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32章 幻宫5
    陆苍颜默默擦去嘴角血迹,整个人往后挪了三挪。

    程澈也不站起身,就这么改跪为坐,大马金刀盘在地上,笑里意味轻薄而虚浮。

    “淮止山主?”

    陆苍颜嘴角一抽,紧了紧衣服裹实伤口,往后继续锲而不舍地挪着。

    程澈却是不依不饶:

    “淮止山主……淮止山主……陆……苍……颜?”

    陆苍颜泪眼婆娑,挪得更快了。

    “苍颜……苍颜……果真好名字,其实只要忽略了山主这一身硬拿捏出来的气势,也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一位啊。”

    就算这是个幻象,而且身边所有小辈死的死晕的晕,可陆苍颜的直男魂还是不能容忍在自己的小说世界里有如此超纲的对白出现。

    他眉头一皱,声音冰冷:“太子慎言。”

    程澈哈哈一笑,眼底浓的令人胆寒的膨胀欲骤得发作:“叫堂堂天下四大宗之一成名近五十年的山主匍匐身下,这感觉定是妙的让人忘也忘不掉吧!!!!苍颜?……苍颜!!!……哈哈哈哈!!!!”

    陆苍颜真的不想承认这连汉子都敢上的疯子是自己写的!

    “我素来不愿强迫于人,不若山主自己过来?”

    他邪魅一笑,真是如罂粟开放。

    陆苍颜内心果断叉叉拒绝。

    程澈看他一脸大写的不乐意,嘴边笑意更是浓了三分,竟是突兀下,直接伸手一把就将男女主生扯了过来!

    陆苍颜还没爆发,系统倒是瞬间爆发了。

    “——叮咚!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脱离范畴崩溃危险!”

    陆苍颜脑内被吵得浑浑噩噩,真巴不得把这系统扔到爪哇国去!

    ——泥煤啊这时候不用英语了!警告用你说吗?先不论方既白绝逼死不了……一个幻境你怂个毛线啊!!!!

    “——叮咚,注意注意注意,此处并非……”

    “……啊!”

    洛无鸢一声痛呼突然盖过了系统的提示音,陆苍颜赶忙抬头,就见程澈已经撕开了对方的外袍,露出一抹晶莹小巧的肩头。

    这一声显然也触动了方既白的神经,只见那重伤下修为都快崩溃的青年咬破了嘴唇,然却狠狠前扑就要弄死程澈这血海仇敌!

    程澈反手扼住方既白的喉咙,修剪完美的指甲毫不尖锐,却是直直用力割开了动脉,滚烫的血瞬间洒了一地一身。

    陆苍颜心底一跳,一股莫名的恐慌感爬上心头:“放了他们!”

    程澈冷笑:“过来。”

    陆苍颜咬牙,顶着满耳嗡鸣的警报摇晃起身就往三人那边走去。

    于是程澈敲晕了洛无鸢,把人扔到了远处昏迷一片的修士堆里。

    他两只手都制住方既白,眼底浓郁的猫戏老鼠的快.感毫无遮拦:“脱衣服。”

    陆苍颜:……卧.槽我不演了!

    心里说不演身体上却得力行。

    陆苍颜努力把这血光四射的修罗场想成自家母校动不动停水的大澡堂,眼睛一闭一睁,早就破烂的外袍也就被扔在了地上。

    程澈露骨的目光狠狠舔着陆苍颜,尾音不觉上挑:“继续啊。”

    陆苍颜冷着脸:“先放了他。”

    程澈道:“你有何能耐同孤讲条件!叫你脱就脱!莫不是真想让我弄死他!!!!”

    心底的恐慌感更浓,陆苍颜大骂系统只当对方做得好事,一咬牙就勾开了衣领,真恨当初换装没换件十八层的。

    ——就自己这单单两三捆!哪够和程boss谈条件?这苏幸当鬼之前该不是是个传说中的生物腐……

    “腰封还留着做什么,卸了。”程澈继续,笑意晃眼。

    陆苍颜坚持自己穷了二十年的底线,讨价还价绝不留情面:“放人。”

    程澈啧一声:“真是了无情趣,山主该不会脱一件就向我要一人吧。”

    陆苍颜认真考虑了一下,说出了顶着壳子,自己所能讲出的最没下限的话来:“……我跟你一起,但放了所有人。”

    程澈喷笑一声:“果真可爱,不过山主觉得有可能无?”

