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26章 梅酒4
    陆苍颜是被系统一滴溜的提示音吵醒的。

    他茫然看了看四周,直到一身酸疼把人真正唤醒,才后知后觉爆出一句粗口:

    “……卧.槽????”

    他慌忙起身,一摸自己领口,就发现那原主向来穿的一丝不苟的道袍早就乱七八糟探不到扣子了。

    咬咬牙狠下心凝了一面水镜出来,陆苍颜一眼扫过去,自己倒是差点鼻血清空。

    ——妈耶这衣衫凌乱发丝交缠含苞欲放祸国殃民的人是我??

    他惊悚地挥散水汽,一把从风露存里拿出备用的外套,只觉得此刻滴两滴眼泪才更应景。

    ……景没应上,煞风景的东西倒是出来了。

    “——叮咚。”

    ——叮你.麻.痹的咚啊!!!哥的形象全他喵毁了!!!你就说OOC多严重要扣多少舒心度算了!!!

    “——叮咚,

    ……改文系统半寄存模式解除,离线模式恢复。

    ……在您因debuff强制下线时,系统已开启应急处理机制,完美地帮助宿主脱离了险境,故请宿主冷静。”

    ——雾草还有应急处理???……不不不重点是你处理完我都这幅样子,那你没处理我岂不是要把男主压了???

    “……”

    见系统哑(全)口(程)无(默)言(认),陆苍颜只觉得自己膈应得慌。

    他再次生无可恋地收拾了一圈,等到自己衣袂飘飘冰肌玉骨又是淮止大好山主的形象之时,男主便从远处步履蹒跚掐着点挪过来了。

    “师尊!!!!”

    ——咦??听这惊喜的语气好似没有包着多少尴尬羞赧啊。

    陆苍颜赶忙一个原地打滚坐正了身子,在看到方既白仍旧一身灰扑扑时不免撇了撇嘴角。

    这一撇倒是连累了他脖子上一道伤口了。

    顺手摸了一把血,陆苍颜神色莫名,他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把血迹擦干净,匆匆上了药才得空问男主:

    “……刚刚你我是走散了?”

    方既白点头:“师尊踏虚时好像灵力有异,弟子与师尊均摔下来,便这么摔散了。”

    陆苍颜松了口气,还好没掉一起,他光记得中招后满脑子都脑补的是波涛汹涌的妹子,这要是太高兴真一句“上来自己动”吼出来,他还要不要见人了。

    ——不过那妹子不怎么热情哪……连春梦都欺负单身狗么?

    方既白继续道:“……本来楚师叔还跟在师尊后面追来的,也不知怎么,一错步便看不见了。”

    陆苍颜啧了一声:“估计是这鬼城的幻阵又加强了……不知你我耽误了多久了,还是尽快找到那鬼修为妙。”

    他说着便扫了眼自己的状态栏,眼角不禁一抽。

    ——我去这负面咋还挂着呢???

    “——叮咚,

    春深醉必须得阴阳调剂才可消去,现在不过是系统鉴于情况特殊,制作了反向补丁暂时压制,彻底根除还望宿主自行解决。”

    陆苍颜呵呵两声关闭弹窗,将之前从锁魂玉里放出的那妇女残魂翻腾了出来。

    将这半透明的魂魄往空中一扔,这妇人的身形不由凝实了一丝,开始缓缓朝一个方向飘去。

    陆苍颜握紧挽苍剑紧跟其后,七拐八拐很快进入了一条悠长的走廊里。

    说是走廊却也怪异,两堵墙长长延伸看不见尽头,却又有遥遥灯火在头顶的雾气中闪烁,明摆着一副进了鬼屋的势头。

    方既白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有些空,差点没吓得陆苍颜扔开抠墙角的剑:

    “这是什么地方?”

    整整七上八下的玻璃心,陆苍颜故作高深道:“依旧幻境,别多看多想。”

    方既白于是抬眼望了他一下,目光说不出的——混乱。

    陆苍颜很奇怪,这咋摔了一下把孩子摔傻了?

    他想了想。

    现在的男主还只是一根柔弱的小白花,亟需来自长辈的关怀与帮助,也许此刻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任谁开着小号莫名其妙出个任务都能搅进地狱副本,估计全得是这反应。

    记起后面即将到来的俗套的心魔幻象,于是陆苍颜正色对男主道:“依这状况,附近很有可能会有心魔幻境,你只需记得都是假的就行了,想必你年纪小,也没那么多心魔因果缠身。”

    方既白眼睫一颤,突不答反问:“那师尊可有什么心魔因果?”

