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401章
    突如其来响起的声音,让凌风猛然一震,同一股凌冽的气势从空中向外冲出去,让周围的景象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就像水花开始晃动起来。

    “这是”

    凌风大惊,急忙站起来,看着周围的景象,心中何止震惊那么简单。

    没想到自己依然还在幻境当中,那么刚才的事情,岂不是都是自己幻想出来。

    上方的古争看到意外事情发生,身形骤然下去,把一个型的绿色晶石塞入凌风的嘴中。

    “呜呜呜”

    凌风此时哪里不知道从始至终自己都被对方给蒙蔽了,自己还以为自己杀了对方,却不知道自己跟一个跳梁丑自顾自的表扬,所有的一切都是受到对方摆布。

    可是随着周围景色的破灭,凌风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山顶之上,这一次他终于醒了来,可是却发现自己混身上下的法力全部都被封住,想要冲破封印需要不菲的时间,感受着嘴里的绿珠,凌风绝望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

    “砰”的一声。

    古争一脚把面前这个凌风给远远踢走,在远处半空中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整个人瞬即就被炸成粉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古争袖口一滑,最后一口传送珠已经隐藏在手掌中,随时处于激发的状态,看着面前的黑气越发浓厚,一个由无数黑气凝聚成的脑袋逐渐呈现在空中。

    古争当然知道大罗的可怕,哪怕对方只是通过自己的媒介之物,来和自己见面,自己也不敢丝毫瞧对方。

    “呕!”

    就在这时,古争感觉腹部翻江倒海般的抽动,感觉有什么东西即将要从嘴里出来,一弯腰张嘴,一团黑气从嘴里激射而出,冲进了那一团黑雾当中。

    原本有些涣散的黑雾,随着这团黑气,瞬间加速了融合,转瞬间一个大概轮廓。

    “是你杀了我们的人?”随着黑雾脑袋成型,两个红灿灿的眼睛从上面陡然亮起,“凭你?你是怎么可能杀掉孟长老他们,是什么人在和我们作对!”

    对方那一双红色一转眼就扫过这里,甚至连远处已经炸成一团碎肉的凌风也看见了,不过似乎并没有幻境中那么温馨,对于凌风的死一点触动都没有表示出来。

    “没有人和你们作对,只是你们偏偏觉得我好欺负,接二连三的找上门,只不过你们运气太差,所以都死掉了。”

    古争稍微退后一点,耸了耸肩说道,此时自己体内的那团黑气已经被对方给吸走,身体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对方本体想要过来,即便是大罗,没有几天也过不来,到时候自己早就离开了这里,想要追踪自己,那也要能找到自己才行。

    “我记住你了,不管你逃在哪里,我们齐家都不会善罢甘休。”那个齐家主阴森森的说道,整个黑雾不断的翻腾起来,似乎在表达着齐家主的愤怒。

    “好说,好说,不过我还真不希望见到你,告辞了!”古争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决定还是结束和对方的谈话。

    本来他是想看一下能否有和解的可能,虽然一点希望都没有,更主要是想打探以下对方的一些信息,看来也失败了。

    “想走,给我呆在这里等着我过来吧!”随着齐家主的一声怒喝,只见漫天的黑雾陡然化为一个巨大的手掌朝着古争这里抓来。

    “有缘下次再见!”古争侧身一个爆退,闪过对方的突袭,直接一个纵身朝着远处飞去。

    他速度快,可是那团黑雾速度更快,看到对方早有防备,自己突袭失败,直接在空中一卷化为一个黑色牢笼朝着古争套了过去。

    古争才飞上高层,看到后面那团黑雾跟过来,急忙身上光芒一闪,化为一团流光朝着远边逃窜。

    可是仅仅半盏茶的时间后,古争就一脸无奈的停了下来,看着外面那一层黑雾组成的牢囚,自己试探性的进攻一下,发现对方坚固异常。

    早知道自己就别那么好奇,这下自己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就在这里等死吧,我这一次亲自出马,我到要看看谁敢拦我!”身为一个大罗中期,他有足够的底气说出这句话。

