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修仙拯救跨种族恋爱 > 第31章 邀请
    不能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

    许小黎在心里默念三遍,她双手交插,活动起手指,然后问镜子:“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声音被许小黎满身迸发的杀气影响,凝滞了片刻,才恢复原本的趾高气昂:“人家说你长得丑啊,怎么?你也想来揍我?”

    “不错,很有自知之明。”

    不能当面说别人丑是基本的社交礼貌,许小黎也是要面子的,“既然你要我揍你,那我就只好满足你的愿望了。”

    那声音依旧嘚瑟:“来啊,你揍我啊。”

    它完全不把许小黎看在眼里,对她缓缓送出的一拳也不是多在意,直到——那拳碰触到它的镜面,坚硬无比,感觉嘴都要被她打歪了,如果它有嘴的话。

    “卧槽,你真打?”

    “太疼了,住手!”

    魔镜被打得鬼哭狼嚎,可镜面没有丝毫变化,光滑的,平整的。

    许小黎能感觉到,她的拳头如同打在硬铁上,最可气的是,她感觉到手疼,但那铁却不受影响。许小黎不信邪,一拳又一拳地打上去。

    量变引起质变,镜面渐渐出现了裂纹。

    许小黎心喜,正待停手,却眼前一黑,转眼间,她置身于一处全是雪白云雾的空间。

    茫茫然,四周无所见。

    “揍我啊,你现在还能揍到吗?”

    那声音从无数雪白云雾里出来,却摸不清从哪个方向传出来。

    许小黎猜想,这空间里的雪白云雾便该是那声音的化身。

    田岳和老妖钟说过镜子上没有妖气,难不成,其实它还没有成精。只是开了灵识?

    “不说话?哈哈,害怕了?放心,人家很善良的,只要你跪地给我磕三个响头,再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你出去!”

    雪白云雾里灵力浓郁,许小黎只觉全身毛孔张开,舒爽无比。既来之则安之,她忽得在原地坐下,盘起身,修炼起来。

    她相信,那魔镜会主动放她出去的。

    那声音:“?”

    雪白云雾里的灵气尽数向许小黎涌去,许小黎不断吸收、炼化,消耗着灵力。

    眼见着雪白云雾里的灵力渐渐流逝,那声音慌了,它想将许小黎扔出空间,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它喊起来:“你干什么?你快出去,站起来,快站起来,人家不用你叫爷爷了,出去!”

    许小黎不为所动。

    隔了一会儿:“这些灵力都是我好不容易收集来了,你行行好,赶紧出去吧!”

    又隔了一会儿:“爷爷!人家给您磕头了,快出去吧,爷爷!”

    那声音焦急起来,它这空间的时间与外界并不同步,一秒万年那种。从许小黎身上,它得到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教训。

    许小黎沉入修炼中去,听不见那声音说了什么。从修炼以来,这是她最好的一次体验。

    而镜子空间外,别墅内,在许小黎消失的刹那,凤皇跨步上前,欲拉住许小黎的手臂,却慢了一点。

    凤皇面沉如水,他学着许小黎打向镜子,一拳又一拳,“砰砰”,碰撞声巨大。

    黄特固缩了缩头,默默后退了一步。老妖钟察觉到他的动作,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是能看穿他的心思,还含着警告和提醒,黄特固冷汗直冒,脚定在了原处,再不敢移动。

    “别打了别打了,明明是她自己不愿意出来的……”

    那声音又冒了出来,委屈无比。光滑的镜面上,照出了许小黎的状态。雪白云雾里,她盘腿而坐,灰白色的肌肤上闪着柔和的光芒。

    “你们看,人家才没有骗你们。她用了我那么多灵力,人家委屈……”

    凤皇停了手,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声音又兴奋起来:“小哥哥,人家好喜欢你。你问什么,人家就回答什么啦。”

    凤皇忍了忍,“我问了。”

    “哦哦哦,小哥哥,我不是东西哦。我是一面魔镜,是魔镜!”

    凤皇再问,那声音仍然只说自己是“魔镜”,并一直“小哥哥”长,“小哥哥”短的。

    脾气不算太好的凤皇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句:“鬼扯的小哥哥,我是你大爷!”

