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红镜 > 第30章 第三十章 纸醉金迷
    菱雅感觉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的。她觉得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在自己的头上眯着眼望去感觉所有的事物都如海市蜃楼般,飘渺的不现实。而那高高束起的发髻,几乎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觉的有点难受,进入自己的宫殿之后,便迫不及待的伸手将所有的发丝都放下,顺便卸去了所有的妆容。然后她站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凉处,望着眼前白花花的阳光肆意的洒下。

    心情,却从没有过的平静。

    一切都结束了,感觉自己所有的恨、所以的怨都随着穆攸的惨死,而烟消云散。

    可是,然后呢?

    是啊,她从没想过然后呢?

    以前她只是菱雅,觉得红衣女子对于自己的纠缠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加害。可是现在,她多了穆妡的记忆,前因后果,旧恨新仇……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菱雅还是穆妡……

    恍恍惚惚的回过神,庭外的一切已被夜色所笼罩。她下意识的转过身,却看到有人坐在自己的不远处,斜斜的靠着桌子,望着她。

    有氤氲自那人的眼底散发开来,隐隐有涟漪荡漾,她如同着了魔般的一步步走近他,直直的撞入一片茶色之中。

    “圣上……您……喝酒了?”

    她自他的身边坐下,而那一瞬间,他竟暗暗的笑了起来,眼中流光潋滟。

    “圣上……是在伤心红妃妹妹的事吗?”她问的小心翼翼。

    闻言,他抬眸带着一丝的漫不经心的望去,却让她只觉呼吸一滞,内心深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升起。菱雅觉得那是一种期待、一种压抑已久的爱慕,不管经历了什么,这种感觉就犹如烙印般,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这具身子里,简单的说,更是一种本能反应。

    菱雅不敢多说话,在自己仅有的记忆中,自己与他之间的接触少之又少。她只能怔怔的看着他,跟着他一同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声问她,“你不伤心吗?她……可是你的妹妹……”

    “妹妹……”菱雅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遍,是啊,自己的妹妹,几乎就在自己的主谋下,死的惨不忍睹。可是……

    她这一生……也几乎因为这个妹妹的存在而几乎毁的一无所有……

    妹妹……原来,手足之情,在感情上也会变的如此不堪一击……

    这血缘……终不如男欢女爱……

    菱雅没有开口回答,她只是抬头看着他。眼前的这张脸,几乎无数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让她为之着迷。哪怕,他的眼里从没有过自己;哪怕,他的心里从没有过自己……可是,可是她感觉只要能站在他的身边,只要他回眸对自己不经意的一笑,那种自自己心底涌现出的澎湃,就让她幸福的好似拥有了全世界。

    可是……

    可是梦里……

    “圣上,您……真的只爱红妃一人吗?……”她问的情不自禁,问的胆战心惊……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他眼底的情绪瞬息万变,然后渐渐的、渐渐的化为一片冰凉。那种冰凉,对于她来说是极为熟悉的,冷冽的没有任何杂质,陌生的好似两人从没有过任何的交集。望着望着,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如同跌入一个冰窖之中,全身的毛孔开始止不住的颤栗,而这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就好似由内而外被对方看的一清二楚,联通她每一个隐藏极深的小心思。

    望着她因隐忍住强烈不安,而逐渐惨白的脸。他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一抹让人极为不安的笑意。他笑的很美,斜斜的勾挑着唇,微微眯起那双狭长的双眸,然后伸手,指尖似漫不经心的拂过她的脸颊。

    她怔怔的看着他,望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他却诧异的发现,她的眼睛不知何时起已经泪眼朦胧,美的惊心动魄。

    有那么一瞬间,菱雅觉得自己其实就是穆妡,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无论自己在命运的轮回里徘徊多久。

    她,终究忘不了他。

    缓缓的,她闭上眼,沉迷其中。

    恍惚中,她被高高抱起。还没来得及惊呼,她和他一起倒入了一张硕大柔软的床。他俯身看着她,微眯起的狭长双眼中,她看到自己一脸的沉迷。因羞涩而绯红的脸颊,让她看起来美的惊心动魄。

