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34章 烟波2
    陆苍颜这厢还在心头大骂补丁这西贝货,那厢从码头外围,却是突然掀起一波吵嚷来。

    几人闻声抬头去看,便见一众蓝色校服的亓家人正趾高气昂直闯进来,看架势便是冲着自个来的。

    周律顿时神色焦灼:

    “三位道友,情况似乎不大好……你们一会说话时定要忍忍性子,这群人……”

    哗!!!

    他话还没说完,那依山派三人中看似修为最高的黑衣青年就已经一脸不耐,抬手一瓢碧波荡漾的齐光湖水盖头浇去!

    透心凉,心飞扬!

    这些个亓家弟子突然之间就从仙气飘飘变成了落汤鸡,显然一时间还来不及接受这一惨痛事实。

    打头那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表情由茫然到羞愤到怨恨,真真是一组表情包都拗出来了:

    “狗娘养的!!!哪个活腻歪了敢跟小爷动手!!!”

    四周众人纷纷让道,周律显然还在当机中,却也很快就被那魏斯人搬走了。

    于是一整片空旷之下,就只剩下楚彦轻抱胸而立神色雍容,竹两枝静若处女眼底泛光,陆苍颜裹紧披风不知所措了。

    ——等等!这么好的戏份你们为毛跟我抢啊!!!

    “是你干的?”

    没人听到他内心独白,那弟子语气阴翳,已经直接上前对峙去了。

    楚彦轻淡淡看他一眼。

    这视线着实是太过凉薄,凉得连人影都沾不上来。

    小瘪亓瞬间就怒了:“大胆!!!公然挑衅聚众闹事!!!刚刚就是你们欺我亓家弟子吧?”

    竹两枝不屑道:“啐,什么亓家弟子,若是亓家全靠你们这些个玩意儿顶天,早八辈子都没落地草根也见不着了!”

    “……放肆!!”

    后面一帮跟众纷纷义愤填膺,连身上滴下的水在这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下都不滑稽了。

    “……把人赶出去赶出去!!!如今灵狩也是门把不严,真是什么东西都能来了!”为首者气急声颤,一抬手就要轰人。

    “……呵。”

    楚彦轻嘴角渗开笑意,俨然一副已经生气的样子。

    就在他看样子毫不在意自己身份,即打算出手教育一下没教养的后生晚辈之时,从外围却是顿然又响开一惊一乍出来。

    “哎快看快看!那是什么啊……”

    “……你傻啊!是有船过来了!!!”

    “……哎哟!风吹日晒这么久,终于是可以上人家院里歇两歇了!”

    “呸……高兴个什么劲,你小子没见那是‘一叶以航’么,估摸着又是哪家大人物压轴来了。”

    “‘一叶以航’??就是亓家那种天级灵舟?啧啧啧……我昨儿才到,刚刚就见开过去两艘同这一样的船,还以为是见怪不怪呢……”

    “刚刚走的是胜寒与临邛的人,你跟人家能比么?”

    陆苍颜听着周围人818,心情不由有些自由自在。

    ——林清辅那小子办事果真牢靠,不愧是宗主教出来的好弟子,终于不用受冻啦!

    正赶这时,那船已然悄无声息靠岸,低奢小资绘龙描凤的船板悠然落下 ,直叫本还跟三人冲火的亓家人纷纷跑去迎接。

    看身边抢戏二人组此刻全部高冷十足无暇多顾,陆苍颜满意地奸笑一声,顺手将头发捋了捋衣袖掸了掸,人模狗样就要第一个走过去接受船上人的高调欢迎与船下人的幡然了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前脚刚迈入“一叶以航”不过百米范围之时,一道轻蔑的声音便万般嫌恶地响起:

    “什么脏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没点自知之明么?”

    看着四周人纷纷投来的眼光,陆苍颜呆滞。

    ——是在说我么?……这剧本不对吧?