    甚至他一个人就能横扫之前那个人类国度。

    “是吗?你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古争脸色并没有丝毫害怕之意,这一次出去一定把黑兽给扔掉,省的对方在找过来。

    对方只是依靠这的黑虫,根本没有多大能量供对方消耗,更何况对方为了困住自己,已经先自己的外形都快要维持不住了。

    “可恶,只会嘴舌的家伙,你成功激怒了我,到时候我就让你尝试一番我的手段!”齐家主咆哮道,黑气更是不断的翻腾起来。

    “好吧,等下次得时候,说不定谁领教谁呢,我就先不陪你了。”古争微微一笑,瞬间激活了手中的圆球,准备直接从这里离开。

    对方看样子也不会有任何余力再来追赶自己,自己又充足的时间来处理一些事情。

    以齐家主的眼界怎么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自己只是借助一丝黑虫里面自己残存的意识,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其他手段能够阻止他。

    可是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开自己,他根本咽不下这口气,仿佛自己被对方戏耍了一番。

    “唰”

    只见漫天的黑雾一缩,再次化为一个黑虫的模样,化为一团黑光朝着古争身上袭来。

    大罗的动作何其快,在古争的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那黑虫瞬间撞入古争的身体内部,然后化为一团黑雾疯狂的朝着古争身体全身上下发起进攻,并且一丝丝黑雾透光皮肤干扰古争的传送。

    可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任凭古争都无法做出任何应对措施,而且他在传送时候也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就让你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吧!”

