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一起穿越的幸福 > 第25章 患难真情
    陈大叔的家建在一块空地上,是村里几户没有被火灾波及的房屋之一。男子向陈大叔简单说了两人迷路想要借宿一晚,陈大叔很爽快应允,男子便匆匆告辞回家了。

    陈大叔家只有他和老伴两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孙子。陈大娘看司徒玄二人不像平常之辈,略带敬畏之色,将他们领进了一间屋子。

    这屋子像是小夫妻的卧房,虽然简陋,却收拾得较为整齐干净,司徒玄连声道谢。

    金玥一看屋里只有一张床,呆了一呆,陈大娘说道:“你们两口子先休息一下,我先去准备晚饭,等会叫你们。”

    这“两口子”又让金玥一呆,脸一红,她正想开口,人家已经转身走了。

    金玥看司徒玄突然走到窗边侧耳倾听,忍不住喊道:“喂!司徒玄,你搞什么鬼?为什么撒谎?为什么要说我们是…”

    司徒玄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金玥停下来一听,不远处似乎隐约传来马蹄声。

    “有上百匹马朝这边赶来。”司徒玄对金玥低声道:“很可疑!你千万不要出来,我去看看。”

    说完,他的身形一闪,从窗口跳了出去。

    金玥惊疑不定,想了想,还是先去问问陈大叔陈大娘。

    她刚走出房门,陈大娘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有山贼过来抢劫了!金相公…”

    她一看到金玥,一把就拉过她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快走,我们去村长家!”

    金玥看她大祸临头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来不及说话就被拉出了门,陈大叔背着一个小包袱,一手抱着小孙子一边向她们招手,不停地催促道:“快!快!”

    等她俩走近,陈大叔才发现少了一人,急道:“夫人,你家金相公呢?怎么不见他跟来。”

    “他,他听到外面有马蹄声,跑出去了!”金玥喘着气说。

    “阿呀!”陈大叔急了,他迟疑了一会,把孙子递给陈大娘,说道:“你先带他们去村长那,我去找找金相公,再去与你们会合。”

    陈大娘点头:“好,那你自己小心,找到金相公就赶紧过来。”

    陈大叔跑远了,金玥听到无数烈马嘶吼的声音传来,陈大娘看她愣在那,着急地喊道:“金夫人,你快跟我来!”

    金玥一时没了主意,只好跟在她后头,一起跑到了村中央一处刚被修葺过的房前,那里人头攒动,好像聚集了不少村民,远处陆续还有人赶过来。

    “陈大娘,你来了!”金玥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正是傍晚带他们进村的男子。金玥记得他好像叫大勇。

    “怎么不见大叔和那位金相公呢?”大勇又问道。陈大娘来不及回答,旁边的人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有人在喊:“村长来了!村长来了!”

    金玥看去,见人群中走出一名年逾六旬的老人,须发微白,但精神矍铄,看样子是陈家村的村长。

    村长示意大家静下来,大声说道:“村里来了山贼,大家不要慌!先到的人,老人妇女小孩,还有被烧伤的人,都跟着阿成去躲起来,其他人拿好武器,跟我一起去迎敌。”

    “大家跟我走!”一名看起来像是村长口中叫阿成的少年,在人群中拼命举高并挥动着双臂。陈大娘对金玥说道:“跟着我,不要走散了。”

    村民们迅速分成了两队,一队是老弱妇孺;一队是成年男子。

    金玥来不及细看,就被人群簇拥着向村长屋内走去。等金玥也被挤进屋,她发现屋内的床被翻了起来,露出一个地洞,阿成正指挥着大家依次钻了进去。

    外面的马叫声、打斗声、哭喊声越来越大,司徒玄此刻在哪?他是否安全?金玥担心不已,开始后悔自己不该离开司徒玄。她迟疑着不进地洞,后面的人着急地催促起来。阿成看她动作迟疑,对她吼道:“快点进去,你想害死大家吗!”

