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大圣别跑,我要爬床 > 第11章 第十一章 战
    铜镜打磨得极其光滑,除缠绕了一对比翼双飞鸟之外并无什么特别。犹豫着,不知是否该相信长庚道人。

    “孩子,把手放上去吧。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你会来到这个世界吗?”

    想,当然想。

    耳边是清风吹过竹叶的沙沙声,眼前是袅袅的雾气,一如她的迷茫。

    抬手,抚上那面铜镜。

    像有水滴落,荡起阵阵涟漪。刺眼的光团,把她包裹在其中。

    再睁眼,还是眼前这片竹林。

    “咦,这不什么都没有吗?爷爷怎么不见了?”长孙无空揉揉眼,“对了,铜镜呢?铜镜!”慌乱地翻遍自己身上的兜,空无一物。

    不见了,怎么还给爷爷。丧气地停止翻找动作,自责道:“完了,把爷爷的东西弄不见了。怎么办?”

    “呜哇~”蓦然,响起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有人?”

    静心去听,果然是婴儿的哭声。去看看。

    绕行过那丛翠竹,眼前出现了一栋竹屋。

    “有人吗?爷爷?”长孙无空试探性喊了一声。

    无人应她。但婴儿的哭声犹在,她很确定,就在这竹屋里。

    竹屋门开着,但长孙无空还是敲了几下门,“有人吗?我进来了?”

    竹屋不大,放有简单的家具。她顺着婴儿的声音,走到里面。

    “鸿铭,你看我们的孩子长得多好看啊。”说话的,是位温柔似水的女子。

    “你们好,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长孙无空客气地问了句。

    “是啊,和她母亲一样漂亮。”名叫鸿铭的男主,穿着金色衣袍,怀中抱着初生的婴儿。

    两人自顾说着话,连眼神都未往长孙无空的位置移动一分。

    长孙无空知道,这两人肯定也是无法瞧见她了。

    “唉。”无奈地叹气,干脆去看那小婴儿长啥样子。

    谁知面前画面突转,到了屋外。那女子和鸿铭正站在竹林前话别。

    “鸿铭,你一定要回来。”女子眼中带泪,但却极为坚强地没让它掉下来。

    “知道了,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你和孩子在家等着我。”鸿铭为爱妻将碎发拂上耳廓,眼中爱意满满。

    鸿铭将妻子拥入怀中,两人寂静无言。

    良久,女子终是挣脱了鸿铭,“你走吧。”

    鸿铭轻轻亲了亲妻子的额头,笑着,“你进屋去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女子乖巧地点头,擦去眼角即将溢出的泪,“你走吧,我看着你走。”

    鸿铭转身,逐渐远去。

    女子,在她身后,终于泪流满面。

    画面再次一转。

    天,是血红色的,眼前,一片荒芜。

    苍茫的山丘与土地,铺卷开不知多少里。

    呼呼呼~~

    风乍起,吹拂过低低的山体,漫山的枯黄色的草被吹得胡乱摆动。渐渐,轻风变狂风,呼啸着,卷起平地沙石,并且迅速壮大,冲天而起。

    一道蓝紫色的闪电忽然闪现,劈向那龙卷风。轰隆!沙石碎成粉末,龙卷风徒然消失。

    风,停了。天地间寂静得可怕。

    “这······又是哪?”长孙无空脚踩在赤红色的土地上,耳边,尤回响着刚才闪电的轰鸣。

    女子的声音,低低地在这片天地间响起,然而未得到任何回应。

    咚咚~

    大地在震动,有肃杀之意渐起,激得人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呜~呜~

    伴随着嘹亮的号角声的,是整齐有规律的行军声。

    是,那边。目光移动,最后停留在那方矮矮的土丘后。脚步不受控制地挪动,一步步爬上那土丘。

    行军声,逐渐近了,越来越近了。

    土丘很矮,但地势却较高。爬上去,就能俯视到下方的一切。

    眼前,豁然开朗。

    呜~呜~

    沙沙~

    牛角号声在耳旁炸开。下方,有俩大阵营对峙。

    一方,为穿着战甲的人,以阵前一穿着金色战袍的人为首。

    那人手执戟样兵器,一身袍衣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而另一方,皆是些奇怪的人。不,或许不能称之为人。有的为半人半兽形态、而有的全身笼罩在黑雾中。最邪异的,当属处于阵营中间红色皮肤的人。

    这群人,有男有女。男的高大非常,肌肉虬结。女的则看不清面貌,不过身段看上去倒是凹凸有致。

    这两方人,对立而分。□□都骑有奇异的兽类。而空中,也停留着飞禽。

    “那是,麒麟和凤凰?!”不敢置信,目之所及,为人族一方的坐骑。

    天哪,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玉罗刹,我念罗刹一族修行不易,速速退去我就既往不咎!”人族为首那人,沉声大喝。

    “是鸿铭!”长孙无空的惊呼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鸿铭,你休要说什么大话!远古诸神早已证道多年,剩下的几个也是半死不活的,你以为还有人能打得过我?你们神佛压制我们多年,而今这八荒该由我们来统领了!”玉罗刹不屑,舔了舔唇,红色的脸上闪过嗜血神情,“战便战,说什么废话!”

    身后的人也跟着叫嚣:

    “没错,神佛都是一群废物,哈哈哈哈!”

    “哈哈哈,八荒是我们的!”

    “大胆,尔等妖邪休得猖狂!”有一仙人,执长剑,气势逼人朝玉罗刹杀去。

    “嘿嘿,来得好!”

    “白麒,回来!”鸿铭大喝,御兽支援。

    “杀啊!”不知哪方哪人大吼一声,刹那见,两方战作一团。

    “杀啊!夺回八荒!”

    “杀!”

    没有华丽炫目的术法,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近身战斗反而更为有效。当然,也更为惊心动魄。

    长孙无空亲眼看见,那杀往敌人、名为白麒的男子,剑被玉罗刹一把抓住,一把捏成了齑粉。而后,两手抓住白麒的肩,嘶啦一声,将白麒撕碎成两半。

    “神也不过如此!”血洒了玉罗刹满脸满身,只见他胡乱抹了把脸,大笑,“哈哈哈!”

    “白麒!”

    “哥!”痛苦的呐喊,冲破天际。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每一个角落。

    有人生,有人死,有浑身浴血仍坚持厮杀的,被几人围攻撕成粉碎。

    此刻,胜负早已不再重要。这是一群杀红了眼的狂兽!

    满地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风拂动,浓浓的血腥味,在这片天地间挥散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