    那声音才委屈止住,回了镜子空间,去叫许小黎“爷爷”去了。

    等许小黎舒展着身体,一身清爽地从镜子空间里出来时,那些雪白云雾也淡了许多。

    那声音哭唧唧:“人家的灵力啊!”

    许小黎受不得人哭,魔镜也不行。可她其实也没多愧疚,毕竟进了镜子空间,是魔镜主动拉她的。但也多亏了魔镜拉她进去,在那里修炼了一会,她感觉自己的手掌都软和了许多。她试探着问了声:“要不,我补偿你?”

    要求太高的话,就当她没说吧。

    那声音立马喜笑颜开:“好啊好啊,你让小哥哥每天都站在人家面前,让人家看看就行了。也不用站多久,一天二十四小时就行了。”

    许小黎:“……”当她没说吧。

    黄特固亲眼目睹了大变活人——活人不见了,活人又出现了。

    照在镜子里的许小黎还是丧尸的恐怖样子,黄特固看一眼幻术里甜美漂亮的女孩,又看一眼镜子里的丧尸,神情一言难尽。

    许小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镜子,然后,她声音温柔地问镜子:“我美不美?”

    “?”那声音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见许小黎捏起了拳头,才猛然点头:“美美美!”

    镜子的画面变了,五官精致的女孩笑容甜美。

    黄特固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那镜子精搞得鬼,他就说嘛,世界上已经没有丧尸了。既然许小黎不是丧尸,那他也就不用担心被灭口了。

    许小黎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学着老妖钟,兰花指搁在脸侧:“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

    那声音咬着牙:“是你,你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

    许小黎满意了,作为爱美的女孩,内心无比满足。

    那声音:……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黄特固见魔镜被压制住了,忙不住声地向他们感谢,并表示他一介凡人,不配拥有魔镜,就送给他们了云云。

    他很快像是甩了烫手山芋一样告辞离去。

    魔镜除了嘴巴贱一点,不愿意给丑人照之外,也作不出什么妖。田岳在客厅里看了一圈,随意指了个不显眼的角落,和老妖钟一起将它抬了过去,当做了普通摆件。

    凤皇跟着许小黎上了楼,他喜欢待在她身边,哪怕她一直在打坐修炼,他也愿意。

    魔镜却不干了,它远远地喊:“小哥哥,小哥哥,你别走啊,我给你跪下唱《征服》……”

    正要关上房门的老妖钟“噌”地一下窜到了魔镜面前,目光闪亮:“你会唱歌?”

    许小黎在镜子空间刚刚修炼完,回了房间,不想再继续修炼。她拿出新买的手机,准备做一个沉迷手机的少女。她抬头看向跟在她身后的凤皇,忽然很怀念他是一条胖蛇的日子,“你……能变回蛇吗?”

    凤皇愣了愣,慢慢皱起眉:“我这样不好看?不如一条蛇好看?”

    “当然不,”许小黎试着解释:“感觉不一样……”

    凤皇却不在意,真的化成了蛇的模样,二尺来长,胖胖的。它飞到许小黎跟前,如同过往无数次那样,缠着她的手臂,将头支在了她的肩膀上。

    许小黎开心地一边撸蛇,一边沉迷手机。

    日子如此清闲地滑过,田岳开始去上班。老妖钟每日与魔镜相伴,魔音不断。

    许小黎和凤皇有了郑铎给的一大笔报酬,可以在很长时间内,不用为钱发愁。

    周随衡却再没出现过,许小黎惦念着要送给他的桃花符也没有送出去过。

    邻居郑铎再一次登门,自带麻将,邀请大家一起打。无聊的许小黎他们没有拒绝,陪着他打了一天,让郑铎连裤子都输给了她。

    从那以后,郑铎再也没有找他们打过麻将。

    “过两天,我们青石观正式挂牌,到时候剪彩,你们可一定要去啊!”

    “青石观?叫这种一听就是假冒伪劣的名字,真的好吗?”

    郑铎满不在乎:“名字而已,无所谓的。只要我们有真本事,不是假冒伪劣的就行。”

    凤皇戳破真相:“是你懒得起吧?”

    郑铎也不否认:“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啊!我介绍一个好朋友给你们认识,有他在,以后再出了什么灵异作妖事件,肯定让我们先上,报酬丰厚。放心,有老妖钟在,没有人能看穿许小黎是丧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