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145章 第145章
    一晃眼, 贺阳九岁, 弟弟妹妹三岁,贺月跟沈伊长得几乎一样,娇娇的, 小小的, 软软的,但是很黏妈妈,贺霖抱小月月的时候, 都不敢太用力,小月月趴在爸爸的肩膀上,眼珠子黑黑的, 跟妈妈一样。

    至于小星星, 长得跟贺霖一样不说,性几乎一样, 永远都很淡定, 比他哥哥有威严多了, 小星星坐在那里,拿过贺阳手里的积木,贺阳一句不敢吭, 转身把自己多出来的积木都给弟弟了。

    小星星玩了一会不玩了, 要站起来, 贺阳把他当爷爷伺候, 赶紧上前去扶他, 小星星抬手, 碰了碰贺阳的肩膀:“乖。”

    贺阳顿时美滋滋的,弟弟夸我了!!

    他对妹妹也是,都不敢下手碰,妹妹像个瓷娃娃,一家人全围着妹妹转,妹妹一哭他们就紧张,贺阳也要挤过去哄她,妹妹跟弟弟都很黏沈伊,沈伊每次工作完了回来,两个小娃娃就往她那里凑,沈伊抱起了妹妹,再过来抱小星星,小星星抱住妈妈的脖子,眼珠子转着看着妈妈,然后凑过去,吧唧一声,亲了妈妈一口。

    贺霖整理领口下来,看着这个儿子,动不动就亲他的老婆。

    贺峥跟夏珍因为多了两个宝宝,不得不把二楼的房间收拾出来,偶尔晚上贺阳要跟奶奶睡,家里又多请了一个保姆,贺阳现在大了,家里人自己看着,两个保姆照顾两个小的。

    沈伊这段时间拍了一个戏,在剧组里都不敢呆久,回到家里累得一动不动,枕着贺霖的腿,喊道:“老公,我是不是应该退休了?”

    贺霖手搭在她额头上,看着在那边玩儿的三个孩子,他低声道:“你肯退那是最好的。”

    沈伊撅嘴:“我才不要呢,我开玩笑的。”

    贺霖低头看她,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子,沈伊从他眼眸里看到了些许的柔情,以前贺霖总是面无表情,要么是神色冷漠,基本上很少会有这样的神情,这些年多了孩子,一家人齐齐整整的,贺霖眼眸里常见这种眼神,沈伊拉着贺霖的领口,贺霖微微低头。

    沈伊凑上去,亲他一口,问道:“我老了吗?”

    “没有。”贺霖看一眼她的身材,沈伊现在被媒体称为身材最收放自如的演员,生了三个孩子,仍然是少女身材,一点儿都没有变形,这还要归功于她每天都坚持锻炼的原因。

    沈伊还是年轻的,她才三十岁出头。

    贺霖比她大九岁,刚四十出头,但是男人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年龄只是给他添加了魅力,这些年也有人给他塞女人,不过据说给他塞女人都成了贿赂他,下台了,沈伊跟他有一搭没搭地聊着天,那边几个小萝卜头玩完了跑过来,贺霖弯腰先把小公主给抱起来,坐在身边。

    小星星在哥哥的帮助下,爬上沙发,趴在妈妈的肚子上,贺阳坐在地毯上,跟小时候一样,抱着贺霖的腿,看着爸爸。

    贺阳笑眯眯:“家庭美满。”

    “简直不要太幸福,妈妈你把手机给我,我要发微博炫耀一下。”

    然后他就伸手去拿沈伊的手机,手指头戳开了微博,坐到沙发上,摸着弟弟的脖子,举着手,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

    沈伊:“P一下,P一下,记得P一下。”

    贺阳:“我用无他相机,不用P的,直接就美美啦,妈妈你的脸都小了一圈了。”

    沈伊撑起身子,凑过去看,小星星因为妈妈的这个动作,赶紧抱住妈妈细细的腰,挂在她的腰上,贺阳把手机给妈妈看,里面一家五口全落镜头里了,贺霖正低头将贺月的小手从嘴里拿出来,贺月仰着头看着爸爸,小公主特别漂亮,然后就喊了一声粑粑.....

