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瑶思 > 第38章 金戈铁马
    日出还未到,白沙之国因为这一望无际的白沙,被映衬出淡淡的清冷光亮,有别于黎明之前沉沉的夜色,这里的夜色,是灰白灰白的。

    云瑶从白沙之下的城镇爬上来,就看见上万名士兵立在城镇的边沿,除了马匹偶尔的哼哧声,再听不到一丝声音。

    静成了一种雄壮浩大,宏伟开阔。

    苍华坐在队伍最前面的马上,一身玄衣,身形高大而笔直,未说话,自有一股肃杀而沉静的气息,混合着这里长年的风沙天气,席卷数万名士兵的队伍。

    按理说,在队伍末尾的云瑶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苍华看到,然而事实是,她一出现,苍华就看见她了。

    在他的眼里,比起这数万人的军队,云瑶娇小柔弱的身体却异常清晰而突出,仿佛她一出现,那些身穿盔甲的士兵,那些高大的战马,那些指向天际的长矛,那些比白沙还亮眼的长刀都模糊起来,沦为一场梦境,只有她才真实。

    然后,苍华肃杀而冰冷的脸色中出现了一点微不可见的暖色。

    他驱马过来。

    军队训练有素的迅速分开,从军前到军后,为他让出了一马之路。

    路的尽头,他下马,面无表情,声音却听出了喜悦:“你来了。”

    “苍华。”云瑶看着他,动了动唇,有些踌躇。

    接下来的话她昨晚思虑良久,没想到开口时还是犹豫半响。

    云瑶对苍华道:“不管是不是你母后做的,答应我,不要杀她。”

    从知道苏子镇被屠杀的真相后,云瑶她一夜未睡,想苏子镇的爹娘,想自己的小丫鬟,想小启的一家子,想借给她马儿骑的吴镇守……最后,想她自己当时骑马归来,看到每个人倒在地上死亡的模样。

    想那些脑海里沉寂了五年多的记忆。

    泪已空,痛还在。

    画面同时清晰又混沌,使得这场记忆像是一场梦境,梦的最后,是她燃起的大火,如一只疯狂翻滚的红色巨兽,燃烧着燃烧着,烧穿了梦境,烧出了整个人生的不真实。

    最后,苍华的那句话在云瑶脑海里响起来,打破了那股不真实的错觉。

    他说:我会杀了她报仇的。

    那个她,是他的生母……

    当初的自己,不过因为任性出走,回来时看着爹娘惨死的样子,就哭不得,笑不得,如坠深渊,生亦如死。若苍华弑母,又该如何?

    若是这样才能报仇,云瑶宁可不要。

    她用了一个晚上想通,然后赶来告诉他。

    纵然知道贸然提到他的母亲,一定会让他生气。

    果然,听完云瑶说的话,苍华脸色一下子沉下来,浑身冒着寒气。

    那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就产生的恼怒和仇恨,与云瑶本身无关。

    但是他很快就想明白云瑶为什么要这样说,心里的沉重和怒意渐渐变成了酸涩和感动,只想把眼前的人抱入怀里。

    事实上他也真这么做了。

    千军万马之前。

    这下换成了云瑶愣住了,继而迅速红透了脸颊,一边推他一边气道:“快放手快放手!”

    熟悉的叠句让苍华的嘴角微微扬起,他狠狠的再抱了她一下,才慢慢的放开了云瑶。

    看着眼前绯红了脸颊,又羞又恼使劲瞪着他的云瑶,苍华想,她一定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可爱,连那惯常清亮的双眸,都染上了别样的风情。

    即使现在再想到那个女人,苍华心里的仇恨和怒意也可以控制在他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苍华想,自己决定去把她找回来,实在是太对了。

    当初不顾与皇都对峙的紧张状态,带着十几个人偷偷跑到乌关去找她,不知受到身边人多少反对。

    是他固执己见,硬是偷偷溜了出去。

    上一次,是他丢下了她。

    这一次,知道她近在咫尺,他又怎能再错过?

    苍华收敛起所有心思,缓慢而认真的对云瑶说道:“我答应你,不杀她。”

    说完,他转过身,重新跨上战马,又成为了那个肃杀而沉静的战场统帅,只在眼角细微处,多出了难以察觉的暖色。

    他轻轻扬手,风沙起尘,裹挟着数万将士和战马,滚滚向前。

    那是西桐皇城的方向。

    ……

    云瑶定定的看了好久,直到大军的影子全部消失才转过身准备回程,却冷不防的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乌先生!”云瑶一边摸胸口一边舒气。

    乌先生在以前是太子太师,现在…是苍华身边最倚重的人,没有之一。

    之前苍华丢下这边带十几个人去找她,反对的人很多,但大多只敢沉默不语的表达不满,只有这位乌先生,生生将苍华批的沉默不语。

    虽然,这位殿下还是溜了出去。

    不过,也是仗着后方有他坐镇,自己消失几天,无关大碍。

    “乌先生,你…怎么没有和殿下一起去前线?”

    云瑶对着南荣皇上说话都毫无畏惧,可就是对着这位乌先生,有些发蹙。

    她当然知道他不喜欢自己。

    一心辅佐的人因为自己不顾责任的消失了几天,任谁都得有点情绪。

    “大势已定,我这把老骨头,就不便跟着跑了。”

    “乌先生说笑了。“云瑶有些讨好的笑了笑。

    乌先生定定的看着,云瑶的那双眸子一贯不合世事的清亮,就像刚出生的婴孩,尤其在笑的时候,两相映衬,会变得更加透亮,让她整个人都吸人得很。

    “我对你本身并没有什么意见。”乌先生的眸光微闪,淡淡说道。

    云瑶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提起这个话题。

    “但殿下因为你罔顾了责任是事实。”

    云瑶正要开口辩驳,就听乌先生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毕竟已经过去,也没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而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个。”

    这次云瑶没有开口了,她轻微扬头,等着他下一句话。

    乌先生微微眯了眯眼。

    “你到底是谁?”他问。

    云瑶心头突然一震。

    她突然意识到,她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最开始,她只是很容易理解她所见的马儿在想些什么,以为是马师天分。渐渐的,这样的能力越来越强,骥会后,她昏迷了两天。

    昏迷的两天里,云瑶梦到了一个地方,她明确的知道那就是东离。

    接着,她的能力开始超出世人认知,被冠以东离马语者的称谓。而同时,她开始发现,自己在渐渐消失。

    她知道,这是自己应该去东离的信号,没有理由,就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强烈感觉,仿佛有什么在不停的召唤她回去。

    所以她才成为了瑶钰圣女,来到黑沼地,以此换取脱离南荣和霜霄的机会。

    从始至终,她凭借着冥冥之中的感觉走来,却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她到底是谁?

    云瑶的世界忽然天旋地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