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浮生阁 > 第62章 心悦
    三途河畔有一座奈何桥,桥上有一位妙龄女子正在给鬼魂盛汤,她道:“喝吧,喝了就不再烦恼了。”

    沈薇水兜兜转转又迷了路,望着东南西北一般无二的景致,想哭的心都有了,这是第几次了,心中暗暗想着,今日不是中元节,也没有百鬼夜行,应当不会有十分凶恶的鬼魂吧,她祈祷着千万不要让她碰上危险。

    路旁草丛中一阵骚动,沈薇水立刻蹦出两米远。江雪伸出头道:“怎么又是你!”语气中嫌弃之意毫不掩饰。

    沈薇水喜道,这冥界真是太小了!竟又遇到了江雪,激动的扑过去将他抱住道:“我又迷路了,我要去奈何桥。”

    江雪愤愤将她推开,瞪着眼睛怒道:“你当我是什么了?领路犬吗!”真是的,每次遇到她都没好事。

    正在此时,几声沉重的蹄声传来,江雪赶紧躲到她的身后,黑鬃灵犬呲着獠牙凶恶的跃了出来。

    江雪拉着她就要跑,谁知沈薇水不但不跑,竟对着灵犬扑了过去,将脸埋在它油亮的毛中颇为享受道:“山茶,我好想你。”

    那凶恶的灵犬竟任由她抱着自己缓缓缩小了身躯,呼哧呼哧吐着舌头,尾巴摇的飞快。

    “……”一人一狗那颇为享受的样子,江雪暗道,我怎么记得,这丫头上次是被追的抱头鼠窜来着,如今这一出是怎么回事。

    沈薇水问道:“你怎么来了。”

    灵犬抬起爪子指了指江雪。

    沈薇水疑问道:“阿雪?阿雪怎么了?”这灵犬该不会还因为上次江雪救了自己怀恨在心吧,不应该啊。

    江雪指着灵犬问道:“你与它关系很好?”

    沈薇水点了点头。

    江雪道:“帮我个忙。”

    路上,沈薇水问道:“你为何要这碧落泉水?”原来山茶之所以追着江雪咬是因为他想偷碧落泉水。

    江雪犹豫了下,才道:“我快没有时间了。”鬼魂不可能永生的游荡,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微弱直到消失,而碧落泉水能增强灵魂力量,所以他才想得到。

    沈薇水停下脚步,江雪不知她却明白,江月灵已散,根本不可能在出现来履行二人的约定。认真道:“去投胎吧。”

    江雪道:“不。”面上又浮上痛苦之色,他与谁约好的?是男是女?那人什么模样?他通通都不记得了,但还是坚定道:“我要等她。”

    沈薇水见他如此坚持,不忍心再多说什么。抬脚朝碧落泉走去,感情真是神奇,让人拼命想要记起,也让人拼命想要忘记。她拿出水壶满满装了一壶,递给江雪道:“够吗?”

    江雪收好道:“够了。”随后问道:“你去奈何桥做什么?”奈何桥边孟婆脾气极差,除了去投胎的鬼魂被鬼差带去喝汤,旁人极少愿意去。

    沈薇水道:“有些事情。”她不想说自己是去讨孟婆汤的,对于苏煜清的情谊不想让旁人知晓,到此为止吧。她不愿多说江雪也不多问,把她带到奈何桥周围道:“你自己过去吧,我不愿意跟那老太婆啰嗦。”

    沈薇水道:“谢啦。”说着便抬脚走了过去。

    远远见她走来,许是因为苏煜清的关系,孟婆这次还算温和道:“有事?”

    沈薇水站在原地,犹犹豫豫半天也没能说出口。

    孟婆不再看她,继续为鬼魂盛汤。沈薇水支吾道:“能不能……给我一碗。”

    孟婆有些诧异,停下盛汤的手皱眉问道:“为什么?”沈薇水一个生魂,于红尘中也不投胎要这孟婆汤做什么。

    见她皱眉,沈薇水又想起她那日暴躁模样,慌忙道:“我只是想忘记一个人。”随后小声道:“一个不该爱上的人。”

    孟婆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她淡淡道:“你走吧。”说着头也不抬的又开始为这长长的队伍盛汤。

    沈薇水站在原地还是不走。待到孟婆将鬼魂都送走她放下汤勺擦了擦手道:“明知是不该爱的人为何还要爱?”未等沈薇水回答她道:“因为他是你的劫,即使你喝了汤忘了他,可你能保证自己不会再次爱上他吗?”

    她的话在理,苏煜清温和俊美强大,即使这次喝了汤将他忘记,不久之后也会重新爱上吧。看来非得她真心放下,孟婆汤是无法帮她的。她失落道:“多谢。”一礼后便离开了奈何桥。

    孟婆看着她低落的背影,悠悠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冥界这灰蒙蒙的天空,世间情爱皆是劫,谁也逃不过。

    沈薇水到门口时天色已晚,一辆八角雕龙的华丽马车停在门口,龙翊刚好从上边下来,看到沈薇水开心道:“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未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拉上了马车,驷马并驾不一会便到了宫城门口。龙翊伸手想要将她扶下来,沈薇水道:“我自己来就好。”说着跃下了马车。

    现在皇城之上,整个长安盛世一览无余,家家门口掌灯犹如火龙在街巷中盘旋。沈薇水不由觉得心头微暖。龙翊道:“开始了。”

    话音刚落,一簇烟火冲进东方天空,五颜六色的火光十分绚烂,紧接着又有无数焰火在空中炸开,场面十分壮观,不少人闻声都从家中出来看,忍不住赞道:“好美啊!”五颜六色的烟火在空中绽放,场面空前绝后,沈薇水看着一簇簇美丽火花,嘴角不由扬起笑意。

    龙翊唤道:“阿水。”

    沈薇水应道:“嗯?”