    贺霖嗯了一声,将她头发拨一下。

    这个镜头就落入相片里了,沈伊则低头去拉小星星的手,他摸着小星星的脖子,坐在妈妈的身边,一张全家福就出来啦,贺阳低头编辑。

    沈伊V:我又来爆料了,今天我妈偷懒没去上班,爸爸为了陪她也没有去上班,弟弟妹妹两只小萌物还是这么萌,我还是这么帅,(^U^)ノ~YO

    “哇,小鱼刺,终于又盼到你自恋的微博了。”

    “哇哇哇,时隔一个月终于又是你发的微博了。”

    “啊啊啊啊啊每次我特别关注你妈妈,结果你妈妈都是发工作,不发你们,生气气,要贺阳小哥哥举高高亲亲才好。”

    “你跟你弟弟都像你爸爸,自然是帅的。”

    “啊啊啊啊这些年贺少出镜是越来越多了,这男人也是越来越帅了。”

    “沈一一才美呢,前几天我们后援团去了后台看沈伊,天啊,美如当年啊,我爱她一辈子。”

    “对对对,生了三个假孩子似的,身材完全没有一点走型。”

    “啊啊啊啊啊我爱你们一家。”

    “秦隽:震惊,又见贺阳爆料了。”

    “周玟:靠贺阳小哥哥的爆料活的单身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玟姐姐你又失恋了?失恋三百六十次了吧?再加五次凑足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周玟:先溜了。”

    贺阳发完微博,贺峥跟夏珍也回来了,家里饭菜也做好了,一家人起身围着桌子坐下来,贺月跟贺星两个人有个小凳子,沈伊喂贺星吃粥,贺霖喂小公主,沈伊这些年喂饭技能蹭蹭上升。

    夏珍跟贺峥先吃,吃完了两个人换贺霖跟沈伊下来去吃,小星星看到妈妈要走,小手抱住妈妈的手,然后用小脸蹭了下妈妈的手心,沈伊心软成一塌糊涂,立马说:“妈,我来吧,我喂,我难得在家。”

    贺阳在一旁咬着勺子:“弟弟好腹黑啊,比我坏多了。”

    贺峥忍笑,抱过乖巧的小公主,小公主被抱走了,眼睛看了爸爸一眼,然后软软地喊道:“粑粑......”

    贺霖嗯了一声,伸手揉了下小公主的头发,随后舀了吃的,喂给沈伊,沈伊张嘴吃了,贺霖紧接着喂沈伊一口饭,指尖将她嘴边的饭粒弄走。

    因为沈伊跟贺霖工作很忙,在家的时间很少,所以这两个人但凡在家,都会尽量地亲自照顾孩子,吃过饭后,抱着两个小的去洗澡,贺阳也跟着,他现在也喜欢给弟弟洗澡。

    一楼两间房间打通了,现在给孩子当游戏房,二楼收拾了一间出来,把贺峥跟夏珍的房间加大了些,方便他们照顾孩子,三楼诗柔之前住的那间,跟贺霖的那间打通了。

    如果沈伊跟贺霖在家,一家五口就住这里,沈伊的那间房间则一直保留着。

    偶尔一家人会去富铭山庄度假,那边靠海,整个山庄环境特别好,贺峥在十二名流又买了一套别墅,比这套要大一倍,那套现在正在装修,装修完了一家人就搬过去。

    这些年,沈伊给孩子洗澡进步蛮大的,两个人在浴室里,一人洗一个,两个孩子都要赖着沈伊,贺霖抱着小星星,父子俩神情如出一辙,小星星跟父亲谈不上亲近,但也不疏离,玩着水洗,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妈妈,还将自己的小黄鸭扔到妹妹的这个盆里。

    小月月手扒在盆沿,拿起小黄鸭哔了一声,小星星噗噗:“月月。”

    “弟弟。”小月月将小黄鸭又扔回去给他,小星星看一眼小黄鸭,喊道:“妈妈....”

