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56章 四伏(3)
    众人手底战斗纷纷停止,那缕箭光着实刁钻狠辣,看得出来人分量决计不小。

    隋遇安岳红妆心底沉沉不敢耽搁,将一击绝杀扔给那持简魔修,即刻便不管不顾纵身靠到陆苍颜身旁。

    于是又几道箭光立即激射而出,一面将隋遇安几人逼退几步,一面却也将那最后一人从围攻中摘了出来。

    重伤的魔修松一口气,立即摒身行礼道:“恭迎圣女。”

    参拜礼毕,那熟悉妖娆的女子身形便从流萤间莲步而出。

    叶初溟一双美目映着漫天星河,先是定定看了方既白半晌,这才缓然将目光移至陆苍颜身上。

    她声音清婉平淡:“陆山主,又见面了。”

    隋遇安一剑即刻割过去:“不知贵宫不好好呆在栖迟地界,来我胜寒宗下有何贵干。”

    他声音冷极:“四年前齐光海一战还未与圣女讨论一二,此次莫不是还来打我秘境主意的?”

    叶初溟摇摇头,随意拨动手里长弓,刹那就挥开了剑锋:“此事即与阁下无关,我不过是来此邀请陆山主而已。”

    楚彦轻冷笑:“叶初溟,你至多也就化神中期,派个化身来此放大话,还当自己是大乘尊者,亟待飞升么?”

    叶初溟声音古井无波:“我既敢来,自然也是有所算计,倒不如诸位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陆山主如今这身份,若是走漏了一丝消息,你倒看看这遍天下谁最后坐得住脚。”

    岳红妆啐道:“妖女!!哪有这么夸张!!便是至阴至阳不多见,可其又分三六九等……除了九阴体千年不遇,其余些个还不是常能见上几位??你如此胡言乱语,难道是当我胜寒宗人都没见识么?”

    叶初溟冷冷打断:“便是有见识又如何,岳山主口口声声自己清楚,那你可明白至阴至阳乃上佳灵储,与之合道虽进境极快,可也就决定了其道侣生生世世也都只能与之合道,若是妄意与外人交好,轻则境界跌落,重则身陨道消。”

    她微微前倾,旖旎前景一览无余:“你倒说说,如今寰霄道行高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坐享齐人之福?除了你们这些个名门正派,又有谁受得了这种约束。”

    岳红妆听着女子故意拖得暧昧的腔调,脸旁烧起一朵彤云:“毫无廉耻!!□□□□!!”

    叶初溟微微一笑,正起神色道:“这便开骂了,那我若是继续说你家师兄身为男子还成了个至阴,顿时打消了这些前辈对于绑定的忌惮……不仅能进境千里尝尝不同滋味,又可继续享着三宫六院无数娇娥在怀。啧啧,可惜我生不是男儿身,不然这等好事,哪还轮得到他人分一杯羹。”

    听着这女人越说越没谱的话,一干胜寒道子均是黑了脸色,楚彦轻最先坐不住,一枪顿时挑向叶初溟圆润的肩膀!

    叶初溟手中长弓激振,数排黑色箭矢瞬间凝形,横扫四方!

    她笑道:“说是四宗,贵宗如今化神往上倒还剩下几人?如今叫我做好事带走陆山主,不也省了你们为个人,基业尽毁愧对祖宗不是?”

    岳红妆一手一剑杀得七进七出:“闭嘴!!!”

    再度让开攻势,叶初溟身体翩翩点远。

    她伸手扔出一颗晶莹妖异的黑珍珠张开叠衍阵,招手便叫那幸存者即刻撤回。

    女子半拢轻纱的面庞此刻已是有些恍惚了。

    “便不跟各位论道了,既然你们舍不得陆山主,那本宫也不再强求。此番山遥水远,一别亦不知何时再见,诸位保重,可千万看好我要的人……”

    ——哗!!!

    叶初溟一语未尽,随声落下的却是一道刁钻绚丽的剑气,正中叠衍阵阵基!

    被一击而入毫无偏颇,那黑色珍珠噗地一声便碎作八瓣,叫空间传送即刻紊乱开去。

    道道幽深的乱流刹然冲破阵纹扯碎半空,其中刚欲进入的魔修立即就被无声无息搅成两截。

    叶初溟脸色一变,化身方才淡去的身形竟被一晃而出,同样拉入坍缩的裂痕里,随空洞化成一点融于夜色,一转眼便不见了!!

