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24章 梅酒2
    被陆苍颜一脚毫无形象的蹬出废墟后,方既白的脸色明显皲裂了一块。

    陆苍颜窝在角落里自是看不清楚,他担心的仍然是男主这小白花害怕的不敢动作,便跟着探出了身子:

    “快点啊!”

    方既白被催得脸色难看,终究还是浑身灵力一滚,将一道清凌凌的铃声荡了出去。

    真不愧是特效药。

    那四只铜铃的粗砺鬼颤瞬间被压制,周遭胡乱攻击的软泥般生物也是动作一顿。

    楚彦轻瞄准机会,整个人一身是血,战斗方式却是依旧大开大合心神激荡,竟是一个回马枪立即搅烂了身后不时偷袭的一只……额……一摊摄居傀。

    苏幸尖叫一声,似是同样受了压制,浑身死气波动间竟有溃散的趋势。

    “佛门圣器!!!你手中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这设定陆苍颜没忘,自仙朝前古天道溃散,魔气盛行之时,佛门就被魔修鬼修挨个连锅端了。

    这轻音铃只不过是他当初写到弑师报仇处的一个制造波澜的道具,当时临出门被梁危行一打岔倒是想起来了存在,暗搓搓想着应该对鬼铃铛有压制,便当辟邪信物随手揣上了。

    ——他当初真的只是以防万一带上的,根本没想现在就用啊!所以鬼知道为什么在陆苍颜这人.渣手里啊!

    他没得解释,方既白不知道如何解释,一时之间天空下竟是寂静了下来,只剩下那些融化的摄居傀滴滴答答絮絮落落的声音。

    楚彦轻于是又是一枪捣了过去。

    苏幸脸上杀气大盛,浑身飘忽间就闪到另一角落,手中唤魂铃叮当作响,扰的人浑身难受。

    一瞬间更多的软体触手从四面墙上强插而入。苏幸手中黑线大把洒落,一抓而紧,竟是自行将那些肉触段段截开。

    她目光极沉地扫视了三人一眼,便将重阴灯的器魂撩拨而下,重重一掌拍下了无数野鬼孤魂。

    缺少了重阴的煞气滋养,那些魂魄在一进入几人的战斗圈时,便被楚彦轻那正派阳刚的灵力压得声声嚎叫。

    苏幸似是也不心疼,她一把将那黑线重新拉起,再次一扽便将那些魂魄同样切做了小份。

    “我倒要看看,你这残次圣器能抵过几次攻击!!!”

    苏幸一声大吼,两手一翻间,那些断成碎片的魂魄便各自纷飞游荡四面飘悬,依次融进了那落在地上不住扭动的浮肉中。

    她脸色不由透白下去,浑身灰气再次大打折扣,眼底却是晶亮猩红的吓人。

    ——感情摄居傀是这么做出来的????假冒伪劣犯法没人告诉她吗???

    “杀!!!”

    随着她一声令下,那些碎肉瞬间悉数拉高拉长,化作不同人形便朝众人杀去。

    陆苍颜立即从坍墙里蹦了出来,对着方既白就是清亮一嗓子:“摇铃啊!!!”

    方既白手指下意识一个发力就要摇铃铛,偶然抬起头却是看到了陆苍颜一身沾血狼狈不堪的样子。

    他素来是不介意先行讨些利息的。

    于是于陆苍颜看来,自己笔下那未来艹天艹地狂狷邪魅的主角便刷地雪白了脸色,两手一哆嗦就把清音铃撂到了地上。

    ——哎哟我去!!!不会这么菜吧!!!???

    他目瞪口呆无以言寄,正准备再吼一嗓子叫小白花振作一些时,背后却刷得一下,一阵火辣辣的痛意。

    他回头,便看到那名嫩绿色衣袄的豆蔻少女,正眼神空滞地朝他逼去。

    苏幸轻轻一笑,仿若多的是人愿意为这一声一掷千金:

    “这可是我百年间较为满意的作品了,请仙师试试?”

    陆苍颜一连五步退开去,声音竟然还端得住一派空灵高远:

    “……这孩子分明与你有恩,你便是这么对她的壳子的?”

    苏幸眼底一红,咬牙切齿道:“不过就是个壳子!!她早都被像你们这样的伪君子害死了!!!你有什么资格同我讲孰对孰错???”

    陆苍颜步子一歪错过冯昭白嫩小手错金分水的一挡,外衫又被划开了几道口子。

    陆苍颜内心哽咽,自己好歹也是个元婴老祖吧?近日简直凄惨爆表了!!!

