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28章 第28章
    她很少看到贺霖的温柔, 基本没有吧。

    或者说有,但是这点温柔一直属于诗柔。

    沈伊也从来没有想过, 他也会温柔地问她这样那样。

    沈伊一时有点不好意思,她回道:“我一时没想到,没事的, 哥哥。”

    贺霖挑了挑眉, 身子靠了回去, 道:“去拿药箱过来, 伤口再处理一下。”

    一想到那酒精的疼痛,沈伊反射性地摇头。

    贺霖:“嗯?”

    沈伊:“....好的,我去。”

    说完就不情不愿地转身, 走之前伸手想拿剧本,贺霖的指尖继续压着剧本,淡淡地道:“拿了药箱回来后上好药再来拿剧本。”

    厉害啊我的哥。

    沈伊的心思全被他看透了。

    出了书房, 就看到诗柔的房门开了,她也走了出来, 两个人一碰面, 立即又是一种尴尬的说不上来的气氛,沈伊喊道:“姐姐。”

    诗柔笑了下:“嗯,手还没好?”

    “没呢,再擦一会药就好了。”沈伊应道,然后就下楼, 诗柔也跟着下, 这会诗柔倒是主动地问沈伊:“最近学校里排戏?”

    沈伊愣了下, 楼梯上只有她们两个人,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诗柔自然地问了,沈伊也不好不回答,她应:“是啊。”

    诗柔笑着道:“你们排什么啊?”

    “雷雨。”

    “等上了大二,排的戏会更难。”

    “噢,这样。”

    尬撩两分钟去掉半条命,终于到达一楼,沈伊立即去拿医药箱,诗柔擦着头发去了影映厅。

    拿了医药箱后,沈伊往影映厅看一眼,诗柔一个人坐在跟前,荧幕上是一部电影,沈伊看一眼就上楼。

    再推开书房门,贺霖偏头正在看电脑。

    沈伊进去,他抬眼,后站起来,往沙发走去,沈伊只能乖乖地拎着医药箱走过去,他坐下,沈伊迟疑了下,坐在他旁边的沙发,贺霖偏头看她一眼,“坐那么远,隔空上药?”

    沈伊无奈,坐过去时嘀咕:“你要是有这个本事也挺好的。”

    贺霖挑眉,低声问:“你说什么?”

    沈伊立即闭嘴,推着医药箱给他。

    贺霖打开,低头拿起里面的药,说道:“把手抬起来,伸过来。”

    沈伊只能乖乖地伸过去,贺霖看着眼前白皙的手腕,手腕小得他一根手指可以折断,他抬手,捏住,她手腕软和得很,一捏就能碎似的,他上药,沈伊一直吸气,贺霖看她一眼,“我还没擦。”

    沈伊睁眼,道:“我先吸着。”

    贺霖挑眉。

    这次没有第一次那么痛了,等上完了药,沈伊发现被贺霖握着的地方都有点发红了,可见他握得有点用力,她收回手,用手搓了下那个红圈,贺霖合上医药箱,视线在她的手腕上扫了一圈,眼眸微深。

    沈伊看着她这位哥哥的侧脸,其实有点好奇他对诗柔是什么看法。

    现在什么打算?

    不过这都是他的事情,沈伊自然不会多嘴。

    这时贺霖的手机正好闪了一条微信出来,沈伊不经意一扫,发微信的人正好是诗柔。

    内容自然是看不到的,沈伊起身,道:“哥,我先回房了。”

    贺霖将医药箱推给她:“嗯。”

    沈伊拎走医药箱,跑过去拿走自己的剧本,后就出了书房。

    房门关上,贺霖手杵在膝盖上,指尖点开微信。

    诗柔:【哥,来看电影吗?我们好久没一起看电影了。】

    贺霖:【不了,还有工作没做,你自己看,也早点睡。】

    诗柔:【哦。】

    贺霖站起身,书房的电话就响了,他靠在书桌上,偏头拿起来,来电是贺峥。

    贺峥:“下来我书房。”

    贺霖:“好。”

    他挂了电话,下楼。

    贺峥站在窗边,听见儿子进门,微微侧头,贺霖关上门,父子俩对视了一会,这些年,两个人既是父子也像兄弟,贺峥成婚太早,贺霖太早懂事,十六岁就去军校。

    在那战场上几番丧命。

    贺峥也不是没有怕过,但是男儿志在四方,贺霖想当兵,贺峥没理由反对,他点了点书桌,道:“你该退伍了吧?”

    贺霖靠在父亲的书桌,把玩了下地球仪,道:“还没定。”

    贺峥:“我不反对你继续往上,但是你的安全要紧。”

    贺霖这么年轻就拥有军功,都是拿命换来的,贺家也不是特别在乎这些,可是孩子有出息嘛,总是好的。

    贺霖:“到时再看。”

    贺峥点点头,后道:“诗柔....”

