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14章 第14章
    贺霖看一眼埋头拼命吃饭的沈伊。

    诗柔笑着问:“哥?”

    贺霖喝一口汤,淡淡地道:“这个角色给沈伊了。”

    诗柔筷子一顿。

    她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贺霖又道:“我跟秦隽讲了,把角色给你妹妹锻炼一下,你大一就接了剧,沈伊也该试试了,就是不能耽误学习。”

    诗柔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笑道:“啊,也对,我前几天还看沈伊去试镜呢,可以的。”

    沈伊的心跳至今还在蹦跶,她抬眼看贺霖一眼,心尖冒出了一股说不上来的甜,虽然说她不是非要这个角色,但是上辈子被诗柔碾压在后面的感觉成了一种反射性的阴影。

    贺霖如果把这个角色给诗柔,她是不会怪他的。

    可是那种感觉绝对谈不上好。

    贺霖低头又吃一口菜,后抬眼看沈伊:“别耽误学习。”

    沈伊笑眯眯:“好的。”

    夏珍没听明白,低声问沈伊:“是拍戏吗?”

    “嗯。”沈伊一笑,对夏珍道:“哥哥帮我争取了一个角色,我去试试。”

    夏珍一听,有些感激地看了眼贺霖,又抬手顺了下沈伊额头的发丝:“那你不要辜负了你哥哥的期望。”

    “嗯。”沈伊重重点头。

    诗柔抿唇,也笑了笑,对沈伊道:“加油。”

    沈伊:“谢谢。”

    吃过饭,夏珍催沈伊上去洗澡,诗柔也一块,两个人一前一后,沈伊走在后面,诗柔在前面,楼梯间里有些沉默,刚开始还好,久了就有点尴尬,沈伊故意落后两三步,等诗柔先到。

    两个人的房间都在三楼,只是房间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诗柔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沈伊才松一口气,等她上最后一个台阶,她就飞快地往房间里跑。

    那头诗柔关上房门,才低头给她闺蜜回了微信。

    诗柔:【不好意思,秦隽哥那个角色给了我妹妹沈伊。】

    杨露:【啊?你妹妹?】

    杨露:【沈伊吗?】

    诗柔:【嗯。】

    杨露:【我今天看到你哥哥送沈伊来学校我就觉得不对劲,诗柔啊,你要担心啊,你这个妹妹好心机啊,之前不是说了她很不喜欢你们吗?现在怎么回事?】

    诗柔:【她变了很多。】

    杨露:【先不说别的,就光是荣宠你估计得分一半给她了,啧啧。】

    杨露:【你想想,以往你说什么你哥基本都答应你的吧。】

    诗柔还没回。

    杨露又发一条过来:【我倒没关系,就是想你帮忙问问,既然没有那就算了。】

    房间里只剩下钟表的声音,诗柔靠在床头,看了又看杨露发来的微信,发起了呆。

    ……

    沈伊洗了澡,穿着睡衣就下楼,夏珍在厨房里熬银耳,她跑进去闹夏珍,被夏珍拎着耳朵,沈伊又笑着从后面抱住夏珍,说道:“妈我这两天还住家里,陪你吧,等峥叔回来了我再回学校。”

    夏珍心中感动,捏着她的小手:“好的,老陈这几天也有空,你早上坐他的车去学校就好。”

    “嗯。”沈伊点头。

    聊着,沈伊又闹起了夏珍,夏珍气笑,在厨房里说道:“快出去学习,不要在这里打扰我。”

    沈伊看着母亲的笑容,心中暖暖的,她继续挠夏珍的痒痒:“听说怕痒的女人疼老公。”

    夏珍躲着她,笑起来,很无奈。

    五分钟后,沈伊被夏珍扔出厨房,沈伊一个踉跄,对上贺霖,他叼着烟抱着手臂靠着门边,眼眸淡淡地看着她,很显然,他在这里听到了不少,沈伊红着脸,抓了下衣服道:“哥哥好。”

    “闹出一身的汗。”贺霖淡淡一说。

    沈伊笑道:“没关系,等下再洗。”

    贺霖眼眸一瞬不瞬地看她。

    女孩子皮肤白皙,闹起来满脸通红,方才厨房里的笑声软软的,客厅都能听得到。

    沈伊又抓了下头发,往前走两步,站在他跟前,深呼吸一口气后道:“哥哥,谢谢你。”

    贺霖:“谢什么?”