    金玥一咬牙,转身就向门外冲去。

    司徒玄出来后,跳上了附近一处烧焦的房子,远远望去,果然有一百多人骑着骏马,从四方八面往村子方向驰来。借着微弱的月光,隐约还能看到马上闪着刀刃的寒光。

    马蹄声同样惊动了不少村民,不少人开始拖儿带女地往中间跑,很快,有几名村民就被冲在最前面的几名匪徒赶上,直接手起刀落。

    司徒玄不再迟疑,先跑去拦下了离自己最近的几名匪徒,与他们拼斗起来。

    这次他没有留手,很快就将几名匪徒斩落马下。然而四周响起了不少村民们的哭喊尖叫,司徒玄打起精神,又赶过去杀掉了一批匪徒。

    有几名匪徒注意到了司徒玄,其中有一人赶紧用手指吹起了口哨,很快,附近的匪徒都向他聚集过来。

    看他们的神色和动作,司徒玄隐约感到这些人是专门冲他而来。他看身边刚好有一匹空马,赶紧过去翻身骑上了马,向这伙人杀去。

    这群匪徒明显比下午那几个蒙面人训练有素,而且似乎知道司徒玄武功高强,没有一对一硬拼,而是使用包围和人海战术。

    司徒玄身经百战,自然识破了他们的计谋。他快速地杀掉了右手边的几人,撕开了一个口子,策马冲出了包围圈,向村里房屋比较密集的地方跑去。

    这群人对他穷追不舍,幸而进入村中,道路狭窄,骑马反而不好通行,倒给了司徒玄机会,顺势又杀掉了几人。

    正当司徒玄想要弃马打游击战时,从村里冲出二三十名男子,个个手中拿着刀、斧子或锄头,也加入了战斗。

    司徒玄精神一振,看这些村民动作利落,似乎都有一些功夫,略略安心。

    远处有传来刺耳的口哨声,司徒玄猛得想起,这群匪徒明显冲他而来,那对金玥…他心中大慌,不再恋战,催马向陈大叔家奔去。

    远远地他便看到陈大叔家的房子着了大火,火势十分凶猛。司徒玄肝胆俱裂,拼命挥打着马鞭,不料这马力竭,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把司徒玄甩了下去。

    司徒玄一个失神,身子已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痛楚,爬起来又向陈大叔家跑去。

    陈大叔家门前此时还站着几名匪徒,看到司徒玄走近,拿着刀向他刺来。司徒玄奋力将这几人击倒,到屋前一看,不禁傻了眼。

    此时陈大叔倒在了自家门口,身中数刀,血流满地,早就气绝。他家的大门也被人用木条死死钉住,浓烟和火苗不断从裂缝里飘出来。

    司徒玄心急如焚,他赶紧冲到屋后,发现自己跳出来的那扇窗户也已被钉死,大火在里面烧出崩裂声。

    “小玥!小玥!”司徒玄忍不住大喊起来,他绕着房子跑了一圈,试图找到一个入口,却始终未有所获。

    司徒玄再也顾不得了,用脚使劲地去踹大门,踹了几脚,大门终于被踹开了。一股火浪迎面扑来。

    他想也没想就要冲进去,身体却被一只手牢牢抱住,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吼道:“你疯了!这么大的火,你冲进去不是找死吗!”

    是的,我疯了!司徒玄心想,金玥就在里面,让他如何不疯狂呢!他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放开我!放开我!让我进去!小玥还在里面,我要救她!”

    那名救他的村民听他这样说,猜到里面很可能有他心爱的人,只得劝道:“已经烧了那么久了…恐怕…你去了也无济于事啊!”

    “啊_”司徒玄大吼一声,痛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金兄弟!”几名村民闻声赶了过来,其中有一人正是陈大勇。他见司徒玄哭得伤心,恍然大悟,喊道:“你夫人没事!她在村长家呢!”

    司徒玄惊愕地转过头,有点不可置信。陈大勇看他不相信,又说道:“陈大娘一早就带她去了村长家躲避!我还在那见过她。”

    司徒玄赶紧从抱住他的那人手上挣脱出来,止住眼泪,问道:“村长的在哪里?”

    陈大勇用手一指,司徒玄已经跑了出去,脚下还一个趔趄。陈大勇眼尖,发现他右肩上鲜血直流,惊呼道:“金兄弟,你受伤了?”

    司徒玄没理会他,只顾往村长家的方向跑。

    这些村民看他如此心急,身上又带着伤,连忙催促陈大勇跟上去看看。

    司徒玄跑到陈大勇所指的房屋前,发现里面静悄悄的。他冲进了屋内,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回事?人呢?”刚好陈大勇也跑了进来,司徒玄吼道。

    房间内一声声响,地上摆放的床被推了开来,阿成先探出头来,确定已经安全了,才回头对里面吆喝道:“大家都出来吧!”

    村民们一个一个轮流爬了出来,最后出来一个孩子,司徒玄认出他正是陈大叔的孙子,跟紧着探出陈大娘的头来。

    “陈大娘,”司徒玄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娘子还在地道里吗?怎么还不出来?”

    “啊!”陈大娘惊道:“夫人不是出去找你了吗?你没碰见她吗?”

    司徒玄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