    古争迷糊只见听到对方最后一句嘲讽之句,然后整个人就消失原地。

    在一个始终灰蒙蒙的天空上,无数灰蒙蒙的云彩,如同一团团杂乱无章的棉絮一般,在空中飘来荡去,偶尔撞在一起,合成或者分散成更大或者更的飘云。

    在一处碧波荡漾的海面上,微风微微吹拂海面之上,不断带起阵阵幅度的海浪,像调皮的精灵一般,不断的拥抱着一座全身漆黑入墨的岛屿边缘。

    此岛足足有上千公里,规模不,整个岛屿看起来就像一个椭圆形一样非常完整,从高空俯瞰,就像一个橄榄球一样,

    在岛的边缘有着数不清的暗礁,但是在最北面有一个非常宽大的港口上,此时有许多船只随着潮汐来回晃动,不过都被固定边缘一处处木桩上,到也没有被回潮给带走。

    不过在这个马头上面,地面之上有许多杂乱的东西,到处杂乱不堪,甚至在一些东西之上,还能看见一些脏乱的鞋印在上面,仿佛是惊慌之色扔下去的一样。

    而此时,在岛屿中间,一缕缕青烟正在冉冉升起,无数的喊杀声和呐喊声在空中经久不散,一道道身形在空中不断厮杀,时不时落下一道身影,重重的砸落到地上,不在动弹。

    浓浓的血腥气味在整个空中弥漫,使人闻之欲呕。

    在一个较大的村子前面,原本存在的树林现在已经全被消减一空,数千名人影在天上和地下相互厮杀,只不过在天上很少,几乎都是在地面上进行搏斗。

    其中看样子守护的一方是人类,而进攻另一面大多数是青面獠牙的野兽,他们大多数就像未完成转化人形的妖兽,此时正在上面的带领下,兴奋的朝着面前进行进攻。

    人族这一方面,前排是一种浑身淋浴在金色光芒傀儡,五官和常人一样,只是没有丝毫表情,他们统一手持金色长枪,身穿一身金色铠甲,看起来威风凛凛。

    而与他们交战的妖人,大部分只穿着半身甲胄,甚至一些高大威猛的**子身子,无畏朝着前面发起进攻。

    一个足足有高处常人一头的妖人,额头上还带着丝丝虎纹,正手持一柄漆黑色的狼牙棒,朝着眼前的金色战士发起进攻。

    只见他手中武器黑色幽光一闪,人还没到达敌人面前,一团黑雾在上面炸起,无数黑刺朝着面前的敌人席卷过去。

    ‘噗哧’之声连绵不绝。

    面前的金色胸膛瞬间扎满了黑色长刺,整个人冲锋的架势也被打断,身形更是被上面巨大的力道给击退,朝后不由退了几步,身子一阵趔趄。

    而那个妖人趁机一个纵越上前,挥起手中巨大的狼牙棒,趁着对方立足不稳之时,带着无穷劲风朝着对方脑袋上抡过去。

    “砰!”

    金色战士甚至连手中的武器都没有举起来,头颅直接被对方放给轰碎成一团金光,然后整个身子下一刻变化为一团金粉一样掉落在地上,然后被微风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十个!”

    这个妖人大吼一声,举起自己的武器,得意洋洋的看着周围。

    就在此时,一柄长枪如同蛟龙出世般,从他的身侧飞速袭来,没有丝毫阻碍就刺到他的腰间,但仅仅一个枪头刺进去之后,后劲便无力的卡住在那里。

    还没有等这个金色战士拔出,一道黑影变从天而降,把他的整个身子给砸成粉碎的精光,消散而去。

    “第十一个!”

    妖人毫不在意的拔出腰间的长枪,随手一捏,也化为一团金光,消失在空中。

    这个时候,一道道血色的光芒再次从天上下落,其中一道进入进入他的身体之内,让本来有些疲倦的身体,再次焕发了精神。

    身子整体有微微涨大一丝,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在身体表面,那一点伤口转眼间就恢复如常。

    此时远处再次冲过来一个金色战士,不过他手持的并不是长枪,而是一把类似祭杖的长棍,上面有一颗金黄色的宝石,只见他远远的站住,手中后的权杖一挥,一道金色闪电在空中陡然出现,转眼间就击在他的身体表面。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金色闪电一接触那外面的红色光芒,整个闪电的光芒陡然一黯,虽然速度没变,但是看起来威势却硬生生减少三成。

    即便如此,妖人也是被打的一个跌跄,一口鲜血直接喷出。

    妖人转过瞪着那血红的眼睛,狞笑一声,感受身体的麻木,浑身气血一转,就把那点阻碍给消除干净,随手把嘴角的鲜血给擦掉,手中的武器往前一扔,瞬间就把那个祭祀给砸成一团金光,紧着着大步流星朝着前面再次涌来的金色战士冲了过去。

    一个妖人刚刚把面前的金色战士给击飞,冷不丁几道金色闪电袭身,可是他已经没有那红色雾气护身,整个人直接被电成一团焦炭,愣愣的倒在地上,随后被一个金色战士刺入心脏,直接死去。

    类似的场景,不断的在这片不大的地方来回重演。

    金色战士和妖人这边都是悍不畏死,但是总体金色战士实力稍逊对方许多,再加上妖人时不时会被加持一种辅助的法术,任何法术和攻击落在上方,都会被消弱三成威力,哪怕有着金色祭祀强有力支援,可是总体上还是节节败退。

    整体上,人族的防御战线已经快要退到村子外面了。

    而在村子里面,所有人都被动员起来,全部都聚集在村子中间一处宽广的广场处,一道朦胧的金光把周围全部都覆盖住,防护着他们不受到一些余波的伤害。

    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安,有些看着远处的战斗,猜想自己后的命运,有些跪在地上,朝着广场中间一个巨大的雕像在呢喃什么,脸上充满了祈求和期待。

    在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玉色雕像耸立在中间,其身影如同一座三层楼房一般高大,超出周围房屋一大截。