    “谢那个角色。”也谢你没有因为诗柔想要所以就给诗柔,女孩子心眼是真的小,沈伊一旦被偏心对待,她能失落很久。

    贺霖唇角斜斜地叼烟,身子往前倾,眼眸看着她,随后抬手勾了下她凌乱的发丝,道:“你把贺家当家了,贺家就会为你遮风挡雨。”

    沈伊呆了呆,像是被他的眼眸吸过去一样。

    贺霖漫不经心地卷着她的发丝,道:“你曾经对珍姨说过,你不喜欢我们,要永远离开这个家。”

    “但是,沈伊,你说这个话我们只会难过,但最受伤的人是珍姨。”

    那一刻,沈伊想哭。

    贺霖指尖若有似无地抚过她的眼角,后起身,咬着烟,扯了扯领口,上楼。

    他一走,沈伊就落泪了。

    她对不起夏珍。

    贺家有她没她没关系,但夏珍不能没有她。

    “一一?”夏珍迟疑的嗓音在身后传来,沈伊身子一震,急忙擦了泪水,往楼上跑去,说:“妈,我去换一套睡衣,刚才不小心弄湿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夏珍在后面嘀咕。

    沈伊擦着泪水上楼。

    上去后,就见贺霖推开书房的门,沈伊脚步一顿,他偏头看她,沈伊有点难堪,狠狠擦了泪水,转身往房间里走。

    贺霖吸一口烟,淡淡地道:“怎么一哭就像只兔子。”

    沈伊:“......”

    你才像兔子。

    说着她拧开门,走了进去。

    在房间里暗自自责懊恼哭了一会,沈伊又去洗一个澡,宵夜是夏珍端上来的,诗柔跟贺霖都在书房里,就一块送去了,随后送来给沈伊,沈伊开心地跟夏珍一块喝,边喝边跟夏珍说学校里的一些趣事。

    夏珍听得高兴,眉眼里全是笑意。

    这一晚,夏珍洗了澡,上楼跟沈伊一块睡,按理说这样不太符合规矩,但沈伊确实不敢去躺贺峥曾经躺过的床,只能夏珍过来陪她。

    第二天,她醒后,夏珍已经下楼了。她跟着下去,就见诗柔跟贺霖在跑步,她则去练声,吃过早饭,诗柔公司的车就来接她,贺霖收拾了下也出门,夏珍叫来老陈,送沈伊去学校。

    今天课程繁重,表演课,台词课,形体几个课程一块来,陈恬恬跑过来跟沈伊一起。

    明月跟廖娅在一块,四个人对上,硝烟弥漫。

    陈恬恬冷冷一瞪眼,后低声跟沈伊道:“给点气势。”

    沈伊听罢,立即挺胸抬头,雄赳赳地看着廖娅,唇角冷笑。

    明月有些尴尬,她拽了下廖娅的手。

    廖娅冷冷一笑:“真的是狗腿子,一根口红就收买了你,没点骨气。”

    陈恬恬气得眼眶发红。

    “你自己还不是拿了。”

    “我拿了怎么了?是她硬塞给我的。”

    靠!

    沈伊伸手:“那你还我。”

    太无耻了。

    廖娅叉腰:“给了东西就要回来你这是故意炫耀的吧?”

    沈伊也学她叉腰:“是啊,故意炫耀的怎么了?有种你不要拿啊,你有种学明月一样有骨气啊,你跟陈恬恬生什么气啊,气她主动拿口红是么?我是主动给她的,你呢?要不是因为不想破坏宿舍和谐,我是真不想给你。”

    教室里一片哗然。

    廖娅狠狠地瞪着沈伊。

    沈伊也不甘示弱。

    两个人瞪着瞪着。

    老师来了。

    陈恬恬拉了沈伊一下,沈伊哼一声,跟着陈恬恬走,明月也拉了廖娅一下,廖娅从沈伊身侧走过时,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你永远也比不上诗柔。”

    沈伊身子一僵。

    此时老师拍手:“都站好,干什么呢?”

    这节课是形体课,班上同学看沈伊几个人一眼,这才听从老师的意思,各自站到该站的位置。

    之前陈恬恬跟明月廖娅三个人都是在前头的。

    这会陈恬恬跟沈伊站在后面,中间隔着两排同学。

    沈伊咬了咬牙,把廖娅刚刚说的那个话抛出脑海里。

    她本来就没想跟诗柔比。

    她只想过好这辈子的生活。

    如果再跟诗柔比,跟上辈子有什么区别。

    只是心口发麻,到底还是疼了。

    上了两节课后沈伊跟陈恬恬去饭堂吃饭,在饭堂碰上明月跟廖娅,没有任何对话擦肩而过,气氛僵硬,这个宿舍终于分成了两派,沈伊看陈恬恬只点了青菜却看着鸡腿咽口水。

    她多点了一个鸡腿,随后夹给陈恬恬,笑着道:“多点了。”

    陈恬恬感激地很:“谢谢,我这个月钱花得太快了,现在好穷,吃不起肉。”

    沈伊:“我养你。”

    陈恬恬:“天啦,你真好,鸡腿跟你分半。”

    “不不不,你吃你吃。”

    “不要客气,来来来。”

    两个人推来推去,随后对视一眼,彼此哈哈大笑。沈伊看着她的笑容,心想,这就是友情吧?