    贺阳站在外面,没进去,在外面问道:“你们洗好了吗?我好孤单啊,我要进来玩水。”

    不一会,门开了,沈伊跟贺霖怀里各抱一个,贺阳立马跑过去,戳了妹妹的脸,又抱住妹妹的头,吧唧亲了一口:“妹妹真漂亮。”

    小月月小手推着哥哥,“走开。”

    小星星从爸爸的怀里非要出来,跑去沈伊那里,光着屁股,一本正经地站在沈伊的脚边,看着她帮妹妹擦身子,贺霖给小星星披上浴巾,接过沈伊穿好的小公主,小公主踢了爸爸的肚子一下,很显然还是想要妈妈,贺霖唇角一勾,抱好她,一块看着沈伊给小星星穿衣服。

    小星星看着妈妈,十分满意。

    带孩子是一件很累人的活,喂他们吃完饭,洗澡,然后哄他们睡觉,贺阳大了,自己一个在房间里的另外一张小床睡,弟弟妹妹就跟贺霖沈伊一块睡,都睡中间,贺霖跟沈伊哄了两个孩子后,起身去了书房,继续工作。

    沈伊拉着小星星的小手玩,贺阳趴在床边看着妹妹,他看妹妹可以看一整年,姿势都不用变。

    沈伊笑着跟贺阳聊天,道:“小鱼刺,你知道你的名字出自哪里吗?”

    贺阳小声地应道:“我知道,日月星辰。”

    沈伊:“是的,但是你本来是叫贺日的。”

    贺阳震惊:“!!!!”

    沈伊看到儿子这呆样,哈哈笑起来,指尖弹了下他的额头,贺阳:“哦哦哦,妈妈你学坏了,妈妈我告诉你,我最喜欢你了。”

    沈伊淡定:“谢谢啊儿子。”

    被你坑了这么多年,我现在心如止水。

    贺阳:“???”妈妈为什么不感动?嗯嗯??

    又跟贺阳闹了一会,贺阳松了妹妹的小手,去了自己的小床上睡觉,沈伊也松了小儿子的手,躺下睡觉,屋里的灯自动调制最舒服的光线。

    ……

    沈伊这一睡,却做了梦,梦里是她的上辈子,她梦到她被火烧的那天晚上,她因为工作回来晚了,刚准备进门,一个剧组微信里,发了关于陆吏出轨章惠的相片,还艾特了她。

    她看到时整个人宛如堕入冰湖,浑身发冷。

    陆吏穿着黑色夹克,搂着章惠那明显比沈伊还要稍微粗一点的腰,章惠笑得很灿烂,沈伊低着头看着,只觉得又要失去陆吏了,她剩下他了,可是还是要失去,她掏出钥匙,颤抖着插入了门里,踉跄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公寓的地毯上,半天没有起来。

    ……

    书房里。

    贺霖来到沙发,坐下,继续看文件,后一阵倦意袭来,他扯了扯领口,看一眼时间,明天要带沈伊几个人出去玩,他揉了揉太阳穴,往沙发上靠去,不一会,便睡着了。

    他梦见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金城,梦见他捧着沈伊的骨灰,安放在贺家墓园里,他蹲在地上,一次一次地擦着墓碑上沈伊的相片,而沈伊,才二十六岁,他们没有孩子,没有家庭,只有墓碑,他身上穿着军装,沉默地抽烟,指尖却微微发抖。

    猛地。

    贺霖从梦里醒来,他看着这一室的温暖,起身,离开书房,拧开房门,却听见了沈伊软软的低喃的声音,贺霖走快两步,来到床边,沈伊很显然是在做恶梦,她额头全是汗。

    贺霖弯腰,将她抱起来,刚抱进怀里,却听见沈伊低喃:“不要,烧我,好痛.....”

    贺霖一顿,他干脆利落地将沈伊抱了起来,抱出房门,对保姆说:“进去看着两孩子。”

    随后抱着沈伊进了她的房间,沈伊拧着眉心,嘴里还喊着陆吏,贺霖脸色一沉,在床头坐下,指尖碰了碰沈伊满是汗水的额头,他亲了亲她的嘴唇,低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却不知为何,他额头也出汗了,他抱紧了怀中的女人,转头拨通了海清的电话。

    他将他跟沈伊做一样的梦告诉了海清。

    海清轻声问道:“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贺霖一震,他看向怀里的女人,再次抱紧,说:“真的有,我会杀死前世的自己。”

    这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沈伊也突然在贺霖的怀里醒了,她楞了下,“老公,我们怎么在这?”

    贺霖抱紧她,亲她唇角,“你做噩梦了。”

    沈伊想起梦里的那一片火海,心跳还加速,她抱住贺霖的脖子:“我没事了,走吧,儿子哭着呢。”

    贺霖心颤了下,看着怀中的女人,抱起她,道:“这辈子,我不离开你们。”

    沈伊看着他,许久,笑了起来:“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