    ——跟你打太极消磨时间谁管你觉得有可能没。

    陆苍颜记得这场闹剧最终是以四宗高层发现问题联手打入天烨皇宫解决的,既然有机会拖延时间,那就赶赶儿拖着免得在幻境里被人……

    方既白突然挣扎了一下,手指打在地面的轻响叫两人均是一顿。

    陆苍颜脸色一黑,程澈却是笑得没心没肺。

    ——尼玛这时候醒过来做什么!

    陆苍颜心底警铃大作,果真就见程澈手起光落,一道灵力迅猛而出,竟是莫名其妙就朝着自己击来!

    陆苍颜惊愕后反应神速抬剑去挡,不过以他现在的神魂条件,浑身化出的法量简直脆成了皮,指间一震,就被那道攻击击飞了挽苍,刺啦一声划开了腰封!

    被暗劲击中,陆苍颜简直全身筋骨无力,不由“唔”了一声,就那么软倒在了地上。

    ——软倒泥煤啊!

    随陆苍颜内心怎么唾弃这动作姿势,程澈看着他,却是怎么满意怎么快意。

    此时,对方一地袍袖青丝随意泼洒,因着少了束腰的力道,本就追求飘逸灵动的白衫就那么张扬绽开,柳暗花明半透肌骨。

    别说仙风道骨了,如今对方这样子,竟是比灵魅还要动情三分。

    他目光滑下,余光便见这山主的小徒弟拼了力气也想要睁眼的样子。

    程澈玩心大起,于是从手边垂下的缟素长幔上随意扯下一截,死死缠住了方既白的眼睛。

    方既白一睁眼便是白茫茫一片,影影绰绰看不清晰。

    他不由干着喉咙,声音绝望而颤抖:“洛师姐……洛师姐!”

    陆苍颜心内死灰一片。

    ——搞肾啊!师姐你妹啊!

    程澈哈哈大笑,于是一把踹开方既白,用那剩下的白帐将人捆在柱子上,对他低低耳语道:“虽说如此良辰美景孤巴不得邀尽天下人共赏,可是总怕美人害羞,那就只得蒙住贵客眼睛,拿耳朵来做见证吧。”

    ——台词倒是一句不改……你倒是告诉他我不是洛无鸢啊!

    方既白挣扎愈发卖力,浑身伤口悉数崩裂,染红了身上白绸。

    程澈不再管他,对着装死的陆苍颜传音道:“啧啧,真是你的好徒弟,自己师尊清名不保,他竟还念着自己师姐,苍颜你可心里难受?”

    ——真难受啊大哥如果你不封住我的声道叫我解释一下我说不得还能开森一点……

    程澈踱步过来,伸手捧起陆苍颜脸颊,那目光直看得他心底发毛。

    然后他抬手,在陆苍颜被那光点割破的伤口上狠命一拧。

    陆苍颜浑身冷汗漱漱而落,由于被封了声音,也只能意味不明发出几声不像样的轻吟,听得他自己都想一拳头把自己砸死。

    这声音知道情况的程澈都能听得眼底一深,更别说被蒙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的方既白了。

    他浑身哆嗦地厉害,血简直不要命地往外撒:

    “程澈!你放了她放了她!!!!”

