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卿非纯良 > 第19章 我才不要
    “你要干什么!”

    正在酣睡的项二少爷半眯着眼,头发乱糟糟的,轻轻地把身子往床里边挪了挪,手紧紧地拽着被子。

    “叫少爷起床。”我平静地说。

    看到他那花容失色、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心里便暗自好笑。

    “谁,谁叫你闯进来的。”

    少爷睁开了眼,眼皮依旧耷拉着,翻了个白眼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不是说好,从今天开始要进行治疗的吗?老爷子他们可是看着呢。”

    我擤擤鼻子,好生劝着他。

    “我才不要。”

    项二少爷翻了个身,背对着我,声音沉沉的,带着厚重的鼻音。

    我见少爷当真没有要起床的意思,托着腮犹豫了会,便坐到他床边的藤榻上,继续假装高冷地诱骗他:“我是没关系啦,要是老爷子问起来我也有了托词。反正是少爷您不愿配合我的。”

    他听到这话身子动了动,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来。我朝那头望一眼,发现他已经坐了起来,双手软绵绵地放在被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状。

    “周大夫,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少爷幽幽地开口,话虽是这么说,但还是自己在动手穿衣了。说来也怪,我倒没见过有丫鬟服侍他更衣洗脸之类,倒是对我总是大吆小喝的。

    我明白他说这话是在提醒我:我不过是一个来他家混吃混住的假医生罢了,不要在他面前装模作样的。不过我故意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瘫坐在藤榻上看他慢条斯理地穿衣。

    嗯……少爷没睡醒的样子就像原来我家养的那只小泰迪,同样柔顺的毛,圆圆亮亮的眼睛,樱桃似的嘴巴,还有那微微干燥的唇……

    “周大夫看够了吗?”

    我正盯着他身上的某一处发呆,少爷已经下了床,穿上了深灰色长靴,站在1米开外的地方俯视着我。

    我被他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便从藤榻上起来,摆摆手道:“咳咳,少爷好了的话咱就走吧。”也没等他开口便先出了房门,心里莫名地有一只蚂蚁在爬,怪痒的。

    我从二少爷房里出来,沿着长廊走了一小段路。今日是无风天,往常在这个时候喜欢出来作妖的柳絮也安分了许多,只有偶尔飘来一两只蝴蝶,瘦嶙嶙的跟那少爷一样。我望着那几只蝴蝶发了会呆,想着少爷穿衣服的样子,心里又一阵躁动,脸上浮起了毛茸茸的东西。

    “花痴。”阿空嘲笑道。

    我瞪了一眼天空,手胡乱抓着上领子。

    然后余光中便出现了少爷的人影,正慢慢吞吞地蜗过来,边走还边整理他的毛发。

    少爷今天没有梳成整齐的发束,也没用发冠箍着,只用银丝带随意地将乌发绑着,那发丝就在空中任性妄为。·

    “这是什么。”

    我配合着少爷的步伐,慢悠悠地走到了第一次见他的亭子里,他望着我手里拿着的羊皮纸一愣一愣的,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我看看日头,这都日上三竿了啊,虽不清楚是这里的几点钟,但从我一个上班族的生物自觉来看,绝对已经超过了八点。呵呵,八点,那可是早高峰的开始。

    “计划书。”

    我用羊皮纸挡着嘴打了个哈欠,昨晚因为担心各种各样的事没有睡好,刚刚从镜子里看到我的脸,那真叫一个蜡黄。

    少爷狐疑地在我身边转了几圈,指着我的下巴忽然说:“你下颚上长了个东西。计划书是什么?”

