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 第58章 第58章
    梦境里的画面太过真实, 仿佛就像真的经历过似的, 窗帘扬起,从外吹来一阵凉风,一个人影从床上起来, 贺霖单手搭在屈起的腿上,额头流下几滴汗珠,不一会, 打火机的声音响起,漆黑的房间里亮起了一簇橘色的光芒, 男人低垂着眼眸, 咬着烟, 陷入了沉思。

    十分钟后, 烟掐灭了, 屋里的灯也亮了,他拿过睡衣外套,轻轻地披在身上, 穿着一条黑色长裤, 外套里隐约露出健硕的胸膛,打开房门,贺霖走了出去, 三楼的走廊,安静得有回音。

    贺霖袖口微一动手里拿着一把钥匙, 来到沈伊的房门前, 轻轻地一转, 门开了。

    他走进去,屋里床头亮着一盏橘色的台灯,女孩子埋在被窝里侧脸露了半张出来,睡着了更加柔软可人,他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后弯腰把人抱起来,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怀中女孩很轻,因为这个动静而拧了下眉,贺霖看她一眼,将她放在床上,随后躺下,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并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女孩下意识地卷缩起身子,跟梦中的那个姿势一模一样,贺霖眼眸一深,低着头看她。

    ……

    清晨,窗帘继续随风飘扬,啪嗒几声,沈伊翻个身,落入一个更温暖的怀抱,她伸手搂了下,贺霖靠在床头,低头看着腹部的纤细手臂,拉了拉腹部的被子,顺势将她的手盖住。

    他继续看着电脑,耳朵里戴着蓝牙。

    嗓音很低,“嗯,能解释吗?”

    那头一道很清澈的女声道:“这个应该属于对未来的预知吧?不过你这么说的话,这个梦太过真实,你自己还能记那么清楚,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人有时会起一种防御系统,就是提前预知,通过梦境告知,也许未来不一定是一样的发展,但是相差不远。”

    “有些人通过梦境预知了未来的一些事情,但是很快他就会忘记,等到未来发生了以后,才会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这个就是预知法。”

    “你不妨结合一下梦中的细节,跟现实有没有一点点重合。”

    贺霖敲着笔记本的手一顿,最后的那份资料....

    贺霖低头看了眼仍在沉睡的女孩,又看了看房门,说道:“嗯。”

    那头打了个哈欠,说道:“一大早就挖我起来,你真是不把我当女人啊,怎么电影要开拍了吧?我的那个角色你选好了吗?”

    “选好了。”

    “谁啊?你家诗柔?”

    听到你家诗柔二字,贺霖眉心拧了起来,道:“不是。”

    “那是谁?”

    “沈伊。”

    那头有点诧异:“嗯?谁啊?”

    “挂了。”

    “喂....”贺霖拔下蓝牙,将电脑挪开,抬手,顺了下沈伊额头的发丝,沈伊脸往他这边凑了凑。

    凑了一会,沈伊就有点醒了,她只感到自己抱着的东西有点硬,尤其是手臂下的,还有腿搭着的地方,她半睁眼,就看到一片肌肤,她眨了眨,第六感迫使她抬起头,正巧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

    对了大约两秒,沈伊顿时跳起来,反射性地往床那头滚,贺霖手一伸,拦腰抱住沈伊,将她抱了回来,沈伊看到屋子里的情况,啊了一声:“我怎么在这里?我的房间呢?”

    贺霖搂着她的腰,俯身凑近她,鼻梁蹭着她的侧脸道:“你梦游了...”

    “不可能。”沈伊感觉侧脸很痒,伸手去推,却被他一把捏住手,他舌尖舔了下她的侧脸。

    沈伊顿时僵硬。

    贺霖道:“早。”

    沈伊哆嗦:“早...”

    “抱着我睡了一个晚上...”他低沉道。

    沈伊没法反驳,刚刚她的手是搭在他腹部的,沈伊哭:“哥哥,我没梦游吧?”

    “有。”

    沈伊:“......”

    从贺霖房间离开,沈伊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整理自己,撑着洗手台,简直不敢置信。

    她从来没有梦游的习惯。

    还是说,她梦里想到大猪蹄子所以....