    “……安师兄。”

    众亓家群演趁机用眼神将他凌迟一遍,随即便狗腿地行礼道。

    那声音爱答不理应了一声,等一滚红珊绒的崭新地毯从船板洒然铺落,才抬起脚下宝蓝弹墨靴露出衣角来。

    来人有着一张秀雅的年轻面孔,可那眉宇间的傲气着实过重,生生将那一股子大家涵养粉碎了个透。

    “……是亓安。”

    刚才被魏斯人硬拉走的皓庭一行不知何时又挤了过来,那两个双胞少女古灵精怪,纷纷小声给他打着口型。

    陆苍颜:……并不认识。

    显然他这个主角之一认识不认识这位安公子对于对方显摆身家毫无影响,他先是如同见了苍蝇般挥手叫人架走陆苍颜,随即便又换上笑脸,伸手带出另一个人来。

    “真是让容师妹见笑了,现如今小门之间良莠不齐,倒是比不得师妹好教养了。”

    被唤作容师妹的女子似是一笑,随即同样探出身来:

    “师兄这就是在嘲笑落儿了,落儿不过玄商一普通上院弟子,若是哪日可同师兄师姐一般进入上宗,那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

    亓安笑道:“胜寒六寒士雅名赫赫,不怪师妹这般想,那师兄也只能预祝师妹早得伯乐,一展宏图了!”

    两人有说有笑,全然把在场众人当傻X晾着。

    亓安博得佳人一笑不免洋洋自得,抬眼便是几番炫耀般的扫视。

    然而还没等他炫耀到位,他就看到自己刚刚挥手斥退的那家伙竟然还在视野里杵着。

    亓安瞬间怒了:

    “怎么回事?你们都瞎了不成!?这么个玩意挡在本少跟前,莫不是给我当踏脚凳么?”

    传言中雅名赫赫的六寒士之一:……

    见四周狗腿反应过来又要继续他们刚才未完的事业,亓安便转过头去,一脸霸气侧漏:

    “不长眼的东西,真真污了师妹的眼。”

    容落小鸟依人:“都说了是东西,那师兄又何必跟个东西置气。”

    亓安笑得旁若无人:“师妹所言极是,我辈修士与天争寿,又何苦与这些脱不尽凡尘的蝼蚁计较。”

    陆苍颜:……呵呵。

    自家偶像遭黑,竹两枝这小暴脾气终于上来了:

    “我呸!!!什么狗屁与天争寿一展宏图的!师伯不过就是站得靠前些,又招你们这狗男女哪点嫌了??”

    “放肆!贱人休说!”

    亓安没想到还有人敢跟自己对着来,脸色一黑张口就骂。

    他眸中蔑视浓烈翻涌,手中长剑出鞘三寸,竟是瞬间划开一道剑气,就要废了竹两枝的修为!

    竹两枝玉面带煞,千般想不到这群人竟能如此没有眼力见。

    ——遑不论他们竟能如此肆意降罪借势伤人,自家师伯多么玉树临风谪仙般的风流人物,今天竟是一而再再而三被人当敝履看待。

    她真是受够了!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也!

    竹两枝气头大涨,一碧幽篁再度上手。也不见女子手底有何动作,那刁钻至极的剑气便一击而没,虎头蛇尾掉了!

    周围适时响起阵阵吸气声,也说不上是惊的还是吓的。

    “……你……!”亓安表情难看,没想到一个散修般的草根竟能吃下自己这一通下马威。

    而烂好人周律终于坐不住了:

    “二位,这件事着实是我朋友唐突了……还请安少爷容仙子看在我们同为四宗门下,给点薄面如何?”

    容落看似柔弱好说话的脸上表情得体,却是看着他的校服柔柔道:“原是皓庭的师弟,如此深明大义倒是做师姐的我不对了。”

    周律闻词达意,脸色不由一变:“……不是……我……”

    哐!!!!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灵气突兀从船上直扫而下!看着被瞄准的周律瞬间一脸惨白,陆苍颜内心大骂无数,及时扔掉茶壶欺身而上!

    在旁秀操作的竹两枝:“……师伯!!……”

    “补丁挂机!!!!”

