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醒世师 > 第5章 盛世明珠(四)
    如今正是春暖花开之际,御花园中已是花团锦簇、一片繁荣之象。

    京城的世家贵女们此时都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聊得兴起。唯有苏梦媛那边,竟是除了她自己便没有人过去了。

    不过苏梦媛似乎并不在意,只自顾自地赏着沈瑾辞特意让人摆出来的牡丹,不时与身后跟着她的侍女说上两句,倒是一片悠然自得,在一片姹紫嫣红中独占鳌头。

    沈瑾辞听着脑中绒绒转播给她的画面,心中不由冷笑。

    她这次请的皆是各家嫡女,且还是那种没有什么野心的人家之后,身份一个比一个尊贵不说,更是与苏梦媛没什么交集之人。

    苏梦媛是苏丞相的嫡女,便是这人不怎么聪明,但是面子上的工作可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京中与她交好的也不少。但是既然沈瑾辞是故意想要剥夺她身上气运才设下这个宴会的,又怎么可能请那些会站出来护着她的人呢?

    也幸好原主不怎么开这种宴会,即便是开,宴请的人也一向随心所欲,所以沈瑾辞这次这么做,倒还不是特别明显。苏梦媛那个女人即便是与人交好,也从来不曾付出真心,大多都是面子情。

    至于那些苏丞相一系的官员,有的是隐藏太深,不可能在这点小事上暴露,有的则是身份太低,根本不可能拥有被她这个长公主邀请的资格,所以沈瑾辞对苏梦媛现在接受到的冷遇早有预料。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苏梦媛倒也不至于那么蠢,至少她懂得怎么在众世家贵女中出彩。

    不说别的,就她那一身白衣飘飘,柔弱窈窕却又带着几分端庄温和的样子,真要是让男子看见了,说不得便要升起怜香惜玉之意。

    “她果然是为了皇叔来的,幸好我早早地与皇叔通过信,让他去处理兵部的事情了,不然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气运的作用下也对苏梦媛产生同情之感。”

    绒绒听着她的话也是心有余悸:“蠢辞,气运和命格的作用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也幸好你阻止了他们这次见面,要不然你那皇叔定然会在日后与苏梦媛产生交集,便是他对苏梦媛没什么想法,也耐不住命格硬是拉着他们往一起凑。”

    “胖绒,等这个任务完成,我一定要回到你说的源界中搞清楚这些东西的作用,要不然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沈瑾辞在这几天又被绒绒灌输了一系列新的天道规则,但是有些东西不是能说的清楚的,她必须亲自去了解一番才放心。

    说到这个问题,绒绒倒是没有在乎她又骂她胖了,反而是十分赞同:“现在的天道还不完善,这些世界的存在也模模糊糊的,咱们确实得去弄清楚点。”

    沈瑾辞心中赞同,看来她家胖狐狸也不是只会吃鸡的嘛。

    “皇婶,您也到了。”

    看到即将进入御花园的薛含烟,沈瑾辞便暂且放下了那点心思,快走了两步直接走到了薛含烟面前,挽上了她的胳膊。

    薛含烟点了点她的额头,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悄声在沈瑾辞耳边说了一句:“调皮。”

    沈瑾辞自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不仅仅是放下了公主的礼仪与她挽着胳膊共同走入御花园,更是特意办了这么一个宴会让她前来会一会苏梦媛。

    沈敬轩在知道了苏梦媛的心思之后自然是不会瞒着薛含烟的,两人少年夫妻,一路扶持到现在,感情从未减弱过半分,万一因这么个女人闹出误会来岂不是不好?

    只不过苏梦媛的身份和她背后的目的现在都是未知,所以他不能像以往那样直接在这些女子没有闹到薛含烟面前就悄无声息地处理了,要不然又岂会让苏梦媛惹出这么多事情?

    “皇婶,您便陪着我调皮一次又如何?”

