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 第60章 微宸(3)
    陆苍颜已经对这个动不动就要叫自己昏上一昏的世界绝望了!

    幸亏中国有句老话说得是“熟能生巧”。

    这不,在他睁开眼的零点零一秒内,对于外界环境的极度不放心便叫陆苍颜一个翻身笔直蹬起身来。

    然而他显然错估了自己手头的力道还剩几分,不过这么一个虎跃,他那撑床的手腕上便骤得传来一阵扭到的痛意。

    陆苍颜大惊失色,急急憋住嘴巴不敢吱声。随着噗通一声闷响,陆苍颜终究还是跌回了那老硬的床板,旁边竟还有人不耐烦嘟哝一句。

    “宝楠!你大晚上闹什么闹!该不会又吃坏肚子了吧!!”

    陆苍颜闻声浑身一激灵。

    ——咋咋咋咋滴还是个女孩纸????难道我这就已经被牵扯进入所谓以闺誉陷害的连环宫斗宅斗系列了么?

    若是他多年来博览群书的经验还管用,没过多久就该有一大群人扯着嗓子打着灯笼来抓奸了吧???

    次奥!形象分要被扣光啦你这该死的程澈哟!!!

    “……行了行了知道咱这主子过了气就成了!!不过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罢了!你再这么咬牙切齿叫他名字,还能叫那王嬷嬷回心转意捞你回去?”

    听着那女子再度不耐烦一句,陆苍颜不由急忙捂住嘴巴。

    那女子声音里还带着困音儿,不过絮叨起来也是不落阵:“要我说也怪你使的银子不够意思!人王嬷嬷多大阵仗!哪看得上你那点水花银子,这下好了,嫁妆本赔了人还被分进这冷宫里头,要我说也是你该,别再这整天哭哭唧唧的,跟自己过不去也别带着你姐姐我啊!”

    女子狠狠一踢陆苍颜小腿:“听见没???”

    陆苍颜被她这神来一脚登时掀下了床,这回摔得是真惨,陆苍颜不由冷吸口气,抽着音儿喊出痛来。

    可他听到的却是个沙哑哑的女子声音。

    “咦?”

    陆苍颜一声惊呼急忙坐起身来,确实不是他听错,自己的声音莫名其妙变成女的了!

    蹭上脸颊的手已经抖起来了,陆苍颜睁大眼睛一阵乱摸,竟是还摸出耳边两个小小的耳洞来。

    那躺在床上一阵骂咧的女子同样抱着被子坐起身了:“做什么??被我摔傻了?”

    陆苍颜慌忙往后挪了挪:“没……没……就是不知姐姐是哪位?”

    对面沉寂了一会,就在陆苍颜以为人家又睡着之时,一盏蜡灯已是悠悠点亮。

    端灯的女子长相普通里透着清秀,她脸上表情嫌弃,蹬上鞋就把陆苍颜往对面桌子上一推:“你莫不是做梦做魔怔了?赶紧喝口茶醒醒脑子!!我是宝缨,你是宝楠,上月刚分给沈嫔连她那破落孩子的,你别是做梦当皇后去了吧?”

    陆苍颜摇摇脑袋,十分怀疑程澈已经害死了他,导致自己男穿女,还穿了个宫斗戏里最低级的起步角色。

    他忙揽过桌边的铜镜细细打量起如今的皮囊来。

    ——先不说什么原理不原理,宫斗之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张脸,先搞清自己长相是祸国殃民不食烟火还是恬雅可人才是正理。

    只有装备了一份高级颜面,他才能有把握地完成接下来很可能发布的攻略皇帝攻略摄政王攻略王爷等等乱七八糟的剧情哟……

    结局注定让他失望,映入模糊镜中的是个黄着头发的路人甲脸庞。

    没有出色的眼睛,没有细嫩的肌肤,就连个女主标配逆袭用的胎记都没有。

    他恹恹放下镜子,神情里满是绝望。

    宝缨已经提着灯挨他坐下了:“怎么了?还真梦见做皇后了?”

    陆苍颜闭眼道:“周公梦蝶蝶梦周公,孰能说清究竟是我做了场梦,还是我本就是场梦呢……”

    看着女子越来越黑的脸色,陆苍颜立马放下了自己扮演多年的得道高人形象,专心当一名注定没甚出路的丫头起来:

    “……其实不是当皇后,我梦见自己当了神仙!长得老俊了!”

