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男配他爱上女配[穿书]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二天,唐诗起床跑步时,对面的门还没开,等她从外面回来,却看见段戚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于是,两人出门时,段戚昨天说的背书包,真的实现了,只是,背书包的人换了一个。

    唐诗有点头痛,转头问:“要不将我的书包给回我?”

    段戚瞥了眼唐诗,哼哼:“马屁精,你想小爷又被奶奶逮住?”

    唐诗想起出门时发生的事,忍住笑,将手背在身后,轻轻松松往前面走:“好好好,你这么爱背着,你背吧。”

    段戚昨晚说的让唐诗背书包,还真是说到做到,只是在出门时,刚好被后面追出来的段奶奶看见了,段戚自然讨不了好,在段奶奶谴责的眼神下,默默将唐诗的书包与他自己的一左一右挂在肩膀上。

    段戚的书包看起来就空荡荡的,唐诗估摸着,除了午饭,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是装装样子给段奶奶看。

    “糖糖!”两道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郑小希看见陈义,一瞪眼,“陈义,咱糖糖跟你很熟吗?”

    陈义摸摸脑袋:“熟啊,怎么不熟?糖糖可是我认定的妹子啊。”以后说不定还是我嫂子呢!

    郑小希拉着唐诗,朝陈义扮了个鬼脸,陈义傻笑,也没回嘴,郑小希哼了声,扭头。

    “陈义。”段戚带着点寒意的声音响起。

    陈义习惯性抱起小腿,在地上蹦了几下,完了,发现今天段戚没踹他,尴尬地放下手:“那啥,段哥,你今天真是精神啊!”

    “咦?段哥,你怎么背了两个书包来学校啊?平常你可都是空着手来的。”陈义奇怪地看着段戚手上的两个书包,那个蓝色的,挂在段哥手臂上,怎么看,怎么怪异!

    等等,这书包怎么这么眼熟呢?他在哪里看过来着,哪里呢……

    听到陈义的话,唐诗看着段戚的眼神,怎么讲,有点一言难尽,段戚不会是想让她背书包,特意拿这个来凑数的吧?

    看清唐诗眼里的神色,段戚一把将书包扔到唐诗怀里:“拿着!”

    “哦!原来是糖糖的书包!”陈义想通时,正好瞧见段戚扔书包这一幕,心想,段哥,咱可不是这样追姑娘的,你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唐诗的书包也不重,她作业一般都在学校完成了,里面就有两本她带的杂志,昨晚她看了一半,正在挑选最合适她的杂志。

    四人分开走,郑小希拉着唐诗叽叽喳喳:“我外公要送我去国画班学习,可是我喜欢的是漫画啊,我可学不来那么高深的国画,但是我又拗不过外公,糖糖,你说,咋办啊?”

    这种事,唐诗也不知道怎么劝,要是她自己,肯定选自己喜欢的,毕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但放在郑小希身上,唐诗只能道:“你跟家人认真商量,小希,要是你真的很坚定要画漫画,就要下定决心,不过,也别伤了老人家的一番好意。”

    “只是,你也要真的想清楚了,别太急着选择,你外公是国画大师,在这方面,能给你的指导,有很多。”

    唐诗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给不了郑小希多少建议,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国内的漫画业,还是不够先进。

    郑小希一脸认真,重重点头:“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怎么?苏笑,嫉妒了?”苏婷婷瞥了眼段戚离开的方向,抚了抚头发,讥讽地笑了,“要我是你,就没这么心大了,你说你,也太贪心了吧,想在顾厉和段戚之间保持一个平衡?哼,真把人当傻子呢!”

    “住口!”苏笑脸色阴沉沉地看着苏婷婷,眼睛里,是满满的恶意与仇恨。

    苏婷婷被苏笑的眼神看得浑身一个哆嗦,气极之下,哼笑一声:“你这是什么眼神?当我是臭水沟里的死老鼠?哈哈!你苏笑又是什么呢?”

    “爸爸不要你,你那个妈又已经改嫁他人,哦,对了,你的继父好像是郑小希的爸爸吧,也不对,你妈没将你一起带着嫁过去呢!”

    苏笑低着头,眼里的仇恨愤怒已经全泄了出来,双手紧握,但苏婷婷没看到苏笑的表情,还在讥嘲,“苏笑,这做人啊,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你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孤女,有什么底气这么骄傲呢?”

    “哦,我忘了,还有文家是你的靠山呢,可惜啊,文家家大业大,子子孙孙却也有太多了,没有父母撑腰的你,就必须要靠着你的伪善赢得更多,我说的,对不对?”

