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25章 梅酒3
    陆苍颜这边还在为如何替男主开脱而绞尽脑汁,那边的始作俑者反倒还率先炸了。

    “……万重山?破万寒?你是胜寒楚彦轻!!”

    司徒跃浑身一抖,突然大叫起来。

    “闭嘴!!!还没找你司徒家的晦气,给本座安安静静呆在那!!!”

    楚彦轻真是气急了,一双凤眸暗流汹涌,浑身元婴的气场终于不再压制,滚滚腾开,瞬间就将身旁两个小辈压得跪地难起。

    司徒跃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大怒之下便要拼力挺身,一双眼简直是喷着火般对楚彦轻骂道:

    “……姓楚的!!你可知你现在在做什么,刚刚又说了什么!!你这是公开在和我司徒家叫板吗???”

    楚彦轻一枪杀回来,这次真的在对方脖子上开了道淋漓的长口。

    他肆意一笑,张扬无匹:

    “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胜寒与司徒家翻脸???”

    这句话真是够诛心,司徒跃气得浑身发抖,斗不过全盛的楚彦轻,立即就拿同为胜寒宗人的陆苍颜出气。

    他声音极冷:“值得万重山山主如此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孙仙子’怕也是山主一级的人物吧?”

    他目眦欲裂继而道:“谭梦惜?岳红妆??你是哪一个不会不敢答应吧???”

    楚彦轻再次枪起生风:“闭上你的臭嘴!!!”

    陆苍颜就这么夹在两个莫名其妙掐起来的疯子中间,觉得全身都不好了。

    他道:“……其实我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惨……”

    楚彦轻熊着脸吼:“闭嘴!!!”

    陆苍颜只得不语。

    他不语,一旁冷眼观战的苏幸却是嗤笑阵阵,抬手突兀间,便荡出一整排的黑线往众人袭去!

    方既白手中清音铃作响,混战中的三人纷纷反应过来,各自后撤让开距离。

    可不过一刻钟他们又都不得不挤在了一处。

    方既白捧着已经失了小半佛力的铃铛,低眉顺眼就往陆苍颜那边靠,却是一把就被楚彦轻拎到了司徒跃那边。

    反正众人也都暴露了身份,司徒跃也不端着了,只见他抬手捏碎一枚流光蕴转的玉牌,四人周围立即团出一道强力的结界,将前后左右各处围上的摄居傀挡在了外面。

    他扫了眼堪堪到自己下巴的方既白,眼底嫌弃十分明显:“你又是哪个??脏兮兮的离我远点!!!”

    方既白一脸茫然煞有其事:“在下淮止山方既白,碰上师尊师叔就一起过来了……师兄是哪位?”

    “师尊?陆苍颜也在?”没理会男主的反问,司徒跃脸色明显不大好,“……楚彦轻你最好解释一下!!胜寒六山主其三都在我临邛界内!!!你们是穷的连拜帖都送不起了吗???”

    陆苍颜觉得自己要掉马了。

    果然,幼年体方既白这单蠢生物即刻就一歪脑袋莫名道:“……三位?还有哪位师叔师伯在啊?”

    司徒跃大怒:“你们一门老小都装什么糊涂!!她……她……他……”

    司徒跃指着陆苍颜吼不下去了。

    “……挽苍剑????你你你你你你……你是陆苍颜!!!???”

    陆苍颜抵剑撑着自己,满脑袋晕乎乎的也不知是累的气的还是药效上头。

    楚彦轻继续吼道:“闭嘴!!!”

    司徒跃蹒跚两步倒退出去,半边身子都被陆苍颜吓得脱出了结界。

    陆苍颜于是赶紧道:“……喂……”

    一句未尽,众人眼前却是悉数一花,只见那一身红衣的苏幸已经闪到了司徒跃身后,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往后一扯就将人拉了出去!

    结界失去了司徒一脉灵力的供给,立即也是混体一颤,化回玉牌跌在了地上。

    陆苍颜头疼拔剑:“把人放了!!!”

    苏幸冷笑:“仙师可是在说笑???这单火灵根我看着可是格外喜欢!!!想必用来填充血肉,我的萧郎也不会冷冰冰的了!!!”

