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8章 第8章
    沈伊这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进贺霖的房间。

    他的房间当真简洁得很,柜子全是实木的,床跟沙发是黑白的,他的换洗军装挂得整齐,一整排,对面是日常的衣服,西服,衬衫,T恤,等等,里面是鞋柜,可看出这个哥哥过得很精致。

    沈伊匆匆看一眼,不敢多看,扶着他往沙发,他却低低道:“去床上。”

    “哦。”一看那整洁的大床,这世还是处的沈伊脸有些红,但凡房间里的家具,床是最为私密的,仿佛沾上就会怎么样似的,沈伊低着头,扶着他过去,酒味跟烟味索绕在鼻息间,还带着一丝身体间的热度。

    一到床上,贺霖坐下,将烟从唇角拿下,掐灭了,他眉心敛起来,仿佛有点难以忍受这种晕眩。

    沈伊一松手,就站得远远的,问道:“哥哥,我给你拿醒酒汤上来?”

    贺霖扯了扯领子:“不用,你出去。”

    “哎,好的。”沈伊巴不得呢,应了后,转身飞快地出去,并顺势把门关上,一到门外才大喘气。

    她拍拍手臂,下楼,肚子有些饿了。

    夏珍一看她下来,说道:“快吃吧。”

    后继续跟贺峥说话,两个人声音不低,沈伊就听着,什么出任务死了,出生入死的兄弟,等等等.....

    沈伊看着一碗晶莹剔透的燕窝,想了下贺霖刚刚的样子。

    思绪还没放开,家门口一刹车声,诗柔飞快地从车里下来,匆匆地喊了一声叔叔,就上楼去,脸上带着担忧,夏珍也站起来,走到楼梯口,冲诗柔说道:“柔柔,你等会下来吃点燕窝,顺便问问你哥,要不要给弄点醒酒汤上去?你安慰一下他啊......”

    “知道了。”诗柔的声音在楼梯上传来。

    沈伊这才从碗里抬头,她擦擦嘴唇,把碗拿进去洗了,后看了眼瓷锅里的燕窝,她走出厨房,看着夏珍,夏珍笑着上前,问道:“吃饱没?”

    “饱了。”沈伊笑着拉拉夏珍的手,夏珍说:“那早点睡。”

    “好。”沈伊看了眼客厅里的贺峥,说:“叔叔,我去睡了。”

    “去吧。”贺峥点头,他穿着黑色真丝睡衣,很性感也很俊朗,一点都不像四十来岁的人。

    但是那个气势,没法挡,沈伊上楼梯,走两步,她停下,低声问夏珍:“妈,哥他怎么了?”

    夏珍愣了下,道:“你哥一个兄弟,出任务去世了,在维和那边....”

    “啊?...”沈伊想了下,上辈子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她一直住在学校里,就没太关心。

    夏珍拍拍她,说:“早点睡吧。”

    “嗯。”沈伊点头,上楼。

    楼上还有一丝丝的酒味,她本以为诗柔应该进门了,没想到诗柔却站在门外,玩着手机,沈伊愣了下,喊道:“诗姐姐。”

    诗柔冲她点头。

    沈伊看了眼贺霖的房门,忍了忍,问道:“哥在里面?”

    诗柔:“在,不过他估计在洗澡,没听到我敲门。”

    “那,你要下去吃点燕窝吗?”沈伊轻声问道,诗柔:“不了,我也去洗澡,晚点再找哥哥聊天。”

    “哦,好。”沈伊也不再说话,这是诗柔跟贺霖的事情,她飞快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门,落锁。

    躺在床上,沈伊打哈欠,睡觉。

    第三天,她被闹铃吵醒,醒过来赶紧刷牙洗脸,一看外头,天色灰蒙蒙的,正是练声的好天气。

    换下睡衣,沈伊拉开门,一踏出去,正巧看到贺霖也穿着运动服走出来,他头发还滴着水。

    沈伊下意识地把脚缩回房里,后顿了顿,还是勇敢地踩出去。

    贺霖已经走到楼梯口了,淡淡地看她一眼。

    沈伊挤出笑容,喊道:“哥哥,早上好。”

    “嗯。”他下楼,额头的水珠顺着他菱角分明的五官往下滴落,没入衣服里。

    沈伊跟在他身后,想着昨晚他醉成那样,面色不改,神色也看不出来,但那醉态确实不同寻常。

    应当是真伤心了吧....

    她这个哥哥,向来都是硬汉,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宛如天神一样的硬,手中握着兵权,又曾是海军,标枪似的身姿,喜怒很少在面上显着,即使是上辈子那样逼问她。

    也只是带着冷意跟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沈伊撇撇嘴,诗柔也已经醒了,在门口等着贺霖,一转头看到他,就笑起来,随后两个人一块出了门,沈伊去了客厅先喝一杯温水,润润喉。

    周阿姨在厨房里忙活。

    整个别墅很安静,沈伊走到门外,寻了一个角落,面对着墙壁,开始练声,一般来说,在楼顶练是最好的,不过楼顶的钥匙在贺峥那里,楼顶还有他前妻留下的秋千,连诗柔练声都不敢上楼顶,就更不用说她了,面对墙壁练的话,声音会经过墙壁反弹回来....

    只是没怎么练过,喉咙没法打开。

    诗柔陪着贺霖跑了一圈回来,也开始练声。

    沈伊看了眼诗柔,坚强地继续面对着墙壁练着,诗柔的声音确实很好听,像黄莺一样,脆脆的。

    沈伊嗓音则比较柔,就是那种躲在墙壁后面,啊一声,人家都会想歪的那种。

    贺霖两圈,三圈跑下来,看向那头的两个女孩,他可以听见诗柔练出来的声音,但完全听不到沈伊的,他眯了眯眼....

    看她背影一下,就像是罚站的学生似的。

    沈伊知道自己嗓音的特点,练声自然不敢大声,一大早的,多尴尬。

    坚强练完声后,夏珍跟贺峥也起来了,都在餐厅里,沈伊跟诗柔一块往屋里走,诗柔擦着脖子上的汗,沈伊没运动,一身轻松,贺霖跟诗柔上楼去洗澡,沈伊坐下来,跟夏珍一起。

    但夏珍跟贺峥这一大早的,两个人就在那里说悄悄话。

    沈伊用勺子弄着白粥,听着听着有点想笑,但终究不敢,如果没有她的破坏,夏珍估计能在贺峥这边挣到很大的位置,夏珍心思单纯,又温柔可人,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的。

    沈伊唇角含笑,心情愉快,夹了块馒头塞进嘴里。

    她快吃完的时候,贺霖跟诗柔才下来,贺峥拉住诗柔,有话要跟她说,他身侧只剩下一个位置,诗柔坐下,贺霖绕过桌子,在沈伊身侧的椅子坐下,他身上还带着一点沐浴香味。

    像是薄荷香。

    沈伊惊了下,匆匆偏头,喊道:“哥哥好。”

    本来餐桌的位置都是固定的,但今天夏珍跟贺峥好像是一时没注意,坐乱了,导致了这局面。

    贺霖低垂着眉眼,修长的手指拿起面包抹果酱,应她:“嗯。”

    沈伊呼一口气,继续塞馒头。

    桌子上的早餐中西合并,各有千秋,沈伊夏珍喜欢吃中式的。

    贺峥诗柔贺霖三人喜欢西式的。

    周阿姨每天早上都要准备两种,如果沈伊不在家,也会为夏珍一个人准备。

    这些都足以见贺峥的有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