    下午课程上得也很快,夏珍叫了老陈过来接她,非常准时,沈伊背着书包跟陈恬恬道别,随后上了车,一路往家里开去,诗柔这次工作要去别的城市,不会那么快回来。

    至于贺霖不清楚。

    但是车子开进别墅时,看到那辆黑色的SUV,沈伊就知道今晚多了一颗电灯泡了。

    夏珍还跟之前那样,在门口等她,沈伊下车,欢喜勾住夏珍的手,进屋,贺霖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靠在沙发扶手上打电话,掀起眼皮看她一眼,沈伊礼貌地一喊:“哥哥好。”

    贺霖淡淡一点头。

    夏珍赶沈伊上楼去洗澡,沈伊乖巧上楼,上了一天课程,虽然有空调但还是出汗了。

    等洗好澡,天色已黑,沈伊穿着睡衣下来,却见楼下没有开灯,别墅里一片安静。

    她愣了愣,门是开着的,外面月光投射进来,投在地面上,看着有些许冰凉,沈伊往厨房看去,也暗着,她顿了顿,小心地扶着扶手:“妈?哥哥?周姨?”

    喊完后。

    没有人应,沈伊有些心慌。

    她往前走了两步,啪地一声。

    屋里的灯一亮。

    沈伊吓一跳,就见夏珍手里端着蛋糕,往她这边走来:“一一,生日快乐。”

    沈伊呆楞住。

    厨房的灯也开了,周姨笑着端着菜出来,放在餐桌上,也冲沈伊道:“生日快乐,一一,十九岁了啊。”

    沈伊看着带笑的母亲,咽哽:“我....”

    贺霖也从门外进来,叼着烟,将礼物放在她手上:“生日快乐,三份,我们一人一份。”

    “谢谢。”沈伊捧着礼物,仰头看贺霖。

    贺霖抬手,揉了揉她头发。

    沈伊眼眶红通通的,夏珍笑着将蛋糕放在桌子上,牵过她的手:“下午我做的,你看喜欢吗?”

    蛋糕上有一个小女孩,手抓着裙子,倔强的脸。贺霖拉开椅子,淡淡一说:“还挺像你。”

    沈伊也觉得像,她上前抱住夏珍,“妈,谢谢你。”

    夏珍笑道:“不客气。”

    沈伊看着一桌子的菜,还有蛋糕跟礼物很激动,也很感动,她本来都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上辈子自从夏珍去世后,她就没再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起初她还记得,后来她就真的忘记了。

    她兴奋地起身,跑去酒柜拿了一瓶红酒,来到餐桌上,笑着道:“我们喝酒。”

    夏珍一看,惊了一下:“一一,你...”

    “我成年了,能喝。”沈伊说着就拔酒栓。

    贺霖伸手,拿走酒瓶。

    沈伊吓了一跳,动作一顿,紧张地看着他。

    贺霖淡淡看她一眼:“明天早上有课吗?”

    “没有。”沈伊摇头。

    “那就喝吧。”贺霖开了酒,给她倒了一杯,他自己一杯,至于夏珍不能喝,就没倒。

    沈伊兴奋地吹一声口哨。

    夏珍忍不住笑道:“跟流氓似的。”

    沈伊拿到酒,第一个就敬夏珍:“妈妈我爱你。”

    夏珍一顿,有些激动:“我...我也爱你。”

    沈伊一口喝了,入口微涩,她砸吧了下嘴巴,又跑去跟周姨干杯,周姨笑着跟她喝了一口果汁就说:“你们慢慢吃,我回去了。”

    她住在后面的配楼里。

    沈伊知道她还要照顾她老公就没留。

    随后她慢吞吞地走到贺霖身侧,贺霖骨节分明的手拿着筷子,在夹菜,手边放着酒杯,红色的液体透过光有些染在贺霖的手臂上,贺霖知道她过来,没动,慢条斯理地吃着菜。

    沈伊看着他上下动了下的喉结,迟疑了下,碰了下贺霖的酒杯:“哥哥,谢谢你,我敬你。”

    贺霖偏头看她一眼,后慢条斯理地拿起来,挑了下眉头。

    沈伊竟然看懂,于是又笑眯眯地跟他又碰了下酒杯,然后一口喝光,唇上沾着红色液体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他。

    贺霖眼眸看着她,轻轻地抿一口酒,并低低地道:“你这样喝,是要醉的。”

    “不怕。”沈伊雄赳赳地道。

    贺霖挑眉:“得意忘形。”

    十五分钟后,沈伊真醉了。

    她蛋糕吃一半,菜吃一半,直接趴桌子上,脑袋晕乎乎的,跟前视线一直在打转。夏珍有些担心,在沈伊跟前挥了下手:“一一?”

    “妈,你的手好大啊,比我的脸都大。”沈伊舌头打结,伸手去抓夏珍的手,夏珍被抓住手,哭笑不得。

    贺霖:“我送她上楼。”

    夏珍:“麻烦了。”

    说完,贺霖弯腰,将沈伊拦腰抱起来,沈伊迷迷糊糊的视线当中,只看到男人刚硬的下巴。

    她伸手,摸了下,却摸到他的喉结。

    贺霖脚踩在台阶上,低头看着怀里迷瞪着眼的女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