    ——冷冰冰个脑袋!!弄热乎暖手用么??

    多说无益,陆苍颜立即挂机上阵,手中长剑嗡鸣作响,竟是引动了四方水汽,汩汩流动仿佛浓得都能滴下!

    楚彦轻在身后搅碎一堆摄居傀骂道:“姓陆的!你是脑子糊涂还是真不想活了???”

    陆苍颜权当没听见。

    ——先不说自己三个胜寒宗的带着一个临邛宗的还把人家弄死了这事有多么难听,光是司徒跃死了,后期少了个噎方世尊的人,自己这炮灰都咽不下气啊!!!

    ——说不定救了魔头一命还能换瓶解药回来啊!!春深醉神马的留给女二三四五六七消受好不好???

    他袍袖震震剑气睥睨,一个“长天一色”甩出去割碎了一溜儿人形,足尖运力就朝苏幸袭去。

    苏幸用黑线将司徒跃缠了个严实,四枚铜铃震荡间,更是一波波灰气铺头盖脸朝几人缠去,不多时就迷瞪了双眼。

    陆苍颜瞬间失了目标,咬碎牙齿也没能锁住对方气息,估摸着是去找重阴灯本体了。

    恰清音铃铃声荡过来,陆苍颜瞄准方向一抓一个准,立马就把方既白从灰蒙蒙里提溜了出来。

    方既白看着有些怯懦:“……师尊。”

    ——卧.槽,这吊车尾实在不想要。

    陆苍颜扶额,但实在也不敢把人扔给莫名其妙就对他仇恨爆表的楚彦轻,只能一手掐诀带着方既白就往高处荡去。

    方既白感受着那提着自己的手心里莫名的温度,再略微联想一下刚刚那三人零星听到的对话,立时眼底戏谑满满杀机乍起。

    他不动声色将手抽出了一些,指尖用力就在对方贴着的腰上一点。

    陆苍颜顿时满脸爆红。

    他噎了口气才敢说话:“……你干什么……”

    方既白迷惑:“什么干什么?师尊您怎么脸那么红?”

    陆苍颜差点没提上气从空中掉下来,强压下那滚滚药力在经脉里游走的酥麻感,他极快辨别了一下场景,更是加速往苏幸大本营杀去。

    一只手却是好歹不歹搭在了他耳垂上。

    想必这便宜徒弟只是想探探自己的额头的,奈何他高估了自己的身高,这要命的一蹭,差点没让陆苍颜松手把男主摔出去。

    于是方既白更捉急了:“师尊您到底怎么了?灵力运转出岔子了吗?”

    感受着对方手忙脚乱在自己身上左撞一下右撞一下,陆苍颜终于失了全身力气,夹着男主就扒到了地上。

    “师尊!师尊!你别吓弟子啊!!”

    ——啊啊啊男主你别再碰我啦!!!!

    他浑身无力眼前发昏,只能由着方既白对他状似挂念地推拉拽扯。分明都只是些正常不过的动作,可陆苍颜还是觉着药力正一波强似一波的滚上来。

    ——卧.槽感情男主你的床技是天生自带的么????

    他一面暗戳戳如是想,一面顶着系统咕哩呱啦连环播报的警告音,尽力压住声音里快要飘起来的尾音道:

    “……别……别碰我……”

    ——哦,感情还醒着。

    方既白挑衅般一扬眼角,嘴里的语气却是怎么都和表情不搭:“师尊您别睡啊!!!您刚刚说什么弟子听不清啊!!”