    陆苍颜一头雾水。

    方既白抬头逼问:“……可曾后悔过什么。”

    ——高考那天没穿幸运色外套?

    ——啊呸!!

    赶走脑中有的没的,陆苍颜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悲催的一生,顿时又被那十环的贷款房刷屏了。

    他情至深处:“……不提也罢。”

    方既白于是默默不语,跟先前两手无意点火的样子判若两人。

    陆苍颜不敢打搅男主,只得也继续挺着高深脸往里摸去。

    然而好景不长,沉默和平的两人很快就被外围游荡的摄居傀发现了。

    苏幸一身红裙站在最前,笑容得体大方,一副花容月貌。

    陆苍颜皱眉拔剑:“……劳驾放人。”

    苏幸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咯咯笑道:“仙师可在说笑话?好不容易抓住的怎能说放就放。”

    她话音落下,一盏白森森的宫灯便从虚空中一闪而出,四面压抑的氛围顷刻爆发,鬼嘶狼嚎不绝于耳!

    “本是想把几位拉入灯内,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就炼化掉呢,可惜仙师您的魂力前些日却是忽上忽下,波动极大,这可不利于我开工啊。”

    陆苍颜拉着方既白往后退开一步,听此不由心中一沉。

    原来从那雾气缭绕开始,众人就已经进入重阴灯的里世界了!!!

    ——WTF哥的剧情呢???

    苏幸打量般扫了陆苍颜一眼,似乎颇满意:“今日魂力倒是旺盛,不如这就炼了吧!”

    她语毕,手中黑线蹭蹭蔓开,一把就从虚无里抓了众多人出来。

    陆苍颜八风不动暗自打量,发现除了司徒跃一行人,这人群里还有不少修士和普通人。

    刚被捉住的还有力气哭闹喊打,再久些的不是皮包骨头,就是已经化作了森森白骨。

    哪怕身死,在这不同于外世的重阴灯内,他们的魂魄还是被迫寄居在骨架之中,那滔天的怨念与恨意,哪怕隔了有三十米开外,陆苍颜也是感到不适。

    而司徒跃哪管被捆着,一张嘴也不消停,好容易被这鬼修放了出来,登时大骂之声不绝于耳:

    “贱人!!!还不快放了我!!!杀了这么多人!!!果真就是下贱地方爬出来的下贱鬼!!!怪不得你连个梦都织不了!!!”

    苏幸权作未闻,浑身鬼气吞吐间,四下混沌空荡的场景便再次切换。

    楠木高桌,屏风画碧。

    一排排侍女很快恭迎上来:“大小姐。”

    苏幸抬手,那些侍女便四散而开,每人都抓着一个人回到了当中。

    苏幸目光冰冷,抬手将重阴灯放于桌前,用力收紧缠在那几人身上的黑线,顿时就逼出了一串血珠沿丝滴落。

    她抬手虚扶,那坠落的血珠便又腾腾升到半空,凝成了一丝金光流转的精气。

    被强制性夺了精魄,那几个打头羊已是半死不活毫无精神的样子了。

    苏幸嫌弃地看了那几人一眼,随即一道线便洞穿了犹在谩骂的司徒跃的肩胛骨!!

    司徒跃闷哼一声,整个人哆嗦间大力挣扎,却依旧是被那层层丝线压制了下去。

    醇红的血液顺丝淌落,很快就在地面留下一串浅淡的血痕。

    陆苍颜看不惯,挽苍即刻迎头赶上!

    苏幸一身鬼气浓郁的仿佛要化开:

    “……仙师莫不是忘了这在什么地方??您觉得您能打得过我么??”

    虚空骤然抽出两只干枯的鬼爪,一把摁住了陆苍颜的肩膀。

    他一卸力整个人翩飞而去,一路上无数鬼爪凭空抽出,却是连那人一丝衣角都捉不到。

    苏幸冷笑一声,那漫天的鬼手就那么挨个搭起锁牢,扣出了一个狰狞的蛇头出来。

    骨蛇一声嘶鸣,鬼气缭绕,长尾一甩便是发力朝陆苍颜缠去!