    “计划书……你先不用管。”

    我昨天倒腾了一下午“做”出来的东西,虽然说实在是粗制滥造,但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了。我想死马当活马医了,总归对人身体是有好点处的,尽管不可能医治他的病。

    不过少爷自然是不会懂我的“鸟语”的。

    “什么长了个东西,长了个什么?”我的心思又转移到了他的话上,真是的,大家能不能专心一点。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

    少爷没搭话,好像在思考我说的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然后跟弄明白了似的拂了拂袖子,说哦我知道了,这就是你跟老爷子忽悠的治疗?然后露出了看穿我以后的微笑,得意洋洋地等着看我出糗。

    我不打算计较,说今日天气不错,现在就开始吧。他嘟囔着不肯起来说我还没吃早饭呢,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说清风已经去厨房给你做了,你不用担心会被饿着,早上要先呼吸清新空气。

    我用鼻子嗅了嗅周围的大气,现在空气的稀薄程度以及温度刚刚好。

    “二少爷,麻烦到这边来。”

    我站在亭子外边的小池塘边,周围的梅花香气已经渐渐淡了。

    他这次倒是听话,按着我的“指示”走到了池塘边,然后双眼盯着我的下巴看,我说现在开始要做几组深呼吸。额,就是比你平常呼吸时要深沉一点的呼吸。我怕他听不懂又阐释了一句。

    他没说话,看着我下巴的眼睛移回了正常视线,我和他面对着小池塘,视野开阔,眼里除了胭脂花红,就是花红柳绿。

    “少爷,你先看着我做一遍,然后跟上来。”

    我说完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像一个第一天来上课的代课老师那样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我两脚分开,双腿半弯,两只手扶着两肋,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再把废弃从鼻子里吐出来。

    “怎么样,看明白了吧。这是最简单的呼吸了。”我做了一组停下来便走到他身边,让少爷也模仿着我刚才的动作来一遍。

    “我才不要。”他说道,“不就是呼吸吗?有什么特别的,人天天都在呼吸啊。”他歪歪嘴,十分不屑。

    “而且你刚刚的动作也够傻的。”

    他说完准备往亭子里去,我赶紧拦在他面前,说你就试试看嘛,先慢慢来这对你的身体真的有帮助的。可能是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点让他动摇了,他说哦,那我就试一下,只试一下。我笑着说好好,我看着你做,看对不对。他哼了一下说这有什么难的,谁呼吸还不会做了。

    “起。”我站在他身旁喊了口令。

    只见这位少爷把两腿张得很开,身子直挺挺地往前倾,一副要跳河的样子,要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是怎么欺负他了呢。

    “哎呀,不对。身子再往下吨一点,不要向前倾,两腿不要分得这么开。”我指挥他。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他不满地说。

    少爷总算是摆正了差不多的姿态,然后学着我的样子把手放在两肋上,猛地往里吸了一口气,肋骨也随之陷了下去。

    “不对不对。”我焦急地嚷起来,“吸气的时候肋骨是往外面的,不是往里缩进。”我忍不住用手去纠正他,当我一接触到他手的时候,这才发现哇塞,这少爷的手冰冰凉的。一个哆嗦,我忙不迭地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你干什么。”少爷最不能容忍别人碰他了,我居然还是前胸贴后背地去碰他双手。我厚脸皮地说没干什么,就是看你做的不对嘛,没有效果还可能有副作用的。他哦了一声继续,我很识相地从他近身撤离。

    “哎呀。”我又叫起来,“呼气的时候还是用鼻子啊,你怎么能用嘴呢。”

    “知道了。”他有点不耐烦,“你能不能别挡着我,我怎么呼吸啊。”他把自己身子往亭子的方向移了移,好像怕我污染了他呼吸的空气似的。

    “好了,好了。你就这样连着做3-5次,然后先去吃早饭。”

    我一边说一边走到了他身后,省的他又要说我挡了他的空气。少爷在认真地练习“呼吸”,尤其是呼气,一直没办法从嘴巴呼气的惯性中调整过来,急得他摇头晃脑的,一遍遍说着“不对,再来。”

    “嘿,今天少爷真乖。”阿空突然说,“平日里谁还能这么指示他做这么愚蠢的动作。”阿空补着刀。我不满地纠正哪里是愚蠢了,我以前在学校时瑜伽老师就这么教我的。阿空嘿嘿笑了两声,说你这办法能行吗?就这样?我说当然不是了,自然是要慢慢来的。她不说了,似乎也在跟我一样凝神望着不远处的少爷笨拙地一呼一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