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古代农家子致富手册 > 第12章 污蔑
    刘氏的话犹如一盆凉水泼在了老太君头上,她的笑容略显僵硬,微眯双眼,问道:“何解?”

    刘氏轻扬唇角,冷哼出声:“老太君可别忘了,那杨氏生性放/荡,二爷在世之时便与旁人做出苟且之事,现下被赶出了府,保不准在外面又勾搭上了别的男人,这会儿抱着个男娃回来,不用想就是来骗徐家家产的!”

    褶皱丛生的面上笑容不复,老太君紧蹙眉梢,对她的话将信将疑。

    刘氏嫁入徐家已有多年,深知老太太是个耳根子软的人,便趁热打铁道:“您想想看,那杨氏趁机弄个野种回来,必然是冲着您喜爱男孙这一说法来的!二爷已经辞世,没了滴血认亲的机会,若就这般糊里糊涂让她和那孩子进了门,咱徐家的颜面何存?二爷的亡灵何以安宁?”

    见老太君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刘氏示意奶娘将女儿从老太君怀中抱走,继续说道:“儿媳有句话本不该说,可眼下也顾不得其他了,二爷此前身体已有好转,却在发现杨氏偷人之后病情猛然加重!他口里虽不断地替那杨氏开脱,可谁都知道二爷的身体境况如何,他必是为了不让徐家蒙羞、不让自己蒙羞才百般替杨氏求情。正因为杨氏,二爷才会吐血身亡!二爷是被那妇人气死的呀!”

    老太君本来还对那个生来就体弱多病的儿子的死耿耿于怀,甚至心存愧疚,然而这会儿经刘氏一挑拨,茅塞顿开,便将所有矛头都转移至杨氏的身上,认同了刘氏的观点,儿子是被那放/□□人气死的。!

    “这恶妇,居然还有脸再回来!”老太君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楠木桌上,胸口因过于气愤而剧烈起伏着,“给我把她轰走——轰走!”

    刘氏连忙过来替她顺了顺气,嘴里不断地安抚道:“老太君息怒,您若是气坏了身子,不是正中了那杨氏的下怀么?”

    老太君觉得她的话十分在理,用力呼了口气,顿觉舒坦不少。

    待她气顺,刘氏便请缨道:“老太君,您且好生休息,儿媳这就替您去把那妇人轰走~”

    老太君瞧着眉眼温顺的刘氏,越来越觉得她善解人意,自嫁入徐府起就对她这个老婆子千依百顺唯命是从,把她伺候得服服帖帖。刘氏的娘家在邻镇也算是个大户人家,教出来的女儿知书达理又善解人意,最关键的是头胎就生了个男孩,对老太太来说她就是个福星一样的存在。

    徐孙氏遂握住儿媳的手,柔声说道:“秋菊啊,这个家多亏有了你,你很懂事,时常替国生拿主意,既要打理府内之事,又要帮忙照看粮庄,若是没有你,我这老婆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刘氏在心底暗自得意着,面上却是谦卑柔和无比。出了暖厅,刘氏快步迈向前院,一改方才的笑容,冷厉之色乍现。

    不知何时,降雪变成了牛毛细雨,伴着断断续续的风,寒意更甚。

    梅丫今儿个虽穿得厚实,可到底是敌不过这般风吹雨打的,母亲给她纳的棉布鞋早就湿透了,寒气钻入脚底,慢慢蔓延而开,冻得她连连哆嗦,鼻涕一串接一串地往下掉。

    杨氏在这里侯了好半天,她怕梅丫经不住冻,便蹲下来替她双手哈气,白色的雾气从嘴角喷出,很快就与寒冷融为一体。

    “梅丫乖,很快就能进屋取暖了,一会儿娘亲给你换身新衣裳好不好?”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底空落落的,可为了让孩子安心,她只能说些憧憬之言了。

    好在徐琰听话,安安静静地趴在背上,不哭也不闹。

    杨氏的衣衫十分单薄,几件还算完的好棉布衫子都在昨个儿夜里拿来给梅丫做新棉袄了,仅有两件薄衫和一件缝补数次的棉褂着身,行时不觉冷,这会儿停下静候在徐府门前,只感觉寒意兜不住,像冰碴子似的往她的皮肉里钻进去,指甲与嘴唇皆呈青紫之状。

    进去传话的小厮终于出来了,杨氏大喜,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那小厮一溜烟闪到一旁,捞起桶里的抹布继续干起活来。

    “哟,我当是哪尊大佛降临敝府,原来是您呐~”

    一阵轻蔑刺耳的声音从青铜大门后面传来,引得杨氏转头望去。

    缩在包巾里昏昏欲睡的徐琰被这话扎了耳朵,困意顿时烟消云散,他挣扎着探出小脑袋瞧了瞧,一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抬脚迈出了门槛,鬓上的两只翡翠朱钗与她本人一样摇曳生姿,朱红的唇角上扬,脸上半是得意半是不屑。

    杨氏警惕地后腿两步,用余光扫了一眼刘氏的身后,见再无来人,心中不免发怵。

    基于礼节,她还是向刘氏道了声好。

    刘氏并不领情,冷哼一声,慢悠悠地绕到她的身后,慵懒地转过视线,与徐琰相对的那一瞬,本想嘲讽杨氏一番的她很清楚地看见了这个刚刚足月的孩子眼里藏着的盛世怒意。

    刘氏被吓了一跳,面上的笑容立马消散:“这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说徐琰上辈子也是个女人,深知女人是最好的鉴婊师。自打他听到这妇人的声音时起,便断定她是个修为极高的绿茶,一时难掩愤怒,控记不住寄几地迸出了三字真言:

    ——敲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