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33章 烟波1
    头疼欲裂。

    陆苍颜发现最近每一次自己醒过来,最先想到的都他喵是这四个大字……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

    有人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陆苍颜努力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四面八方围了一圈“白衣天使”,就差没把激动写在脸上了。

    陆苍颜一吓,瞬间撑腿坐起,周围一水儿天使便唰啦围得更近,嘘寒问暖好不温馨:

    “陆师叔,您终于醒了!!”

    “……这两天司徒公子成天恐吓,说您老人家再不起来就把我们丢下船去了……”

    “就是……您再不醒,楚师叔就要将大家最后一套茶具摔没啦!”

    ……

    陆苍颜摇摇头,艰难摆手示意众人安静,周围一圈麻雀顿时噤声,各个坐得比小学生都端正。

    “这是……出来了?”他揉揉眉心,赫然发现右手上套着一只手套。

    没人注意他一脸愕然,挤在一旁泪眼朦胧的竹两枝瞬间更是挺直腰杆,声音激动昂扬:“都是师叔大义,大家全是全须全尾出来的……但由于您被狗贼顾家暗算,此时宗门也不好回去,我们现在正在司徒家的船上,打算继续南下先往亓家。”

    ——舆论方向这就成狗贼顾家了?

    “……哦。”陆苍颜敷衍一声,刚刚露出一丝疲态,便见一群少男少女神情亢奋,端茶倒水递枕头提被子,差点没让他从床上跳下去。

    “都干什么呢?出去!!!”楚彦轻的声音恶滚滚从门前传来,众弟子遭其淫威浸润有多时日,一时间竟是全部脸色发白,恋恋不舍讪笑着作鸟兽散。

    于是楚彦轻凤眼一撩狠瞪众人一圈,自己从身后拿出茶壶茶杯来,倒完水又从乾坤袖里抖出枕头,往陆苍颜身后一个接一个塞去。

    陆苍颜被他这刚进门小媳妇一般的态度伺候地浑身发毛,立即伸手拉他再次递过来的胳膊。

    楚彦轻把这第四个枕头往身前一杵,一脸不耐烦:“做什么。”

    陆苍颜凝噎:“够了够了……我的腰还支得住。”

    楚彦轻不理会他,一把抓过他的手,将那碎花枕头继续垫进去。

    陆苍颜只好自找话题抵消尴尬道:“……我们现在去亓家……还赶得上那灵狩么?”

    楚彦轻答:“魏老儿带的下宗弟子三天前到的,给掌门师兄传信说稍有变动,灵狩似乎还未开始……话说你手上这戴得是什么?”

    陆苍颜回过神,一脸不知:“不是你们……”

    “大大大大!!停停停!!!”

    陆苍颜只好住嘴,然后在心里开骂:“补丁你个辣鸡终于特么回来了那保险有毒呢是吧?”

    补丁弹话:“大大……其实这手套也是保险的一部分,您之前在幻境中不慎中了噬魂针,对就是那种无视肉身直面灵魂的恶毒暗器……然后系统没办法,就将毒素全部逼到了离您重要器官较远的手上的伤口上……不过您别担心哈,我们这款全面理疗手套可以保证将毒素压制在安全范畴内,挺个十年没问题……在商城里怎么也值十个舒心度捏。”

    陆苍颜呵呵一声,立即转过头对楚彦轻道:“……没什么,之前得的灵宝,防手滑的。”

    楚彦轻嘴角抽了抽,看情况似乎还要再问,于是陆苍颜立马坐起身打断道:“哎……对了方既白呢?”

    楚彦轻脸色难看:“管那畜生做什么,现在还晕着呢。我看你趁这次灵狩,干脆把他丢回给方家得了,宗内那么多还能入眼的家伙,偏你就选了这破烂货。”

    陆苍颜又被他一卡,真觉得自己不适合和这所谓师弟一起聊天。

    好在浑身缠满绷带的司徒跃这时候进来:“听说姓陆的醒啦?刚好问初城到了,赶紧下船赶紧下船!”

    楚彦轻冷嗤一声,抱胸退到一边,于是司徒跃同样整个人从门外挤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队司徒门人,手里捧着茶壶茶杯一大摞枕头,扑腾腾全部推到了床上。

    陆苍颜坐在床内侧,看着将自己包了个严实的枕头墙,讷讷半天说不出话来。

    于是司徒跃毫不客气往对床椅子上坐下,将架在脖子上的胳膊往桌上一放,万般豪气道:“看你们一来我家船上茶具枕头就少了一半有余,若是贵宗真穷的置办不起这些东西,本少便做主,接济你们一二好了。”

    ——所以刚刚大家拿的枕头都是随手从人家船上摸来的吗???