    沈伊捂了下脸。

    等洗漱完出来,她穿好运动服,却看到贺霖穿着衬衫跟裤子,她愣了下,贺霖揉了下她头发道:“你自己去跑步,我有些事情跟我爸说。”

    沈伊醒来时间有点晚了,过了平时跑步的时间,但是也不能因为起晚了就不跑,她点点头,下楼,夏珍都做好早餐了,沈伊跟夏珍打了招呼,就跑出门,这几天没下雪了,天气还是阴阴的。

    她一个人埋头跑起来。

    ……

    贺霖整理了袖子,拦住了要下楼的贺峥,说道:“谈会。”

    贺峥看他一眼,点点头,进了书房,父子俩一前一后,贺峥靠坐在沙发上,煮了热水,将茶杯洗净,看单人沙发的贺霖一眼,问道:“要谈诗柔的事情?”

    贺霖长腿交叠:“嗯。”

    “你什么打算?”看到贺霖这么慎重,贺峥端了茶以后,自己喝了一口,问道,贺霖指尖摩擦着茶杯杯沿,后说道:“陈叔一个人生活太艰辛了,诗柔总在我们家也不好,当年她们母女亏欠了陈叔,如今,我们不该压着诗柔继续呆在我们家。”

    贺峥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况且,她如今的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你,才会变成这样,所以你打算?”

    贺霖喝一口茶,没应。

    贺峥有点不舍,但是过了会,又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贺霖说:“这事情我来处理。”

    贺峥最后点头:“好。”

    两个人谈完下楼,就看到沈伊跟在夏珍的身后,身上还穿着运动服,在那里逗夏珍,父子俩都没急着下楼,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夏珍被沈伊逗得笑起来,伪装生气地拍了下沈伊的肩膀。

    沈伊笑眯眯,绕着夏珍转,满眼都是夏珍,母女俩的笑声在餐厅里回荡,这一幕很温馨,对于他们这个家来说极为难得,贺峥心头那点不舍在看到夏珍的笑容时,全部都扫光了。

    他对贺霖道:“你好好处理。”

    贺霖:“嗯。”

    夏珍被沈伊闹得没脾气,一抬头看到父子俩站在楼梯上在,温柔一笑:“都下来吃早餐了。”

    贺峥嗯了一声,一脸假装严肃地走下去,贺霖则慢条斯理地下来,看沈伊一眼,沈伊咽了下口水,寻个椅子坐下,假装没看到贺霖。

    四个人落座,位置安排还是之前的,可是奇异地,又有种谈不上的温馨感,贺峥看了眼诗柔之前坐的位置,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被夏珍端来的早餐吸引了注意力。

    吃过早餐,沈伊上楼去洗澡换衣服,蹬蹬蹬地再下来,就看到贺霖手臂搭着外套看她。

    沈伊背着小包,问道:“你也要出门?”

    贺霖:“送你。”

    “哦。”沈伊没跟他说要出门去玩,估计是夏珍跟他说的,她说:“我去购物中心。”

    “知道。”贺霖伸出手牵她。

    沈伊看一眼厨房,夏珍随时都可能出来,她假装没看到那只手,拉开后座的车门,刚拉开,就被人从后面一把压住门,贺霖手撑在门上,伏地身子,看她:“坐副驾驶。”

    说完,手揽过她的腰,略微强硬地将她塞进副驾驶,扣上安全带,随后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顺势关上门。

    这一系列动作,极其利落,沈伊懵坐着。

    贺霖上车,车子启动,往门口开去,开入市区后,问道:“跟谁约会?”

