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正太有毒 >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姑娘,落雨了。”青浦走到窗边。

    “别关,让我看一会儿雨吧。”殷绾绾懒懒地趴在桌上。

    “有湿气呢。”云岚提了一句,转身去准备姜茶。

    “姑娘这是怎么了,郁郁寡欢的……”青浦站在廊下和玉衡说话:“五姑娘和七姑娘也好久没来了。”

    “七姑娘被三夫人带着学规矩,五姑娘要照顾公孙公子,这阴天下雨的容易腿疼。”

    “前些天我找华大夫讨了些安神的药,不如晚上给姑娘用上?”

    云岚走过来,说道:“瞎说什么,药是能乱吃的,你把这壶茶拿进去。”

    青浦噘了一下嘴,又捡了些果脯蜜饯放到矮桌上,见殷绾绾兴致不高便悄无声息退下了。

    云岚道:“你平日里话多得闲也闲不住,怎么今天跟个锯嘴葫芦似的。”

    “姑娘心情不好,我可不想惹人烦,赶紧把紫欣姐姐叫回来才是。”

    “三位姐姐好!”三山走进院里,见她们三个挤在檐下,便道:“都在这听雨呢,姑娘在吗?”

    “在在在,就你一个人来了?你家公子呢?”

    “公子一会儿就来,你看这是什么!”三山掏出一个布包,掀开一看,居然是两只闭着眼睛的小猫。

    “哪来的猫?真小,还没断奶呢吧?”

    “我在院子里捡的,被母猫抛弃了,好不好玩?”

    “你会养猫吗?这么小可不好养活。”

    三山苦着脸道:“养倒是会养,弄点羊奶就行。可我家公子不喜欢猫猫狗狗的,也不让我养。你看它们多可怜啊!”

    “那你给我好了,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姑娘肯定喜欢!”

    三山笑道:“那感情好,注意别沾了水,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好了!”

    青浦欢天喜地地接过来,猫儿嫩嫩地叫了一声。

    “住手!”卫渊走进院内,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是说了,不许养在后院吗?”

    三山陪笑道:“您看,姑娘兴许喜欢呢?”

    “这院子已经有两只狗了,再加两只猫一群鸟以后成什么了?绾绾好静,这猫儿长大乱叫唤不是扰了清净?”

    听了这番话,青浦和云岚互望一眼,依依不舍地把猫还给三山:“那我们不能要了,上次阿团大闹花园,紫欣姐姐还训了一顿呢,再擅作主张可饶不了我们了!”

    “诶……”对上卫渊不善的眼色,三山转过身爱怜地摸了摸猫儿,“可怜的小家伙,咱们公子可真是铁石心肠哦……”

    卫渊微笑,敢背着我阳奉阴违,怕是皮痒了吧?呵,平时阿团阿圆黏着绾绾也就罢了,再来两个争宠的,他怕是毫无立足之地了。

    “绾绾在屋里吗?”

    “在。”云岚提醒道:“姑娘兴致不高……”

    卫渊脚步一顿,心里有数了。

    殷绾绾一手托腮,靠在绿窗边,柔顺的长发滑落身前,精致的面容,含着愁绪的眼眸,仿佛一朵静美的玉兰。

    卫渊心头一软:“绾绾……雨天湿气重,注意身子。”

    殷绾绾脸上绽开笑容:“都什么天了,不碍事的。这会儿下雨正好凉快。”

    “你都知道了。”

    殷绾绾点点头,目光不舍:“你什么时候走?”

    “十天后。”

    两人一时无话,殷绾绾看着他眼眸里毫不掩饰的情绪,心里一颤,缩回手,微微低头。

    卫渊心里一阵空虚,离别的伤感让他患得患失起来:“我会尽快回来的。”

    殷绾绾伸手点点他的额头:“说什么傻话,并州是你的家,你要把蛮族都赶走,守护边关,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大将军。你自己说过的,难道都忘了?”

    “那你怎么办?”

    “我啊……”殷绾绾不说话了。卫渊焦急不已,语气低落道:“你是不是一直都是哄我的?”

    殷绾绾诧异地看着他,发现他居然面带委屈,忍不住好笑,又有些恼怒:“你说什么傻话!你以为我是在逗你玩吗?我们难不成是在过家家?我可不爱跟你玩!”

    殷绾绾转过身虎着脸,心里有些懊恼和挫败,难道她还是太矜持了?卫渊居然这么想?她做的还不够多吗,难道非要她,非要她……

    殷绾绾脸颊发红,卫渊以为她是气的,急忙道歉:“不是!不是!是我说错话了!绾绾,你别生气。我太在乎你了,我知道你心软,我怕所有的这些都是你可怜我的。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你都依我,我怕你是习惯了……绾绾,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小时候那种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你明白吗?”

    卫渊的眼神好像一泓温泉,含着炽热的情绪,简直要把人溺死。殷绾绾心想,他像是要逼她也说出这种话。可是,她是女儿家,就算心里这样想,又怎么能说出口呢,卫渊真是太磨人了……

    殷绾绾低着头想了好半天,卫渊也有耐心,好像非要得到一个承诺似的。

    “你,你低头,闭上眼……”殷绾绾低声说,头也不肯抬。

    卫渊欣喜如狂,看着她蝶翼一般扇动的睫毛,心里好像有头小鹿横冲乱撞。他依言闭上眼睛,嘴角的笑容压也压不下去。本来只想哄她说句喜欢的话,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惊喜!

