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4章 第4章
    一想到要问贺霖要钱,要面对他那一身气势,沈伊就哆嗦了下,她收拾收拾笔记本,塞在背包里,然后出门,回家。

    贺家别墅在城北十二区,离学校车程不远,但是那块地方是为名流之地,没车都不好意思进去,因为绿化做得太好了,也太长了,基本远离尘嚣,方圆百里全是花园植物,以前她回家,都是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的,要么就蹭诗柔的车,即使她很不情愿,但这段路实在是太长了,加上她好面子,巴着这个身份不放。

    这次,她直接坐地铁到城北B出口,出来后,沈伊在地铁口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背着背包,慢悠悠地骑上去,拐进城北十二区的标志,悠哉悠哉地骑着。

    ……

    贺霖这些年调回城北军区,回家也方便,对这两个妹妹就上了点心。今日夏阿姨特意给他打电话,得知沈伊周末会回家,贺霖去接诗柔时,没立即开车。

    他手搭在方向盘上,冷硬质感的嗓音对诗柔说:“给沈伊打电话,问问跟不跟我们一块回去。”

    诗柔看他一眼,点头,后拿出手机,拨打。

    很快,电话提示关机,诗柔下意识地看向他,贺霖手指点了点方向盘,道:“不用再打了,走吧。”

    诗柔松一口气,收好手机,眼眸在他侧脸上转。

    由于长期在军队,又出过一些任务,男人如今看着更冷硬,却也更男人,令人痴迷。

    开车路程不远,就是红绿灯多,黑色的车很快进入城北十二区,开上那条长长的绿化道,两边种植着从德国引进的梧桐,高高大大,林荫大路上车辆罕见,一个小小的黄色的单车在边上骑着,骑车的女生还单手撑着扶手,笑容灿烂,高高的马尾辫随风飘扬。

    诗柔紧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书包她认识,买的跟她同款的,全球限量两个,沈伊踩得正欢快,白皙的脸蛋带笑,眉眼弯弯,青春漂亮,诗柔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随后,下意识地看向贺霖。

    贺霖戴着墨镜,淡淡地看着那个小小的人影,车子从沈伊身侧开过,沈伊这个时候正好也看过来,看到是诗柔还有这辆熟悉的SUV,沈伊惊到,车头一歪,哐当一声掉在绿化带上。

    诗柔也吓一跳,她看向贺霖,贺霖默不作声地挪回视线,诗柔顿了顿,正想着要不要替沈伊说句话,SUV却缓慢地停下,贺霖握着方向盘的手轻轻一点,说道:“去看看你妹妹有没有事,要不要坐车。”

    诗柔点头,推开车门下去,跑向沈伊。

    贺霖在车里没动,只看着后视镜,不一会,诗柔跑回来,手里拎着一个背包,她上车,说:“哥哥,她说让我们把书包先带回去,她慢慢骑。”

    贺霖看一眼那个书包,点点头,启动车子,往家里开。

    那个书包之前是沈伊让夏珍来让他买的,贺霖墨镜下的眼眸,微微眯起。

    看着黑色SUV开走,沈伊松口气,揉揉有些发疼的膝盖,扶好单车,推到正路上,以前都没发现,这里风景是真的非常好,美不胜收,尤其是这一片绿化,无比空旷,绿油油地一片,沈伊骑上以后,忍不住哼起小曲,十分惬意。

    人这一生,能有一次重生的机会,绝对是另外一条不一样的人生,沈伊认为自己无比幸运。

    不过单车越靠近别墅,她越有些紧张,贺家别墅铁门大敞,贺霖的那辆SUV正巧停在不远处,而令她咽口水的是,另外一辆黑色的悍马也在,那是贺家大佬的车,这表示,贺家大佬回来了。

    沈伊脚下这环保单车,略有些尴尬,可是从铁门到正门这段路,走过去实在太远,沈伊轮胎骨碌骨碌地转着,飞快地踩进去,别墅门也开着,屋里大厅偶尔走过人影,看衣服应当是保姆周阿姨。

