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5章 第5章
    气氛安静下,夏珍拽了下沈伊的手,示意她叫人,沈伊从面见大佬的恐惧中回神,急急地喊道:“峥叔,哥哥.......”稍微迟疑下,才喊:“诗姐姐。”

    她这一喊,总算是打破沉默,贺霖微微点头,靠着墙翻看杂志,诗柔冲她一笑,问道:“刚刚摔倒没事吧?”

    沈伊摇头:“没事。”

    贺峥也淡淡点头,说:“你妈这几天身体不太好,多陪你妈说说话,厨房里有燕窝,去喝吧,正长身体。”

    沈伊乖巧点头,手挽着夏珍的手没放开,诗柔跟前的桌子上也有一个白瓷小碗,估计也刚刚吃完燕窝,夏珍笑着拉着她,道:“最近学习怎么样啊?都两个星期没回来,上周问你,你说要去做兼职?”

    她不回来的主要原因是不想看贺霖跟贺峥疼爱诗柔,还有不太敢面对贺峥贺霖,毕竟她很是敏感,上辈子的她太过在乎别人的感受了。

    至于兼职,除了直播,她还能干啥。

    她笑道:“嗯,现在兼职可以回家做,我就带回来了。”

    周阿姨在厨房就听到话了,沈伊进去,她已经舀了一碗燕窝,放桌子上,夏珍拉着她坐下,脸上带着笑意,偶尔咳嗽一下,沈伊喝着燕窝,看着母亲,整个人暖暖的。

    燕窝也很好喝,这么珍贵的东西,她吃得满足,客厅那边传来贺峥跟诗柔说话的声音,诗柔向来温柔,细细软软的,贺峥说话的声音也是温和,一点都没有在商场杀戮四方的凌厉,偶尔贺霖会搭上两句,这个男人在上流社会的圈子,是神一样的男人,多少名门闺秀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上辈子直到沈伊死,贺霖都还没有娶妻子。

    沈伊边喝偶尔边往客厅看去。

    夏珍看她一直看客厅那边,心里有些担忧,她拉了下沈伊的手,沈伊愣了下,就见夏珍拿过勺子,闷咳一声,舀了一勺子燕窝放她的唇边,竟然是想要喂她,沈伊更愣,呆呆地看着母亲,张嘴,吃下她喂的燕窝。

    那一刻,沈伊想,这辈子就是这样死也值得了。

    夏珍看她发愣,擦擦她唇角,又喂一口,说道:“你不要介意诗柔跟你峥叔亲近,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比你长,诗柔从小就在贺家长大,可你不同,你15岁才到贺家。”

    她在宽慰沈伊,怕她多想。

    沈伊一听,笑起来,她握住夏珍的手,道:“妈我不介意,一点都不,我在意的人只有你。”

    夏珍愣住,随即眼眶发红。

    她觉得沈伊是宽慰她的,毕竟这个孩子多敏感她非常清楚,可是她又被她这句话感动到了。

    夏珍忍不住抱住沈伊:“你放心,有妈一天在,就护你周全。”

    沈伊点头:“嗯,我也会保护你的。”

    她一点都不怀疑夏珍,毕竟夏珍上辈子很大部分是她害的。

    吃过燕窝,诗柔上楼去洗澡,贺霖在门外抽烟,打电话,外头灯亮起来了,他穿着军靴,军色裤子,白衬衫,斜斜地靠在墙上,禁欲,俊美无比。

    沈伊看他一眼,不敢靠近,拉着夏珍去客厅,给她看自己买的药,虽然都是些小药,但夏珍还是很开心,她像是炫耀似的,跟贺峥说:“你看,上次我就说林医生得给我买这个药。”

    这话不管真假,贺峥却笑了,他抬手揽着妻子的肩膀,低低地说:“好好好,林医生都不太尽责。”

    后又看眼沈伊,沈伊立即有些紧张,贺峥道:“你多回来看看你妈,就什么都好,当初高中非要去学校里住,你妈为此多难过,每天怕你吃不好....”

    沈伊被教训,低眉顺眼:“峥叔,以前我不懂事。”

    贺峥摆手,示意别说了。

    沈伊当然懂得眼色,她上辈子跟这个家就格格不入,这辈子也是一样的,但她现在不会在乎这些了。

    诗柔洗好澡,从楼上下来,跑去门口找贺霖,贺霖人高健壮,身形修长,诗柔温温柔柔的,站在一起,像是一道风景,周阿姨把饭摆出来,贺峥叫沈伊去叫贺霖跟诗柔来吃饭。

    沈伊往门口看一眼,有些迟疑,但她又不敢拒绝贺峥,只能起身,慢吞吞地往门口挪。

    不太敢打扰他们啊,诗柔说话声音很温柔,贺霖半边脸在阴暗处,夹着烟,橘色光亮着,另外一边俊脸也好似随着灯光温柔下来似的。

    贺霖微抬眼,漆黑的眼眸很清淡,沈伊膝盖一软,差点下跪,她硬着头皮干笑:“哥哥姐姐,可以吃饭了。”

