    ——啪!!!

    一道瓷杯摔落的清脆声音突得从三人后方传来。陆苍颜回头,便见一名还算俊气的高瘦男青年一脸凶狠,此时周围一圈全是碎瓷渣。

    “你再说一遍试试!!!”

    陆苍颜闻声去看,发现与他起争执的并不是意想中的苏幸,而是一名看去消瘦的青年。

    那人背对众人,声音有些愤愤:“……人家家都没了,你此时还说这些本就算不得正士所为!”

    摔杯子的人怒极反笑:“你算什么东西,还有脸面教训我!!!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带着他过来的,全败坏了本少爷的兴致!!”

    旁桌明显同来的人群中传来嗡鸣,似是有人说了什么“抄家”“寄养”的。

    那青年怪笑一声:“怪不得这么激动,原来被抄的那苏家同你还算有恩啊……这年头龙泉书院真是什么人都收,这种余孽都留着,等着他颠覆朝纲啊!!!”

    楚彦轻浑身气场一提,隔了三四桌的那一群人纷纷都是心头一冷,默不吭声了。

    硬生生以打断台上戏码的手段扯回陆苍颜观望的目光,楚彦轻颇为不耐道:“迅速找到那鬼修,你我可没时间再在这耽搁。”

    陆苍颜无奈。

    ——赶自己是战略转移避其锋芒,轮楚太太了那就成耽搁了。

    果真这就是战五渣和大神的区别么??

    而且话说这群傀儡要不要这么智能连灵压都感应的到啊???

    那一边争执的一堆人仿佛已经从楚彦轻的施压中缓过来了,其中一个道:“……不是说苏家那苏小姐被充了贱籍了,人可不就是在这梅子酒里。”

    那锦衣青年闻言精神一抖,恨恨看了那一侧素衣的青年一眼,招手便叫来侍在一边的紫衣女子。

    “你这可有个叫苏幸的女子?把人带来,叫爷几个瞧瞧。”

    陆苍颜一捅楚彦轻,示意几人靠过去。

    对方眉头一跳,不情愿简直写在了脸上。

    不过他一张冰山脸死是拗不过陆苍颜的没皮没脸的。

    被自家师兄用一种极其幽怨的目光煎了一圈,楚彦轻只得驾轻就熟挨着那群人捡了张桌子坐下,点了一侧的几名女子弹曲子打掩护。

    隔着如丝如缕的丝竹之声,那边紫衣女子的回答俏生生倒也清楚:“苏姑娘??几位说的可是我们院的紫阳主子?”

    “是叫苏幸么?”

    “确实是苏幸姑娘。”

    青年道:“那就是了,没料到这女人还有些手段,在青楼里都混得如鱼得水哪……”

    旁边那青年却是有些紧张了:“……张公子!”

    “哧!现在害怕了?……该不是你萧瑾思和这种女人还有勾连吧?”

    ——哟!萧念在啊!就说这么明显的争执怎么可能没点戏份嘛!!

    陆苍颜好奇去看,果然就见那素白毛糙袍子里的人影着实眼熟。

    “管他做什么!!!把苏幸叫出来!!!”

    张寄涵吼道。

    那紫衣女子颇为尴尬:“苏姑娘是六楼的人,等闲不下一楼的。”

    张寄涵阴着眼神打量了那女子一会儿,等到对方冷汗津津才挪开眼睛率先起身。

    “走!我倒要看看,这原来雅名广播的苏家大小姐,究竟是个何等姿色!!!”

    几人趾高气扬就往楼上冲去,一路上竟是死活不见阻拦。

    楚彦轻一道隐息术灌过来,扯着陆苍颜师徒就追了上去。

    ——砰!!!

    等到三人冲到楼上找着那一伙闹事青年后,那一行人已经踹开了一扇雕花桃木门了。

    ——踹门手法异曲同工……

    陆苍颜下意识看了楚彦轻一眼,觉得叛逆期的小伙可能都有一些惯性。

    一个嫩笋色春装的垂髫少女正坐在外堂的圆凳上,一见一群人冲了进来,神色明显一磴。

    ——哟呵,冯昭看着长高了些哪。

    她把桌上堆着的书卷随意一推,直直站起身来:

    你们是谁,做什么啊???”