    他的眼眸,波光潋滟。在她的发愣中,他低头俯下,吻上她那因诧异而微微张开的唇。

    双眸,渐渐迷离……

    菱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夜里惊醒的时候,发现身边的那个人,早已离去。

    她将被褥抱在胸前,硕大的殿内,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渐渐急促,然后不自觉的哭泣起来。

    她怎么就忘了呢?就这空荡荡的殿内,自己守过多少年的空房。

    她怎么就忘了呢?他的眼底,都不曾停留过自己的倒影。

    她怎么就忘了呢?她和他,只是之中都相濡以沫,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猛地起身,随便套了件衣服,便跑了出去。

    菱雅在没有见到轩琪雅的时候,便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看到了他……

    站在最后一节台阶出,一动不动。从她的角度仰望过去,他的背影就如同一座雕塑,浸没在黑暗之中。

    她轻轻的又往上走了几步,小心的让自己不让出一点声响。

    然后她看见漫天的星斗布满漆黑的星空,月色之下,硕大平台之上,轩琪雅就那么的远远的站在中央。

    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应该说此时此刻的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带着不同的情绪。她注视着他,他遥望着她,而她呢?似乎根本就不安心周围的变化,时而抬头观星,时而低头把弄手中的星盘……

    菱雅只觉自己浑身冰冷,那是一种知道了真相后浸透了骨髓的冷意。耳边,似乎想起了穆攸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笑声,那时她说……

    姐姐……你知道吗?我和你,终究是他身边的那抹流云……

    那时,她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只是一味的恨着穆攸,觉得她所说的一切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所作所为脱罪。她眼底的悲伤、眼底的挫败、眼底的落寞,至死都没有人看懂……

    她至始至终都觉得,如果没有穆攸,自己一定会很幸福的活着。有一个深爱自己的人,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可是结果呢?

    穆攸不在了……

    他的温情,就好似一场镜花水月……前一秒还纸醉金迷的沉迷其中,后一秒却能冰冷残酷的抽身离开……

    她和她注定只能成为他身边的流云……

    而明月……

    轩琪雅的脸色不知道是不是月色的缘故,看起来很不好。她似乎低头沉思了很久很久,才缓缓的回过神。望向菱雅这边时,眼底的深邃被刻意的抹去,语气中带着几分的不自然道,“你怎么来了?夜深露重,还是快歇息吧。”

    她说的这句话明显不是对着菱雅说的,也不等后者说话,转眼将目光望向菱雅,笑着说道,“既然圣后娘娘来了,那么关于红妃入葬之事,微臣还有几句要交代的,请随我来。”

    然后也不管在场的人会有什么反应,轩琪雅自顾自的领着菱雅一步步的走下阶梯。

    这个阶梯很长,是这附近的至高点,为了便于观星,四周几乎根本就没有高树和任何的建筑物。

    菱雅觉得很冷,却又分不清是心冷还是真冷。她只觉自己都的每一步,都浑浑噩噩的好似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听到轩琪雅对自己问道,“你说第一次红妃出现的时候,是鬼打墙?”

    “嗯……但我没看见她…… ”

    “那之前呢?”

    “之前?”菱雅停下脚步,停下的瞬间,却觉得周围寒意四起,说不出的阴冷。

    “这个时空和你那个时空是没有交集的,她就算死了,再大的怨念也不可能在那个世界里出现。”

    “你什么意思?”菱雅只觉自己的说话声都开始颤抖起来。

    轩琪雅伸手抚上她那冰凉的手背,示意她再度向前走,“她既然想方设法的想要害你,那么一定是使用了某种手法。你好好想想,除了梦到她之外,在鬼打墙之前,你还做过哪些奇怪的梦。”

    梦,是菱雅最不敢去回忆的。

    她恐惧那些灰白的色调,恐惧那个无声的世界,里面的所有人,都如同皮影戏般,诡异的让她根本就不敢去触碰。

    “海……海妖?”

    “海妖?”

    “对,海妖,在唱歌。”

    轩琪雅意味深长的看了菱雅一眼,然后缓缓的推开大殿的木门。

    “吱呀”一声,如金属刮玻璃般,刺破寂静的长夜。

    殿内烛火摇曳,菱雅几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惊恐的看着大殿中央的穆攸。而此时此刻,对方早已没了气息,白骨森然的躺在地上。曾经所有的骄傲都烟消云散,化为凄凉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