    他自己都看不过眼,更别说别人了。

    哪怕此时楚彦轻在外侧被那铺天盖地汹涌而至的摄居傀拦得严丝合缝,眼睁睁看着陆苍颜小命就要交代了,他也是大恨下怒其不争,拐了个弯,便是一枪对着方既白挑去,打算把这孽徒叫醒,让他赶紧去帮帮他师尊。

    方既白垂着眼角看着那枪气在自己足尖三指远的地方划开一道深深的痕迹,唇边一勾,刚慢吞吞捡起的清音铃就再次扔了出去。

    ——卧.槽太太你甭吓他了啊啊啊!!!

    陆苍颜内心泪水狂飙,一时不察已经被冯昭一指洞穿了小腿 ,站立不稳埋头栽去。

    他眼睛一翻牙齿一咬,正准备伸头一刀时,一股淡淡的暗香却是抚过鼻梢,那静音了良久的离线系统终于冒了头:

    “——叮咚,

    debuff提前解除。

    检测到宿主处于非安全区域,现自动开启家族模式,可攻击除本家族外其余玩家。

    ——检测到宿主处于非家族成员攻击范围内,挂机模式开启,技能冷却完毕,远程协助开启。”

    “——技能二(一阶),静影沉璧冷却完毕。”

    ……刷!!!

    心念一动都用不上,挽苍瞬间绽然而出落入手间。

    陆苍颜飞身而起目光如冰,长剑铮鸣阵阵气势如虹,竟是过隙一瞬便荡起千波水气,层层推进漾波万里!!!

    冯昭无可避免被那一浪猛似一浪的滚滚灵力制住了关节,瞬间一身皮肉随波后翻,竟是连人形都保持不住了。

    陆苍颜乘胜追击,一剑而过炫快准狠,直接将锁魂玉掏了出来。

    他这时才有兴致回头朝那莫名的香气处望去。

    却见司徒跃依旧一身红衣张扬倨傲,可惜一脸灰头土脸为形象打了个折扣。

    他剜了陆苍颜一眼,大骂道:“还看什么??不赶紧把那贱.人给我撕了!!连我司徒家的人都敢动!!!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陆苍颜这才想起来司徒跃的一群跟班,大家都住在这所谓尊城里,看来已经是着了道了。

    陆苍颜气不打一处来,这鳖孙先是把自己坑了一道,现在还摆谱给自己看,就算是自己写的,这种熊孩子自己也经受不起啊!!!

    他冷冷一哼,一副管你死活的模样,提着剑就往方既白那边走去。

    一股子莫名的热意却是在这时突然从丹田里冒了出来。

    陆苍颜脚一软,又牵动了刚刚才戳出来的血窟窿,整个人脸色煞白就软倒在了地上。

    感受着浑身上下躁动的灵力,陆苍颜一脸乌黑,双手掐在地面便是一番痛骂。

    ——屮艸芔茻怎么回事??罹玄散不是被司徒跃解了吗???

    他忍住浑身如同蚂蚁爬走的麻意痛意抬眼去看,就发现自己的状态栏又多了一个负面!!!

    ——擦!!!啥时候……

    ……

    他突然想起来司徒跃把他蹬下屋顶时灌的那一管子液体了!!=͟͟͞͞=͟͟͞͞(●⁰ꈊ⁰● |||)

    司徒跃似乎也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怪异道:“本少爷倒是忘了,这春深醉可是有灵力运转才能激活的……看来孙仙子先前那一番云雨可是作废了。”

    ——云雨泥煤啊!!!……不对……重点是这春深醉一听名字就不是啥正经好药啊!!!这剧情烂透了卧.槽!!!

    司徒跃又不耐烦道:“别装死!!!凭你那金丹以上的修为,硬挺一柱香也死不了!!!难道你是想在这么多人眼底下浪一波吗???”

    陆苍颜真真是想一剑捅死他!!

    他艰难起身,忍住满脑袋的浆糊感,咬牙切齿道:“……解药!!!”

    司徒跃也光棍,两手一摊道:“没有……哪有春.药还有解药的。”

    “春……药??”

    一边的楚彦轻始终留意着二人对话,听到这不免一脸乌青,手底下用力,咔嚓就把枪下几团捣成了渣渣。

    ——卧.槽他不会把我看做宗门耻辱打算一枪KO了我吧???

