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伪善术师 > 第42章 千隐篇(2)
    桐初却一反常态的没有挖苦千月,反而是选择马上带她去大师傅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千鸢总有种他们在赶时间的错觉。

    塔蒙酒店——4802房间

    “来了。”柯老头出来给两人开了门,发现面色都不是很好,便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笑眯眯地拦住想要往里走的千鸢和千笙,“初老头,和我带着这两位异世界的旅客,好好逛逛人类世界吧。”

    “说的有道理。”初老头放下手中的白子,抱歉地看着对面执黑子的晴老头,站起身,和柯老头一起挡在了门口。

    待那两个人被千月的两个师傅弄走并且关上门的瞬间,千月脸上从容的笑声消失了,双腿开始发软,整个人向后倒去,站在她身后的桐初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一把接住。

    “月儿乖,在坚持一下。”桐初看着怀里的人,此刻已经失去了意识,惨白的嘴唇不停地发抖,双目紧闭,体温在不断地下降,“你倒是快点!”

    桐初朝着不远处正在准备东西的晴老头愤怒地说,“你没看见她快不行了吗?”

    晴老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盒白色的东西,上面什么都没有标签,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小珠子,喂进了千月的嘴里。

    大街上

    “这就是人类的世界吗?”千笙像是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儿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千鸢虽然是一脸的冷漠,但是也掩不住那一丝的兴奋。

    “怎么样,不比你们冥界和精灵界差吧?”柯老头笑着说。

    “人间可比你们想象的有趣多了。”初老头指着满大街的人类。

    塔蒙酒店——4802房间

    “感觉怎么样?”桐初一看见千月醒了,连忙问她,旁边大师傅正在帮她把脉。

    “好多了。”千月坐直了身子,笑笑地表示自己没事,但是脸色依旧不太好。

    “这次是我考虑不周到,”桐初惭愧的说,“对……”

    “二师父,”这是千月为数不多的这么叫桐初,桐初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种事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我……”桐初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千月打断了,“新的药已经做出来了吗?”

    晴老头(大师傅)知道她的心思,也附和着说,“我已经让界物放下那边的事情,赶到这来了,不用很久他应该就能赶过来了,正式去应聘千家的私人医生,这样也比较方便他照顾你。”

    “大师傅,你们又要走了吗?”千月有点舍不得,对于她来说,她的四个师傅就像是他的父母一样,短暂的见面,长久的分离,而且自己还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倒是你,离家院的宣召只剩下一个星期了,好好准备。”晴老头摸了摸千月柔软的短发,“这个是契约镯,让千笙带上吧,契约已经刻在里面了。”手掌心中静静地躺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红手镯,上面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月”字。

    “你不打算告诉他们吗?”晴老头突然问了一句,千月放在门把手的手指停住了。

    “不是还有时间吗?”千月低着头,看着地,轻声却又残酷的说,“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一个人类是活七年,八年,还是七十年,八十年,在他们无尽的生命中都只是一粒小的丢看不见的尘埃。”

    晴老头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千月打开房门,又把房门关上,“你呢?和我们三个回去吗?”

    “我还有事。”桐初透过窗户,看着楼下和千鸢他们四个打成一片的千月,就这样,一直看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晴老头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桐初的肩膀。

    塔蒙酒店——后花园

    “人间真的是太好玩了!”一走到石桌子那里,千笙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她今天的收获,完全没有女王的样子。

    “这个,”千月掏出了那个红手镯,“里面已经嵌入了契约,这个也是成为我的守护者的证明,戴上吧。”

    千鸢接过看个手镯,捣鼓了一会儿,看了看手边的千鸢,他手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手镯,“证明?”

    “嗯。每个继承人都有自己的两名守护者,而这个镯子,一旦戴上了,即表示你将属于谁。”千月指了指千笙刚戴进去的右手。

    第二天

    “那我们先走了。”千月朝她的师傅们鞠了一躬,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小房间内

    “你今天怎么感觉心不在焉的?”千月看了看从出门到现在都处于神游状态的千鸢。

    “不会是害怕了吧!?”千笙在一旁打趣地说。

    “只是在想千隐罢了。好期待,和他的对决!”千鸢今天无神的银眸突然闪耀了一下。

    “千隐?就是我的另一个搭档?”千笙努力地回忆着千月昨天晚上和她说过的一些,关于目前的情况。

    “嗯!一个面瘫但不太好搞定的男人,”千月沉思了一会儿,看了千鸢几眼,像是下定决心是的,继续说,“这次因为师父的事,打乱了我原本的节奏,这次回去后,绯马上就要开学了。所以千鸢,你不用再等了。”

    “什么意思?”千鸢立马把头转向千月。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你就可以和他对决了。”

    “哦。”千鸢就这么简单的回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了。因为千鸢的反应过于冷淡,让千月有点措手不及,竟开始也有点犯困了。只有千笙拖着腮帮子,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左手右手抚摸着脖子了的项链。

    其实并不是不兴奋,只是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昨晚的事情。

    昨晚,凌晨一点半

    “千鸢,是吗?”晴老头笑眯眯地朝他走来。

    “这里可是我的梦中的世界,你就不怕来了之后,再也走不出去吗?”千鸢很不爽这种,明明是自己的世界,但是被人侵入自己却没有发现的感觉。

    “你可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走出去。”晴老头自顾自地走到千鸢面前,说,“我只是有些话要对你说,但又不能让月儿知道。”

    “你想和我说什么?”千鸢顿时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