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九重天,惊艳曲 > 想得家中夜深坐
    阿镜不喜欢水湄,倒并不是因为兰璃君也终于因为她而“重色轻友”了。

    的确,自从恋上水湄,兰璃不像是往常那样频繁来情天,连阿镜的随侍都常常叹息:“兰璃君好久没来了。”竟是一副闺怨的口吻。

    阿镜也隐约觉着最近有点太空闲了,所以趁机做了几件事。

    比如把一条想报恩的白蛇的情丝催了催,结果就在南瞻部洲一处叫杭州西湖的地方,诞生了一个流传千古的传奇故事。

    比如发现织女动了愿心,于是织女就下凡遇见了牛郎。

    比如一首名叫《霓裳羽衣曲》的绝唱之诞生。

    当月老发现的时候,木已成舟。

    月老愤愤向王母告了一状。

    王母虽然惊骇,但因为情天本来就掌理所有三界之情,但凡是有情众生,都归情天管辖,阿镜做这些事,算来也是无可厚非。

    所谓“有情众生”,不论是人,妖,牲畜,甚至包括天界神仙,都归属其中。

    可是白蛇跟人相恋那也罢了,毕竟不关己事,但织女……

    还有那位南瞻部洲的帝王,宠爱了不该喜欢上的女人,更引发了此后连绵的兵祸,生灵涂炭。

    此后,阿镜被禁足情天整整一年,让她面壁反思,不许再随心所欲的东游西逛。

    ***

    阿镜本以为,自己被禁足之后,兰璃君一定是头一个跑来看自己的。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第一个来到情天拜访的,却是明玦帝君。

    听女吏报说帝君驾到的时候,阿镜还以为是听错了,或者是帝君走错了门儿。

    她正静坐发呆,就见明玦帝君徐步走了进来。

    明玦帝君天生贵气,龙睛凤眸,仪表非凡,身上似是自带金光,所到之处,引得情天中众仙官纷纷侧目,发出惊叹艳羡之声。

    果然不愧是帝子皇孙,天生的太乙金仙,有一种天宽地闲,唯我自在的潇洒气质,跟阿镜这种还要领受神职的散仙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阿镜起身行礼:“见过帝君,不知帝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心里却想:“他来干什么?”

    明玦点点头,看一眼她方才趴过的琴:“宫主不必多礼,你在弹琴?”

    “不……只是闲着无事,练习而已。”阿镜的琴技只能用微末来形容,绝不敢妄称会弹。

    明玦笑笑,俯身轻轻一拂,同样的琴弦在不同人手底下操弄,发出的声响也有天壤之别。

    阿镜动容,信了这位帝君的确能做出《九重逍遥曲》这样的绝色曲调。

    突然,明玦袖口动了动,滑出了一个扁圆而碧绿的脑袋,那小蛇吐着红色的信子,眼迷信软口角流涎地说:“帝君,你要弹琴啦?啊……真好听呐,快快,再弹一曲。”

    阿镜扫一眼那猥琐的东西,转开头假装没看见。

    明玦也不理那小蛇,只抬头对阿镜道:“我今日前来,是替天孙捎一句口信。”

    天孙便是织女。

    阿镜诧异:“天孙有何话说?”

    明玦道:“天孙托我转告,说……多谢宫主成全,她绝无后悔。”

    阿镜怔住了。

    她经手的这三桩情/事:

    第一件,以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男主人公许某出家结尾。

    第二件,以王母金钗划出银河,割断了牛郎跟织女,让一对有情人只能隔河相望结尾。

    第三件更惨……成就了一曲《霓裳羽衣曲》外,还成就了一首《长恨歌》。

    除此之外,还引发了人间界的一场大浩劫动荡。

    这段日子里她一直都在反思。

    突然间织女说她不悔。

    阿镜无言,对上明玦帝君的双眼:“帝君……可怪我多事胡为?”

    明玦笑笑:“你大概不知道我妹子的事,你若知道,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

    “啊……是帝天女跟清尊重烨?”

    “这么说你知道。”

    “我隐约听了一二而已……”阿镜有些不好意思。

    她掌理情天的时候,这件曾惊天动地的爱恋故事早就过去几万年,成了一个口耳相传的传奇。

    而阿镜之所以留意到这个古老的故事,是因为这故事里有个人叫秋水君。

    但她素日跟兰璃在一起虽脸皮十足的厚,但一看到秋水君,却变成了稚嫩少女,绝不肯当面问他什么。

    如今跟这故事的当事人之一面对面,阿镜的心怦怦而跳。

    明玦帝君道:“好了,话已带到,我且去了。”

    “帝君!”

    明玦止步:“宫主还有事?”

