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51章 途舛(3)
    ……卧槽!

    陆苍颜扶腰撑肘,真真是咬紧了嘴巴才没把奇怪的词语吐出嘴去。

    他眼底寒光掠过,弯腰一个贴墙侧绕,便从那不明者手底解脱了出来。

    那人轻声低咦,正打算继续朝陆苍颜扑过来,陆苍颜却是已经将挽苍从地面横扫而过,反手一换便用剑柄捣在了袭击者肩胛。

    ——咯嘣脆,骨头碎。

    “好疼!!!”

    敌人终于忍耐不住痛楚叫出声来,陆苍颜一怔,确实没料到这来人竟还是个妙龄少女。

    旁边一道迟来的术火打过,刹那照亮了这暗面。

    岳红妆焦急递声过来:“陆师兄,你还好吧?”

    陆苍颜拍了拍身上的扬土,回剑转身道:“无事,只不过……”

    众人都赶过来,便见一名少女正抱着肩膀呲牙咧嘴瘫在地面,一双鹿子眸满是怨憎:

    “嘶……做什么下这狠手!!!当本……本姑娘不用怜香惜玉的吗???”

    宋青云嗤笑:“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哪算香啊玉啊的。”

    那少女圆了眼,通红着脸骂道:“臭道士!!你胆敢说什么!!”

    她还要继续骂,从里面却是又走出两名女子,其一搀着另一人,看上去竟是摇摇欲坠。

    少女于是立即回过头:“阿姊!!你怎么带着阿墨姐出来了!!……这这这这群人也不是好人!!!竟然敢对我动手!!他们……”

    搀人的女子正值二九芳华,一双眼同那少女可谓同模而出。

    她慌忙道:“几位仙长别同我妹妹计较,她素来被家父家母宠坏了,没大没小惯了。”

    宋青云反唇相讥:“说没大没小也忒抬举她!江湖上行走,哪有一见面就偷袭的道理!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好不好?”

    少女急了:“你个小牛鼻子!!!”

    ——砰!

    楚彦轻一枪横亘灵气,拌嘴的二人立即偃旗息鼓,宋青云更是神色慌忙绞手退开去。

    那姐姐于是得以继续道:“……总之多谢诸位仙长搭救,我们姐妹是端州商户之女,我叫陈心,她是幺妹陈筝……此次随父做生意途径此地,没料到竟然……”

    影回清拄剑问:“你们父亲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姐姐陈心道:“父亲大人随货先走,我们是跟随从侍女殿后走的……此次送货要去天烨,离这也不远,故而我们姊妹便不麻烦各位仙长,出了林子自己找车就成。”

    她这话正说着,那左丘墨姑娘却是突得一睁眼。

    只见她伸起脖子没命般地咳嗽一阵,那撕心裂肺的势头,竟是直接染红了陈心的衣袖。

    陈筝立即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起:“阿墨姐!你还好吧??”

    陆苍颜打眼色与岳红妆,岳红妆于是上前几步抵住熙墨的脉位。

    她探查一番,脸色不太好:“魔气入体,这姑娘身子骨弱,又没有修为,若是最近没人梳理身子,恐怕不好挺过来。”

    隋遇安道:“总不能见死不救,反正与我们同路,一起吧。”

    楚彦轻皱眉:“师兄,她们身份又不明,如此草率……”

    陈筝一扬眼梢,:“我们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能拿你们怎么样啊!!救人一下就这么难嘛!!??”

    陈心听着自家妹妹犯冲着急跺脚,眼神都快淹死陈筝了。

    于是岳红妆一面伸手替熙墨梳脉,一面忙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少说几句。如今燃眉之急还是救人。林清辅,你先带人回临近镇里,我们继续往里行。”

    陈心闻言一喜,于是在侧急忙立状,证明自己能帮上忙:“……我知道那伙贼人的老巢,仙长们便带我同去吧。”

    隋遇安为难一阵:“……也好,你确定知道地方?”