    楚彦轻也顾不上杀怪了,身法如风瞬间就荡到了陆苍颜旁边,连趁机被几具傀儡偷袭了也不自知。

    陆苍颜被他这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全身酸软血液逆流,整张玉雕的面容从耳根瞬间红到了眼角,活生生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于是楚彦轻伸出去揪人的手在空中一僵,左放也不是右放也不是。

    他尽力尝试了一番,终归还是自暴自弃一甩手,一道灵力噗嗤划过天际,炸在了身后推搡而来的傀儡堆里。

    陆苍颜不由吞了口唾沫。

    楚彦轻对高处站着的司徒跃沉声道:“这药多久发作?”

    司徒跃冷笑:“这得看中药的人性情如何了,若是个冰山性子,大概正常运灵都能撑个两时辰,若是像她这种刚被人逗弄过的,就我说的一炷香吧。”

    楚彦轻一副吃了翔的表情:“被……被……逗弄?”

    陆苍颜扒在地上痛心疾首:“你别听他瞎说!!我一大老爷们哪来的逗弄啊!!!”

    司徒跃大骂:“你个女人整天装个爷们有意思没有??活该今天失了身!!!”

    楚彦轻已经顾不上司徒跃女人女人的叫陆苍颜了:

    “失……失了身……?”

    “没有啊卧.槽!!!”陆苍颜一声大叫,却是瞬间被系统禁了言:

    “——叮咚,

    当众骂街,OOC严重,强制禁言。”

    ——我去你喵了个小杰瑞!!!

    楚彦轻一脸漆黑:“谁!!!谁干的!!!!”

    陆苍颜已经放飞自我了,他就地一滚翻过了身,两眼无神就盯着破碎的天花板看。

    见这奸佞小人一副生无可恋(大雾)的模样,楚彦轻气上心头,竟是直接上手一扯,扯开了陆苍颜的外套。

    ——擦!!!太太你要做什么!!!???一枪捅死我么???

    陆苍颜猝不及防下被楚彦轻拽着外衫,整个人不由顺着对方的力道就偏过身去。

    饶是如此,他的衣服依旧还是被楚彦轻扯开了大半。

    楚彦轻只见自己这素来虚与委蛇故作高深的师兄,此刻失了外套就仿若失了全部的伪装。

    破碎的内服完全盖不住那半露在外的半边身子。

    深一道浅一道的血痕,挂在衣上身上,无论在哪都是被那浅淡的底色衬得触目惊心张扬夺眼。

    楚彦轻触电一般松手,陆苍颜的外套没了扶衬,瞬间就滑到了地上。

    ——哎哟我去!!!这一身伤的会被嘲笑几百年吧啊啊啊!!!

    陆苍颜要死要活一低头,真的觉得没脸见人了。

    而那一边,楚彦轻还没来得及挪开的余光顺着他的动作下滑,却是突兀地一僵,脸色更是在这一瞬间黑到了极致!!!

    ——哗!!

    他猛然一枪反身刺出,目标不是苏幸也不是傀儡,竟是那一直远远站在后头的方既白!

    方既白浑身汗毛瞬间炸起。

    他瞳孔收缩,清音铃飞起一荡,层层音波顿时消弭了那置人死地的枪风。

    陆苍颜立马连尴尬都尴不下去了。

    幸亏因男主遭灾禁言已解,他一把捡起地上的外套,草草披上就把楚彦轻往回拉:

    “喂喂你发什么疯啊!”

    楚彦轻怒发冲冠:“你还护着他做什么!!!这小畜生竟然趁你不备把你……把你……”

    “把我怎么了?”陆苍颜一脸莫名其妙,不是刚还在谈我是不是女的失没失身的问题么?

    “你……简直糊涂!简直废物!!!”

    楚彦轻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着重扫了眼他的后腰,才拔了枪继续晾着苏幸,就对方既白隔空喊话道:

    “杂种!!!!如此欺师灭祖罔顾人伦的事你都做得下!!!今天不斩你于破万寒下!!我万重山山主即刻让贤!!!”

    陆苍颜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然而摸不着头脑,光着脖子也得上。

    陆苍颜不敢真叫楚彦轻在此不停跟男主刷仇恨值,他自觉解铃还须系铃人,就刚刚楚太太对自己的那一瞥,便包含了无数伏笔等着摸索解决。

    他茅塞顿开恍然大悟,顿时心有所应低头就往方才楚彦轻目光所及之处看去。

    ——这一看,他就呆了。

    ……

    ——擦!!!男主叫你把我当妹子搂那么严实!!!你身份名牌的花纹都沾着血印上去啦夭寿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