    配合语气再次一把点在穴道上,确定陆苍颜周身阳脉都被自己打了个通畅,方既白冷着脸站起身,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枚碧蓝的晶石。

    ——留影石。

    一道灵力直接送入激活功能,方既白一双眸子勾得凛冽冷清,哪还有刚刚慌张的模样。

    他低低笑着。

    ——死有余辜,活有余辜,果真只有一点点叫你身败名裂,才能叫本座觉得快活。

    ……

    他避开留影石低头去看,便见那素来高高在上,笑得明晏却疏远的人,此时已然就如同那离了水的鱼,挣扎着躺倒在肮脏灰垢的地面上。

    那一身胜雪的外袍早就在他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和推拒间滑下了大半,露出了染上血晕的内衬,散开的长发乌压压遮住了那让自己恨不能生啖其肉的脸庞,只余下一抹刀削般的轮廓,隔着留影石的微光夺人眼目。

    方既白皱眉,不满这人如此就没了动静。

    他上前一步夺下陆苍颜手边的挽苍剑,隔着剑鞘,对着对方要害就是无谓一捅。

    “呃……”

    那人低低一声,冷淡又干涩,全然没有方既白意料中当听得出的飘飘露雨。

    方既白眼底不由露出一丝不耐。

    他攥紧挽苍,留意避过留影石的范围,一脚就将人翻了过来。

    指尖黑气如臂指使,方既白将之往前一弹,便直直蚀掉了陆苍颜外衫要死要活挂着的最后几个襟扣。

    然后他继续用挽苍剑在录不到的角落里,专往人的软肋处擦火。

    青年终于发出一声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喟叹。颤抖的手骨节分明,一把握住了方既白使坏的剑鞘。

    方既白兴致盎然抖开对方抓上来的手腕,剑鞘对着对方关元穴继续就是重重一拧。

    春深醉总算是全面发作了。

    陆苍颜缓缓团起身子,大把大把的冷汗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很快就沾湿了贴身的薄衫。

    也真该怪这贱.人一副凛凛不可侵犯的模样,哪怕此刻明明意乱情迷,任人作为,那张脸却依旧淡的多不出一丝痕迹,若非红霞染得过重,这录出来也只能是叫人当他在进修破厄。

    方既白不虞,一把抖开挽苍剑,不顾剑身极强的反斥,运力下划,就把那松垮的衣服彻底报废掉。

    ——也不知用哪个形象捏出个女子同自己的好师尊欢好一场,才能更叫他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呢?

    方既白一面恶劣地想着,一面就从乾坤袋里取出三个白玉瓶来。

    他将瓶盖打开,一团白肉,一枚锁魂玉,一道极浓的鬼气就那么叮当斯乎或落或飘倒在了地上。

    方既白于是发力招起这三样东西。

    正当他打算按着苏幸造物的手法弄出个傀儡唱圆这出戏时,背后却是一个温热的胸膛猛地靠过来,直接将他压了过去!!

    “……什么??”方既白一声惊呼,手中事物脱手而出,灰气逸散白肉滚落,那一枚锁魂玉也好死不死朝天飞出,直接撞在了那悬在半空氤氲发光的留影石上,叫那晶面竟是一个转角就对准了二人!!

    方既白气得魔气暴动,自己现在手里只有这一枚留影石,如今把自己拍进去算什么!!??

    他恼羞成怒,一时不察,直到一双指尖微凉,掌心却烫的惊人的手硬是将他掰了过去,才悚然发现自己如今的处境。

    “滚!!!”他一声爆喝惊天彻地,眼中魔气缭绕杀机欲滴,张口对着陆苍颜的脖颈就是一口。

    温热腥甜的味道顿时萦绕舌尖,方既白不由发狠继续咬了下去,滚落的血滴洋洋洒洒,很快便把他那本就滚黑的校服染得鲜妍妖冶。

    他呸得一口吐出仇人滚烫的血液,一手抓住挽苍剑,强忍住那惊天的反抗剑气,就往身上人的后腰砸去!!!

    嘴猛地被封住。

    魔灵二力瞬间混乱,挽苍剑当啷落地,方既白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两道睫羽,一瞬间就被人摁着无可抵制。

    ——淡淡的血味,有点冰也有点轻盈。

    身上的青年不见动作,方既白怔忪间也忘了死手,两人就这么呼吸缠着呼吸挨了半盏茶。

    那人终归是挪开了薄薄的唇线,气若游丝道:

    “……对不起……”

    方既白惊住,他一把将人推开,扼着喉咙吼道:“你方才说什么??”

    青年身上的温度似乎低了一些。仿佛听到了质问,他平坦的眉峰微微一缩,低声重复了一遍:

    “既白……对不起……”

    方既白浑身一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