    她明显也看到了被架在后面的萧念,立即出声问道:“萧哥哥?这是你朋友?”

    萧念一脸急迫:“……昭昭,你先回去……”

    张寄涵一拍桌子:“谁敢走!!!给我把那苏幸叫出来!!!”

    冯昭往前一挡:“你们胡乱做什么!!这里可是六楼!!要耍流氓下楼去!!!”

    张寄涵脸色一冷:“管这黄毛丫头干甚!!??没听到萧念真认识这几人吗??……入了书院不好好读圣贤书,竟跟勾栏里的女人不清不白的,这次就叫咱们前辈几个好好收拾这狗男女一番!!!”

    萧念一把抓住张寄涵的胳膊:“张公子,我……”

    张寄涵一脚把他蹬开,直直叫身边狐朋狗友架住冯昭,自己却上前几步,飞起一腿便跺开了隔断。

    ——喂!!!反派作为会不会太快???不应该磨蹭一千多字才能跺门的吗?

    就在隔断乒乓一声倒地之时,一排黑线却是突兀从内间的烟雾缭绕中激荡而出!!

    眼见前头的那一堆公子哥刹那被穿成了筛子,陆苍颜眉头一跳,差点没骂娘!!

    ——就说这么快了没好事!!为毛这时候杀过来了!!!??

    楚彦轻伸手一探,破万寒瞬间一线两段飞快抽出。

    他目光一凝,□□由横转纵,对天一划便将所有黑线悉数截断。

    苏幸的身影果然从雾气中绕了出来:

    “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找到这地方,果真找死!!!”

    “找死的当是你!!!”

    眼见女子身边浓郁的能凝成实质的鬼气,这下不用陆苍颜介绍楚彦轻也知是正主来了。

    他厉斥一声,□□一圈,整个人便直接杀上阵去。

    苏幸两手外拉不置可否,竟是再度荡出两股长匹,直直扎进对面墙上。

    陆苍颜急忙扯过方既白的袖子,把人拉到了角落里。

    苏幸两手右带,仿佛毫不在意两人如此简单就躲过了她的招式。

    她大笑着,双手用力牵丝右扯,直直将二人背后的墙体拉出了偌大一个豁口。

    随即她缩地成寸,脚步一错,已经收回的两道黑色匹练卷浮击碰,竟是直直朝着二人气势汹汹再度杀去!

    陆苍颜“娘”真的要骂出口了。

    看了一眼debuff时限,他一咬牙便抽出挽苍剑,再度往那将倾的墙上一捅。

    墙体终于支持不住轰然坍塌,在角落里围出一个三角出来,陆苍颜往方既白身上一盖,被那噼啪掉落的木架砖瓦砸的头晕眼花。

    “怎么才一个时辰不到,便弱成这幅样子了?”

    苏幸阴翳道,黑线荡出直直砸在了断壁残垣之上,没能再寸进一步。

    而此时楚彦轻已经回身杀过来了。

    她脸上表情扭曲,再姣好的容貌也经不起如此狰狞的摆弄,一瞬间竟是阴气森森到了极致。

    “没料到今天想送死的人这么多!!好啊!!那就成全你们好了!!!”

    她伸手朝上一接,那重阴灯器魂再度出现,一层层魂魄密密麻麻缠绕其上,叫那本就昏黄的灯光更是时断时续,点滴抛落。

    “唤魂铃!!!”