    “嗯。”贺霖淡淡地应,转身进门,并掐了烟,沈伊赶紧先跑,去帮周阿姨摆筷子,她绕着桌子,跟周阿姨说笑,贺霖跟诗柔走进餐厅便都看到了。

    女孩笑起来好看,带点小顽皮。

    诗柔眼眸有些迷茫,在她的印象里,沈伊从不曾这么自在地呆在这个家,就更别提会帮周阿姨忙,跟周阿姨聊天,沈伊骨子里好似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点傲气,这点傲气实际上是她用来掩盖自卑的,但在别人的眼里,确实是傲气。

    贺霖拉开椅子,让诗柔坐下,随后他自己坐下,沈伊唇角还有笑意,绕过来,把筷子放在他跟前,贺霖偏头看着她唇角的笑。

    贺峥牵着夏珍走过来,也坐下。

    沈伊急急坐在夏珍的右手边,她的斜对面是贺霖。

    桌上的菜色很丰富,这是贺家每天的伙食,重生回来吃了几天食堂的饭菜,沈伊的嘴巴早就淡出鸟了,此时看着这一桌子菜,她下意识地咽口水,但主位上的贺峥没动筷子,他们也都没敢动。

    贺霖淡淡看她一眼,对父亲说:“爸,饿了,吃吧。”

    贺峥挪开手机,道:“你们先吃,我再打个电话....”

    是坐下来后,公司打来的。

    贺峥下来,贺霖自然是最大的,他拿起筷子,夹了菜。

    沈伊心里欢天喜地,拿起筷子也开始吃,上辈子她后期为了减肥,每天只吃水果蔬菜,一块肉进肚子她都感觉肠胃绞痛,隐隐有些厌食,如今她才不要再减肥,有什么好吃的先吃了再说。

    夏珍见状,忍不住笑道:“慢点吃,吃这么急做什么?”

    她伸手给沈伊擦唇角的油渍,沈伊塞了一大块肉,才发现自己动静太大了,她迟疑地看了眼贺霖贺峥跟诗柔,嚼动两下嘴里的肉,挤出笑容笑笑,然后低声跟夏珍说:“妈,食堂里的饭菜真的不好吃,我吃个炒饭里面有鸡蛋壳,差点咽死我。”

    夏珍一愣:“你们学校不是有三个餐厅吗?你去那个好一点的餐厅啊。”

    沈伊:“哦,那里比较贵。”

    夏珍:“卡里的钱不够?”

    沈伊心想,不是不够,是没钱了。

    沈伊急急说:“不是,就是,觉得不能太奢侈。”

    夏珍心疼:“这叫什么奢侈,吃好一点的应该啊,回头我.....”

    “别啊,妈,我卡里还有钱啊,别给我了。”沈伊感觉自己一时失策,说到这里都收不住了。

    这时,贺霖淡淡地说:“吃完饭到书房找我。”

    沈伊:“......”叫你嘴碎。

    她无奈地应道:“哎。”

    想到等下要单独面对贺霖,沈伊多塞几块肉,壮壮胆,她这个样子大家都看在眼里,吃得这么急这么多,在学校里应当是没吃好,至于钱到哪里去了,贺霖擦擦唇角,看她一眼。

    沈伊被这一眼,吓得膝盖发软,总不能说是还没重生之前的我花光的吧。

    饭后,磨蹭好久,沈伊才去书房,三楼唯一的书房,就是贺霖在用,沈伊走到门口,诗柔抱着书正好出来,两个人碰面,沈伊笑喊:“姐姐。”

    诗柔点头:“进去吧。”

    说完,她从沈伊身侧走过,柔顺的头发在沈伊的肩膀上滑过,带着一股香味,沈伊站在书房外面,手握着把柄,迟迟没拧下去,她很少来这间书房,上辈子最恐惧的一次,是她叫夏珍要紧盯贺峥,别让贺峥在外面再找女人,否则的话这财产还得多一个人来分。

    这话传到贺霖的耳朵里。

    回头贺霖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让她上书房,贺霖当时穿着军装,整个人慢条斯理地靠在书桌上,沈伊站在他面前,他居高临下地看她,许久,他从桌子上拿起手机,把她说的那一段话给放出来。

    沈伊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贺霖浑身气势逼人,他低声问道:“贺家的财产,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沈伊脑袋轰隆隆的,膝盖一软,差点就要跪下,贺霖看着她,也不言语,问完这话,就是坑长的沉默。

    从那以后,书房就是她最恐惧的地方,贺霖也是她最害怕的。

    沈伊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一路深呼吸,小小的身影面对着门板,头发扎起一竖天马尾。

    里面,贺霖等了一会,没等到人,微抬下巴,看着挂在半空的电脑,女孩站在门外,一动不动,他长腿微跨在桌子上,一只手把玩着军刀,也盯着那电脑,倒要看看她什么时候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