    阿镜讷言。

    明玦袖子里那小蛇突然探出脑袋:“你是不是想问秋水君的事呀?我告诉你,那个家伙当初还是离元真君的时候,可是帝天女的命定夫婿哟,后来帝天女开眼喜欢上了清尊重烨,他就被甩了……嘻嘻嘻……怪不得整天一副苦情冷清的鳏夫脸,难为你居然喜欢他……”

    阿镜的脸呼呼地发热。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事居然连这猥琐的蛇都知道了。

    同时她想把这蛇从明玦袖子里扯出来,抡圆,抻长,再扔给身后的仙鹤们当零食。

    小蛇仿佛嗅到了危机,它昂头,做楚楚可怜状跟明玦道:“帝君咱们走吧,恋爱里的女人都是没脑子的,她的眼神好像要吃了我。”

    阿镜红着脸冷哼道:“你多虑了,我死也不会吃你的。”

    小蛇对她吐舌:“那是你不识货。”

    阿镜翻了个白眼。

    明玦莞尔一笑,将走的时候,回头跟阿镜道:“它方才说的有一点不对。”

    “哪里不对?”阿镜忙问。

    “秋水君一心向道,当初是离元真君的时候,就甚是寡情了,后来下凡历劫,也从未动过凡心,就算对我妹子……也从来都死抱他的‘道’不肯放弃,所以……”

    他突然向着阿镜抛出了一个跟他身份很不相称的眼风:“你若真的对他有意,可就糟了。”

    明玦说罢,转身往外。

    阿镜听他念道:“鹊桥崔嵬河宛转,织女牵牛夜相见。”

    同时,是那只猥琐蛇,不停嚷嚷:“走开走开,不许冲着帝君流口水,讨厌的家伙们!”

    ***

    神思恍惚。

    阿镜醒悟过来之后,却见北冥君把她放在一块儿石头旁边,自己提剑走到那蜘蛛跟前。

    他看一眼坠落在旁边的小鼎,似要举手去拿。

    “别动!”

    熟悉的声音响起,一道影子闪过,落在北冥君身前。

    是灵崆。

    北冥君果然停手,灵崆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把天机鼎拨了拨,那鼎忽而变的极小,犹如一颗芥子。

    灵崆提起来,塞到自己头顶的纯阳巾中。

    北冥君不语,提剑望着地上的蜘蛛:“此物该如何处置。”先前因阿镜指点,北冥君的剑气刺中这魔物的罩门,蜘蛛虽还未死尽,却已无法作恶。

    灵崆道:“这妖物沾染了天机鼎的魔气,只能斩草除根啦。”

    北冥君点点头,潋滟微动,金光闪烁。

    一剑斩落,巨型的蜘蛛在金光之中陡然火起,噼噼剥剥,一股焦臭弥漫开来。

    而在熊熊火光里,一线幽魂冉冉而起,却正是阿镜先前看见的那个被蛛丝裹在其中拼命挣扎的书生秦瞭。

    但却只是秦瞭残存的一枚魂魄而已。

    秦瞭浮在空中,茫然四顾,最后看向北冥君:“没想到竟惊动了国师大驾,是我之罪。”

    北冥君收了潋滟,淡淡道:“秦大人原本可以为一方贤官,怎么竟入了魔道。”

    秦瞭苦笑:“当初因为天不降雨,下官治下甚至出现易子而食的惨状,下官日夜祈祷苍天,都无济于事,无意中得了这天机鼎,那声音诱我说,只要将肉身跟魂魄献祭于他,就可以救我治下百姓。”

    秦瞭的初衷本是好的,然而一入魔道,身不由己,渐渐地他三魂六魄都给消化吞噬,只剩下一枚残存的魄还在苦苦挣扎,今日终得解脱。

    “我本不欲入魔道,但天道救不了世人,又奈何?如今得了这种下场,正是求仁得仁。”秦瞭说罢,向着北冥君行了一礼,又向着不远处的阿镜躬了躬身:“多谢姑娘赐我解脱。”

    伴随着蜘蛛妖身在真火之中化为灰烬,秦瞭的魄也随着消失在空中。

    阿镜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却说不上来。

    正在这时,灵崆奔到她跟前儿,爪子在她脸上挠了挠:“丫头,吾来晚了,你可还好?”

    阿镜瞅了一眼北冥君那张碍眼的脸,决定实话实说:“不算太好。”

    北冥君微微一笑,向她走过来。

    阿镜正想让他别过来,身后响起一个惊喜交加的声音,唤道:“哥哥?!”

    奇怪……像是张春。

    但是,哥哥?

    不知为什么,阿镜心里那不妙之感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