    他幽怨地看了楚彦轻一眼,楚彦轻却面不改色将所有递来的东西一抬手塞进袖子里,瞬间清空了本就不宽的床位。

    陆苍颜张张嘴,赶忙自找话题打破尴尬:“不知贵家人员可好?”

    司徒跃脸色猛地难看:“死了七个,这下又要被那群贱.人追着骂了。”

    补丁在陆苍颜眼前弹表情:“司徒家也是真心乱,不仅上层胡乱搞来搞去狗血剧情满天飞,没想到竟连小辈里魔头都过得不痛快。”

    陆苍颜心里不屑:“如果不是事多人傻,我咋能把临邛写着写着就叫黑化后还没封神的男主单挑掉啊。”

    补丁道:“大大……这有什么好嘚瑟的,要知第一个被男主玩垮的就是你胜寒宗……”

    果断退群。

    陆苍颜于是继续听魔头讲:“反正回去也是看脸色,哎,不如你们这次去玩也捎上本少吧……那亓家什么……”

    他身边一司徒女修答道:“亓家灵狩。”

    “对对对,”司徒跃眼底一亮,“灵狩不就是抓妖玩么,加我一个好了。”

    ——如果你说这话时不要星星陶醉眼就更有说服力了……

    懒得揭穿某人的闷骚属性,陆苍颜心底腹诽。

    他真的十分纳闷诶,自己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把身边这两人规定地这么中二啊……

    而且前头不还对着自己喊打喊杀么?怎么这么快就转性了?

    陆苍颜兀自还在此分析司徒跃精神层面上可能存在的各类问题,那临邛门人却是已代司徒跃开始解释了:

    “……我家少主之前多有得罪,还请二位山主包涵……陆山主之前在幻境保了少主一命还未道谢,现下却是又要添麻烦了。”

    陆苍颜懵逼脸,完全不记得自己救过这位。

    楚彦轻闻此更是借机赶着司徒跃离开,满心指望最好别跟着他大胜寒惹乱子。

    不过若是人主人家硬要去凑热闹,他们这些搭便船的也是拦他不住。

    好在既然同路,那胜寒一行也就免了被司徒跃赶下船的麻烦。于是众人浩浩荡荡同心协力行水如飞半日,竟是很快便见到了亓家所在的那烟波万顷一望无际的齐光海。

    说是海,实为湖。

    而靖河一路南下至此,水流也早已不复最初湍急汹涌的样子,如今半面静水西北横注,滚滚黄流与那苍碧湖水泾渭分明,竟也是难得一见的好景色。

    如果忽略补丁神来一句“靖河治理”的话……

    在亓家弟子指引下,众人所乘长舟终于悠悠靠岸,楚彦轻同林清辅交代完毕,拿着手头从那被救修士处得来的亓家授函,照旧带着陆苍颜继续潜伏。

    竹两枝倒是突然追将上来,艳若桃李的脸上满是追星的振奋与盲目:“楚师伯,我看这个授函是三人份的,带上弟子刚刚好,您想……多一个人照顾陆师伯不也方便些么……”

    看着竹两枝一身不知何时换好的棠色常服,陆苍颜着实不忍打击她,于是赶紧趁着楚彦轻皱眉的瞬间应诺下来。

    竹两枝遂在一众胜寒弟子羡慕嫉妒恨的注目礼中一甩秀发追着陆楚二人从别船去了。

    ……

    扮猪吃老虎的套路从来不落冷遇,哪怕如今是被迫,陆苍颜起初的势头也是挺足。

    可惜的是,想必其他扮猪吃虎的大拿们应该不会在等船的码头上被江风吹的瑟瑟发抖吧……

    目送着胜寒与不请自来的司徒一行全部被执事点头哈腰送上了专船一溜儿烟走远,陆苍颜默默吞了眼泪,第一次感受到了寰霄草根阶级内心的痛苦与无奈。

    竹两枝看着陆苍颜重伤后灵力不济无法抵风而冻得发青的薄唇,一张脸上心疼都快写不下了。

    恰好一名亓家弟子从旁边经过,竹两枝立即一扬素手将人拦下,拜托对方催船快点。

    那弟子被人生生叫住步伐,鼻子眼睛满是不耐烦:“催什么催,就你们事多不是?……不过一个垃圾门派,来的这么晚也就罢了,还自带个废人过来,当我亓家灵狩是玩的么?”

    竹两枝作为葳蕤山亲传,自家师尊那泼辣性子可谓学了九成九,一听对方这意思,噌地便先炸了:“本姑娘好生同你说话,你不乐意就罢了,在这里骂人算什么意思!?”

    那弟子气道:“小女孩家家,看着长得倒是水灵,这张嘴怎么就那么恶心人!”