    陆苍颜侧开一步让过尾风,伸手一招,便将清音铃从方既白手里拉到了天上。

    他一剑对着铃铛抽去,滚滚梵唱合着悠长静心的铃声,竟是让这方空间都磨出了裂纹!

    那骨蛇迎头撞上佛家真言,顿时惨叫着破碎开来化成骨灰,众多困于骨内的怨魂四散逃开,一瞬间搅得天地乌烟瘴气哀鸿遍野。

    苏幸大怒:“放肆!!!!”

    她一把抓起桌上的重阴灯,将先前抽出的精魄直接填入,那灯罩忽明忽灭,顿时便绽出一道夺目的光来!!!

    陆苍颜心道不好,又是一剑令清音铃震聋发聩,长天一色一挂就是直逼那灯芯挑去!!!

    苏幸伸手去挡,半面鬼躯被削,雾蒙蒙缠在另半边完好的体态上。

    “去死!!!!”

    这一剑彻底激怒了苏幸,只见身遭那几名侍女生活身形抽长软化,还不待陆苍颜作出反应,苏幸就将之连同缠在黑线上的一堆枯骸扔进了灯内。

    灯火更甚,飞影狂乱!!!苏幸拖着自己崩溃的半面身体,尖笑着就往人群里杀去!!!

    “住手!!!”陆苍颜一声惊呼,系统警告连着挂机操作一气呵成,他已是飞身挡在了苏幸攻击之下!!

    嗤!!!!

    鬼气与剑气纠缠不容,各自为营,竟是压缩到极致轰然炸开,陆苍颜用剑影荡开一片紊流,黑着脸就与苏幸再次缠斗起来。

    苏幸尖声嗥叫,那重阴灯灯火森森直冲云霄,四周雾气被火光冲散,很快就露出了真正乌黑尘化的本质!!!

    苏幸尖叫:“破我尊城攸都!!!此仇不共戴天!!!!”

    ——擦!感情攸都和尊城是一座城啊!!!尊重一下原创作者好不好!!!

    “——叮咚,

    援引示例:北京又称帝都,北平,幽州,燕京,大都……”

    ——擦!!!泥垢了我造了!!!

    陆苍颜内心狂喷不止,手中剑更是剑气凌云,那本就被撕裂的幻象,立即割作百千碎片,化作泡影烟消云散。

    苏幸大吼:“不要!!!!不要!!!!!我不要看到这些!!!!我不要!!!!!!”

    她的叫声越发尖利绝望,整个身体都腾腾蒸发起来,竟是强行进阶的表现!!!!

    陆苍颜一声口胡。

    原设中苏幸是元婴前期的修为,作为鬼修和后期道修在鬼城中都能平手。

    这上赶着叫她突破了,自己等人不用等方既白黑化就直接交代在这了好伐????

    陆苍颜悲愤不已:“说好的主角光环呢!!!说好的幸运S呢???”

    “——叮咚,

    前期方既白为受虐体质,所谓喝凉水噎着走平路绊着指的就是他。”

    ——啊啊啊啊啊好烦啊!!!!

    陆苍颜手中清音铃大振,道道裂纹遍布其上,眼见已经发挥到极限了!!!!

    他挽苍横握,灵力交错,伴着空中淅淅沥沥凝结下坠的雨滴,便是一剑冠绝古今!!

    “技能三(一阶),江海馀生!”

    漫天水汽波缠漾起,刚柔并济,竟是瞬间就洞穿了无数听从召唤赶来的摄居傀,水滴穿身而过兀自凝聚不散,凭借余力往后砸去,竟是生生便砸塌了一片本就摇摇欲坠的废墟!!

    “竖子尔敢!!!!”苏幸尖叫,不顾漫天缓缓凝集的阴雷,再度疯狂出手!!

    鬼修进阶所下的幽雷阴气仄仄,随着苏幸这次次不知所谓的动武,竟是瞬间就将这一片天地都笼罩在莫大的压制下。

    陆苍颜听着耳边NPC危险的警告,眉头一跳,伸手将一道灵力打入清音铃中锁死,直直抛给了方既白。

    他立在半空吼道:“护人!!!”

    方既白似是纠结了一下。

    但果然主角基因不是盖的,哪怕再受虐体质附体,遇到如此刷声望的任务,那战斗力也是蹭蹭蹭地往上飙。

    他眼底眸色蓦然一深,那清音铃就爆发出比之陆苍颜还强的佛光,刹那间盖过了漫天雷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