    上辈子沈伊黑红以后,在网络上一片骂声,她因早年犯下不少错事,跟贺家关系越来越疏远,她母亲去世过后的几年,她没有再踏进过贺家这一个门,那时她怨恨贺霖不帮她,怨恨贺家的偏心,既然她母亲都不在了,她跟贺家的关系也就断了。

    即使她的账户每一年都有钱进来,那是贺家对她的最后一份仁慈,可是金钱安抚不了她那颗孤独的心,她孑然一身,在娱乐圈里闯着,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满身伤痕,无人舔血。

    嘶—地一声,沈伊跳下单车,结果膝盖一阵发疼,她倒吸一口气,刚刚没有弄开看看,骨头估计碰到了,她将单车推到墙角立好,扫个二维码锁了,一看,才花了三块钱,好便宜啊。

    门外就能听到里面周阿姨说话的声音,还有夏珍的,也有贺峥的,他正在询问诗柔的学习....

    从窗外能看到贺霖正叼着烟正在抽,沈伊踮脚偷听偷看了一会,准备进门,贺霖正好看过来,她一对上他视线,吓得膝盖一软,贺霖眉心敛起,低沉地道:“还不进来?在门外看什么?”

    沈伊心里操一声,她本来想安安静静地走进去的...如果可以她不想面对贺峥,这下好了,夏珍飞快地从里面走出来,站在台阶上,看着她:“一一,你回来啦?”

    看到夏珍穿着紫色旗袍,面色红润,沈伊顿时僵住,眼眶却不由自主地红了,她像个孩子似地,跑上台阶,狠狠地抱住夏珍:“妈!妈!你....你.....”

    你能活着真好,沈伊死死抱紧她,夏珍愣住了,她两只手不知往哪里摆,沈伊由于是捡回来的,刚带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流氓气息,倔强,不服输,一旦认定某件事情就一定要做。

    至于拥抱,夏珍曾经抱过沈伊,可是这个孩子身子僵硬,甚至用手隔开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夏珍后来抱沈伊就得小心翼翼,没想到这次她竟然主动抱她。

    夏珍眼眶发红,紧紧回抱:“怎么了?就两个星期没见而已。”

    沈伊埋在她怀里,吸取她身上的香味,这是她上辈子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亲人,贺霖跟贺峥太高高在上了,她不敢认,但夏珍是的,如果上辈子不是因为她,夏珍不会那么早去世也不会失去贺峥的宠爱。

    “别哭,是不是在学校里面受什么委屈?”夏珍感觉肩膀湿润,这孩子一定哭得很厉害,心下紧张,急急问道,沈伊在她怀里摇头,她蹭着夏珍的肩膀道:“妈,我就是太想你了,控制不住我自己,就哭了。”

    “妈,你咳嗽好点没有?我给你买了药,我告诉你,这个药非常好用。“沈伊松开夏珍,满脸笑意地拉着她往里面走,走了两步,对上客厅的三个人,她脚步顿时一僵。

    年仅四十八岁的贺峥穿着白衬衫长裤,坐在沙发上,身侧坐着诗柔,冷峻的贺霖靠在扶手上,指尖夹着烟,三个人也看过来,沈伊刚刚跟夏珍抱在一起的画面他们都看到了。

    彼此对视了一眼,贺峥略有些诧异,向贺霖眼神询问。

    贺霖弯腰,掐灭烟头,冲父亲摇头。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母女情深,过去沈伊虽然长着一张挺漂亮的脸,但脸色的戾气偶尔会显现,甚至还挺刚硬的,跟夏珍聊天说话,有时隐隐会咄咄逼人,就更别提抱在一起。

    夏珍是真心疼爱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却未必真心喜欢这个母亲,都说相由心生,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

    这倒是稀奇了。

    今日沈伊这么温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