    竹两枝大怒,手中幽篁剑陡然洒开一面碧色灵光,直把那弟子惊得倒退数十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围不免爆发出一阵阵早就怨气的嘲笑来。

    那弟子脸色涨成猪肝色,浑身又羞又怒,“你”了半天,终于还是站起身来,灰溜溜跑走了。

    底下众人笑得更欢畅了。

    陆苍颜也抿开一丝笑意,竹两枝见自家偶像笑了,一肚子怒火瞬息消匿无踪,真恨不能醉在师伯嘴角边上。

    楚彦轻一指头敲在对方光洁的脑门上,竹两枝哎呀一声,赶忙收起花痴脸,能摆多端正就摆多端正。

    楚彦轻从袖子里抖出一个小壶来,用灵力烫热了塞进陆苍颜怀里:“给林清辅带话,叫他速速来人,帮我们打点一二。”

    竹两枝忙不迭点头,刚准备退后一步叫人,就见楚彦轻又伸出手去,帮陆苍颜将披风的帽兜往上拢了拢。

    她脸上莫名一烧,赶忙背过身去,抬手发出一道讯息。那讯息光芒一闪,化作一片花瓣很快就消失在波澜之上。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递过来:“几位……”

    陆苍颜三人转过身,便见一队五人正站在眼前。

    最先说话的是开头的国字脸青年,见胜寒几位全部扭过脸来,他先是羞赧一笑,随即很快行礼道:“在下胜寒下宗皓庭周律,这是我师弟师妹,魏斯人,胡莫归,尹天歌,尹长歌。”

    竹两枝脸上表情一顿,见这五名着铅白校服的下宗弟子硬是没认出自己身后两位大佬,先是松气,随即也觉得好笑道:“……见过五位道友,不知这是……”

    那周律脸上有点难堪:“刚刚三位得罪的那个可是亓家内宗的人,如今他脸面大失,到时候肯定会拿你们磋磨……三位是依山派的吧,这回可是有些唐突了。”

    刚刚被引进码头的确有人报过名号,自己等人如今就顶着这依山派的名号。

    见这些远门师弟师妹如此热心肠,竹两枝心底也挺受用,不免笑道:“我还当什么,没事没事,大不了不去了,花钱还要买气受,我难道是吃撑了。”

    周律还要说两句,楚彦轻却是一皱眉打断道:“你们既然是皓庭宗人,不应当早就坐船进去了,如今还在此做什么。”

    之前梁危行传讯说递消息的下宗便是这皓庭,那人应当早进去了。

    站在左侧的一名系发少年冷哼一声:“早进去的都是主家人,像我们这种凑人头的,没被宗门忘了就感恩戴德了。”

    “……魏斯人!”一旁稍矮点的少年立即打他一下,叫他闭嘴。

    ——哦呵呵,姓魏诶,看来是皓庭大头魏家受气的支脉弟子了。

    陆苍颜微微垂下头去,立马思索起相关剧情了。

    ——emmmm……从洛无鸢身死后,方既白就会被宗内长辈恨极,直接下重刑驱逐遣回。

    身心憔悴的主角精神恍惚,原陆苍颜便顺其自然表示师徒一场,当送他最后一程。

    就是从这里,原本沉重苍凉的诀别谢师剧情突然急转直下,陆苍颜猛然出手,为一梦浮生一剑穿透方既白,强夺不得,为毁尸灭迹,又将人打下了六道崖。

    而方既白虽在崖下夺得天地灵宝保住性命灵根,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却也至此完全破碎,再也拼不回去了。

    随后回玄商被嘲被骂,方既白如此简直浑浑噩噩过了一年,便赶上魔宗攻打玄商意图灭门的重大转折点。

    他为救自己认定的挚友,生生挨过魔修为剥取神器而进行的血灌之法,一朝堕入魔道修为暴涨,最后不惜暴露一梦浮生之力救得全宗。

    而玄商高层贪图神器,竟然不顾血脉亲情,将他以沾染魔道为由抓住定性。

    本来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方既白却在此时又得到了好友冒死的营救。

    他感动之下强行振作,就在几人马上就要逃离宗门之时,方既白却身形暴露再遭围攻。前来搭救之人中,那位初恋师姐直接门人被捉住以死威胁。

    方既白受到刺.激,再度拼尽全力血战救人,可是就在他刚刚靠近自己师姐之时,对方却笑着给他心脏里插入了一把封魔刀。

    补丁阴阳怪气插话:“原来……一切不过都是骗局,所有人对他的好不过都是贪图那一份莫须有的力量。

    方既白至此看清人间所有丑恶,黑化完成,全书终。”

    陆苍颜:……

    ……终你妹啊!不说方既白随后报仇打脸把妹走位才是精华且有多拉风!!咱这一轮追忆重点就是要说这皓庭最后可是被白加黑直接用魔修手段全员洗脑,在帮助其走上血洗胜寒的不归路上递了极大一桶助燃剂啊啊啊啊卧.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