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嫉爱 > 第30章 了解
    赵朗猛地抬头看向严穆清,他急急喊道:“姐,不要答应他,那小子目的不纯,包藏祸心,又不是非要结婚不可,我们还是有很大胜算的,我认识一个极好的律师,我们拜托他,一定能妥妥当当的,不会出差错的!”

    他之前不敢看严穆清的眼睛,因为他害怕看见里边的嘲讽失望,现在他抬起头,才发现严穆清的眼神很平静,就像一丝波澜都不起的古井,他不禁更惶恐了。

    “我问你并不是责怪你,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严穆清看见赵朗抬头看她,松了一口气,她也担心赵朗太过自责了,“我知道,那时是你对他不设防,被他套出了话。不要太自责了,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不过说实话,其实和你没有太大关系,你只是受了连累,有心算无心,谁能防的了呢?”

    “姐,我……是我的错,以后一定不喝酒了,我要戒酒!”赵朗羞红着脸,信誓旦旦地说道。

    韩露切了一声,分外鄙视,小声道:“真戒了再说,别再空口说白话!”

    赵朗涨红着脸,欲要发怒,可是到底自己理亏,只得憋了回去,又期期艾艾地望向严穆清。

    严穆清扯了几下嘴角,无奈地说道:“没关系,酒只要不喝多,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我是真要戒酒,姐,是真的,我这人说到做到。”赵朗直直说道。

    严穆清见状,微微叹气,然后笑了:“赵朗,真没有那么糟糕,你多虑了。其实我和他之前认识,我们还是高中校友来着,虽然情谊不算深,但比陌生人好太多了。真的!赵朗,请你原谅我刚才的阴阳怪气,是我的错,你是受到了我的迁怒,对不起!”

    严穆清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赵朗心想,为什么勉强自己笑呢,就应该狠狠骂我才对啊,还向我道歉做什么,我都要羞愧死了。

    “好了,你俩快去忙自己的事吧,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今天加班肯定会更晚了。”严穆清调侃道,她率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赵朗见状,魂不守舍地一步一步向他的桌子挪去。

    韩露却懵了,话说程律师到底说了什么,怎么他俩的话她听不明白呢?她好像始终都是在圈外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韩露看看专心致志看着准备实验的严穆清,又看看仍旧呆怔的赵朗,顿时怀疑起自己的智商。然而,五分钟过后,她就想通了,她什么都明白了,但是她宁愿她猜错了。因为一旦猜对了,她刚刚发芽的暗恋就要无疾而终了。呜呼哀哉!老天不长眼!没看见她这枚动人美丽的可爱女孩吗?

    下班的时候,严穆清走了一段路。

    这条路路面很干净,青砖整齐铺设,路旁栽了很多老银杏树,榕树,也有几棵桂花树,长势都很好,郁郁葱葱茂盛得很。秋风吹过,榕树如云的枝丫下,银杏树黄色的叶子婆娑起舞,桂花的香味随风飘来,馥郁馨香。

    严穆清很喜欢这条路,觉得它清幽干净又优美,一年四季都宜人,所以经常在这走走,累了,就坐在青石凳上稍歇一会儿。早先不远处有一个茶摊,经常有人去那儿喝茶,但是现在喝茶人越来越少,所以那家就改头换面,做了冷饮生意。严穆清是从来没去过的,她不爱喝冷饮。到这儿的人步伐也是不紧不慢的,神态怡然自得,想来也是留恋这份恬然闲适。

    “妈妈!”

    严铮惊喜的声音远远传来。

    严穆清定睛一看,原来是严琼英拉着严铮散步呢。

    “你们今天怎么走了这么远?”严穆清一把拉住严铮的手一边问道。

    “这小子今天吃得有点多,所以一下子就走远了。”严琼英解释道。

    严穆清一摸,发现小家伙的胃还真是有点鼓,她不赞同的看了小家伙一眼。

    严铮一看,赶紧认错,认错完后就可怜兮兮地撒娇,说他是怎么怎么难受,他是怎么怎么累,走了多远多远的路。

    严穆清根本懒得揭穿他的小把戏。

    “咱们一起回去吧,走了这么远路,走回去就更累了。”严穆清建议道。

    “好啊,就回去吧,走了将近1个小时,还真是有点累,”严琼英欣然应允,“严铮,现在不胃胀了吧?”

    “姨婆,我早好了。咱回去吧,我走得腿都疼了。”小家伙迫不及待向严穆清的车跑去。

    “这小子!”

    “穆清,你今天怎么去那儿呆了那么久?”车后座的严琼英问道。

    严穆清一愣,她疑惑地问道:“什么意思?我平时也经常在这条路上散步啊。”

    “是,但是你今天呆的时间有点长,你应该在那呆了一个小时,平常是半个小时左右,别问我怎么知道,你别忘了你下班时给我打过电话的,我今天本来还给你留有饭,想着你回来时正好能吃,谁知你在这儿磨蹭呢。”严琼英说道。

    “是吗?我没有意识已经过了这么久,还以为刚到没多久呢,”严穆清点头道,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在思考一个选择,这两天都在思考。”

    “To be or not to be ?”严琼英调侃道。

    严穆清笑着摇头:“不至于,但是对我的影响相当不小。”

    “穆清,做任何决定之前,我希望你能明清本心,坚守责任,除此之外,我没有可忠告的,噢 ,对了,还有一点,就是希望你好好的。”严琼英收起嬉笑,郑重地说道。

    严穆清手指一勾,轻声道:“是,我会的。”