    程澈笑一声,低头对着陆苍颜脖子就是轻轻一咬,直让那“痛哼”调一拐更加引人遐思。

    方既白真的整脸煞白了。

    程澈却是笑点眼梢。他直接打横抱起陆苍颜,步伐清脆衣料窸窣。

    若是光抱着走也就罢了,陆苍颜还能忍。但但但……这货竟然还面不改色取下自己腰间的剑鞘玉坠,噼里啪啦随意往地上丢去!听着贼他喵像那种饥.渴男女边走边脱混乱一匹的声效……

    ——国家损失了一名好的音效师啊。

    陆苍颜为流丹点蜡。

    他窝在boss怀里看人家戏弄男主不觉得有什么。可这一通明显教人多想的声音,却是直让方既白再度咬烂了嘴唇。

    点点热泪盈眶而出,濡湿了脸上紧贴的白绫。

    他脸上的血迹本来早已在一番殊死较量下蹭到了那缎带之上,于是被泪水一冲,血迹滚滚淌落,宛若流出血泪一般。

    ——这情景真是不一般的惨淡。

    陆苍颜连担心自己的心思都淡了,不免一面哀叹一面小心疼。

    被心疼的方既白却是突然动了。

    仿佛真的是被程澈的折磨激到了极致,他原本损毁干竭的经脉里竟是再度涌出最后一股灵力来。

    只见他挣开白幔,嘶吼一声,仗着肉身凭着声音,竟是连白绫也来不及摘下,就那么视死如归般朝程澈撞去!

    陆苍颜被程澈抱在怀里,是以boss的神色看得极为明显。

    明明刚才戏弄自己时还笑的那般变态,此刻,那张刀削的面庞却是阴沉冷淡。

    生气的程boss有多恐怖。不用陆苍颜自己说,想必看过这段剧情的六岁小学生都能讲个三天三夜!

    方既白这是完全往枪口上撞啊!

    也许是系统强迫惯了,也也许是自己就是这么一个爱挡刀的妖艳贱.货。陆苍颜竟是在程澈眼底杀机猛然浮现的那一瞬间,心灵福至挣开了对方的桎梏,全力一倒歪在了方既白身上。

    至于方既白,他只能感觉着一道柔软而温热的身体突得撞进自己,还不待他伸手搂住对方,几注滚烫的鲜血就溅落在他眼前,直叫那本就看不清的视野更被拢上一层血晕。

    “……师姐?”

    他讷讷道,声音小心翼翼。

    他浑身抖起来,竟是比刚刚抖得还要厉害些。

    湿的,热的,满身满脸都是对方撒下的血迹,方既白仿佛明白了什么,大叫一声就向前竭力抓去。

    可他只抓住了一只手。

    道道血流顺着那人姣好的手型撒在他手背上,方既白指尖颤抖去摸,只能摸到那人手心一道细细的穿骨伤痕。

    ——噬魂针……噬魂针!!!

    程澈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更是坐实了猜测:

    “……啧,真是痴情……如此阴门的东西也敢挡,果然叫开了眼界。”

    陆苍颜嘴唇发干,血泪更是崩溃而出。

    “师姐……师姐!你别吓我!!!不过是中了几针!你那么厉害绝对不会死的对不对!!!!”

    仿佛听到了呼唤,那人已经半凉的手,突然就在方既白期冀的动作间用力反握回去。

    渐冷的手温如同一块上好的冷玉落入指尖,直让青年双手颤抖,竟是动弹不得。

    方既白心底炸起一种好似要失去什么的感觉。那感觉竟是如此浓烈,叫他忍不住眼前阵阵发昏。

    “别……”他哀求道,声音竟是脆弱无助到了极致。

    ……别抛下我一人……

    ……别只剩我一个人……

    他哀求的素来没有得到过。

    无论是方家一碗半凉的饭,无论是宗门一点平常的友爱,无论是并不想去的明镜台。

    如今,竟连自己再度奢求的这一丝也要失去了么?

    随着方既白如同孩子般的啜泣,那人紧握的指尖微微松了些,反手摊开,用最后一丝力气,写下了一个字。

    字写得很慢,落笔极浅。

    而最后一个横还没来得及落下,那只手就停住了。

    方既白的心跳也跟着停止了。

    他眼底最后一点血线划过,滴在那人再也动不了的手上。

    他将那只手再度握得紧了些,牙底只剩细碎的呜咽。

    未尽的字终究被读了出来:

    “……活……”

    活……么?

    一个人活下去么?

    他低低一笑,声音沙哑地厉害。

    “……嗯。”

    “如果是你想……”

    “我会。”

    “……活下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