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92章 第92章
    沈伊看到大荧幕里的男人也吓了一跳, 这..这不是一个多月前跑去看她的那个男人吗?

    还有, 诗柔为什么这么大动静,这男人跟诗柔什么关系?

    沈伊想起周牧说的, 薛振看上她。

    沈伊顿时下意识地挽紧明月的手臂, 紧盯着荧幕, 只要这个男人在萤幕里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沈伊打算拔腿就跑。

    而这时,荧幕里, 薛振道:“祝贺水木衫十三周年生日快乐, 乘风破浪前程广, 鼎立创新步步高。”

    副总裁笑着说:“非常感谢薛先生的祝福, 但愿我们友谊长存。”

    那头,薛振道:“会的。”

    竟然是视频!

    沈伊呆了呆。

    她下意识地往明月身后躲了躲。

    副总裁笑着又问道:“听说你是因为孩子的原因才对娱乐业产生兴趣的。”

    “没错。”薛振回答。

    沈伊这边听得一头雾水,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因为她,他是因为孩子?

    诗柔脸色发白, 脚下的玻璃碎已经被扫了, 她看了眼沈伊, 如果沈伊的父亲成了水木衫的股东, 她..她该怎么办?

    人群中略微有些骚动, 薛振的影响力是大的,就算不知道他的现在百度一下都能知道,所以大家很期待听到薛振说的那个孩子是谁, 但很可惜, 直到荧幕关了, 薛振都没谈到自己的孩子。

    大厅里的人纷纷看来看去,猜测来猜测去。

    不出意料,薛振的这个孩子肯定是在水木衫,否则的话有必要说这个话吗?

    要么就是这个孩子还没有出道,打算从水木衫出道,沈伊跟明月跑到一旁去吃东西。

    就听到不少人在那里议论。

    明月低头跟沈伊说:“你说,这个人跟诗柔有关系吗?”

    沈伊塞一口蛋糕,心想难道诗柔是他的孩子?

    那陈伯因呢?

    沈伊眉心拧了拧,打算不想了,继续吃东西,吃完了看着差不多了就回家,她十分想念夏珍还有峥叔。

    庆典到了十点半左右结束,公司的车停在门外等着沈伊,沈伊拽着裙子弯腰上车,由于太晚了,沈伊觉得不要让敏敏过来帮她卸妆了,她回家自己卸,再说了,今晚还蛮漂亮的。

    银灰色的裙子将她的身材称得玲珑有致,头发全扎起来露出了雪白的脖子,沈伊对着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左看看右看看,臭美了一番,车子驶进别墅大门,沈伊心跳加速。

    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呢。

    司机给她开了车门,沈伊跳下车,对司机说了一声辛苦了,随后拎着裙摆,哒哒哒地上楼,屋里的门开着,但却一片漆黑,沈伊站在玄关处,面对一片黑暗,心跳几乎停了。

    贺霖说好的,在家里等她的。

    人呢。

    她张了张嘴,说:“我回来了....”

    “哥哥?峥叔?妈?”

    沈伊拽着裙子,往前一步,整个人几乎站在黑暗里了,她从来不知道,别墅的夜晚没有开灯竟然是这么幽深,这么可怖,空荡荡的。

    “周姨...”沈伊再次试图喊道。

    她的声音在屋里回荡了一圈,随后不见。

    但是仍然没有人回应。

    沈伊慌了,低头打开银色的小包,刚拿出手机。

    “啪——”地一声,屋里大亮,夏珍端着蛋糕从走廊走出来,笑道:“生日快乐,一一。”

    沈伊抬起头,看着夏珍,松一口气,哭唧唧道:“我还以为你们....”

    “还以为什么?”贺峥从楼梯上下来,身后跟着贺霖,沈伊看到他们后,上前过去抱住夏珍,夏珍伸手搂着沈伊,道:“恭喜一一,二十岁生日快乐。”

    沈伊埋在夏珍的肩膀上道:“嗯,我又大一岁了。”

    她眼睛眨了眨,看了眼贺霖,贺霖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她,就是这么对视,沈伊都觉得害羞。

    夏珍拍了拍沈伊的肩膀,说:“今晚的一一真漂亮,这几个月辛苦了。”

    “嗯,好辛苦呢。”沈伊故意这么说,躲在夏珍的怀里又撒了一次娇,夏珍被弄得哭笑不得。

    她转头,看了眼贺霖,说道:“要不是因为你哥...”夏珍语气停顿了下,哥哥现在成了男朋友啊。

    她有点尴尬,半响,才补了后面的话:“要不是因为你哥哥跟我们说,我都差点忘记了。”

    “嗯,我自己都忘记了。”沈伊道,她离开了夏珍的怀抱,看着蛋糕:“哇好漂亮啊,我喜欢。”

    这个蛋糕是穿着黄色裙子的她,特别粉嫩,跟去年的蛋糕不一样的地方是这个女孩比去年的柔软可爱多了。

    贺峥拿了一份礼物出来,是一个牛皮袋子,他推给沈伊道:“生日礼物。”

    沈伊立即道:“谢谢峥叔。”

    随后拆开,竟然是一本房产证,沈伊呆了呆,贺峥道:“给你置办的公寓,就在十二名流里面,后面开发了富二代专享公寓,我顺便给你拿了一套。”

    沈伊:“这太贵重了。”

    十二名流里面的公寓啊,还富二代专享。

    一套得值多少钱啊。

    贺峥看了贺霖一眼,道:“这套公寓是婚前财产。”

    “婚..婚前?”沈伊被吓一跳,夏珍笑道:“婚前财产也就是你结婚后仍然属于你的,不会成为夫妻共有财产。”

    贺峥:“没错,不用跟你哥哥共享,吵架了就赶他去那边借住一晚。”

    沈伊:“......”