    宝缨嗤一声:“就你还想修仙,你忘了你娘塞你进宫前专还带着你姊妹六个全去测资质了吗?赶紧醒醒吧!你就一杂灵根!能进宫当个宫女,老了赚笔银子出宫就不错喽!”

    陆苍颜眼底亮晶晶:“这世界也有修仙设定?”

    宝缨眼神诡异:“什么设定?你赶紧起开洗洗脸去!本还想多睡一盏茶,全被你搅黄了!”

    陆苍颜言听计从,刚起开撩点角落盆里的水蹭了蹭眼睛,就听那宝缨继续道:“别怪我今早没跟你说两回啊,这沈嫔虽过了气,但脾气可大了去了,光指着程澈这病秧子跟她赚个母仪天下呢,你暗地里骂他娘俩就罢了,出门可千万把紧嘴了!”

    刚刚醒来那会陆苍颜正乱着,还真不知道自己随心骂程澈还叫人听着了数落了……

    ——诶?等等?程澈?

    陆苍颜立马湿着脸凑到宝缨跟前:“程澈?……禾呈程?清澈的澈?”

    宝缨一把抽开他的手:“我又不识字!你乱吱歪什么!今早其实是中邪了吧???”

    陆苍颜却是顾不得宝缨如何想了……

    ——完了完了死了一回把自己又往回死了好几年!!这回程澈还是过□□子呢!!!我的设定里完全就没提这档子事哟!!!

    他暗地痛苦地咬咬牙,却听脑里吱哇一声,竟是补丁的声音传来:“大大……你还好吧……哇啊啊啊!哪来的女人?我家大大呢???”

    陆苍颜黑脸在心底道:“我就是。”

    补丁嘤了一声,颜表□□仙欲死:“咱这是任务失败死了?这又是哪?难道是打算叫大大您另走本书继续清风净网么?……看这衣服场景像是宫斗副本,您是要攻略皇帝攻略摄政王攻略王爷么……小组也太抠了吧……就给您这张脸,估计用陆渣师的脸攻略都比这有成效……”

    陆苍颜忍无可忍将它的弹窗一踹,面板却也被这一踹激活了。

    一人一系统立马点开人物属性伸长脖子凑去看。

    “宿主:懒你妹(云览)

    职业:陆苍颜(淮止山主/封印)

    宝楠(粗使宫女/溯命符作用)”

    陆苍颜不死心地戳了戳那些灰白色的等级装备栏目,没料到程澈竟是给自己用了轮听都没听过的世界级道具。

    他泪目间边被宝缨催着红脸穿衣,又边跟补丁抽抽搭搭黑脸抱怨:“我究竟是招谁惹谁了!就算是原来一直跟男主对着干的陆原身死前都没我这么惨好吧?”

    补丁惊愕:“不是大大您当初选择的全方位精准修补严谨无缝对接烧脑虐心式漏洞补丁么?当初我还佩服您不愧是懒你妹!做什么都要精益求精啊……啊啊卧槽你快松了我的弹窗!!!”

    陆苍颜在心里一把那货的弹窗四处甩荡:“什么鬼???搞半天我过得这么惨还是你们他喵给害的??”

    补丁晕乎乎道:“可选择是您当初自己做的……”

    作者与系统相对无言,竟是同时失去了梦想。

    陆苍颜生无可恋道:“我看还是散了吧……”

    将补丁再度单方面挂断,陆苍颜立即表情难看地用手可劲提了提那极低的抹胸,净骂自古帝王不学好。

    窗外的天此刻还黑沉着,只有东边微微泛起一丝鱼肚白来。陆苍颜试了试温度,说冷不冷的,可能正是五六月份。

    那宝缨对着大门打了个哈欠道:“你先赶紧去膳房把咱们同娘娘的伙食拿来,我先把院里扫扫,住这么偏的地方,一天天灰大尘大,烦死人了!”

    陆苍颜讷讷应一句,幸亏依旧呆在云尔城里,他敲出地图扫了扫,还是能对号入座。

    在宫里跟个好主子对于宝楠这种没有出路的小宫女才算保险,被晾在厨房外站了将近两炷香才拿到食盒,等到陆苍颜腰酸背疼地将伙食搬回这所谓卷云宫时,那鱼肚白的亮天已然整个开明了。

    陆苍颜听得正房内正有人扬着声音唤道:“宝楠!宝楠!”