    五颜六色的焰火映在龙翊微亮眼中很是好看,他道:“父皇已经决定立我为储君了,不日便会下召。”

    沈薇水笑道:“是吗?恭喜你了。”

    龙翊看着这繁华的帝都与满天烟火问道:“你可愿与我共享这壮丽山河?”

    沈薇水微微睁大眼睛,龙翊告白虽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她惊愕的样子,龙翊温柔笑道:“我知道这样说会吓到你,可我们最近见的越来越少,我怕再不说你便被别人抢走了。”他觉自己与沈薇水越来越遥远,这种遥远让他心中不安。

    沈薇水看着龙翊,面前的男子有俊朗的容颜,与苏煜清的清灵不同,他眉宇间皆是贵气,自小一起长大,沈薇水了解他脾性温和善良,比还苏煜清多了份少年应有的朝气与活力。面前这盛世烟花是他的一片痴心,可是……

    沈薇水微微摇了摇头小声道:“对不起。”她不喜欢龙翊,同他在一起也是伤害。就像苏煜清不喜欢他却对她好一样的伤害。那比凌迟更让人痛苦。

    龙翊眼中光亮暗了些许他道:“没关系。”随后转眼沉静的看着这场盛大的焰火。

    沈薇水施礼道:“我先回去了。”她承认自己怯懦,虽伤害了龙翊却看不得他难过的样子,匆匆逃了下去。低头走在热闹的街上,身后焰火的声音不绝于耳,百姓们都挤在街上,翘首以盼这难得一见的焰火表演。

    有女子羡慕道:“真是太美了,若有人用如此烟火跟我求婚,即使明日死去我也愿意。”

    一个婆婆道:“别说你了,我这么大年纪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烟火,不知是哪家公子如此有情调。”这盛世烟花当真抵过世间最美的情诗。

    沈薇水低头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心中好难受,眼泪不自觉在眼眶中打转,她可能伤害了世间最爱她的男子。

    一双好看的白鞋出现在对面,沈薇水往左走想绕过去他也往左走,沈薇水往右他也往右,如此反复了几次,心道谁这么讨厌,偏挑这时候给她添堵。抬头便见水乐清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他含笑道:“阿水走这么急是不喜欢这烟火?”

    沈薇水没有回答,但若说烟花,她真的不是很喜欢,总觉得转瞬即逝有淡淡凄凉的伤感。

    水乐清道:“刚好我也不喜欢。”他看着东方绚烂的烟火,突然伸手将沈薇水拦腰横抱起来。

    沈薇水惊道:“你干嘛!”

    水乐清笑道:“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罢化为流光飞向空中,众人皆被烟火吸引去了目光,无人发现头顶上有一道绚烂的白光划过。听着耳畔风声,沈薇水下意识闭上眼睛不敢看下方,片刻后沈薇水闻到了淡淡的海腥味,水乐清轻柔的声音响起:“到了。”

    沈薇水睁开眼睛的瞬间便被眼前美景给震撼到了,他们正身处在一片断崖之上,此处开了大片的山茶花,满天流萤在花间飞舞,莹莹绿光映的此处亮如白昼。沈薇水赞叹道:“好美。”

    水乐清将她放下,方才心中的忧伤全然消散,她迫不及待跑进花丛,萤火虫竟也不怕她,有几只还落在了她的肩头。

    她不觉笑起来,小心的伸出手指碰了碰道:“小家伙,你也不怕我吃了你啊。”说着扑向花丛,萤火虫被惊飞了一大片。

    水乐清女色温柔的看着她不亦乐乎的闹腾着。

    沈薇水回头问道:“阿清,此处叫什么名字?”这么美的地方应有一个十分美的名字。

    水乐清噙着笑意缓缓道:“这片断崖叫水。”随后又看像这数以万计的萤火虫道:“这满天流萤叫薇。”目光移动到沈薇水面容上道:“这片山茶花海叫沈。”

    沈薇水嘟囔道:“水薇沈?好奇怪的名字。”话刚脱口心中便明亮起来,水薇沈不就是沈薇水倒过来念嘛,失笑道:“阿清真是爱捉弄人。”

    水乐清道:“你知道这海的名字吗?”

    沈薇水笑道:“不知。”心中却好奇他又会掰扯出什么来。

    水乐清淡淡道:“叫心悦。”随后看向她道:“我叫水乐清。”

    沈薇水无奈道:“我知道啊。”抬头看向水乐清,他如往常一样一身白衣绝世脱尘,在夜晚白的有些发亮。不知他今日说话怎么如此奇怪。

    见她不明白,水乐清轻笑一声自她身旁蹲下道:“你能否依次说出这山茶,流萤,断崖,海与我的名字。”

    沈薇水乐道:“这有何难?”脱口道:“沈薇水心悦水乐清。”说完她下意识捂住住嘴,惊愕的看着水乐清。

    水乐清拉着她的手温柔道:“我也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