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天生富贵命 > 第73章 073.
    周建国洗了脸之后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他来到罗贝身旁, 拍了拍她的肩膀, 喊道:“起来了,都散场了。”

    这样反复叫了她几次之后,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头还是有些晕, 脸也在发热, 后知后觉,懵里懵懂的恩了一声。

    她很少会有这样懵的时候,周建国觉得她可爱死了, 很想拿出手机给她拍照, 记录下这一刻。

    “都走了?”罗贝看了一眼包厢, 问了一句。

    “恩。”

    罗贝拿起包要起身, 幸好周建国扶着,不然说不定得摔倒。

    她还不至于醉得太厉害,不过这会儿的确是身子发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周建国扶着她走出KTV。

    周建国看她这一副东倒西歪的样子, 一下没注意说不定就会摔一跤,最后他叹了一口气, 认命地在罗贝面前弯下腰来,侧过头对她说道:“上来吧, 我背你回去, 如果你超过一百斤的话, 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罗贝笑嘻嘻地说道:“我空腹体重九十七,今天吃得多了,这会儿估计有一百。”

    一边说一边爬上了周建国的背,“走吧,猪八戒。”

    周建国乐了,“那我是猪八戒,你是不是我媳妇?”

    虽然现在还不至于是彼此心灵相通,但周建国感觉得到,罗贝对他也有情愫,只不过肯定没他喜欢她那样多那样深,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说话难免会比以前暧昧一些,罗贝在克制,他何尝不是。

    罗贝抱着他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在作祟,她闷声闷气的说道:“我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为什么?”

    罗贝很瘦,周建国这一年来都在做体力活,背她不说健步如飞,但也一点都不吃力。

    这会儿回城中村的道路没什么人,也很安静,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月光洒在地面上,气氛很好也很温馨。

    “如果你之前有女朋友甚至有老婆呢?”罗贝正在受着心灵的煎熬,灵魂的鞭策,“那我这样就太过分了,放在微博帖子里,大家都会骂我是绿茶白莲花,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安心好了,我都说了,我绝对没有女朋友。更别说老婆。”周建国安慰她,“所以你不用自责。”

    他知道罗贝是有点醉了,不然在完全清醒时候的她,是不会让他背她的,更加不会对她说这样一番话。

    然而,这时候说的也全部是真心话。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周建国笑了笑,“如果等我恢复记忆,或者有人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我没有伴侣,那就代表你输了,得满足我一个心愿。”

    罗贝虽然半醉半醒,但这会儿也很精明,“我不许诺空头支票,你要是说想要我全部财产,那我不得给你,这不行。”

    “看来你学到了我的精髓,以后我也不担心你被人坑了。”

    “那是。”

    “让你满足我一个心愿,这个心愿不会让你违背道德,跟钱财无关,怎么样?”

    “……那好吧。如果你输了呢?”

    周建国面视前方,表情淡定,“我不会输。”

    “如果输了呢?”

    “没有如果。”

    周建国在心里说,如果他输了,那他不会逼她做不喜欢的事情,不会让她遭受道德的谴责,从今以后,只是朋友,绝不越雷池半步,恪守她的规矩与原则。

    喜欢不一定要得到,也不一定非要在一起,重要的是成全对方的选择。

    ***

    从KTV到城中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相隔并不远。

    周建国这一路都走得很慢,等快到门口的时候,他都能听到罗贝均匀的呼吸声,估计这会儿是真的睡着了。

    这让他感到特别的安心,喜欢罗贝是一件不可抗拒的事,他从殊死抵抗到垂死挣扎再到如今的认命,这其中的过程只有他自己知道。

    哪怕以后不会在一起,周建国也不会非常难受,大概这很奇怪吧,不是他天生对男女之情很淡漠,而是他太珍惜罗贝,不一定非要得到,比起他的感受,他更在乎她的。

    快走到租楼的时候,周建国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姜荟,她手里抱着一盆花。

    姜荟突然觉得很无力,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她没办法跟周建国在一起,那老天为什么要把她甩到这个世界来,如果她在原本的世界,那她只当周建国是书里的角色,喜欢是喜欢,但不至于有这么强烈要在一起的冲动,现在这个人,这个几乎完美的男人就在她面前,她在那个世界,为他画了很多画,一直想象着他的模样跟表情,可真正来到这个世界,看到周建国,她才发现他比她想象得要更好,更让她喜欢。

    周建国是罗贝的,他们彼此喜欢,互相扶持,可说到底,不就是罗贝占了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机遇吗?