    陈心道:“被捉住时我听得他们说要去尹喉沟,那里采货常经过,我认识的。”

    于是众人交接探讨一番,终究还是决定由林清辅影回清二人同部分弟子带人往回走,隋遇安等人继续肃清魔道。

    这次有了陈心时不时指认道路,再加上一干元婴化神敏锐的探察力,几人没废多少冤枉路,便已经摸到了那山沟的边缘。

    山口狭窄,左右各有四人把守,陆苍颜众人正欲传音入密交流一下战术,那八人却是同时一仰倒,竟然没声没息就挂掉了。

    为了谨防打草惊蛇,众人摸来时差不多都关了灵力探测,此刻猛遭变故又看查不得,几人不免都是一惊,只得互相使过眼色,示意先别轻举妄动。

    好在不过一瞬,从五人对面色山坳里,便是传出一阵压抑的鼓舞欢喜之声。

    陆苍颜等人去看,便见一行十几名霜白校服之人有说有笑便往前去。

    那姿容,那态度,陆苍颜只想默默问一句,各位是来郊游的么???

    “……玄商的人?怎么在这里碰上了。”

    岳红妆蹙眉,一提长剑就要将人拦下。

    楚彦轻突然伸手挡住她。

    岳红妆疑惑眼,刚想多嘴问一句,众人便见一名白衣青年被那群玄商弟子推搡出来。

    那美颜,那身量,陆苍颜瞬间爆炸了,各位郊游还一定要带男主吗???

    “他怎么在这!!不是让他呆在客栈吗???”

    陆苍颜惊愕低呼,一眨眼间,整个人就已经越过岳红妆扑到前面去了。

    楚彦轻眼底沉沉,破万寒不带灵气倏忽抽出,一挑便将陆苍颜挡在了三步内。

    “做什么??”陆苍颜急道,“这沟内情况不明,他们玄商自己要送死,干嘛扯上方既白啊……”

    楚彦轻缓然说:“你也知道内里情况不明,咱们冒冒然暴露了,可别人没救下,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陆苍颜咬牙却也反驳不得。

    旁边岳红妆肯定指望不上了,没见她看到男主吃苦头那眼底bulingbuling的闪光么???

    于是他看向隋遇安。

    隋遇安摇头说:“师弟爱徒心切我也理解,不过此时救人为重,我们确实不能暴露。”

    陆苍颜已经要给这几位大佬跪了。

    ——到底炮灰重要还是主角重要啊啊!

    这段剧情原著中方既白可没撞见过,就凭他如今所过之处尸横遍野的幸运E体质,在设定外出事且出得毫无破绽□□那绝逼是妥妥没商量啊!!

    陆苍颜这厢还在绞尽脑汁想法子,那边补丁始终瞅着场上变化,现在已经开始在心底咋呼了。

    于是陆苍颜就听他掐着嗓音蹭蹭吼道:

    “……啊啊啊拜拜要被打了要被打了大大您还不赶紧想……

    ——叮咚。”

    陆苍颜:“……”

    ——呃……想叮咚?什么意思?……卧槽该不会是……该不会是……

    听着那突然传出的一咪咪提示音,陆苍颜虎躯大震,顿有一种极其不美好的设想油然而生。

    事实证明墨菲定律总是百试百灵。

    “——叮咚。

    检测到支线任务触发,优先等级max,即刻采取行动,请宿主做好准备。”

    ——呵呵我可以拒绝么?

    陆苍颜默然垂泪,理所当然没得到回应就被挂机操纵着,以一种极其潇洒的姿态越木而出,剑破万法!

    ——刷拉!!!

    剑光清冷,锁寒拢雾,一瞬之间,那袭向方既白的几丝风力便悉数被冻凝消弭。

    “什么人!!??”那群玄商弟子怛然失色,抬眼间,便看到一道消孑身影劲挺如松。

    恰一阵微风掠过,他就那么凌风傲雪玉然而树,衣衫落簌,环佩惺忪,在一众惊慌失措里尤显气度。

    这个逼苦中作乐也能算是极成功,不消说那些没见识没经验的年轻人,就算是在燕瘦环肥里摸爬滚打近四载的方既白都是有些晃神。

    职业病犯起来,陆苍颜不由想,如果这时候再有人一声惊呼道明他的身份,这一章就可以完美地以悬念作结尾了!

    “你……”所料不错,一道颤抖的声音骤然从一侧传出。陆苍颜立即抖了抖脸色,努力使自己更显得神圣不可侵犯起来。

    ——装逼巅峰倒计时,三,二,一!