    而在这个雕像是一个粗狂的打扮,半卷衣服敞开,一手拿着一个酒葫芦做豪饮装,另一只手放在腰间,豪放的气态一览无余。

    在雕像的下方,数个身穿金色长袍,把整个头都隐藏头袍之下,让人看不清真容,不过一个明显看起来很衰老的老头,站在一旁,不断巡视周边。

    这里所有人明显都在听从他的指挥。

    里面有着十几个气息强大的人盘在地上,每个人都念念有词,一股强大的气势在身上慢慢凝聚。

    在更外围一些的地方,更是围了一圈的人,里面大多数年轻男女,每个人面色苍白,身体浮现出一层金光,和上面的雕像交互相应,

    此时他们所有人手腕上都绑着一根红线,深深的嵌入血肉,深红的鲜血顺着红绳朝着下面留下。

    在地下面之上,刻画着一道道浅浅的图案,虽然原本不显,可是那些鲜血流入上去,顺着勾勒一个个复杂的图案,最后汇聚在一个比较大的凹槽里面,现如今凹槽里面早已经充满了热气腾腾的鲜血,而凹槽后面则是继续朝着中间的雕像流去。

    那个老者见到雕像身上的金光越发强横,然后走到雕像身后的一个位置,那里有一个同样是玉石雕刻的蒲垫。

    只见他跪在上面,朝着面前的雕像一拜,口中祈求道。

    “伟大的祖神啊,请聆听您血脉的呼唤,让我们度过这一次劫难!”

    三拜之后,只见他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大口鲜血混杂着稍许精血,形成一个血团浮现在半空中,一丝丝无形的气动在血团中不断跳跃。

    虽然老者的脸色又惨白了一些,可是他丝毫不敢怠慢,

    而雕像似乎是响应了老者的号召一番,整个雕像身旁微微的金光突然颤抖不已,在那个酒葫芦口出,一大团金光突然凝聚出来,把那团血球给映射住,似乎在分辨着什么。

    紧接着,老者面前的血团嗖的一下,连同那金光瞬间就被吸入进去,而下面凹槽里面的鲜血也顺着唯一一条纹络朝着雕像汇聚而成,让整个雕像外面隐约浮现出一丝血色。

    “嗡嗡!”

    空中突然传来一股奇特的低鸣声,同时那个酒葫芦再次涌现出一股金光,同时酒葫芦那洁白的颜色也变得非常通红,从中传来阵阵奇异波动。

    酒葫芦壶口金光一闪,一个金色光团从里面喷吐出来,一落地就朝着化为一个手持长枪,全副武装金色战士,只是稍微一扫视四周,就朝着前面的战场上跑去。

    而金色光团还在源源不断的喷出,转眼间周围的空地上就多出几百个金色战士,让前面的战况又多了一份生力军。

    这还不算完,待着金色管团不在喷吐,随着酒葫芦的光芒隐退下去。

    在下面十几气息强大的人猛然一喝,然后身体同时释放出极强的气势,每个人相互把手拍在对方的后背之后,一圈之后,最后一个人把手拍在之前的老者后背。

    只见所有人的气势一阵纠缠之后,全部通过这种诡异的方式输送在老者体内,而老者则是把这些全部通过地下的石台转移到雕像身上。

    那雕像的眼睛陡然睁开,金芒四射,同样二道金芒从眼中射向天空,一个个金色光点同样从中漂浮下来,在半空中就化为身穿祭祀服侍的祭祀,从半空中飘然落下,同样是一顿之后,朝着前方战场上赶去。

    足足上百个祭祀出现后,雕像眼中的金芒才消退下去,而除了老者之外,其他十几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气息直线下降。

    不过他们也没有丝毫想去休息的意图,直接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丹药,开始静静调息起来,准备下一次的召唤。

    “快点,准备下一次召唤仪式。”

    起身的老者,焦急的朝着大家喊道,此时战场的形势不容乐观,容不得他不着急。

    “长老,有人又昏倒了!”

    远处一个在旁边帮忙的人惊呼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