    贺霖这会就没吭声了,等着贺峥继续往下,贺峥绕着桌子,也来到贺霖身侧,目光落在儿子的指尖上,贺峥道:“我本来好几个设想,第一诗柔进户口,成为真正的贺家人,第二嫁给你,成为贺家的媳妇,第三她嫁出去,我们为她寻一门好的夫家,第四他回来了。”

    “但是现在,第一被掐断,第四还是一个未知数,那么只有第二跟第三,我偏向第二。”

    说完这话,贺峥直接停顿。

    贺霖:“嫁给我,不可能。”

    “爸,我对她从来就没动过心思,我的潜意思里诗柔就已经是我们贺家人了,如果我遭遇不测,她是第一个继承人。”

    这样的心思下,怎么产生得了感情?

    贺峥看着儿子:“也许你从今天开始,把她当成可以娶回家的对象,你就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她,会发现她适合当你的妻子。”

    贺霖偏头看贺峥,眉眼间带着不赞同:“不想勉强。”

    “这怎么能是勉强,你只是没把她当成一个女人。”

    贺霖沉默半响,道:“你糊涂了。”

    贺峥顿了下,后叹口气。

    贺霖道:“我分得清对妹妹跟对情人的感情。”

    贺峥拧眉:“你的意思是你有过这样的感情?”

    贺霖推开地球仪,站直了身子,从书桌上拿了一根烟,点燃了叼上,道:“有啊,想吻她,想囚/禁她,这算不算?”

    贺峥很诧异,半天没有说话。

    ……

    只是赶回来帮诗柔过一个生日,第二天沈伊还是要回学校的,一大早收拾了书包要走,诗柔也从楼上下来,说要一起去学校,沈伊看了眼站在身侧的诗柔,顿了顿,想着一起去就一起去。

    结果送她们去的,还是贺霖。

    黑色SUV开到家门口,沈伊立即拉了后座的车门上去,诗柔看了眼沈伊,选择了副驾驶。

    今天还有点绵绵小雪,路面一早就扫过了,贺霖调转车头,一路开出去。

    以往诗柔跟贺霖在一个空间,一般诗柔都蛮有话讲的,会喋喋不休地跟贺霖聊一些话,贺霖大多数应得很少,但会听,今天诗柔不吭声,贺霖自然也不会主动吭声。

    沈伊在后座挠了挠脸,挠了挠头发,她向来在这种场合都是安静的那一个。

    但是今天尤其尴尬。

    不过她自己尴尬而已,贺霖神色清淡,完全没有一点受影响,看这个样子,当真有点冷硬。

    也是,上辈子,诗柔应该也是告过白的,后期贺霖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外面置办了公寓,回来时间就比较少,至于诗柔就更不用说了,她因为常年到处飞,基本也很少回家。

    沈伊大概也只知道这些,具体的不太清楚。

    车子沉默地到达学校门口,贺霖看沈伊一眼,嘱咐道:“手腕别再碰水了。”

    沈伊从后视镜跟他对视,点点头:“知道了。”

    诗柔侧头看贺霖,嗓音低低:“哥哥,我进去了。”

    “嗯。”

    副驾驶的车门跟后座的车门一同打开,诗柔下了车,沈伊也跟着下车,姐妹俩走的方向是一样的,学校门口正好也停下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了一会车门打开,秦晟笑着喊道:“沈伊。”

    沈伊正想着走快一点,不跟诗柔一起,就听到秦晟的喊声,转头一看,笑了起来,冲秦晟挥手,结果脚下一滑,沈伊吓了一跳就要当众劈叉,秦晟惊到了立即加快脚步,冲她这里来。

    在沈伊劈叉之前,拉住沈伊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沈伊踉跄了几下,秦晟小小地环了下她的腰。

    沈伊才站稳,并赶紧跟他道谢。

    秦晟摇头一笑,说:“没事就好。”

    沈伊低头一看,地面上有结冰的一小块地方,都没铲干净。

    好气,就这么一块小结冰差点让她的裤子撕裂。

    幸好她今天穿的是裤子。

    她又感激地说一声:“谢谢你啊,秦晟,今天是六号啊,你不是说七号再来吗?”

    秦晟松开握着她的手,笑了下:“忙完了就先过来帮你们排戏。”

    “太谢谢你了,中午请你吃饭。”沈伊笑着眨眼,秦晟挠挠耳朵:“好呀。”

    随后两个人结伴进了校园,走了没多远的诗柔上下看了下这两个人的互动,又看了眼那门外的那辆黑色的SUV,这才跟着簇拥她的同学,往大二的教学楼走去。

    贺霖按在驾驶位车门的手轻轻地一个用力,砰地一声。

    关上了。

    男人眼眸淡淡地看着校门口,沈伊那件黄色的外套仍然外显眼,旁边的那个男生的白色外套,因走在一起而有些交融似的。

    他低头点了烟,静坐一会,这才启动车子,调转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