    变故发生地太快,在场者皆是失色,纷纷不由倒退几步。

    而陆苍颜却是满头冷汗,差点没被突然的后座力带得一歪!

    他微微侧头,便见男主一脸冰雪表情盛开在血痕下。那双极漂亮的眼中虽然神色还是迷离,可其间的杀机却也藏都藏不住了。

    ——看来刚才出手的便是拜拜诶,好家伙!!!四年时间幸亏没全栽在把妹上啊!!!

    陆苍颜极是欣慰,是以当他感受到男主灵力未卸尽间就蹭过来的双手时,倒也不甚好意思将人提开了。

    方既白即刻趁机合握住他的手腕:“……是寒幽魄吧,师尊不说,是以为能一直瞒下去么?”

    ——次奥!

    方既白这句话一撂过来,陆苍颜积压四年的怨念立马就炸开了。

    他腾地站起身,正想顺遂心意回敬一句“谁瞒着啦”。到口的“谁”字在喉咙里滚了一圈,却还是生生被大脑扯了回来,瞬间平平淡淡改成了“谁胡说的神怪故事你都往心底记么?”

    这话为陆苍颜掩饰失利之用,故而声音放得不算多小。

    岳红妆闻语立即状貌不好,她身形一动拉开陆苍颜,眼里蹭蹭,满是朝着方既白的气慨火光:“一个魔修血口喷人信口开河你都能记心底,我胜寒教你的明辨事理全都扔进靖河冲走了是吧??”

    隋遇安微微皱眉道:“红妆。”

    岳红妆气急就走,简直有点想哭。

    她当然也不是不明白。

    哪怕叶初溟是黄泉宫人魔道贼子,但魔道讲求的就是一个快活率真,她敢这么说,自然这事七八分都得当真的听听了……

    她怎么愿意亲口将师兄推到风尖浪口上去!!

    看到师妹安静下来,隋遇安轻吁口气,自然也知岳红妆心底想到了什么。

    不再耽搁,他转头过去,总算硬下性子朝陆苍颜教训道了: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说,真以为我们会不管你么?”

    陆苍颜塌了气度,只能莫名其妙看着因为岳红妆一句冷吼而瞬间转过来的局面,本来打算的装疯卖傻却也扮不下去了。

    ——难道真要把来龙去脉交代一遍?

    ……啊没关系的我是为了不让方既白以后伤心,自己去救洛无鸢才搞得这么狼狈的啾!大家千万不要怪罪拜拜,他那么可爱那么年轻有为……

    =͟͟͞͞=͟͟͞͞(●⁰ꈊ⁰● |||)已经可以想象方既白被众山主绑着扔下六道崖了喂!!!

    趁作者满头大汗闷头不语,系统此时又弹出一排语言选项。

    陆苍颜低头去看,便见一堆“对!你就是会不管我!你就是那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琼瑶式回答。

    无法想象自己这么说完后还能不能囫囵个爬出尹喉沟,陆苍颜深吸口气,刚打算随机应变胡扯八扯将事儿忽悠过去,隋遇安却是脸色一变,伸手就捂住了他嘴巴。

    一排剑气刹然从伸手不见五指的空中荡迭而下,程祯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抬手立即释放出了一层银朱流转的阵法来!

    隋遇安扬声道:“住手!!是我们!!”

    空中剑气闻声即止,十几道御剑的身影立即卸下黑斗篷露出脸来,却是之前留守客栈的胜寒人员来。

    梁危行一身墨衣同从夜色里迈步出来。

    他三下五除二降下身子,抓住陆苍颜的肩膀便将人拉到了萤火流流的地方。

    “可有伤到?没被为难吧?”

    感觉到自己再不阻止就要探到衣领的手指,陆苍颜急忙表示尚可,随后赶紧叫林清辅等人过来见礼。

    总不能晾着弟子们不管,梁危行只得转过身一一安抚一番,眼神还是时不时往陆苍颜这边瞅一瞅。

    隋遇安趁机靠过去,声音里终究放松了些。

    他问道:“师兄为何亦来了?难道魔修找去了客栈?”