    “你不是已经是亓家九长老的男宠了么?”

    陆苍颜:……咦?

    方岂泽从人群里绕出来,神色几般复杂:“果然就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远远看到陆苍颜似是与玄商众人起了冲突,胜寒一行纷是皱眉,点地间悉数现了身。

    楚彦轻靠过去,一看到方岂泽,脸色刷地就沉下去。

    当初自家那一波自揭身份方岂泽并没有赶上,是以事到如今,那孩子竟这还不知自己已经到了传说中的火尖刀锋上。此处没有外人围观不必装涵养,他的脸色已然是齐齐狞戾起来:

    “……这个也在!好哇,该不会二位是受不住那争风吃醋,一年到头寂寞如雪,这就逃出来了吧??”

    楚彦轻表情看着已经要杀人了:“聒噪!”

    方岂泽一转神情道:“哟呵!这就生气了?原来你们当初那看着纯良无害的样子就是作给人九长老看的吧?要我说你们可真就是……”

    站在方岂泽身边的几名玄商弟子突然脸色难看,纷繁疾扯他衣袖。

    方岂泽脸色比他们更难看:“干什么??”

    那几人被他吓得面皮子青白,讷讷指向前头。

    方岂泽这才看到陆苍颜楚彦轻身后校服整齐的胜寒人。

    他神情一变:“各位师兄师姐,你们这是……你……你不是依山派的那女人吗?”

    瞧着方岂泽再度抽抽的神态,被指认出来的竹两枝颊边轻蔑一扫,反手就拍出了自己的身份铭牌:“看清楚了!!我究竟是什么人?”

    白玉牌上象征身份的花纹与名字万般清晰,玄商弟子顿时哗然,已经有人低声兴奋起来了:“是胜寒七绝之一,竹两枝师姐!!”

    胜寒七绝,绝冠寒山。能获得这个名头的,哪个不是胜寒宗内佼佼者中的佼佼者。对于胜寒辖下的普通年轻人来说,七绝此名,相比之信仰都算不为过。

    ——而自己刚刚难道是把所有人的信仰给骂了?

    万没料到自个儿运气能差到这地步而胜寒七绝的变装爱好如此奇葩,方岂泽一僵,倒退几步后才想起急忙行礼补救道:“竹……竹师姐……我只是……”

    他满头大汗慌张将矛头转回陆苍颜二人:“您可千万别被这两个小修骗到了!他们之前可是做了亓烟暖的入幕之宾,这种人……怎能跟……”

    哗!

    他话还没说完,四周所有胜寒弟子都是长剑出鞘,那同仇敌忾的气魄,那啖肉饮血的姿态,直让所有下宗小可爱寒毛一炸,差点没跪下。

    竹两枝的声音在一侧淡淡戏谑响起:“方公子,此次只是警告,若尔再对我胜寒山主出言不逊,那就别怪我等不顾同源情义,定要拿下你往胜寒说个明白了。”

    方岂泽瞳孔缩成针尖小:“……什么?”

    底下玄商弟子更是顾不得害怕全部原地爆炸了!

    宋青云不满皱眉:“玄商我可常去讲道……你们总该认得吧?……此行四位大人皆是我胜寒山主尊驾,难道诸君没见过画像吗?”

    ——见自然见过,可那尊座级别的人物,对于普通下宗弟子来说已经是神话了,就算只是画像,又哪有人敢抬起头仔仔细细看神话的脸啊?

    ……于是乎。

    寰霄仙束七十九年十一月初七申时,下宗弟子万万没有想到,不过就是好运出个任务去天洛一趟,他们就能卷入事件之中,并亲眼见过自家高高在上的信仰与神话。

    这一天,将永久地载入无数年轻人心中,成为他们日后吹嘘的本粮。

    不过那时候,他们讲的故事版本全部都是:

    “想当年你爷爷(太爷爷太太太爷爷)我在玄商当弟子时,可是有亲自看到世尊与仙驾秀恩爱撒狗粮哟……那时的世尊还不过二十出头,风度翩翩英俊潇洒,诶哟,那看向仙驾的眼神,哎哟,那护妻狂魔的潜质……当即我就知道那位金鳞不是池中物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