    沈瑾辞知道原身与薛含烟的关系一向很好,此时说话也不曾拘谨,两人相视一笑之间便懂了彼此的心思。

    “你呀,总是不顾身体地折腾,也不知日后哪个男人能消受得了你。”

    沈瑾辞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收了几分,但不过片刻便恢复了正常。

    “若当真有如皇叔对皇婶一般尊重、爱慕我的男子,我沈词嫁便嫁了,但是这么多年,我也不过见到一个皇叔而已。京中现在的那些青年才俊,有哪个身边没有通房妾室、红颜知己的?哪怕是孤独一生,我沈词也不会嫁给这种人。”

    这不仅仅是沈词的想法,也是沈瑾辞的想法。无论是生前死后,沈瑾辞都没有想要找个男人的意思,不仅是因为能够始终如一的人太少,还是因为她始终都没有遇上一个能够让她下定决心要跟对方在一起的人。如今成了醒世师,怕是更加遇不到了。

    薛含烟是一个真正温柔的人,与沈瑾辞当惯了将军的雷厉风行的样子完全不同,也与沈词玲珑千窍、走一步算三步的心思甚深不同。她是那种柔情似水的女子,没有别人那么高的志向,但是眼界却从来不低,也不是他人欺到面前不会反击的懦弱之人。她对每个人都很好,但在心中有着自己的一杆秤,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人,是个自由一番智慧的女人。

    或许,也正是她的这份与众不同才让沈敬轩的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吧。

    沈瑾辞也很喜欢这个皇婶,因此在走到御花园,看到众人向她行礼时苏梦媛眼中的嫉妒之色之后,她心中更是没有丝毫负担地直接把人叫到了身前来。

    御花园中的摆设在往日里一向随意,但是因着今日是沈瑾辞难得办宴会的日子,所以小皇帝前两天就让人又收拾了一番,生怕自家阿姐看着不满意,宴会办得不舒服。

    也因此,沈瑾辞特意安排了一个离她的主位最远的位置给了苏梦媛,此刻让她上前来,正是为了让众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她不是爱出风头吗?那她沈瑾辞就让她出个够!

    “苏小姐在花朝节大比上获得‘天下第一才女’之名,本宫可是早已听闻,不由心向往之,一直想要请苏小姐进宫一见。只是可以前几日本宫偶感风寒,竟是直到今天才能得见苏小姐风采。”

    苏梦媛还以为这是沈瑾辞在对她表达善意,当即便露出了一个纯洁美好的笑容,脸上尽是谦虚之色。

    “公主谬赞了,梦媛也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

    话虽这么说,可是看着她眼中掩盖不住的骄傲之色,沈瑾辞不由再一次在心中怀疑这苏梦媛到底是聪明还是蠢了。

    有些时候她当真觉得苏梦媛很蠢,但有些时候又恨聪明,莫非所有的穿越女都是如此?

    “既然是穿越的,那么她所在的地方肯定与大梁不一样啊蠢辞!你生前所在的世界与大梁差不多,但是苏梦媛所在的世界说不定与大梁有很大的差距,所以她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行事习惯。”

    绒绒又不甘寂寞地出来刷存在感,顺便怼了沈瑾辞一番,不过沈瑾辞看在她说的很有道理的份上,便没有怼回去。

    “苏小姐当真是谦虚了,恰好今日这些在闺中颇有几分才名的小姐都来了,不如大家相互切磋一番如何?获胜者便可得到我与皇婶一人一个承诺,算是彩头,各位觉得怎么样?”

    沈瑾辞面上还是笑眯眯的,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么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请求。

    薛含烟在沈瑾辞让苏梦媛上前的时候便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以她们的承诺作为彩头。

    要知道,薛含烟是当今的摄政王妃,五年无子却依然把摄政王妃的位子坐得稳稳当当的,无数盼着进入摄政王府的闺秀都铩羽而归。而沈词更不用说,当今王朝的嫡长公主,虽然年仅十三,却内能教育保护幼弟,外能设计安稳朝堂,对于整个大梁来说都是举足轻重之人。若是得到这两人的承诺,岂不是什么都能心想事成了?

    若是其他的彩头,可能这些贵女还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但是有沈词这么一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的话,哪怕是没什么想法的人也不由暗自激动起来。

    当然,最激动的当属苏梦媛,沈瑾辞话音一落,她便立刻问道:“不知公主这话可当真?还有摄政王妃,也是当真以自己的千金一诺作为彩头?”

    她这般急切的样子,薛含烟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心中有些不耐,但是看沈瑾辞胸有成竹的样子,自然也知道这个侄女不可能坑她,到底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她同意,苏梦媛便再也等不及了,直接转向了沈瑾辞,草草行了一礼之后便强装镇定地说道:“多谢公主和摄政王妃厚爱,梦媛必然竭尽全力。不知,这切磋要怎么比才好?”

    沈瑾辞看着她和那些蠢蠢欲动的贵女,不由叹了一声,无论是什么世界,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总是不可能轻易满足,抵挡住诱惑的。

    不过这到底不是她的世界,沈瑾辞也不觉得如何,当下便说出了早已想好的比试之法。

    “古有曲水流觞,如今,我们便比一比琴棋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