    梁危行正拍着宋青云肩膀,闻声不由淡笑点头:“两个化神初期,只不过缠斗半刻钟,扔下一句师弟你们已经被包围的话就离开了。我担心大家真的出了问题,便直接连营追出来了。”

    楚彦轻皱眉,插话道:“那几位是?”

    一侧谭梦惜平缓答道:“玄商的方或寻长老与赵庚长老,我们出来路上碰上他们,说是见过林清辅往这边来,于是就一起过来看看了。”

    方或寻是个看去三十出头的儒气中年人。听得谭梦惜做引荐,他微微拢袖作揖,声音倒也放得清亮:“隋尊座,久仰了。”

    隋遇安同客气一番,几人相交不消五句,那方或寻便笑着言说:“我上宗果然人才济济,却也不知那位小友是在哪位尊座门下,这阵纹看着眼熟呐。”

    程祯闻言立即脸色一白,她反手收回放出阵法的手串,一把便扑进程歆怀中。

    附近游出几声惊疑,梁危行顺着看去,便见姐妹二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竟是莫名有点眼熟的样子。

    他一眯眼睛不确定道:“安阳长公主?永乐小公主?”

    程歆睫羽轻颤,听得身份暴露,叹口气倒也落落大方承认了:“梁仙师。”

    宋青云小声惊呼:“公主???流丹的公主么?这么二十来年总算叫我见着两个活的了!!”

    如此大呼小叫真跟自家胜寒的皮子不符合,众山主尴尬间只当没听见,只有楚彦轻挂两根黑线,轻咳两声接口问道:“……我们倒是真不认得……不知二位公主在此做什么?”

    程歆行了个宫礼:“说来也是我们姐妹隐瞒在先,麻烦各位仙师了……事情也简单,不过是家妹嫌在天烨闷得慌,硬拉着我逃出都城去,运气不好,在村中就被魔道贼子捉住了……”

    程祯嘟了嘟嘴,一脸不情愿嘟哝道:“麻烦他们什么了……若不是阿墨姐一路照顾,还当你们看得见本宫吗——我阿墨姐呢??”

    最后几字程祯吼得中气十足,程歆红脸拽了程祯一把,程祯却完全不为所动,立即就冲进前方的人群里。

    那位左丘墨姑娘显然已被谭梦惜医治过一番,此时不但人清醒了,看着气色也好了不少。

    她忙行礼说:“小公主……”

    程祯扑进人怀里:“哎还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你看看这些家伙,哪有一个把我当公主看的!!!”

    岳红妆笑说:“果真如传言一般,公主是个跳脱的性子。”

    程祯总是个姑娘家,闻言再跳脱也不禁微红了耳朵。

    她低着脑袋从左丘墨身边勾了下来,总算找回点公主的势头来:“好吧好吧都怪我贪玩,这次给各位惹麻烦了……我可道歉在先喽,你们到了天烨,千万别跟我父皇和我哥随便多说!”

    看着程歆又在一侧明示暗示急得跺脚,隋遇安晕开笑意打破担忧:“既然公主如此说了,吾等自会守口如瓶……既提起太子殿下,细算来,我们这些老人如今也是十年没见了。”

    岳红妆看着程祯叹气道:“哎……当时你哥也就十二三岁的模样,看着比你都小……果然熊孩子都可爱,不知他还记不记得他的阿红姐姐喽!”

    楚彦轻冷哼:“姐?敢问贵庚?”

    岳红妆一胳膊勾上楚彦轻脖子:“师兄你不说话是不是就难受,我怎么记得您可是还比老身老上个十多岁呢……”

    眼看两人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就能吵起来,梁危行瞪了岳红妆一眼,对方顿时悻悻收回手,挨着陆苍颜坐下了。

    知晓陆苍颜可能现在心情极不好,岳红妆也不敢刺激他,只能跟小狗似的眼巴巴瞅着自家师兄看。

    这一瞅倒是瞅出陆苍颜完全在神游天外。

    担心他多想,岳红妆连忙小声开玩笑,意图打断眼前人明显危险的心绪:

    “师兄……?我说那姓楚的老可没说您老啊……在我心中师兄永远十八岁……哎您是在看玄商那边么?”

    陆苍颜转头看向岳红妆,果然对上女子一脸的担心焦急。

    他只能摸摸女子的呆毛以示正常。

    ——放心吧!你师兄我真的没多想……我只是想问一句……为什么方以诀方以昇北宫凝来得这么齐全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