    她尖声诵道,灯角四侧瞬间飞出四个豆大的铜角铃铛,声音惨戾动辄沉寂。

    那四周本来被她洞穿而死的几人纷纷爬起,浑身一阵扭曲变质,竟是全都化作了那稀水般的模样。

    苏幸右手一招,那瘫软的十几团便飞速抽出二十多只苍白的长手,片刻间均往楚彦轻抓去。

    她整个人踏空而起,浑身都变得有些透明,那四只铃铛声声震响,原本就破裂的墙体迅速崩塌,更多的触手从中直直抓出,朝众人大肆击去。

    “覆乾坤!!”楚彦轻额上青筋凸起,□□于地一跺,迅速从地面翻起层层灵气浪涌,将那些软趴趴的长手悉数斩断。

    被切断的手掉落在地,碰碰当当密密麻麻,竟是不过一息就再次融化开来,凝成一地苍白的薄毯。

    楚彦轻脸色一变,足尖踏在枪身上一步弹上,反手抽出枪刃,整个人就朝半空飘着的苏幸砍去。

    苏幸却是阴阴一笑,楚彦轻心中不妙,顿觉枪身一沉,抬头看便发现枪尖已经团着一圈白花花的莩肉,蠕动间便化出一张狰狞的恶口,飞扑着就沿杆滑下,在他手上就是狠狠一口。

    楚彦轻眼底惊色掠过,飞速甩手就想将那怪物甩出去。

    那东西却是死死锁住不松口,随着楚彦轻的动作,竟是飞快又从侧面分化出四五张小口,同样纷纷一嘴扎进血肉里。

    楚彦轻脸色一黑,一把松开破万寒,左手并指凝起一抹灵力,一力搅进了那莩肉之中。

    那东西尖叫一声,瞬间松口,楚彦轻沉着容色一手甩开,接回□□直接将那东西在半空搅得粉碎。

    终于腾开身子,楚彦轻飞速转身,却是一脸直直贴上一副冰凉凉的面孔。

    他瞳孔收缩暴退,苏幸却是悚笑着直逼而上,手中黑线氤氤缠绕,一把缠住了他的胳膊。

    “抓到你了。”

    她身边唤魂铃大肆作响,一瞬之间无数鬼魂扑面而出,楚彦轻被正面袭了个正着,浑身灵力瞬间冻结,竟是来不及闪躲就被苏幸一爪子狠狠刮在脖子上!

    那一边。

    陆苍颜按着方既白窝在废墟里,眼睁睁从小缝里看到楚彦轻被苏幸压着打,心里真的十分不是滋味。

    他再度扫了眼眼角的时限,怨天尤人咬牙切齿无可奈何间,也只能拿男主下菜了。

    于是他推了推身下的人:“方既白?”

    方既白的生活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闷闷的,答得也很慢:“……师尊。”

    ——这熊孩子,就是需要下点猛药激激干劲。

    “你修行是为了什么?”

    方既白这次停的更久了,就在陆苍颜忍不住再催他一下之时,他却悠悠答道:“……护其所护,杀其所杀。”

    ……不是应该路见不平拔剑相助么??

    “师尊想让徒儿怎么做。”

    陆苍颜这厢还在为对手戏对方不按套路出牌而掏心掏肺,那厢方既白却是再次开口了。

    ——这语气……

    陆苍颜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天灵盖直窜到脚踝骨,不由低头瞄了一眼男主的脸色。

    正气凌然,满心关怀。

    ——好像没啥不对啊。

    强压住内心的不适,陆苍颜艰难地挪了挪身子,将方既白绕到了一边。

    男主就那么干手干脚动都不带动的。

    “上去啊!”陆苍颜简直要跪了,怎么说方既白都被原壳“疼爱”了两年半,咋这点眼色都没有啊。

    于是二人调换了位置。

    方既白现在不过一个半大的少年体型,这么撑在陆苍颜身上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感觉他似乎一脚蹬在了自己小腿上,陆苍颜默默缩了缩身子,用手把人毛茸茸的脑袋往外推了推,让开点距离才有心从风露存里掏出一只小巧玲珑的铃铛来。

    方既白眼神有一瞬间锐利,陆苍颜眼神有一瞬间心疼。

    他叹口气,把铃铛往陆苍颜怀里一塞,深深吸口气才将人攘了攘:

    “用灵力激发,对方铃响你就跟着摇就是了。”

    方既白没动静。

    看着死小孩死死盯着那铃铛的眼神,陆苍颜瞬间就血不往一处滴气不打一处来,一脚扬起来就把人蹶出了角落!

    ——哎哟我知道这玩意贵重所以拜托你赶紧带着它消失好不好免得哥后悔啊啊啊!!!

    ……拜拜了我后期还能和黑化男主刚十大招的一次性道具轻音铃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