    陆苍颜大吼一声,暗自神伤。

    如今他一身修为十不存一,怕是遇到金丹期的修士都费劲。

    这出手之人看去就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啊!

    既不敢叫人认出自己同样也没灵力支持放大招。陆苍颜叫苦迭迭,只得无可奈何看着大神十分不爽地运用通用剑法,一剑飞花夺叶层层削弱那灵力,硬是抵消了那必死的杀招。

    陆苍颜松口气,趁补丁又准备闲扯淡时啪叽关机退游,动作流畅优雅分毫不差。

    周律国字脸空白了一会,很快便转过弯来,一脸感激涕零道:“多谢这位依山派的……”

    他虎目闪光抬起头,却是瞬间呆住了。

    ——这又是怎么了?

    陆苍颜眉头一簇,总觉得这情状似曾相识。

    他不做理会随意一句安慰敷衍,刚收起手中寻常钢剑,就听得那攻击一顿之后,从灵舟上荡开的娇媚笑音:

    “啊啦。没想到你依山派这群不入流的垃圾竟还藏得住如此颜色,这是你的人罢?”

    这句话音一落,朵朵灵力凝结的红莲便骤得在竹两枝身边绽开,显然问题是对少女问的。

    竹两枝一僵,感受着身后楚师伯突然透骨而出的极强杀意,赶忙拔高音量矢口否认:“……你……你你胡说什么!!!这是我师伯!”

    那女人一笑,风情万种:“不是就不是,紧张什么……既然你说不是,那本姑娘把他带走,你依山派没什么意见吧?”

    竹两枝的理智还停留在楚彦轻很生气这件事上:“带……走?”

    一道蓝影突然闪出,陆苍颜只觉得身上一重脖子一紧,那女人便已经整个人窝在他怀里,空着的左手还不甚老实从他肩上一路往腰间滑去。

    陆苍颜:……这算是读者怨念的衍生剧情么?为什么所有反派炮灰不分男女见我都要调戏一番?大家醒醒咱们是同盟好伐!

    虽说一代种马文大神对于这种搂搂抱抱摸摸小手什么的表示无比清水,可他显然忘了现如今自己外壳的高配置与围观受众的低情商。

    于是于众人看去——

    只见那先前出剑的白衣人披风尽碎衣衫单薄,清癯的身形在宽大袍袖被江风带起的刹那显露无疑。

    一名身着蓝裙的女子慵懒地勾在他脖子之上,那婀娜的身段在裁剪得体的层叠裙摆间若隐若现,端的是一点不漏却撩拨天成。

    周律离得最近看得也最清楚,只见那莫名其妙突然多出的女子藕臂一伸,整个人瞬间就拉进同陆苍颜的距离,所谓气息交缠我中有你……

    已经脑补出无数后续的他乍然脸色酱红语无伦次:

    “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你你……”

    突然一道偌大的威压爆发而出!在场诸人纷纷浑身一震,不少反应慢的已经被晃出一口血来!

    陆苍颜简直就要被吓cry了!

    趁着那女子同样被摄全体僵硬,他立马一错身子往回狂奔,虎起一巴掌就扇在万重山山主浑圆的后脑壳上。

    楚彦轻脸一黑,威压撤去,伸手挡开陆苍颜的手腕,抓住却是不放开了。

    场上不由寂静了一盏茶。

    众人心有余悸运气调息,那蓝裙女子也是花容难看,朝着虚空深深一拜,才敢站起身来重新摆出孔雀般的势头来。

    亓安五官拧在一起:“姑姑……”

    女子一挥手,颇为失措:“应当就是那几位大人莅临了……还不是你在此啰里啰嗦耽搁时间,谈情说爱什么时候做不得?赶紧接到贵客打道回府!”

    亓安颇委屈,但也不好说长辈的不是。

    他心里郁闷挥开容落搭过来的手,下得船来,狠狠剜了陆苍颜三人一眼,才做足姿态低头行礼道:“亓家内苑六代弟子亓安奉胜寒诸师兄嘱咐,前来迎接大人,还请大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