    “李婷婷!”苏笑猛地抬头,冷冷地盯着苏婷婷。

    苏婷婷心头一跳,苏笑的眼神,让她觉得她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了,不由得尖叫:“你叫谁?”

    苏笑“呵”地笑了:“李婷婷,别逼我说出你高一那年为什么休学。”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苏婷婷慌乱地抓住苏笑的胳膊,眼神偏执。

    用力一根根扯下苏婷婷的手指,苏笑慢慢抚平自己的袖子,笑得恶意:“狗急也会跳墙,李婷婷,你安安生生的,千万别惹我,不然哪,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满意地看着苏婷婷失魂落魄的模样,苏笑转身优雅地走了,她要捏死一个苏婷婷,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她不急,不急而已,有些疼痛,要慢慢来,才更有滋有味,更让人深刻啊。

    苏婷婷抱着自己的双臂,遍体生寒。

    日子好像平淡如水,但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将信封扔进邮箱,唐诗站了会儿,便晃荡到书店,目标直指高考区域,练习册不少,唐诗挑挑拣拣地看了一些,心里有了个大概。

    唐诗记忆力好,有个好处,只要是她记住的东西,不是刻意忘记的,一般都贮存在大脑里。

    高中的知识,因为记忆深刻,还在唐诗脑子里待着,虽然她那个时候的高考与现在的有些区别,但很多东西还是有共通之处的。

    看过了试题,唐诗更有把握了,下一步就是找来高中三年的课本,段家段睿大学念的军校,高中是在青高念的,课本肯定有,但唐诗再三思考,还是等到英语竞赛结束,再实行。

    在英语竞赛之前,高一全级的突击考试先来了,尤莉宣布这一消息时,二班的人大部分都变得紧张起来,连郑小希也不敢再偷偷在尤莉讲话时画画了。

    唐诗好奇问:“突击考试,有这么恐怖吗?”

    郑小希哭唧唧,点头:“恐怖,太恐怖了,青高的题目很难的,而且坑死人不偿命,你以为你做对了,沾沾自喜呢,下一刻,得到标准答案时,眼泪都没处流!”

    唐诗:“呃,这样的?”

    “先抱抱你,到时候咱做一对难姐难妹吧。”

    唐诗很想说,她从没试过这样的感觉,不过,在全班的大趋势之下,唐诗聪明地咽下了嘴边的话。

    考试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周末,周六早上用过早餐后,唐诗溜达到了学校的小街边。

    她选择投稿的杂志是《推理人》,这本杂志出刊的时间不长,仅仅三年,但因为是专门做这方面的,也打出了一定的名气,不像其他杂志社,武侠言情各种一起来,唐诗先是看重这一点,然后是《推理人》这本杂志的内容。

    不仅有长篇连载,还有短篇的,而且《推理人》会推出他们认为有潜力的新作品,不像一些杂志,着重点在成名作家上。

    唐诗这一趟来得刚好,邮递员前脚刚走,唐诗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找了处阴凉地方坐下,唐诗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信封,里面除了回信,还有一张汇款单。

    看完回信,唐诗完全放心了,她的写法没问题!

    因为是试水,唐诗只写了一篇五千字的短篇过去,千字三十,不高,但这是她这世赚的第一笔钱!

    看来,她手上的那篇短篇也该寄过去了,写短篇不是长久之计,她要的,是写长篇,当然了,这得让《推理人》看到她的价值,她才能获得更优越的待遇。

    时间还早,唐诗决定临时去一趟图书馆,她得查些资料,了解一下这个时代,她对这个时代,还是有些盲区的,心中有数,也好不触犯什么禁忌。

    等唐诗察觉时间不早了,要赶回去,时间也不够,赶忙出去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段奶奶接的,得知唐诗不回来,在外面吃后,只叮嘱她别饿着自己,下午早点回来。

    唐诗一口答应了,打算吃过午饭,在图书馆小憩,继续征战。

    段戚瞄了好多次对面空空的座位,眼神欲言又止,段奶奶就是不做声,跟春婶聊得兴起,段爷爷老神在在的贯彻着自己的原则。

    吃到一半时,段戚终于忍不住了:“奶奶,马……她呢?”

    “她是谁?”段奶奶眼里闪过好笑,疑惑地问。

    “还有谁?马屁精啊!”

    ……

    “戚戚!你怎么这么说话的?你问谁呢?”段奶奶慈祥的双眼一肃,还真有几分威严。

    段戚:“……糖糖呢?”

    段奶奶:“哦,出门去了。”

    “出门?和谁一起?”段戚立刻追问。

    凉凉地看了一眼孙子,段奶奶:“不知道,估计是哪个好看的男孩子。”

    段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