    “严铮,你帮我监督你妈妈啊,要是有一点不听话,赶紧给我打报告啊。”严琼英转头对严铮吩咐道。

    “姨婆,打报告是不好的行为,大家都不喜欢。”小家伙不乐意了,他现在刚形成模糊的是非心,极力想要证明自己。

    “嘿,你妈妈不听话,做错事,还不能批评啦?你这是帮助你妈妈,可不是害她,这些是好孩子该做的。”严琼英气乐了。

    “可是……”

    车厢里一时回荡着两人的教育与叛逆,严穆清匿笑不参与其中。

    严穆清推开咖啡屋门,眼睛稍微一扫就看到程恪仍是在原来的位置上等她。开门刹那,程恪回过头来看,两人眼睛正好对视上。

    “卡布奇诺怎么样?这儿的卡布奇诺是最好喝的。”一落座,程恪便笑着建议道。

    “好,谢谢。”严穆清不在意地说道,其实她不会品咖啡,所以根本不介意喝的是卡布奇诺还是蓝山。

    咖啡端上来,严穆清直接开门见山了:“程律师,我就直奔主题吧,说实话您的建议我非常心动,只不过人生大事,必须慎重,所以我想您应该不介意我对你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吧?”

    “当然,我说过欢迎来‘骚扰’我。可是,”程恪突然将身子靠前,眼睛里闪烁着真诚的光芒,“我真的介意那个‘您’字,我以为经过相片比对后,你对我的态度会转变一点,至少不会再叫我‘程律师’。”

    严穆清有点不自在,她强作镇定地说道:“我是为了表示尊敬,不过,我会考虑采纳刚刚的建议。那么,是否可以开始了?”

    程恪笑了,这一笑犹如风吹麦浪般鲜活明亮:“是的,开始了。”

    “我今年28岁,小学毕业于花儿小学,初中是实验中学,高中和你一个学校,大学是牛津大学法学院,研究生也是。”

    严穆清心里嘀咕,小学?怎么不说说幼儿园呢?

    “我是去年回国的,接了一段经济案件,现在开始对刑事和民事案件感兴趣。”

    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你转变了方向。

    “我在君和律师事务所任职,回国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和我同行的刘律师是我的学长,对我帮助甚多。”

    哦?就是那位八面玲珑,精明周到的刘律师。

    “我的兴趣是登山和滑雪,特长是……小提琴拉《梁祝》算不算?”

    难道他只会拉《梁祝》?

    “我不挑食,很好养活。”

    我又不是养狗!

    “身体健康,极少生病。”

    肩膀宽阔,身材健壮,看起来好像是那样。

    “会一点搏击,只是业余的。”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我性格宽和,有责任心。”

    接触少,不知真假。

    “卫生情况还算干净,反正我的袜子从不会乱扔。”

    记住你说的话。

    “我不太会做饭,我唯一会做的是三明治,但是三明治是我最讨厌的食物,万不得已才会碰。”

    刚刚还说不挑食,哼!

    “这是因为吃太多三明治了,但是我会洗碗,擦桌子,拖地还有择菜。”

    所以是坚决不做饭了呗!

    “噢,我没有不良嗜好,喝酒会喝一点,抽烟很少,不会梦游,极少打呼噜。”

    听起来还不错。

    “我没有太多朋友,一般是同事。刘律师和我关系最好,蒋律师是在国外意外认识的,相处也比较多,和张律师嘛,我想是损友的关系,其余的几乎都是公事之交了。”

    就是没有狐朋狗友的意思喽?那出国以前的朋友呢?

    “郑重声明一下我是异性恋,不是gay。”

    哦?

    “在英国时一个女生追过我,只是因为事故,没在一起。”

    声音黯然,表情难过,难道是余情未了?

    “高中时对一个女生有好感。”

    没了?没有后续发展吗?

    “我从来都没有暧昧对象,除了你。”

    典型病句啊!暧昧?我怎么不知道!

    “你放心,我男女方面比较正派,那次给你深夜打电话是……”

    谁信哪!不过是因为什么啊,继续讲啊!

    “我没有相过亲,这是第一次,可能讲得不全面,但是之后可以通过接触了解更多。”

    唔,这个我可比你有经验。

    “我讲完了。”

    完了?完了!就这么点?

    “那么你呢?穆清。”

    我?噢,到我了。

    严穆清挺直身子,清清嗓子,目不斜视,微笑说道:“我是一名研究员,大致方向是核方面和生物工程相结合,具体研究项目不方便透露,因为涉及机密。”

    程恪捂嘴而笑,心道,嗯,我知道,不便透露。

    “我今年27岁,比你小一岁。”

    这个我知道。

    “我和你是同一所高中,大学我念的是中国科技大学物理方面,研究生也是在这个学校。我一毕业就在研究院一直到现在。”

    这个我知道。

    “我的兴趣是看书和散步,不喜欢剧烈运动。”

    能看出来。

    “卫生方面我没有问题,我也没有梦游的习惯更不会打呼噜。”

    这个我知道。

    “我性格比较和善,从不说人坏话,我信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也是。

    “我不挑食,身体,咳,还算健康。”

    你确定?

    “朋友……我几乎没有,也是同事居多。就是赵朗,韩露,明哥,还有小颖关系也比较亲近。”

    唔。

    “我男女关系也很干净,没有暧昧对象。”

    是没有暧昧对象,那么暗恋对象呢?

    “没了。”

    没了?没有别的了?

    程恪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