    沈伊看他一眼,男人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似乎只是随意问了一句,沈伊道:“我们班同学,陈恬恬。”

    贺霖:“嗯,回家跟我说声。”

    “哦。”

    说是不可能的,沈伊嘴快答应下来。

    陈恬恬又是大冬天吃冰淇淋,站在购物中心的门口,团成一团子,看到沈伊下车,赶紧挥手,差点把冰淇淋给挥掉,一看到是贺霖送沈伊来,陈恬恬立即老实下来,乖巧地喊一声贺大哥。

    贺霖看她一眼,点点头。

    沈伊下车,挽着陈恬恬的手拿走她手里的冰淇淋,转身往购物中心走去,陈恬恬嘀咕:“贺霖哥真帅。”

    沈伊:“哦。”

    “如果能当我男朋友就好了。”陈恬恬道。

    沈伊:“......”他已经是本仙女的男朋友啦。

    看着那两团子进了购物中心,黑色的SUV才启动,往距离不远处的水木衫开去。

    诗柔今日在摄影棚拍摄写真,但是状态一直不好,摄影师耐心快用尽了,林奇好几次安抚了摄影师,最后实在不行了,就给诗柔申请了两个小时的假期,助理给诗柔买了点吃的。

    林奇弯腰跟诗柔说话,让她心情放松,并问:“怎么回事啊?”

    诗柔捧着饼干没应,林奇的助理跑进摄影棚,脸带喜色道:“那个,诗柔姐的哥哥过来看她了,正往这里来。”

    林奇一听,一愣。

    诗柔立即抬起头,林奇看她一眼,站起身,问道:“人呢?”

    助理指着门外,说:“去了诗柔姐的休息室,正等着她呢。”

    诗柔放下手里的饼干,站起身,道:“我过去。”

    林奇想着贺霖真的好不容易来探诗柔的班了,不容易啊,他点点头:“去吧,两个小时后回来。”

    “嗯。”诗柔心早就飞走了,她赶紧捞了件外套披上,拉拉链的时候看到身上穿着有点小性感的裙子,她手顿了顿,把外套又脱了下来,搭回了椅背上,拍了拍手,往休息室走去。

    林奇看了眼被诗柔临时留下来的外套,微微叹口气。

    诗柔一把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见贺霖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她走进去,喊道:“哥....”

    门推开的那一刻,贺霖就听到了,他收起手机,看她一眼道:“关门。”

    诗柔立即关门,来到他跟前,坐下,眼眸落在他的脸上,贺霖长腿交叠,手搭在膝盖上,语气冷漠道:“诗柔,我希望你退出娱乐圈。”

    诗柔脸上努力挤出来的笑容,慢慢地退散,她盯着贺霖:“为什么?”

    贺霖眯眼看她,语气很冷淡:“其他我们不说了,你私下跟林奇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最清楚,这些我不想追究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你退出娱乐圈回到陈叔身边。”

    诗柔浑身发抖,手撑在沙发垫上,好一会,道:“我如果不退出娱乐圈呢?”

    贺霖:“那是你的事,贺家不干预。”

    意思就是不管她了,反正她得回陈伯因身边。

    “如果我不回陈伯因那边呢?”诗柔顿了好一会,才咬着下唇问,贺霖淡淡地,没有吭声,只跟她对视。

    诗柔好一会明白了,她退出娱乐圈或许贺家还能给她一个机会来往,如果她不退出娱乐圈,那么她跟贺家关系就要完全了断。

    虽然都是回陈伯因身边,可是结果却完全不一样。

    她脸色发白,好一会道:“她为什么就不能离开娱乐圈?为什么就我要?”

    贺霖不似贺峥直接发火,他直接扔了一整叠的文件到她的跟前,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凭什么你就可以伤害沈伊?嗯?”

    “而你甚至没有一丝悔改。”

    这才是最令他们寒心的地方。

    那一叠文件,全是这段时间那些发生过的事情,沈伊的两次绯闻,微博上粉丝投票说诗柔最适合海清的角色,这事情发酵以后,等沈伊这个角色一旦接了,就会被所有本来固有印象的粉丝疯狂谩骂。

    而周玟的那次视频,甚至他们还打算推给沈伊,说是沈伊做的,因为连接上一次那两个在片场的视频。

    这是打算在沈伊还没有完全出道,就将她打死在摇篮里,即使她能出道,那也是背着骂名出道。

    诗柔看到文件后,整个人都在发抖。

    贺霖身子往前倾,看着她道:“不要告诉我,这些都是林奇干的,你的账号进出的帐我都查清楚了。”

    “因为你是贺家养大的,所以我有仁慈,林奇的下场就不单单是这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