    峥叔,你这样对哥哥真的好吗?你是个假爸爸吧。

    但是沈伊心头却很暖,夏珍认同了她跟贺霖的关系,现在一家人没有秘密啦。贺霖送了沈伊一套钻石项链,这套钻石项链沈伊在上辈子看过一个拍卖行拍卖,价不低。

    当时她很喜欢,不过最后好像是被廖娅的那个豪门丈夫买走了。

    没想到这辈子到了她手里,贺霖低头给她戴上,沈伊眨着眼睛看他,两秒后,他低头堵住她的嘴唇,嗓音很低哑:“生日快乐,宝宝。”

    “谢谢哥哥。”

    沈伊伸手搂着贺霖的腰,腻腻歪歪。

    夏珍问了沈伊很多拍戏的过程,沈伊一边挖着蛋糕一边跟夏珍说,贺峥跟贺霖坐在对面听。

    家里气氛很温馨。

    吃过蛋糕,又吃了宵夜,沈伊感觉饱得礼服都快撑开了,她站起来,揉了揉肚子,贺峥手里拿着文件,上楼,并喊沈伊一声:“一一,你进来书房一下。”

    “好的。”沈伊看一眼贺峥,提着裙摆上楼,走之前她跟贺霖眨了眨眼,说:“等我哦。”

    贺霖挑眉:“好啊。”

    沈伊哒哒哒地跟在贺峥身后,贺峥推开书房门,沈伊跟着进去,贺峥坐在椅子后面,两手交握,看着站在桌子前的沈伊,道:“一一,你有没有想过,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沈伊愣了。

    她本以为贺峥是找她谈贺霖的事情,谁知道话题这么跳跃。

    “我....”沈伊迟疑了下,她不止没有想过甚至不敢想,她经历过一世都没碰到亲生父母,这辈子怎么可能?

    贺峥道:“如果你不想的话,那么这个话题我们就此打住,但是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努力一下。”

    沈伊往前走两步,眼睛看着贺峥:“峥叔,你这么说,是不是代表这个人他出现了?”

    贺峥顿了顿道:“是的。”

    “他出现了,你想吗?”

    沈伊呆了呆,好半响,她重重点头:“想。”

    “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想知道他这些年干什么去了,想知道我为什么会丢失,想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在哪。”一口气说完,沈伊感觉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

    贺峥看着沈伊。

    发现沈伊平日看着呆萌可爱的,到了关键时刻,却如此清醒。

    他眼眸暖了些,将笔记本转了个身,推给沈伊:“就是他。”

    沈伊有点紧张,她低头一看。

    好一会,沈伊喃喃地道:“是..是他?不..安分的老男人?”

    贺峥:“......”

    一秒后,贺峥笑出声。

    从书房里出来,沈伊还有点恍惚,这些年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应该说上辈子想得最多,但是他们迟迟没有出现,她这辈子甚至差点认同了诗柔的话,她的父母是个罪犯。

    上到三楼,沈伊看到贺霖靠在楼梯口看她,沈伊稍微有些回神,“哥哥..”

    贺霖伸手,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搂进怀里。

    沈伊伸手抱着他,埋在他胸膛,安心了。

    不管这辈子这个亲生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无所谓,她现在有贺霖有夏珍,没什么好怕的,去了解一下那个人,如果亲生母亲在的话....她想见见她,接下来的两个月,沈伊一直有关注薛振的消息。

    比如看完他的百度百科,看完他一些新闻,知道他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也了解了他一些花边新闻。

    但沈伊知道,男人在社会上混,多少有点花边很正常。

    就是一直没有找到他的现任妻子的消息。

    两个月后。

    德黑兰。

    薛振再次路过德黑兰顺路来看沈伊,沈伊跟他面对面站着,两个人谁也没有吭声。

    周边走过的人都好奇地看了这两个人一眼。

    薛振发现女孩有点变化。

    沈伊头脑风暴了一下,在脑海里想着自己跟他哪里像,旁边秘书提醒沈伊道:“薛总路过俄罗斯...”

    沈伊点头打断秘书的话,道:“我知道,他路过俄罗斯,然后顺路过来看我。”

    秘书:“是的。”

    他看薛振一眼,怎么发现他们的套路被她看穿了?

    薛振说:“我带了一些吃的过来,你过年不能回家,在这边的话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

    此时年关,这电影拍了三分之二,今年大家都不能放假,必须得拍完才行。

    沈伊点头:“我会的,那个啥...”

    她探头:“你妻子没来吗?”

    薛振:“......”

    秘书:“薛..总还没结婚。”

    沈伊震惊:“......”

    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