    刚换身份不太适应,陆苍颜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叫她,急急应了一声推门进去,陆苍颜这新鲜恹恹的身子就瞬被那浓郁的熏香味呛得落泪。

    那女子声音依旧歇斯底里叫着:“宝楠!宝楠你个小贱蹄子去哪了!!!”

    陆苍颜连忙擦去眼泪小跑过去:“娘娘,您唤奴婢……”

    ——碰!!!

    巨大的瓷器碎裂声落在陆苍颜脚边,他下意识就往后退去,沉重没身法的步子却依旧是踩到了一片滴着水的碎片来。

    这回眼泪可是真的和着落下来了,陆苍颜疼得直抽嘴,那女人却依然大喊大叫着:“你个贱蹄子还等着做什么!!!不把本宫当主子看么???”

    陆苍颜低头看着脚边随水晕开的血迹,不敢忤逆故事剧情里的人物,只得一瘸一拐靠将过去:“……娘娘可有什么吩咐?”

    那女人支在床上,一头长长的黑发有些枯槁,可容貌却是妖丽明媚,生生压过了一身虚弱的病气。

    然而再美的女人也架不住用着这种狰狞可怖的神色。

    陆苍颜人刚靠过去,还没来得及等着吩咐,沈嫔竟就瞪圆了眼睛,一把扯住陆苍颜身上的衣服。

    “你个贱货!!穿个衣服都骚里骚气!!这是嫌死我这老女人!打算自个儿爬龙床呀不是??!!”

    这宝楠的身子真是不经吓,随着眼泪倏落落模糊了视线,陆苍颜才噎着嗓子答着“没有不是。”

    被狠狠赏了个大嘴巴,陆苍颜惨兮兮蹲在床边,真是委屈都委屈坏了。

    许是发泄够了,沈碧桃终于轻喘两声安静下来,扶着小几扭过身子。

    “服侍我起来。”

    陆苍颜闻声只能忍痛站起身子,不甚熟练地搀起女子骨瘦如柴的身子,陆苍颜正在这担心着自个既不会梳头也不会擦粉,就看沈碧桃不耐烦地挥开他胳膊,从床边拿起一个描金的妆奁盒来,小心翼翼放在了腿边。

    看见陆苍颜仍杵在这,她气不打一处来:“傻了不是?端水过来!!!”

    重活了四年始终被伺候的陆苍颜头一遭也体验了把伺候人的乐趣,目送着女人细细净面漱口完毕,陆苍颜刚端起用完的面盆,便听沈碧桃一面对镜画眉一面沉声说着:“去看看五皇子醒来没,成天到晚被那几个阉人惯着!他还能不能长点出息!”

    陆苍颜巴不得赶赶儿出这房子。

    将水盆倒干净放在阶上,陆苍颜刚转过方向,就见两个小太监正牵了个九岁不到的孩子出来。

    打头那太监看着敦厚老实,见着陆苍颜便笑着招呼:“宝楠姐,刚服侍娘娘起来啊!”

    陆苍颜挪了挪抽痛的脚,随意应了一句。

    那太监继续问:“今儿个娘娘可有叫小殿下过去?”

    “嗯,有叫的。”陆苍颜边说边低头去看那坨团子。团子糯糯小小穿着件半旧不新的竹色对襟儿,委实可见未来气度的面庞有些干瘦,倒是那双玻璃般的眼珠始终如一,透彻地仿佛能映出人影。

    就那么客观公正地扫了扫程小澈一眼,陆苍颜心底立即就被有太监还叫娇滴滴的姑娘去打饭这件事占了脑力可劲儿骂去了。

    她努着嘴将程澈从太监手里牵过来,肉眼可见小家伙害怕地一缩身子。

    陆苍颜不免有些得意。

    ——嘿,你小子还有今天啊,再调戏我啊!再调戏我啊!!

    同那俩太监招呼一声,陆苍颜即刻就领着仇人缩小版往回走去。

    一走他便瘸一下,程澈似是看着难受,不由微微仰头担忧问道:“宝楠姐姐,你……还好吧?”

    陆苍颜才不会示弱:“没怎么,崴了下而已。”

    程澈看着根本不信,他拉着陆苍颜被沈碧桃撕坏的衣角,刚打算继续问上一句,目光却就在前头骤地缩起。

    他的身子已是有点颤抖了:

    “……娘亲。”

    一只涂着鲜亮红指甲的柔荑顿时伸过来,一把就将程澈扯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