    罗贝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陪着他经历那么多,如果换做是她,那她也可以做到啊!

    周建国打算绕过她,就当做没看到这人一样,哪知道还没走进门,姜荟就追了上来,她挡在他面前,固执的问道:“我跟罗贝说的话,你应该都知道了吧?难道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姜荟敢肯定,罗贝一准儿将她们之间的对话说给周建国听了,罗贝没反应就算了,毕竟她别有用心,城府又深,可周建国怎么也没反应?这跟他的过去有关啊,她是唯一可能知道他过去的人啊!

    说实话,现在周建国完全把姜荟当瘟神甚至是神经病来看待了,他根本不愿意浪费时间跟这个人多费口舌,无奈她偏偏要往他眼前撞。

    “麻烦让开。”

    姜荟一怔,此刻满腹的委屈一同席卷心头,她为了他,已经那么努力了,从一个世界来到全然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她熟悉的朋友,也没有爸妈,但她仍然心甘情愿,这是为什么,不都是因为这里有他吗?

    “周建国,我说了我是你未婚妻,这点你不能否认!”姜荟指着被他背着的罗贝,“她是后来者居上,但我是你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姜荟刚说完这话,就发现自己被周建国死死地盯着,那眼神那表情,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周建国,自然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于是,很识时务的不再说话,但还是拦着周建国没让他走。

    周建国压低了声音,慢慢地说道:“这位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是不是我的未婚妻,这点我相信你比谁都清楚,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再让我听到一次,再让我发现你对贝贝说这样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

    “识相的话,乖乖当你的租客,以后碰到了也别跟我说话,我跟你不熟。我不是什么善茬,之前让贝贝处理,是因为我尊重她,不代表我就没有解决方法,所以,现在请你让开,不要挡我的路。”

    姜荟在害怕的同时,也很雀跃。

    对,这就是周建国!

    真实的人出现在她面前,说着这样一番话,可比作者笔下描述的更生动更霸气。

    只是,她也清楚,距离周建国恢复记忆的日子越来越近,一旦他恢复记忆了,他还没喜欢上她,那这后果该多有严重,她明白。

    周建国本身是不屑于去对付报复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但如果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他的底线,那他一定会让她见识他的手段。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来的时机不对,此时,周建国的软肋跟底线,都跟罗贝有关了。

    怎么什么好事都被她占了?!

    姜荟一时不服气,但身体比嘴巴诚实,她乖乖地让出了位置,但在周建国进去之前,还是没能忍住,说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过去是什么人吗?你的过去,我都知道!只有我才知道,我就不相信你对于过去的记忆就一点儿都不好奇?”

    这是她最大的金手指,不是吗?

    这是她比罗贝更有优势的地方,不是吗?

    周建国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他真的是一个脾气很好的男人了。

    居然跟这个不知所谓的神经病废话这么久,浪费了他宝贵的时间。

    看来都是他做服务行业,天天被那些个奇葩极品客户给锻炼出来了。

    “滚。”周建国忍无可忍,终于将这个字说出了口,他顿觉神清气爽,不再跟姜荟浪费时间,背着罗贝进了租楼,一口气直接奔了三楼。

    他是想知道他的过去,但绝不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更不是从这个神经病那里知道。

    他对于他过去的记忆是好奇,但绝不会让这一点成为别人拿捏他的把柄。

    去他妈的!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