    殷绾绾很纠结,虽然卫渊面容绝色,此刻更因为喜悦容光焕发,可她紧张得要命,忽然生出夺路而逃的念头,甚至想捏着他的脸扯一扯,像阿圆一样……

    等等,绾绾,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殷绾绾深吸一口气,闭上眼踮起脚,视死如归一般凑上去!

    “啊!”殷绾绾捂住嘴,眼泪花花。

    “怎么了?怎么了?撞到哪儿了?我看看!”

    殷绾绾默默流泪,狠狠地别过头。

    “绾绾绾绾,别生气,都是我不好!”唉,大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搅黄了!

    卫渊心疼道:“把手拿开我看看,有没有出血?疼不疼啊?”他悔恨不已,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为什么抬头,要是绾绾有心理阴影了可怎么好?

    卫渊忧心忡忡,殷绾绾又是尴尬又是羞愤,恼羞成怒地走到一边,耳朵脖子红成一片。

    卫渊一看疼得脸都憋红了,这还得了?连忙掰开她的手仔细检查。

    殷绾绾被他撞这一下,当时疼得厉害,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嘴唇和下巴还在发红。她眼里含着泪瞪人的时候好像在撒娇一样,柔嫩的唇瓣微微嘟着。卫渊看得全身血液往上冲,脑子一热俯身下去。

    “唔……”他怕弄疼了她,力道很轻,手却不容拒绝地扣着她的脑袋,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殷绾绾可以听到砰砰的心跳声,吸进去的都是他的气息,他的手臂烙铁一般,让她挣脱不得。唇上的感觉很奇怪,轻轻柔柔的有点热,像阿圆的大舌头……殷绾绾偷偷睁开眼,看到他投入的神情,不停颤抖的睫毛泄露了一丝紧张。

    卫渊轻轻咬了咬她的嘴唇,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张口的一瞬小心翼翼地探出舌尖,两相接触,卫渊喉咙里闷哼一声,身子一麻,脸成了一张红布。

    殷绾绾手攀在他结实的胳膊上,瞬间慌乱起来,伸出舌头想把作乱的东西挤出去。谁知卫渊又激动起来,竟试图勾着她的舌头,手上用力,恨不得把她嵌在身体里。这下,真是无处可逃了。

    “嗯嗯……”

    经过了最初的慌乱,生涩,卫渊开始温柔地抚慰她,极度耐心地勾缠那根丁香小舌。

    殷绾绾却坚持不住了,推开他张口呼吸。卫渊舔了舔唇,露出一个梦幻的笑,眼里的温柔缱绻,他声音有些沙哑:“绾绾……”

    殷绾绾本来害羞不想理他,却发现他也脸红得不成样子,顿时觉得好笑,两个人顶着大红脸,相互傻笑。

    “绾绾,刚才……怎么样?”卫渊期待地看着她。

    “什么怎么样……就,就是那样啊……”殷绾绾低头,心虚地绞手指。

    这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卫渊笑得如春花盛开,拉着她的两只手十指交缠,低头亲呢地挨着她的额头:“绾绾,你真可爱。我真想把你抱在怀里,喂你吃饭,哄你睡觉,帮你穿衣服,梳妆打扮,带你去花园散步……”

    “那你为什么不买个娃娃呢?”殷绾绾眨眨眼。

    “娃娃哪有你可爱,我最喜欢你了。”

    殷绾绾还是不敢看他,忍不住道:“我可不是最喜欢你的。”

    卫渊笑道:“每次你害羞,就口是心非。”

    “我才没有……”

    “你看,又口是心非了,你明明很喜欢的。不然,为什么要亲我?”

    殷绾绾心里哀叹,克制着羞意抬起头,看到他通红的耳朵,稍微镇定了一些,忽然道:“因为你秀色可餐啊!”

    调戏不成反被调戏,卫渊眼睛都瞪大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厚脸皮道:“那绾绾可要努力加餐,最好日日餐,夜夜餐,吃得连渣都不剩……”他舔舔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殷绾绾彻底败北,闭上眼睛大声道:“不许说了!”

    “怎么样啊绾绾,你想要我怎样就怎样,都随你好不好?”卫渊诱哄着,一步步把她逼得无路可退。

    忽然门外传来声音:“姑娘,公子,该用晚膳了!”

    气氛被破坏了,卫渊挑眉望天,这个时辰吃哪门子饭?他遗憾地望着殷绾绾,唉,刚尝着味,没吃饱。

    卫渊被赶出来了,紫欣进门看到殷绾绾满脸羞红,一双唇鲜红欲滴,差点没忍住拿扫帚把他轰出去。

    “公子,都被赶出来了你怎么还那么高兴?”

    卫渊笑得春风得意,挥挥手:“走,找太守提亲去!”

    “啥!?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